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燕:美国汉学家贺萧的中国妇女史研究

更新时间:2020-10-14 08:02:50
作者: 王燕  
171980年, 朱迪斯·沃克维兹 (Judith Walkowitz)出版了她有关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卖淫业的第一本专著。18到了20世纪90年代, 非欧美史的学者也加入了研究行列。例如, 1993年, 谢尔登·盖荣 (Sheldon Garon) 探讨了20世纪上半叶日本对娼妓业的管制和议会内部有关娼妓业的博弈。191995年, 杰·斯保定 (Jay Spaulding) 和斯戴芬尼·贝斯维克 (Stephane Beswick) 研究了北苏丹在西方殖民开始后的商品化、城镇化、资本兴起的时代中, 娼妓业的变相繁荣。20

   贺萧的中国近代娼妓研究正是在这样的学术背景下通过跨文化比较而诞生的。法国中国史学者安克强 (Christian Henriot) 也受到了这波学术趋向的影响。两人尴尬地发现他们在几乎相同的时候开始了同一个题目的研究。安克强的研究主要从社会史的角度去探讨中国近代娼妓, 21贺萧却从性别史的角度去挖掘这一现代化问题。

   贺萧把自己的思考归功于跨文化妇女史和性别史研究。她认为它们有四大方面的帮助:能否梳理历史资料中“妓女本人的语言”、娼妓业的强大象征作用、坚持把娼妓业当成一种劳动形式、竭力摆脱把娼妓刻画成牺牲品的做法。22特别是1992年朱迪斯·沃克维兹的第二本专著《可怖欢悦的城市:维多利亚时代末期伦敦的性危险话语》 (City of Dreadful Delight:Narratives of Sexual Danger in Late-Victorian London) 对贺萧影响很大。此书展露出性危险叙述背后的医学、政治、女权之间的权力争斗, 并分析权力博弈如何影响了政治、新闻和文学的语言。23这种思路与五年后贺萧的研究如出一辙, 也是从各种权力交锋的角度深度剖析殖民地有关娼妓的各种话语。

   《记忆的性别》一书也不例外。意大利文艺复兴研究家琼·凯莉 (Joan Kelly, 1928—1982) 在其论文中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妇女有没有文艺复兴?”文艺复兴在人们的头脑中一直是一个人道主义兴起、理智逐渐战胜蒙昧的积极形象, 但如果从妇女的角度去看呢?琼·凯莉发现资产阶级的兴起和现代文明的萌芽强化了女性的依附性、被动性和贞节观, 妇女在文艺复兴时代里的地位和权利不升反降。24受此启发, 贺萧对中国革命也提出了类似问题:“中国妇女有没有革命?如果有, 是在什么时候, 以何种方式?”25围绕着如何回答这个疑问, 贺萧开始重新思考有关20世纪50年代的革命叙事是否具有个体的普遍性, 尤其是底层的农村妇女, 她们经历了什么样的革命?贺萧认为, 没有这种性别的、在地化的具体研究, 中国革命将面目模糊, 也就不能理解新中国革命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改革开放以后快速获得的成就。

  

   结语

  

   2012年, 贺萧的美国亚洲研究学会主席任期结束。她在年会上发表了主席演说《性别之家的不安》 (“Disquiet in the House of Gender”) 。她说:

   我们女性主义历史学家受“性别”之益颇多。从没有“性别”, 到仅仅在每个学期第八个礼拜的教学大纲上“添加性别”, 到现在能从性别的角度去思考中国历史的各个时期。把性别放入中国的民族化进程、中国革命的进程, 已经成为学界的常识, 这个过程漫长而艰辛。但是, “性别”只是我们理解中国问题的一个抓手, 没有它肯定不全面, 但光有它, 而忘记了“个人、家庭、社区、地域、民族, 及其他” (“person, household, community, region, nation, and beyond”) , 也无法正确解读中国。26

