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志华:面临危机的抉择:关于朝鲜战争之中国决策述评

更新时间:2020-10-25 14:09:43
作者: 沈志华 (进入专栏)  
“我坚决反对,也是不行的”。[28]

  

   作为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从国家利益出发,自然不愿意朝鲜发动战争,但作为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的主要成员和亚洲革命的负责人,他又不得不遵从莫斯科的意愿,不得不照顾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整体利益。对于中国而言,这与其说是自己做出的决策,还不如说是被迫的选择。

  

关于出兵援助朝鲜作战的决策


   关于中国是否应该出兵援助朝鲜作战,在当时和现在都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而这个决策,则是中国领导人,特别是毛泽东本人主动做出的,尽管经历了反反复复、相当复杂的过程。

  

   首先必须把史实搞清楚。关于中国出兵的过程,以往苏联有两种观点,学者的看法是中国主动要求出兵,斯大林冒着扩大战争的风险被迫同意了中国的主张[29];官方的说法是当中国感到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在斯大林的压力下被迫出兵的[30]。现在大量的档案文献已经披露,足以证明这两种说法都是错误的。但即使到现在,对于中国出兵朝鲜的原因和动机的推断,研究者也是各执一词,各有所据。[31]

  

   中国出兵援朝的问题,是在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天,即7月2日,由中国主动提出的。那天周恩来召见罗申告知:在美国宣布参战的情况下,朝鲜军队军队必须迅速强占仁川等南方主要港口,防止美军登陆;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军队可以化装成人民军入朝作战,同时询问,苏联是否可以为中国作战部队提供空中掩护。[32] 7月5日斯大林回电,赞同中国的主张,即“在敌人越过三八线时志愿军进入北朝鲜作战”,并答应苏联“将尽力为这些部队提供空中掩护”。[33] 7月15日,金日成向什特科夫报告,中国要求尽快提供朝鲜地图和人民军军服样品,并试探性地提出是否可请中国出兵入朝作战。苏联人回避了这个问题。[34] 19日金日成又报告,中国答应向朝鲜提供的武器装备即将起运,毛泽东还主动提出,中国可以派4个军共32万人援助朝鲜作战。金日成询问,斯大林在这个问题上有何意见,什特科夫答复:“对此毫不知情”。[35]

  

   进入8月,由于美国的军事介入不断扩大,朝鲜前线部队损失惨重,进攻在洛东江一带受阻。此时,中国一方面多次提醒朝鲜防止美军从侧后海上登陆,一方面加紧入朝的作战准备和部队动员,同时直接向苏联人提出了出兵援朝的建议。[36] 苏联大使则向莫斯科报告,金日成忧心如焚,情绪极为沮丧,对人民军“能否在前线坚持下来有些担心”。[37] 8月26日,金日成再次派人去苏联使馆,打探斯大林对中国出兵的意见,但依然没有结果。[38] 不过,这一次斯大林本人做出了直接答复:现在朝鲜需要的是耐心、坚定和坚持,苏联可以再提供一些作战飞机。[39]

  

   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一举成功,朝鲜战局骤然逆转。9月18日周恩来会见罗申,建议朝鲜主力部队迅速南撤,并表示中国可以出兵帮助朝鲜。[40] 在复电中,莫斯科同意朝鲜人民军南撤的建议,但对中国出兵的问题未置可否。[41] 与此同时,周恩来还召见了朝鲜大使,询问在目前的状况下朝鲜政府对中国有什么要求。[42] 金日成立即询问苏联大使,该如何答复中国人,什特科夫回答:“无可奉告”。[43] 9月21日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开会,讨论如何答复中国政府,金日成决定:关于是否请求中国出兵援助的问题,暂不答复,而要再次征求斯大林的意见。[44] 同一天,刘少奇又召见罗申,表示“中国有义务帮助朝鲜同志”。[45]

  

