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奇帆:百年变局中的机遇

更新时间:2020-11-02 00:06:33
作者: ​黄奇帆  
全球销量是800多万辆。

   如果和中国脱钩,通用在中国的市场空间可能很快就被中国自己的汽车企业,被日本、韩国、欧洲的企业分掉了,通用也就永久地丢了中国市场,销量从800多万变成500多万,变成了一个二流的世界性汽车公司。

   大家可以看到,撤资论行不通。

   技术脱钩论也行不通。

   美国的《波士顿咨询》4月有过一篇文章,美国的7家芯片企业占世界市场份额的60%,而中国去年采购了全球5千亿美元芯片的3千亿,也占60%。

   如果按美国政府的要求与中国脱钩,对中国的冲击就是采购少了2千亿美元的芯片,对中国有影响,但美国的七家企业会永久丧失2千亿相关联的市场,这个市场在两三年内一定会被欧洲、亚洲的芯片企业覆盖。

   第二个问题,芯片企业有摩尔定律,每三到四年出现一个新一代体系,成本非常高昂,每年20%多的折旧要通过大规模的市场销售来覆盖消化。

   如果市场突然少了60%,这个20%-30%的折旧马上变成亏损,一亏损就没有财力进一步投资,美国芯片企业在技术进步上会进入螺旋型萎缩,最后导致美国芯片企业因为脱钩中国而脱钩世界。

   这两段话不是我发明的,是《波士顿咨询》报告的原话,我只是转述。

   总的来说,中美非金融领域的脱钩会带来鸡飞蛋打,双方都不利。

   另外是中美金融上的五个脱钩。过去几十年,美国在金融上打击谁,好像都会产生致命冲击。

   比如说80年代美国对付日本,比如说90年代初美国对付前苏联,比如说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美国对付韩国和东南亚各国,这些国家都受到了金融的冲击和严重的损伤。

   我们金融受到冲击会不会损伤更大?

   大家可以想到80年代末的世界金融危机、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和07、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都没有受太大冲击,原因有三个:

   ·第一,我们中国资本项下没有自由兑换,这个铁门没有完全打开,使得世界的金融要冲击中国很难;

   ·第二,目前而言,我们国家在外资进入中国金融体系中的开放度并不是很大。300万亿金融资产,外资金融资产只占1.8%-2%左右。

   在日本、在亚洲,在前苏联发生金融危机时,欧美的金融资本差不多占他们国家金融资产的20%-30%。在我们这里,美国翻不了天;

   ·第三,不管是什么金融机构,在中国都要受到中国的宪法、法律、一行两会的约束,不能违法。中国的金融企业没有到世界上放了100万亿或50万亿资产,海外的长臂管辖打击影响很小。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金融的冲击对中国并不会太大,反过来只会让美国或者美国的金融企业丧失中国市场,所以华尔街的金融老板不会听美国政府的话。

   我们做一个简单的分析就可以得到结论,在中美脱钩论里面,政客只是过嘴瘾,不可能实施到位。

   如果实施到位,最起码不是对中国的致命打击,而是同归于尽,双方各自受损的一种局面。

  

   四、内循环为主,构建双循环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党中央国务院采取了一个新的战略,就是国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互促双循环。

   这个战略有五个好处。

   第一,内循环为主,带来销售利润率、销售折旧、销售GDP的提升。也就是说,同样1万亿带来的GDP,外循环的GDP转化是10%,也就是赚加工费,而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1万亿工业产值有30%多的GDP。

   第二,内循环使我们的国民经济更加安全,比如说石油天然气、原油、能源外向度很高,万一发生意外,断了能源,这个对经济有冲击,内循环使国家更安全。

   第三,内循环体系下研究开发创新会放到更重要的议事日程上。创新是内循环,创新的地位更高,更自主。

   第四,内循环的情况下,东西部差距、城乡差距相对均衡。

   第五,内循环的情况下,中国的对外开放反而会更有吸引力。

   总之,通过内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我们国家今后的几十年会更加着重突出创新。

   突出新基建,就是数字经济融合、赋能传统产业的过程。更突出传统产业和传统产业改革、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合在一起,不是简单的对传统产业三去一降一补,对传统产业更好的开拓新市场。

   另外,能更好的推动民营企业发展,使民营企业各个方面的预期和营商环境发展的更好。

   还有就是更多的注重老百姓收入的实质性提高,使得城市四亿中等收入人群的个人所得税下降。

   这4亿人群的生活成本中,房地产成本占总收入40%-50%的状况可以下降,下降到15%左右是最理想的状态。

   什么叫15%?

   一个人一生收入的15%用在房地产上,一年收入的15%用在房租上,一个人一生工作40年,六分之一也就是6到7年的年收入买一套房。

   把这个事情做好,老百姓的消费能力提升,内循环也会加强。

   同时把中国的要素市场更好地推动起来,使中国各个方面的开放更到位。

   总而言之,通过国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互促双循环,中国的开放会更大程度地提高。

   形成既鼓励出口又鼓励进口的双向贸易政策,既鼓励引进外资又鼓励出去投资的双投资通道,既鼓励沿海开放又鼓励内陆同步开放的战略。

   同时也鼓励工商企业开放和金融服务贸易、教育卫生、文化一起开放,并且是全方位、宽领域的开放。

   最终中央政府不仅是鼓励要素流量的开放,还要鼓励制度环节、规则环节的开放,形成国际化、法制化、市场化的营商环境。

   我相信在疫情下,在美国人对我们气势汹汹的脱钩背景下,相当于在一个国家级的危机下,我们国家的反制能力都体现了我们国家的优势。

   我相信10年以后,中国的GDP会增长为世界第一,而20、30年以后,亚洲的GDP会占全球经济总量的50%,中国对世界的贡献,我们对世界民族共同体的贡献会更大。

   我们在座的企业家们也身处这个大背景下,尽管有危机,但是更有机遇,相信我们一定能够顺应世界发展的趋势,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