   贺萧的这一观点进一步将中国妇女研究从一个独立的领域推向了更加广阔的天地, 并有可能为中国的中国史研究广泛将“性别”作为一个必要的研究范畴铺平道路。20世纪80年代以来, 虽然中国学者对于“性别”概念有过许多的讨论和介绍, 但本土的中国妇女史仍然囿于妇女的领域, 最多只能进入社会史的范围。2003年, 贺萧的《危险的愉悦》一书由江苏人民出版社翻译出版, 引起很大反响。有学者指出, 与中国本土出版的娼妓史研究相比, 这本著作并不局限于娼妓本身, 而是由娼妓问题出发, 探讨了中国近代的现代性、民族主义、殖民主义、城市化等等涵盖了中国政治、经济、文化方方面面的内容。27近十年里, 越来越多妇女史领域外的学者也注意到了贺萧的研究。她的《记忆的性别》一书中文版虽然于2017年才出版, 但其中部分篇章早已被刘东主编的《中国学术》和韩钢主编的《中国当代史研究》翻译收录。年轻一代的学者也已经试图将“妇女”“性别”与更大的议题结合起来。20世纪80年代贺萧在中国开展娼妓研究时, 还被中国历史学界认为“不正经”, 不是严肃的学术研究。2830年过去, 她把“妇女”和“性别”嵌入中国近现代史研究中的努力得到了中国学界越来越多的认可。

  

   注释

  

   1 Ping Yao, Gail Hershatter, “Gender in History and Memory:A Conversation with Gail Hershatter, ” The Chinese Historical Review, Vol. 21, No. 1, 2014, p. 65.

   2 (1) Gail Hershatter, Dangerous Pleasures:Prostitution and Modernity in Twentieth-Century Shanghai. 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7.

   3 (2) 王政:《国外学者对中国妇女和社会性别研究的现状》, 《山西师范大学学报》1997年第4期。

   4 (3) Paul S. Ropp, “Passionate Women:Female Suicide in Late Imperial China—Introduction, ” Nan Nü, Vol. 3, No. 1, 2001, p. 11.

   5 (4) 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 “Can the Subaltern Speak?”, Cary Nelson and Lawrence Grossberg eds., Marxism and the Interpretation of Culture. Chicago: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88, pp. 217-313. Gail Hershatter, “The Subaltern Talks Back:Reflections on Subaltern Theory and Chinese History, ” Positions, Vol. 1, No. 1, 1993, pp. 103-130.

   6 (5) Hershatter, Dangerous Pleasures, p. 26.

   7 (6) Gail Hershatter, The Gender of Memory:Rural Women and China’s Collective Past. 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11, pp. 261-263, 267.

   8 (1) 王政:《女性的崛起:当代美国的女权运动》, 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 1996年, 第198—199页。学术界中“添加妇女”的阶段不仅发生在美国, 也发生在中国。20世纪80年代, 中国妇女史研究复兴, 妇女史一直被认为是“大历史下的小历史, 是添加和填补的历史”。杜芳琴:《中国妇女/性别史研究六十年述评:理论与方法》,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09年第5期, 第14页。

   9 (2) Virgil K. Y. Ho, “Review, ” China Information, Vol. 13, No. 1, 1998, p. 167.

   10 (3) Bernard Wasserstein, “Review, ” Anthropology&Medicine, Vol. 5, No. 2, 1998, p. 223.

   11 (4) 此处借用王政的经典译文。王政:《女性的崛起:当代美国的女权运动》, 第212页。

   12 (5) Antonia Finnane“, Book Reviews, ” The Australian Journal of Anthropology, Vol. 9, No. 3, 1998, pp. 346-347“.性别化中国”的概念在1992年哈佛大学的一次中美两国学者齐聚的会议上被提出来。后来集结成书, 即Gail Hershatter and Christina Gilmartin, Engendering China:Women, Culture, and the State. 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13 (6) Joan W. Scott, “Gender:A Useful Category of Historical Analysis, ”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91, No. 5, 1986, pp. 1053 1075.GailHershatterandZhengWang, “AHRForumChineseHistory:AUsefulCategoryofGender Analysis, ”AmericanHistoricalReview, Vol.113, No.5, 2008, pp.1404-1421.在中国的翻译, 见贺萧、王政:《中国历史:社会性别分析的一个有用的范畴》, 《社会科学》2008年第12期。

   14 (7) 这三部曲为:Pierre Nora, Realms of Memory:Rethinking the French Past, Vol.1-Conflicts and Divisions.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6; Realms of Memory:The Construction of the French Past, Vol.2-Traditions.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7; Realms of Memory:The Construction of the French Past, Vol.3-Symbols.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8.

   15 (1) Hershatter, The Gender of Memory, pp. 27-28.

16 (2) 1980年, 反对性奴隶的国际女性主义联盟成立, 1983年在鹿特丹召开第一次大会。来自世界24个国家的妇女齐聚鹿特丹, 声讨强迫卖淫、拐卖妇女、军妓等等伤害妇女的性暴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165.html
文章来源:国际汉学. 2019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