   9月29日什特科夫报告:人民军前线部队的退路都被切断,纪律涣散,斗志全无,已经不能指望有组织的行动。汉城已经陷落,三八线一带根本没有部队防守。朝鲜劳动党政治局讨论并通过了给斯大林的信,要求苏联给予空军援助,同时给毛泽东写了信,信中也有求援的暗示。[46] 直到这时,斯大林才决定让中国出兵援助朝鲜。接到金日成的求援信后,10月1日斯大林致电毛泽东,中国应立即派志愿部队向三八线开进。[47] 当晚,金日成向中国大使面交了一封亲笔信,请求中国军队直接出动,援助朝鲜作战。[48]

  

   接到斯大林的电报后,10月1日毛泽东连夜召集中央书记处紧急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对策。毛泽东主张出兵,周恩来表示支持,但会上也有不同意见,遂决定第二天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再行商议。[49] 会后,毛泽东电令东北边防军做好准备,随时待命出动。同时,他起草了一封给斯大林的电报,告知中国决定于10月15日出动12个师,与敢于越过三八线的敌军作战。信中还提出要苏联提供武器装备和空军支援。[50]

  

   然而,在10月2日下午的会议上,多数人主张对出兵朝鲜的问题要谨慎从事。会议决定4日再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进行讨论。这样,毛泽东就没有发出已经起草好的电报,而是于当晚召见罗申,向他讲述了另一番意见:经过慎重考虑,中共中央多数人认为现在出兵朝鲜作战的时机不利,如果出战而不能取胜,则结果也可能“极其严重”,不仅会导致中美之间的“公开冲突”,还会把苏联拖入战争。不过,毛泽东最后又说,这还不是“最后决定”,中共中央还要召开一次会议讨论,并准备派周恩来和林彪去苏联,直接听取斯大林的意见。[51]

  

   10月3日凌晨,周恩来紧急召见印度大使,要他转告美国人,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就要“管”。[52] 其目的显然是希望战争“局部化”,如此就不需要中国出兵了。10月4-5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仍然坚持必须出兵的意见,并且说服彭德怀挂帅,还在会上讲了三驾马车的故事——那两匹马一定要拉,我们不拉怎么得了!会议随即做出派兵入朝作战的决定。[53] 10月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批准联合国军占领整个朝鲜领土,美军开始越过三八线。[54] 10月8日,毛泽东电告斯大林:中国人民志愿军已正式组建,大约在10月15日前开始入朝。[55]

  

   为了获取苏联的武器装备和空军支援,周恩来和林彪飞赴苏联索契面见斯大林。在10月11日的会谈中,双方出现了意见分歧。周恩来要求苏方提供武器装备,同时出动空军协同作战,而斯大林表示,武器装备可以满足中国的所有要求,但苏联空军要晚两个月到两个半月才能出动。双方各持己见,争执不下,最后一致决定,中国军队暂不入朝;朝鲜军队一部留在平壤-元山以北山区组织防御,一部转入敌后打游击;在中国东北组建新的朝鲜部队;平壤和北部山区以南重要据点尽快撤退。会后,斯大林和周恩来联名致电毛泽东,告知了上述决定,但最后一句话是:“等待您的决定”。[56]

  

   10月12日下午,毛泽东看到了这封电报,当即表示同意斯大林和周恩来的决定。当晚10点12分,毛泽东又致电斯大林,告知“已命令中国军队停止执行进入朝鲜的计划”。实际上,此时苏联空军已经完全做好了出动作战的准备,但是面对美国空军频繁在苏联远东地区进行挑衅和中国在出兵问题上显得“犹豫不决”的情况,斯大林担心初战不利会使苏联陷入直接与美国对峙的危险境地,所以希望中国军队先打头阵。毛泽东的答复也是留有余地的,他真正下达的命令并不是停止入朝,而是暂不出动,原地待命,同时要彭德怀和高岗回京商谈。因为在暂时没有苏联空军配合的情况下,中国军事指挥员是否有决心单独与美国作战,毛泽东没有把握。[57]

