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新民:我那远去的武昌得胜桥街记忆

更新时间:2020-10-30 22:51:55
作者: 夏新民  
武汉三镇,文化在武昌,商业在汉口,工业在汉阳。这显然是晚晴时期武汉三镇的格局。

  

   晚晴以降,武昌一直是湖北,乃至湘鄂,甚至湖广的政治文化重镇。众多的政治文化遗址,在老武昌城内东西走向的蛇山,南北山麓展开。山南的,有两湖书院,在张之洞路一带。山北的,在以得胜桥街为南北轴,及与其垂直相连的诸多街道里巷上。

  

   这其中,历史最为悠久者,当属武昌贡院,有近500年历史。

  

   对老武昌人而言,那个著名牌楼,及牌楼上题词,一说门楣题词,"惟楚有才","辟门吁俊",比武昌贡院,更为有名。甚至引起湘鄂两省,岳麓书院和湖北贡院,两大传统文化渊薮,对此题词"原创权"的一段公案。

  

   我的记忆,不由自主地,聚焦于武昌贡院旧址上的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

  

   该校乃百年名校,南向楚才街,西邻得胜桥,北靠凤凰山,与我父亲曾经任教的得胜桥小学仅一墙之隔,少年读书时期,可望而不可即。

  

   我小舅,我孩子,都曾在该校就读。我的这两位亲人,都是在激烈的竞争中,高分考入该校的。

  

   我想起了一个传言。

  

   三年前,在我初中同班同学的聚会上,一位女同学说,几十年前,38中的一位老师曾亲口告诉她的母亲,我们初一(2)班,有30多位同学,进初中前,原本属省实验中学的一个班。因为时任武昌区教育局局长的彭玉谷先生,被要求调入市38中任校长,抓这个学校。彭赴任前,向教育局提出要求,必须带上这一个班学生,作为赴任条件。那是1962年时发生的事,彭的初衷,是想把38中办成武昌区初中名校,他想在学校搞一个重点班,作示范。

  

   我父亲生前好交友,他后来与彭校长很熟悉。但我从来没有听父亲说过这件事。

  

   不久前,我的一位原科研所同事老纪,读到我写我父亲的文章时,曾在网上对我说,幸亏我的初中就读的是38中。不然,像他那样,遇到省实验中学当时的极左,档案特别备注,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文革期间,被迫下放农村。这位好友,是朋友中公认的聪明人。当年在省实验,物理数学,在班上数一数二。七十年代返城,在街道工厂工作。在一次市里举行的象棋比赛中,曾让当年已崭露头角,以后的象棋特级大师柳大华城下结盟。

  

   所幸这位好友,在78年恢复高考中高就。以后从事科研工作,有发明专利在手。再后,因生活所迫,转入一所普通大学任教,以一个他并非喜爱专业的教授身份退休。

  

   但今天,有谁会想到,当年在省内,独占鳌头的湖北省实验中学,以后相继被华师一,武汉外校,武汉2中,以及省内其他名校,一个个,无情地超越!这是多少省实验中学校友们心中永远的痛!

  

  

   我的名校情结,也许是源于我的二舅和外公。我的二舅,毕业于北大数学力学系。外公曾庚款留英,就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那是一所举世闻名的研究型大学。留学之前,他毕业于武昌中华大学。但我之前不知,这所大学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赫赫有名。

  

   这所大学,在得胜桥街东西两边的府后街和昙华林处创建。

  

   1912年5月,黄陂人,晚清进士陈宣恺,辞圻水(今湖北浠水)教谕,息影家园不久,携其弟陈朴生,捐田二百石(石,亦为担。旧时计量单位。一石田为一亩),白银三千两,官票五千串,私藏书籍三千余册,先后租借府后街(自由路)、昙华林两处房屋为校舍,创办中国第一所私立大学--武昌中华大学。初名私立中华学校。该校分设男女生部。男生部开大学预科及专门部。后者设政治经济、法律两科,及英文专科。女士部开办师范及职业两专科。同时开办中小学部。陈亲任校长。聘教育界耆宿,前翰林张瀚溪先生为名誉校长。其子,留日学生,同盟会员陈时亦加盟其父事业。同年10月,副总统兼鄂督,黄陂人黎元洪,拨粮道旧署给中华大学为永久校舍(今粮道街得胜桥,文华中学,原市33中旧址处)。

  

   陈时,在其父1917年去世后,接任校长。陈留日期间,曾先后就读早稻田大学,庆应大学,获庆应大学法学士学位。深受该校创办者,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影响。陈以福泽教育理念办学。延揽名师,招募先进。一时大江南北,名声鹊起。时有"南陈北张"之美誉。四九以前,先后在该校任教及讲座的中外名流有,泰戈尔、杜威、康有为、章太炎、蔡元培、黄侃、胡适、李大钊、顾维钧、蒋百里、张君劢,严家淦、沈昌焕等。先后就读的,则有国共两党先驱及海峡两岸学者,如恽代英、林育南、陈昌浩、王亚南、李焕(黄陂人)、余家菊(黄陂人)、江海东等等。

