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新民:我那远去的武昌得胜桥街记忆

更新时间:2020-10-30 22:51:55
作者: 夏新民  

  

   夏新民 (一名:琴台散仙)

  

   听说得胜桥街归入武昌城区整体改造项目,已经四五年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移居汉阳,我到儿时居住的积玉桥桥头,到紧邻的得胜桥街去,少多了。最近八年,客居上海,每次回汉,来到武昌,我都会邀上三五同行,或发小,或街坊,或好友,有时甚至一个人,到这两处,走走看看,寻找儿时的记忆。但每次,来去匆匆,未能尽兴。总想到还有下一次吧,不甚着急。去年12月中旬,我又短暂回汉,且要远行。那天,与京州、程勇、保安、智仁、李乾等10人相约,旧雨新交,到新州家附近小聚。其中还有一位女士,第一次见面,是朋友的朋友。新州是我多年好友。他家住积玉桥街锦江国际城小区,离得胜桥街口约10来分钟步行路程。我对约会向来守时,当天的聚餐,又由我做东,更不能迟到。于是,从家门口乘始发的542公交车,靠右而A坐,直奔锦江国际公交车站。当车辆行驶到中山路积玉桥街交汇处时,我忍不住,从座位上微微起身,扭头向窗右边的得胜桥街方向看去,发现其路口,已被红白蓝三色相间的大块塑料编织布临时封闭,一人多高,旧时的得胜桥街,全被遮挡,什么也看不见了。

  

   那一刻,我脑海里突然浮现的,不是近年来每每看到的,占道的街摊,斜搭的建筑,凌乱的菜市,摩肩擦踵,熙熙攘攘的人群,而是几十年前,儿时得胜桥街及相邻街道上,所见的,商铺民居,青石窄巷,名人故居,教堂学校,洁朗淡雅清明高远的画面。

  

  

   得胜桥街,是一条南北走向的窄街,宽约5米,南起粮道街口,北到中山路,长约800米,在我儿时居住的积玉桥街直线方向的延长线上。其主段,处老武昌城唯一向北的城门,武胜门内。

  

   武昌古城有悠久的历史,相传始建于三国时期。明初江夏侯周德兴扩建,见城北螃蟹岬凤凰山二岭,东西横亘,为天然屏障,便依此二山,兴建北门。因面对沙湖,以草埠门命名。明嘉靖年间取"都武而昌,得地之胜"之意,更名为武胜门。城外有护城河环绕,一桥跨越。以武胜门桥为界,分别为东城壕和西城壕。两处地名一直保持至今。得胜桥街,也因此得名。

  

   儿时,我到得胜桥街去玩,在老房子院墙之间,还曾见到过武胜门的遗迹,断壁残垣,隐隐可见。那时,长辈们对这一地段,不称呼其为武胜门,而称"草湖门",或"草和门"。这显然都是草埠门的讹音。但怎么演变如此的,不得而知。同时,得胜桥街也被长辈们简称为得胜桥。

  

   从我居住的的积玉桥旧居走去,到得胜桥街口,不足60米,商铺林立。街口靠右第一家,是粮店。它三层楼高,白墙黛瓦,门面上刻有福禄寿三星浮雕,民国建筑风范,煞是气派。这是老武昌北一带最大的粮店。旧时米店的主人姓鲁。我去买米时,此店早已归公。但鲁家,仍然住在三楼。他家有三个儿子,一个个,身材修长,白白净净,温文尔雅。老二德华,是我9中的校友,高我两届。这里离9中较远,公交有6站距离。1965年间,我们都是乘11路车上学,月票队的,非常熟悉。老三德庵,是我38中初中校友,高中他考入15中,联系就少多了。他家老大,那时好像已工作,与我们没有更多的联络。

  

   更早以前,我家对门的方家,隔壁的万家,也是做米生意的,1956年公私合营以后,店面不见,都并入到得胜桥街口,从前鲁家米店旧址去了。

  

   我对这家粮店印象最深的是升降机。他家店面的地下是米库。不同种类的米,由升降机将其输送到二楼,一个倒四凌锥立方体的米仓里。称重时,米袋放在称上,由营业员手工控制仓口插板的进出。当斗内自然沉降的大米,到达购买的重量时,插板关上。记得我当时购买的,都是称作"97"的米,里面夹杂不少黄色米粒。所谓"97",是指0.097元/斤(以下,类推)。偶尔家里打牙祭,会吃上"108"。至于"121",不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够享受得到的。多年以后,我学化学,才知道"97"的黄色,来自黄曲霉菌。它的次级代谢物,黄曲霉毒素,是一种强烈的致癌物质。听长辈们说,那是国家粮库库存三年以上的陈米。至于啖食清香可口的"新米",当年田间稻场,稻谷脱壳,米糠分离,亲历而为,那已经是若干年后下放农村时的事了。

  

  

   在粮店对门,得胜桥街口东侧第一家商铺,是土产店。时称"篾货店",名号"李顺记"。主要经营筲箕,箩筐,箢箕,芦席,扁担,扫帚,草绳等等。再往南,依次相邻的店铺是,"汉华茶庄""王润茶馆",解家餐馆,"福昌生","张隆昌广货铺",烧麦店等等。过了东城壕,不到马道门,还有"张炎记"土产店。街道西边,粮店往南,则有"彭茂记"土产店,菜市场等。

  

   那时的菜市场,因临近长江沙湖,近水鱼市,以水产品交易,三镇闻名。老人们常说,"草和门的鱼压断了街",并非虚名。

  