  

   在10月13日的政治局紧急会议上,毛泽东力劝彭德怀和与会者:虽然苏联空军在开始阶段不能入朝作战,但是斯大林答应对中国领土实施空中保护,并向中国提供大量武器装备。会议决定,无论有多大困难,也必须立即出兵援朝。开始阶段可以只同韩国军队作战,主要是在平壤-元山线以北建立防御根据地,以振奋朝鲜人民,重组军队。同时争取时间,等待苏联的武器装备和空军。[58] 当晚,毛泽东将上述决定通报给苏联大使,并起草了给周恩来的电报,要他告诉斯大林,主要的问题是中国作战军队必须有空军掩护,希望苏联空军尽快到达,无论如何不要迟于两个月。[59] 14日晚,毛泽东再次致电周恩来,让他向斯大林通报:志愿军26万人将于19日全面出动,在德川、宁远线以南构筑工事,待苏联武器和空军到达后发动进攻。[60] 15日凌晨,得悉美军准备进攻平壤的消息后,毛泽东又急令彭德怀提前行动,先派两个军于17日和18日分别渡江。[61]

  

   然而,此时斯大林却表现得更加谨慎了。13日上午苏联海军报告,在平壤-元山线以东的咸兴地区海面,发现包括3艘大型航空母舰在内的美国特混舰队和水陆两栖部队,咸兴遭到猛烈炮火轰击。[62] 在这种情况下,斯大林让莫洛托夫转告周恩来,苏联空军只能在中国境内驻防,两个月以后也不准备进入朝鲜作战。[63] 周恩来传回的消息,不啻往中国领导人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不过,毛泽东的决心并未因此而动摇。他于17日致电彭德怀、高岗,要他们进京议事,同时指示部队,等待正式命令,“准备于19日出动”。[64] 在18日的会议上,中国领导人没有再犹疑,毛泽东最后决断:志愿军渡江援朝不能改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就算打不过美国也要打。会议结束后,毛泽东直接向志愿军下达了出国作战的命令。[65]

  

   如上所述,从6月25日战争爆发,到10月19日中国出兵,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在中国是否援助朝鲜,怎样援助朝鲜的问题上,经历了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总体看来,虽然中国领导层确实出现过意见分歧和犹豫不决,但毛泽东本人始终坚持必须出兵援助朝鲜。综合分析目前可见的各种史料,中国(主要是毛泽东本人)关于出兵朝鲜的决策动机大致有四个方面:一、根据国际分工为社会主义阵营(特别是朝鲜)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二、由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而引发的对抗美帝国主义的革命激情;三、对中国边境安全和主权完整受到威胁的忧虑;四、维护中苏同盟的战略态势以保障中共政权的巩固。随着战场形势和苏联态度的起伏变化,中国出兵决策的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也不断发生改变,因此决策者必然会审时度势,随机调整决策目标,其决策的动机自然也会出现多方面的考虑,其中第一点是贯穿始终的,而其他三点则集中表现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上。

  

   第一个节点,从美国宣布参战到仁川登陆前。美国提出台湾地位未定论,特别是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阻断了毛泽东解放全中国的宏伟大业,此举无异于对新中国的宣战。中国领导人对美国的仇恨和接受挑战的决心,早在杜鲁门宣布对台新政策时就产生了。从这时起,在毛泽东的心目中,与美国人之间的战争已经开启。在美军仁川登陆前,朝鲜人民军尚占有战场优势,但也有被敌军切断后路之忧。中国军队此时化装成人民军入朝作战,在军事上最为有利,而尽早结束朝鲜战事,既解除了东北边境地区的安全隐患,也可以集中精力做中国自己的事。

  

第二个节点,从仁川登陆成功到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前。此时朝鲜人民军主力陷入重围,战局出现逆转,迫切需要中国的援助。而中国军队及时入朝作战,既可以鼓舞朝鲜的民心和士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280.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问题》2019年第4、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