  

   以后,南开大学虽后来居上,张伯苓对陈时,却心悦诚服,曾亲口表示"自愧弗如。"

  

   张为办学,募集资金,不分中外。陈眼睛向内,讲究名节。一次,他为中华大学发展,四处奔波,找到当时湖北巨商,武昌总商会会长,裕华纱厂董事长徐荣廷处募捐。徐在募捐薄上仅仅写上区区五百银票,竟往地一扔。陈见状拒收,愤然离去。

  

   更令人钦佩的是,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留日时的同学,时任日本外务大臣的重光葵曾密函劝降,许以优厚,要他与学校,同留武汉。陈断然拒绝。迁校陪都。

  

   1952年,毁家兴学的陈时,因"抗交农民清算果实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缓刑2年。次年在武昌病故。1984年平反,撤销原判,宣告无罪。

  

   近查资料,我发现,武昌中华大学毕业生中,黄陂籍的学生相对多。该校留英的学生,也相对多。这在当时国内,享誉一时。

  

   我的外公留英回国,曾在家乡置产办学。以后,又经留英同乡王世杰推荐,到武大任教。再后,到中科院武汉分院工作。他工作过的经济研究室,所在办公楼,在中华路上,户部巷隔壁。离当初中华大学创办时的自由路租借处,近在咫尺。儿时,我多次去过该处。若干年后,我的汉口土生土长的内弟,成家后居住在这栋楼及其后院中。我那从未见过她曾外公的女儿,也因去他舅舅家,多次到过此处。

  

  

   在得胜桥街戈甲营口,往南走去,不到五十米有一条小窄巷,叫全安巷。从巷口进去,南边墙壁的第一个门,常年紧闭。开门进去,是一庭院,里面有一栋独立的两层木石结构小楼。那是当时得胜桥街上为数不多的,仍由原主人居住的独立宅院。这就是我初中好友余同学家。

  

   少年时代,我常去他们家玩。印象深的有两项。一是,他们家有一辆"三枪牌"自行车,锰钢,倒刹,极为抢眼。听说,是他父亲英国留学后带回来的。二是,他们家二楼书房里,墙壁上挂着的一张彩色照片。照片上有一位女生,头戴一顶挂有流苏的帽子,非常美丽。余同学说,那是他的姐姐,在美国留学,是哈佛大学博士。那时我们年少,分不清博士和硕士。也分不清哈佛和耶鲁。反正,在美国留学,戴上流苏帽的都是博士。而且,都是哈佛大学博士。

  

   1965年中考,余同学考入市15中,他父亲曾经就读的学校。我就读市9中。我们就读的两所高中,在当地都很有名。他的学校有名,是因为其前身是教会学校。1885年,英国基督教循道会在武昌创办"Wesley college WuChang(武昌博文书院)"。以后又改为"博文中学"。再后,又改为市15中。我们9中,则以篮球、田径、划船和斗殴,在社会上闻名。

  

   但我们一直保持来往。文革期间,余同学和读武测中专的刘同学(重点中专,以后并入武大),"弃明投暗",来到9中,参加我所在的"新华工"组织活动。和我的同班同学一起度过那充满热血的青春岁月。我的这些同学,对余同学家里那栋独门独院的二层阁楼充满好奇。他们经常被我带到余同学家里去玩。他们家,但有访客,需要报名并得到认可,方才开门。

  

   我是被认可的人之一。这是当时同学们中很高的"荣誉"。不久,这个秘密为我9中同班同学"胖老鼠"(牟同学)等所知悉。一次,我去余同学家不久,"老鼠"他们随后赶到。

  

   问:"哪个?"

  

   答:"夏新民!"

  

   里面传来疑问,黄陂口音,"怎么刚才来了一个夏新民,又来了一个夏新民?!"

  

   但这个名字管用。开门纳客。"老鼠"们,大摇大摆,"鱼"贯而入。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余父幼年入读私塾,以后就读武昌博文中学,并在此期间受洗,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1918年,他考取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后,随李四光教授到地质研究院工作。再后,到英国剑桥大学留学,攻读古生物专业。再后回国,在武汉师范学院(湖北大学)工作,直至退休。

  

   余同学的母亲,16岁从黄陂乡下来到汉口协和医院,半工半读。同时,也受洗成为基督徒。几年学习结束,参加全国医生资格考试,以全国第2名的成绩,拿到医生资格,并曾担任协和医院难产科主任。新政以后,自己挂牌开业,成为一名妇产科私人医师。

  

   余同学的姐姐,中学就读美国圣公会创办的希里达女子学校(市25中前身)。以后考入湖南湘雅医学院。毕业后赴美留学。获耶鲁大学医学博士。

  

   余的姐夫严开仁,湖北人,哈佛医学博士。著名的华裔口腔专家。他们一家也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

  

   尔后,余同学,还有他的孩子,澳大利亚医学博士,也都成为基督徒。

  

  

   在得胜桥街,余同学一家几代,从乡下走进武昌,以后又相继走向世界,东西南北,既非个案,也绝非偶然。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