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尚书》中的“群神”、“上帝”与祖先神

更新时间:2020-11-26 21:02:35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检索《尚书》,可以发现在这部中国最古老的史籍中有许多关于鬼神与上帝的记载,如《尚书·虞书·舜典》云:“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尚书·虞书·舜典》)正月吉日舜受禅让于太庙,观察七斗,以设政事七件齐备。呈报上帝,祭祀天地四时,遥拜山川群神。人们“望于山川”,“遍于群神”,“群神”遨游于山川,其为“上帝”派往天地人间的使者,镇守山川平安,保护着人群的福祉。

  

   在中国古代,山川之雷电风火被认作“群神”的意志体现,或为“群神”的变幻分身,极可畏之处在其具有足够的力量权能,可任意操控人们的命运。这时候人们崇拜的“群神”是自然神,或是山神,或是川神,或是雷电风火之神,抑或山川中的鱼龟蛇虫也具有神性。

  

   “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不仅有山川之“群神”,还有地位等级高于“群神”的“上帝”。上帝是“上天”、“天命”的别称,说明当时人们信仰体系发生层级与类别的区分。至高无上者为“上帝”,上帝只有一位,唯此独尊。上帝之下有“群神”,这个类别的神不在少数,所以称“群”。“上帝”与“群臣”的关系是君王与群臣的关系,恰是人间政治结构中君臣关系在天际穹窿的光影折射。打个比方,犹如舜尚未受禅让时与尧。舜为帝、尧为臣。尧也称“帝尧”,他是人间的“上帝”,而“上帝”则为天上的“帝尧”。

  

   《尚书》文字中常出现“命”、“天”、“天道”、“神”诸等念,《尚书·大禹谟》载:“三旬,苗民逆命。益赞于禹曰:‘惟德动天,无远弗届。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帝初于历山,往于田,日号泣于旻天,于父母,负罪引慝。祗载见瞽叟,夔夔斋栗,瞽亦允若。至諴感神,矧兹有苗。”以上的句子里,“苗民逆命”说的是苗民违背了神的命令,倒行逆施。“惟德动天”说的是只有道德才能感动神。“时乃天道”,这里的天道,也是神的代称。“至諴感神,矧兹有苗。”说的是至诚之心已经感动神,更何况是有苗一族呢?这里问一个问题,以上诸神是自然神还是其他什么神,回答是:既是“自然神”也是“祖先神”。

  

   尧舜禹时代也有把“神”作为对帝王的尊称,这样的神就不是自然神。如《尚书·大禹谟》载“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大意是正月初一,禹在尧庙接受委命,率百官行受命礼仪,就像当年舜受命于尧。这里的“神宗”是尧庙。(孔传:“神宗,文祖之宗庙。言神,尊之。” 蔡沉集传:“神宗,尧庙也。苏氏曰:’尧之所从受天下者曰文祖,舜之所从受天下者曰神宗。受天下於人,必告於其人之所从受者。《礼》曰‘有虞氏禘黄帝而郊嚳,祖顓頊而宗尧’,则神宗为尧明矣。”)

  

   这是一段十分重要的史料,启示我们早在尧舜禹时代,中国的信仰体系中,不仅有自然神崇拜,还有祖先神崇拜,这就是說中国的信仰体系并非单线发展,而是呈双轨构造,人们不仅祭天地,还要祭祖先,天地为神,祖先也为神,祭天地为自然神信仰,祭祖先为祖先神信仰。“受命于神宗”,神宗为尧庙,既然为尧立宗庙,而庙名又称神宗,既然将接受禅让如此重大的典礼放在尧庙中举行,说明尧已被列入神道的行列,已被尊奉为神,成为祖先神的代表。中国古代具有祖先神崇拜显然已成定局。

  

   还要研究的是,祖发先神崇拜与拜自然崇拜在人们心中哪一个更重要?从对史料的分所,人们看到,在大禹的受命典礼上,从程序上看一共分四个步骤,第一是“受终于文祖”,就是祭拜祖先神,在神宗尧庙中祭拜文祖帝尧;第二步“璿玑玉衡,以齐七政”,遥拜七斗,以思国政;第三步“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这“上帝”已经说过是自然神的上帝;第四部,“望于山川,遍于群神”祭拜作为自然神的山川群神。由上可见,当时的人们把祭先祖尧作为大禹受命典礼的首部开场,可见祖先神崇拜在中国古代信仰文化中分量之重,地位之高。

  

   “上帝”和“群神”都是“自然神”,合称“天地神”。上帝为“天神”,群神即山川神,为“地神”。与“自然神”相应的还有“人间神”,在中国主要表现为祖先神。自然神崇拜的同时,祖先神崇拜盛行起来,并一直延续下去,形成中国特有的祭祀文化。“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左传·僖公十年》:“臣闻之,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君祀无乃殄乎?且民何罪。失刑乏祀,君其图之。”)神不享用非己所属的祭品,民不举行非我祖先的祭祀。

  

   将中国祖先神崇拜与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等宗教比较,后者都不是祖先神崇拜,与日本神道教相比,神道教包含了祖先神崇拜与自然神崇拜,然而日本祖先神崇拜的对象是民族祖先即天皇祖神崇拜,而不像中国属家族神崇拜。在中国每逢岁末、清明、中元,人们举行祠祭、墓祭、家祭以祭祀祖先,以表达对祖先的缅怀,是中国信仰传统至今绵延长存的实证。

  

   以上讨论的是尧舜禹时代有关“自然神”与“祖先神”的问题,那么人“创造”了“神”,人与神又是如何沟通的呢?首先是祭祀,祭祀对象分三类:天神、地祇、人鬼。天神称祀,地祇称祭,宗庙称享。天神地祇由天子祭。诸侯大夫可祭山川。士庶唯祭己祖先和灶神。

  

   查看《尚书》其中提到“八音克谐”、“神人以和”,即用音乐取悦天神,以求天神保佑人间平安。再有就是以龟筮占卜的方法,作人神的意志交流,询问凶吉,以定行止。《尚书·虞书·舜典》載:“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尚书·虞书·舜典》)大意是:设立主管典乐的官职,用乐声引导青年,使其正直而温和,宽和而坚定,刚毅而非暴虐,清简而不怠慢。诗可以表达志向,也可以咏唱心言,歌声与吟咏相依,韵律与声调相和,八音协调,神人谐合。这里说的是古人对音乐的重视,音乐能平静心境、陶冶情操,一旦八音协调,美声舒缓,则能达到天地沟通,“神人以和”的效果。这里的“神人以和”,是讲神与人的关系:“神人以和”,祈望神人和睦,天日晴丽,人世安康。

  

   《尚书·虞书·大禹谟》又说:“朕志先定,询谋佥同,鬼神其依,龟筮协从”。《尚书·虞书·大禹谟》还说: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龟。朕志先定,谋佥同,鬼神其依,龟筮协从,卜不习吉。”这是《尚书》记载的舜与禹的一点对话。帝舜道:“禹!用占卜来决议一件事情,是因为心有疑难,而今我的意志早已坚定,而且征求大家的意见都没有反对的意思,如此决定鬼神必然依从,即使占卜也会大吉。占卜吉兆不会重复,可不用占卜。由上可见,鬼神在上古时代的地位与作用,凡有事难决,通过占卜,让鬼神作最后的裁决。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67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