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韬:美国政治百年大变局与2020年大选

更新时间:2020-09-28 00:07:35
作者: 谢韬  
皮尤和盖洛普的数据显示,2002 年有 3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应该管好自己的事情,让其他国家独立处理自己的事情”,这个比例此后直线上升,在 2013 年到达了创纪录的 52%。2003 年有 67%的美国人对美国的国际地位感到满意,而 2017 年只有 32%的人感到满意。虽然美国仍然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但是就普通美国人的感知来说,美国的全球霸权正面临严峻挑战。

   美国国家认同的三个维度同时面临危机,这在美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最重要的是,在很多美国官员、分析人士和学者眼中,迅速崛起的中国同时在这三个维度对美国构成了威胁,因此他们把中国视为美国的最大威胁。中美在种族层面存在根本性差异,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前主任斯金纳甚至将中美冲突界定为“文明的冲突”和“人种的竞争”。中美的社会制度也存在着根本区别,而且就在中国取得了世人瞩目的巨大成功的同时,美国却经历了明显衰败,两者之间的强烈反差势必加剧一些美国政治精英的危机感。与此同时,中国领导人在国际事务中更加积极有为,但在一些美国政治精英眼中,积极有为的措施却是挑战和削弱美国全球霸权的“证据”。充分表明了这届美国政府对中国的高度威胁感知。

   可以说,四年前特朗普之所以当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竞选策略回应了美国的国家认同危机: 反移民是维护白人至上,反建制是让美国民主重新焕发活力,“让美国重新伟大”是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只不过四年前特朗普团队还没有就中国是否为美国国家认同的最大威胁达成共识。然而从贸易战开始,特朗普团队逐渐形成共识,宣称中国对美国构成了“全社会威胁”,而美国必须采取“全社会”和“全政府”的方式进行应对所谓“中国威胁”。

   从 2020 年初开始,寻求连任的特朗普似乎就已经下定决心把“中国牌”作为其获得连任的重要筹码。疫情暴发后,他先是就病毒名称展开“口水战”,然后不停指责在疫情信息上的不透明。他在 5 月底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限制部分中国赴美留学生和访问学者的签证,给人文交流造成严重负面影响。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在港台问题上多次粗暴干涉中国内政。进入 7 月份以来,特朗普政府变本加厉,先是单方面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馆,然后是在 8 月初签署行政命令,对微信和抖音背后的中国高科技公司进行打压。与此同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局长雷、司法部部长巴尔及国务卿蓬佩奥先后发表了针对中国的专题讲话,俨然是为在美国国内发起一场舆论攻势。

   总之,在美国国家认同危机的大背景下,寻求连任的特朗普似乎认为渲染中国威胁论是最好的竞选主题之一。这意味着已经处于 1972 年以来最低点的中美关系极有可能继续“自由落体”。不过回顾美国总统选举历史,即使在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期间,外交政策对选民投票决定的影响也非常有限。然而即使他输掉 2020 选举这场战争,也会赢得把中国妖魔化为美国最大威胁这场战役,从而让中美关系在短期内不可能回到从前。

  

   结语

   2020 年美国总统选举是在美国政治百年大变局的背景下展开的。百年一遇的新冠病毒疫情、百年未有的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及百年未有的美国国家认同危机势必给本次选举带来不同层面和不同程度的影响。

   新冠疫情对本次选举的影响最为直接和明显。邮寄投票虽可能导致各种舞弊行为,但只要预防措施得当,总体来说是非常安全的。然而,特朗普多次宣称邮寄投票将导致大规模选举舞弊,并以此为由拒绝给美国邮政总局增加专项拨款以处理邮寄选票。这就意味着无论谁在 11 月份的选举中获胜,输者( 尤其是特朗普) 都可能以选举中存在舞弊行为而拒绝接受选举结果并提起法律诉讼。如果如此,2020 年的选举就可能重蹈 2000 年选举的覆辙,选举结果迟迟不能公布,最后可能需要通过司法程序决定,从而严重削弱选举结果及当选总统的合法性。

   在社会严重分裂和政治高度极化的背景下,两党的基本盘极有可能展示出超乎寻常的党派忠诚从而使得少数关键州的少数选民决定本次总统选举结果。更重要的是,如果任何一方拒绝接受选举结果,或通过司法程序挑战选举结果,那么双方支持者极有可能因此陷入政治对抗,进而引发大规模抗议甚至暴乱,美国由此陷入政治动荡。事实上,早在 2007 年就有学者指出,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已经让美国处于第二次内战的边缘。

   最后,中国崛起被认为对美国国家认同构成了全方位的严峻威胁,这意味着中美关系将成为这次大选的主要议题之一。由于新冠疫情应对不力以及宏观经济严重衰退,渲染“中国威胁论”对寻求连任的特朗普政府尤其具有吸引力。有鉴于此,中美关系极有可能继续恶化,并且无论谁当选也不可能短期内完全逆转当前趋势。美国政治的百年大变局让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而这个时代的主题将不再是合作共赢,而是战略对抗。

  

   (注释略)

  

  

谢韬,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教授

   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200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03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