   依稀记得,王润茶馆的门口,挂有一块小黑板,上面书写着当日评书的节目名单,"年羹尧"等等。我很想听,但因无钱,无法进去。都是听初中同学邻居"寄生"转述。他在得胜桥街口搽皮鞋,赚来的钱,除应付生计,多余的,全听评书。我在回忆初中生活中的文章,《当时只道是寻常》,曾专门写过。

  

   我很晚才知道,地处得胜桥街口,毫不起眼的的福昌生,在武汉三镇工商业中曾经拥有的地位。

  

   约120年前,青山人刘异卿,看中此处人口稠密,交通便利,便在此开生杂店。创店伊始,雇店员48人,多为乡亲。设酱园,置酱缸200多口。腌制各种酱瓜咸菜,并制作酱油白醋豆酱,批发零售。不久即成为武昌杂货行业大户。再后,融资扩展,分别在武昌斗级营开设栈房"一枝楼",长街(今武昌解放路)开钱庄。在汉口王家巷开"刘永昌川货铺",杨千总巷开"福昌隆杂货店",四官殿开瓷器铺,永宁巷开"瑞和酱油店"。一时长江两岸,大肆扩展,风光无限。以后经两次火灾,及抗战逃乱,屡关屡兴。直到1956年公私合营,旧时的主人刘异卿,及其后人刘楚臣,徐守臣(刘楚臣女婿),刘铸生,刘玉霖等,相继退出历史舞台,不为后辈邻人所知。

  

   而三家土产店,从北到南,"李顺记","彭茂记","张炎记",他们三家的三位儿子,彭家老三,张家老三,李家老三,都是老三,分别是我同学,校友,和新知。其中一家,在上世纪商海汹涌澎湃到来之际,因洋烟生意,成为武昌地区的"饼干大王"。当地报纸曾整版报道。虽未点名,我一眼读出。其跌宕波折惊心动魄的情节,堪称大剧。丝毫不亚于当年福昌生店波澜起伏的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讲吧。

  

   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的抄家行动,却是在得胜桥街上,一家最不起眼的小店铺发生的。那家店铺在东城壕口,与福昌生相隔三四家。主人姓范,经营皮蛋,小本生意。他家店内,仅仅摆放着几个陶坛和竹篾箩筐,小而简陋。陶坛是腌制皮蛋的容器。竹篾箩筐用于装载成品。店铺女主人,对家人的生活安排,极为苛刻。偶尔路过,朝她家看去,几个孩子的饮食,难见鱼肉和蔬菜,多以腐乳佐食。上下穿戴,都是洗白了的衣服,补丁累累。那事发生在文革以前,"四清运动"时期。抄家的理由是"投机倒把。"工作队在她家挖地三尺,挖出几个陶坛,里面装满了钞票和浮财。说是"期待变天"?!邻居们见状,对女主人行为十分不解。她家老三,文革期间是华工附中造反派组织头头,命也献给了那场革命,让人唏嘘不已。

  

  

   我对得胜桥街最早的记忆,是离街口大约七八十米的得胜桥小学。

  

   父亲劳教回来后,从原来的积玉桥小学,调到得胜桥小学教书,一度要他从事他从来没有教过的算术课程。那时我读小学五年级。放学以后,经常被父亲叫到该校,在那里吃饭,玩耍,有时还要学习。我对该校的第一印象是,似曾相识,却又几分陌生。

  

   这所学校在得胜桥街上,从前的武胜门(马道门处)以北,东对戈甲营街出口,正西背靠凤凰山,老武昌城内。

  

   依稀记得,进得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栋镶有彩色玻窗的欧式建筑,依山而建。沿着北边陡直的山壁,铺就石梯。拾级而上,那是父亲所在的教师教研室。教室有一半悬空。从这里,向窗外东边看去,可以远眺花园山昙华林一带,中西不同风格的建筑屋顶,参差不齐。几座教堂尖塔,耸立其间。其中一栋北欧风情的建筑,两层砖木,大坡屋顶,圆拱走廊,红砖墙面,特别醒目。那是基督教瑞典行道会的传道基地。

  

   该行道会属北欧信义宗,信奉路德新教。1890年底,牧师韩宗盛受瑞典教会派遣,来中国布道,在一片天主教氛围的武昌花园山昙华林处立足。他们在此,兴建一大片花园洋房,形成了一定的建筑规模。其华中总会在此成立,辖省内荆州宜昌黄州麻城浠水等地区会。上世纪初,在这里兴办中小学校及医院。以后抗日战争爆发,武昌地区唯一的领事馆,瑞典领事馆,也在此建立,代理瑞典本国及其他国家外事业务。

  

   得胜桥小学的前身,武昌真理小学,当时武昌地区的名校,即由该行道会,上世纪初,在此地创建。

  

   说得胜桥小学,似曾相识,那是在我就读过的大堤口小学,及我父亲曾经任教过的积玉桥小学,也曾见过类似的彩色玻窗及欧式建筑。它们也都是教会学校。说陌生,是因为后两校都建于平地,都为天主教学校。而前者,是基督教新教学校。两者建筑风格,有些许差别。更深的印象是,我到大堤口小学和积玉桥小学时,要早六、七年。那时小,曾亲眼见过修女及礼拜堂。见过祈祷做礼拜。及至我到得胜桥小学去时的1961年间,武昌地区100多年来,天主教基督教在武昌大中小学的遗风,早已荡然无存,认不出昔日的风貌了。

  

  

儿时,老人们常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