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元竹:疫情防控对“十四五”社会治理提出的新挑战

更新时间:2020-11-18 23:16:18
作者: 丁元竹  
以往,人类是依靠面对面和身体的触碰建立起人际关系,人们一道参加各种会议、仪式,在这些会议和仪式上,人们要握手、贴面、拥抱——它们代表了人际交往的性质、程度、意义、疏密,等等。通过这些仪式和形式,人们之间打开社会关系的大门,来建设共同体。若是因为抑制病毒传染,人们改变了这些仪式和形式,就会改变社会关系的性质,造成社会距离。目前,人们对出现的抖脚互动、撞肘问候等新的、复杂的仪式还不习惯,也许将来会适应。这些看起来不是很大的变化,却将深深影响人类的人际交往,形成不同的接触、容纳、距离、隔离等。面对这样的局面,人们不得不问:这将是我们的归宿还是人们需要重建社会关系?重塑共同体?答案是肯定的,我们需要重塑共同体,筑牢共同体意识。共同体意识是共同体的价值基础,任何一个制度背后都有自己的价值基础,只有坚实、健康的价值基础,共同体才能够有强大的凝聚力,才能有抵御各种“网络病毒”的强大免疫力。

   在智慧社会环境中,数据可以把个人、家庭、社区、政府、市场全部作为社会活动主体进行描述。数字共同体将超越“乡土”与“城市”、“熟悉”与“陌生”、“信任”与“契约”,形成数据和网络空间中的匹配机制,滕尼斯所谓的“共同体”与“社会”的相互矛盾可以得到解决,在这个意义上,“智慧社会”是一个开放的共同体(日本日立东大实验室,2020,p177),我们乐见这样一个共同体在历经乡土社会到城市社会的艰难探索,尤其是在经历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之后,能够与智慧社会共存共荣。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 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6.

   [2] 毛泽东. 庐山会议讨论的十八个问题, 毛泽东文集(第8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9.

   [3] 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1.

   [4] 費孝通.费孝通全集(第14卷)[M].呼和浩特: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9.

   [5] 贾雷德·戴蒙德.枪炮、病菌与钢铁[M]. 上海: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4.

   [6] (英)尼尔·弗格森.广场与高塔: 网络、阶层与全球权力竞争[M]. 北京: 中信出版集团, 2020.

   [7](英)彼得·沃森.20世纪思想史: 从弗洛伊德到互联网[M]. 上海: 译林出版社, 2019.

   [8](美)兰德尔·柯林斯, 迈克尔·马可夫斯基. 发现社会:西方社会学思想评述[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4.

   [9]日本日立东大实验室. 社会5.0, 以人为中心的超级智能社会[M]. 北京: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20.

   [10](法)迈克尔·斯托珀尔.城市发展的逻辑: 经济、制度、社会互动与政治的视角)[M]. 北京: 中信出版集团, 2020.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588.html
文章来源:开放导报 2020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