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时学:博索纳罗执政后巴西外交战略的新变化

更新时间:2020-09-23 23:21:47
作者: 江时学  
巴西在美国的直接投资存量为398亿美元。2019年10月巴西大选结束后,爱德华多曾表示,美国将很快取代中国,成为巴西最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在巴西对外经济关系版图中的地位不容低估。博索纳罗深知,进一步亲近美国是推动巴美经贸关系发展的必由之路。当然,巴西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同样在快速发展。正因为如此,博索纳罗在调整巴西外交战略时,并没有甩开中国。

   三是政治因素。在卢拉总统和罗塞夫总统当政期间,巴西与美国的关系不时遭遇矛盾和摩擦。例如,卢拉总统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等拉美国家领导人曾联手,使美国提出的在2005年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的设想成为泡影;又如,因为美国国家安全局对罗塞夫总统与墨西哥总统涅托的电子邮件、电话和短信进行监控,所以罗塞夫总统取消了2013年10月访问美国的计划。毫无疑问,巴西劳工党政府奉行的与美国保持着若即若离关系的外交政策,难以得到巴西精英阶层的认可。众所周知,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美国在拉美地区的传统势力范围不断扩大,因此在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外交等领域,美国对巴西的影响不容低估。事实上,不论巴美双边关系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巴西社会的精英阶层始终不会改变其亲美情感。这一阶层的许多成员与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资金存放在美国的银行,子女多在美国受教育。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也十分亲近美国。他们阅读的是美国报刊,消费的是美国商品,常去美国度假。可以想象,他们当然希望看到博索纳罗领导下的巴西能够放弃劳工党政府的外交政策,加大与美国发展关系的力度。正如外交部长阿劳若在博索纳罗上台后不久所说的那样,博索纳罗之所以在总统大选中胜出,是因为巴西人“希望巴西的外交政策发生变化,这一变化是博索纳罗获得的神圣使命。我们坚信巴西能在世界上发挥一种比我们能想象得到的更大的作用”。阿劳若所说的巴西人,显然不是支持劳工党政府的低收入阶层,而是精英阶层。

  

   需要进一步观察和研究的若干问题

  

   博索纳罗当政以后,巴西的外交政策立即发生了巨大变化。尽管博索纳罗上任不足两年,但这种变化已经给巴西自身地位和国际关系造成了影响。因此,以下几个问题需要进一步加以观察和研究。

   一、巴西外交战略新变化对巴西大国地位的影响

   作为拉美地区最大的国家,巴西的大国意识和自豪感是无比强烈的。在博索纳罗上台以前,巴西的历任总统都希望在拉美事务乃至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例如,为了提升巴西的大国地位,卢拉总统和罗塞夫总统当政时的劳工党政府既积极谋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又大力推动金砖国家合作;既积极参与气候变化谈判和多哈回合谈判,又主动承担巴西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应承担的国际义务;既积极推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南美洲国家联盟、南方共同市场等拉美一体化组织的运转,也在化解或缓和一些拉美国家之间的分歧和矛盾;既与亲美的哥伦比亚等国发展关系,也与反美的古巴、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等国保持密切的关系。

   博索纳罗在竞选期间曾仿效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提出了要“让巴西再次伟大”的口号。但是,应该注意到,一方面,这个口号并不是博索纳罗的竞选纲领,因此其影响力有限;另一方面,巴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似乎找不到曾经是真正意义上的“伟大”的一页。事实上,博索纳罗的外交战略以追随美国为基础,唯美国马首是瞻,高举意识形态大旗,不愿意承担国际义务,退出联合国《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并表示要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还可能搬迁巴西驻以色列使馆的馆址。凡此种种都无益于提升巴西的大国地位或地区性大国地位。

   二、巴西与美国的关系并非牢不可破

   博索纳罗上台后,巴西与美国的关系取得了实质性改善。在一定意义上,博索纳罗与特朗普共同努力,使巴美两国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巴西与美国的关系未必牢不可破。这一判断基于以下两个事实。

