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勇:GDP增长目标与中国经济发展

更新时间:2020-11-25 23:10:59
作者: 王勇 (进入专栏)  
只有这样,才能让国家各部门的经济决策有了更加科学的事实依据,才能杜绝遏制浮夸上报弄虚作假的,真正达到客观如实地考核官员并且切实发展经济的目的。

   如果放弃GDP增长考核目标,那么是否有其他更好的替代性的考核目标呢?现在被讨论最多的就是(保)就业的目标。这听上去似乎要比GDP增长更为民生考虑,但是我们需要认真研究保就业目标在实际中执行起来的效果究竟会怎样,防止走偏。若以增加就业为目标,政策手段无非有两类: 增加工作机会和减少解雇。当短期经济下行时,地方政府具体执行时很有可能会以“减少解雇”为主。国有企业和政府部门本来就承担这样的政策负担,而民营企业如果因为想裁员而裁不了,就会从一开始就减少对劳动力的雇佣,其实反而不利于就业。即使在正常经济状况下,若以增加就业为目标,也可能会在政策执行的时候更偏向于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延后产业向资本密集型方向的转型升级,比如特朗普政府试图希望的让相对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政策。当然,以新增的就业机会为目标,如果措施引导得当,会更有利于增加人力资本的投资,降低新企业进入门槛,降低企业的雇佣成本(诸如减轻五险一金的企业负担),有利于创新与创业。而这些其实和GDP增长目标是完全一致的。如果不能带来经济增长的高就业率是我们想要的么?不是,我们也不想回到大锅饭与铁饭碗的计划经济时代。如果经济增长快,就业能增加么?能。即使考虑了人工智能替代劳动等因素,不少学术研究表明依旧会有大量新的岗位被创造出来。

   另外,与GDP增长目标一样,如果用就业目标也同样面临统计准确性的问题。在我们国家,GDP的统计与核算一直非常受高度重视、关注和研究,而且可以通过生产法、收入法、支出法多种方式核算,并且互相印证,因而数字造假的技术难度也会比较高。关于就业量的统计,虽然不需要计算价格,但是也非常具有挑战性。比如,我们关于就业的统计单位一直没有精确到人时,而主要还是按人头计算,但是一个身兼数职并长期加班的工人与一个处于半工状态的工人相比,显然每周工作的小时数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对中国短期宏观经济波动做定量研究时令学者长期感到头疼的问题之一。而考核目标究竟是人头还是人时,对于被考核的官员来说会有非常不同的应对措施。

   此外,由于我们国家的农民工流动性比较强,户籍制度以及劳动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都会增加每一个地区的就业人数的统计难度,另外自我雇佣的个体户以及农村人口的就业衡量也一直是难点。这些难点也可能被利用来做虚假统计。至于失业人口与失业率的统计,挑战甚至更大。比如,今年我国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但是第一季度登记的失业率比去年同期反而是下降的。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疫情限制出行,失业补助金过低,以及流动人口回户籍所在地登记比较麻烦等等原因,使得大量实际失业的人并没有去登记。所以,综上所述,若论统计误差,就业方面统计指标或许要比GDP增长的指标还要大些。

   以上这些并不是想说明就业目标不重要,它当然是重要的宏观绩效指标之一。但是我还看不到存在充分理由说明GDP增长目标比这个目标更不重要,甚至需要被放弃。当然,我们政府政策报告中不对外明确宣布GDP增长目标,并不意味着在实际制定各种宏观与发展政策时不考虑GDP增长率,从技术上来说,没有GDP增长率目标假设,根本做不到对各种政策之间内部逻辑的协调。而且不明确宣布GDP增长目标也并不必然意味着政府否认GDP增长率的重要性。事实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我国的四万亿刺激政策屡屡被批评,被认为是“国进民退”。但事实上,究竟该不该执行这个反周期的宏观调控政策,实际效果如何,学术界还没有真正形成共识。当然,政策制定者们都会担心被贴上反对市场化改革的标签,而且那样会被批评为没有读通现代经济学理论。一旦明确公布了GDP增长目标,所有的扩张性的货币与财政政策都会容易被批评为强刺激政策,被批评为有悖于市场化改革的政府过度干预。现在不提增长目标,同样一些政策听上去就不再是为官员政绩而是为百姓着想了,估计知识分子们的批评会少一些吧。这是政策宣布的修辞策略了。

   来源: 财新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66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