   第一,政府更迭容易导致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在拉美,一些国家内政外交领域的战略方针和政策措施常因政府更迭而出现变化,忽左忽右,大起大落,缺乏必要的连贯性。如前所述,劳工党执政时期,巴西与美国的关系建立在所谓“小心谨慎的友谊”的基础上,有时较为热络,有时则十分冷淡。因此,在预测巴西与美国关系的发展前景时,必须考虑到政府更迭导致的政策变化。博索纳罗已表示要在2022年争取连选连任。但是,随着巴西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断恶化,博索纳罗遭遇的批评与日俱增。因此,他能否如愿以偿,尚不得而知。此外,美国国内政治因素也是一个巨大的变数。因此,“后博索纳罗”时期巴西外交战略的走向,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第二,巴西与美国的关系很难说完全是以合作共赢为基础的。国与国之间的交往须以合作共赢为基础,否则这样的双边关系必然会遇到挫折。在巴西与美国的关系中,一方面特朗普将博索纳罗视为“巴西人的希望所在”,并高度评价博索纳罗上台后美国与巴西的双边关系;另一方面在涉及美国经济利益问题时,特朗普却坚定奉行“美国优先”,无视巴西蒙受经济损失,使得博索纳罗颜面丧失殆尽。2019年12月2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博索纳罗的“美国第一”似乎并没有使美洲大陆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进入一个新的开端,而是使巴西充满了失望。

   在博索纳罗的努力下,特朗普放弃了在2019年12月对巴西钢铁产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的决定,但在博索纳罗于2020年3月第二次访问美国期间,特朗普并不愿意承诺美国不会对巴西加征关税。由此可见,巴西与美国双边关系的改善,未必能使美国在经济领域对巴西作出令人满意的让步。当爱德华多·博索纳罗于2020年7月27日在社交媒体上制作了一段希望特朗普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取胜的视频后,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艾略特·恩格尔(Eliot Engel)立即表示,这是“可耻”的、“不可接受”的行为,并要求博索纳罗家族的成员“远离美国的大选”。这一“插曲”同样表明,巴西与美国的关系并非牢固不破。

   三、中国与巴西关系将继续稳步发展

   诚然,博索纳罗在竞选期间发表过一些有害于巴西与中国关系的言论,而且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不久,巴西的一些政客(尤其是爱德华多·博索纳罗)甚至攻击、污蔑和诋毁中国,但是巴西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仍将继续稳步推进,不会因一时一事而倒退。这一大趋势是由以下两方面的因素决定的。

   第一,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尚未发生动摇。任何一种双边关系都是建立在政治基础之上的。迄今为止,巴西与中国关系的政治基础依然牢固。例如,两国在2014年7月建立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依然是双方的重要共识;双方经常性地在双边高层协调与合作委员会、金砖国家、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双多边机制内开展对话。博索纳罗在当政不足一年后就访问中国,并对习近平主席表示,“我愿同您共同努力,密切和深化巴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实现巴中关系质和量的提升,携手实现共同发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

   第二,中国的市场、投资和技术能为巴西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目前,巴西是中国第八大贸易伙伴国,中国是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据中国海关统计,2019年,中巴双边贸易额为1153.42亿美元,中国的出口额为355.44亿美元,进口额为797.98亿美元,巴西的顺差高达443亿美元。根据巴西有关部门发布的数据,从2003—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在巴西的投资额累计达803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的811亿美元,成为巴西第二大外国投资来源国。中国在巴西能源、矿产、农业、基础设施和制造业等行业的投资极大地弥补了巴西的资本短缺。尤其是中国企业在巴西承建的火电厂、特高压输电线路、天然气管道和港口疏浚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为其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博索纳罗深知,如果要使竞选承诺(包括大力发展经济)成为现实,中国的重要作用必不可少。换言之,博索纳罗如要加快经济发展,必须充分利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机遇,最大限度地与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保持密切关系。

   为了进一步推动中拉关系,双方有必要采取以下措施:一是要继续把互利共赢的经贸合作当做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压舱石”;二是最大限度地消除“美国因素”的影响和干扰;三是通过加大人文交流的力度,遏制“中国威胁论”在巴西的蔓延;四是确保高层往来不受巴西国内政治的影响。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历史学研究”(项目批准号:18ZDA170)的阶段性成果】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985.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20年第9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