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再探讨

更新时间:2020-09-23 22:43:37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解放人的自身,把人从旧的体制、旧的精神束缚中解放出来,促进人的自身的发展。

   要素市场化有助于促进人的自身解放和发展,是寻求社会公平的制度建设。比如说,劳动力市场,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户籍制度改革,虽然一千万人以上的超大城市还要“积分入户”,但是其他的城市将逐步全部放开。这个改革涉及人,特别是两亿九千万农民工兄弟的解放和发展问题,因为旧的户籍制度造成对人的束缚。再比如说技术要素市场化,涉及技术人员、知识分子的“身价”问题;还有管理市场涉及企业家和管理者的“价值实现”问题,等等。

   把这些涉及人的方面聚合起来,会得出一个新的结论:这样一个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无疑会促进人在新的条件下实现一种新的解放和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保护人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从这个意义上看,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有助于实现人民的“三权”。

   与这个相关的是社会治理改革。如土地市场里面打破城市和乡村这样一个“两种权利体系、两个市场、两种土地利益分配”的格局,劳动力流动也要解决城乡二元结构问题,等等。总之,要素市场化有助于破解中国存在的“二元结构”,这既是经济问题,也是社会问题,破解这个社会问题,无疑会进一步促进社会公平和公正。因此,今天提出谋划要素改革的一个新视角:从人的解放和发展及社会治理改革方面着眼,把握这场改革的历史必然性。

   前面分析了为什么要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下面重点探讨为什么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必须与完善产权制度作为“新阶段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一体推进?基本的看法是:不要把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完全”看成是割裂的“两个板块”,而是要在“很大范围内”看成是“形神兼备”的有机整体。这涉及如何理解和把握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的深层次问题。

   (二)产权与要素改革共进的三大理由:“三全论”

   生产要素与产权这两者关系怎么样厘清?这与下一步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有很大的关联。这个问题很复杂,简单说两点基本看法:一是要素与产权是两个范畴,二是要素与产权在很大范围内彼此是交叉的。不是“两个凡是”,而是“一个凡是”:不可以说“凡是有产权的都是要素”(这句话不成立),但是可以说“凡是要素都有产权”。

   在此前提出的“生产要素生命论”的基础上,这里进一步提出产权对要素有“三全”。

   第一“全”:范围全覆盖。就是说产权对要素的“范围全覆盖”,所有的要素都有产权。

   先简要说论据。应客观把握产权的内涵,认识应该到位,应该扩展。2003年笔者有个基础性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上报有关方面,建议“从广义上”来把握产权的概念。为什么要做这样一种探索?有感于当时(2003年)提出的产权概念是狭义的。

   “狭”在哪呢?它只看到经济物品的权利,而未包括其他产权权利。2003年的《报告》指出:“产权不仅是大家所熟悉的物权、股权、债权等”(这些无疑都是产权之一,但是还远远不够),而且有各种非经济物品的产权,包括各种各样的人力产权等。《报告》的原文是:“随着改革的深化和时代的发展,继资本、土地和技术等要素产权被确立之后,应将劳动者的劳动力产权和管理者的管理产权纳入产权范围,从而使要素产权体系完整化。”注意这句话:“使要素产权体系完整化”这个理论主张,与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直接相关。

   比方说笔者是研究学问的,运用自己的知识写了书,就有了知识产权。而知识产权跟物权、股权、债权不完全一样,它不是一个经济物品,而是一种精神。再比如,管理产权——企业家管理企业,即使没有物力资本投入,他们管理的绩效,也可以作为一种人力产权投入。特别是普通劳动者,笔者在《报告》里写道:“劳动力也有产权,劳动者有自己的产权关系。”这样思维便可打开。

   后来笔者又进一步探讨其他领域的产权。2009年笔者出版的拙著《广义产权论——中国广领域多权能产权制度研究》(中国经济出版社2009年版)提出产权的第一要义即是“广领域”:(1)广到天——环境产权,环境产权有载体吗?碳排放权,它有一个产权关系的问题;(2)广到地——各种资源产权,包括水资源、矿产资源、土地资源、森林资源、草原资源、海洋资源等,每一种资源都有产权;(3)广到人——人的劳权、知识产权、技术产权和管理产权等。

   这样一来,天、地、人都有自己的产权,是不是?《广义产权论——中国广领域多权能产权制度研究》中提出的产权第一要义“广领域”也可以称为“天地人产权论”,《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曾发表《天地人产权论——当代人的发展多维产权探讨》,《新华文摘》2011年第17期全文转载。9年后,《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3期又刊登了一篇长篇论文,题目是《广义产权论:为天地人共同体立命的探索》。论文认为,只讲人与人之间的命运共同体是不够的,人固有生命,但天也有生命,地也有生命,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应该是建立一个“天地人生命共同体”。

   它的制度基础是什么?是“天地人产权论”。今天我们已经把“产权”推进到“广义产权”的新境地。按照广义产权论,前面讲的七个要素,每一种生产要素都有自己的产权,这就是说,产权是覆盖了七个生产要素的,无一例外。这是产权与要素改革共进的理由之一。

   第二“全”:过程全贯通。《广义产权论——中国广领域多权能产权制度研究》的第二要义是“多权能”,不仅包括所有权,而且包括占有权、支配权、使用权等。如“土地‘三权分置’”:所有权是集体的,承包权是农户的,土地经营权是可以流转的。宅基地也是三权:所有权是集体的,资格权是农户的,使用权是可以流转的。这些权能都是可以分拆的。

   《广义产权论——中国广领域多权能产权制度研究》的第三要义是“四联动”,就是产权界定、产权配置、产权交易、产权保护“四个制度联动”,这就意味着,现代产权制度是贯穿于生产要素运动全过程的,包括界定过程、配置过程、交易过程、保护过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党的十九大报告讲的“完善产权制度”,在很大范围内就是完善要素产权的界定制度、配置制度、交易制度和保护制度。这是第二点:“过程全贯通”。

   第三“全”:生命全周期。《产权导刊》2020年第6期《要素市场化配置与产权市场命运——产权“生产要素生命论”探讨》一文表述了这个观点:“产权是生产要素的生命。”每一种生产要素都有产权,它是内在的,构成要素的生命。今天我们讲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它的“命门”是什么?是产权。

   具体来说,地权是土地要素的生命,劳权是劳动力要素的生命,资本权是股票、债权等资本要素的生命,技权是技术要素的生命,知权是知识要素的生命,管权是管理要素的生命,数权是数据要素的生命(当然,数据产权的界定比较复杂)。如同说人权是人的生命一样,这就把问题说透了。总之,一句话,所有的要素都有自己的产权,这是它的命根,这个观点可称为“产权是生产要素生命论”。

   而且,产权作为生产要素的生命,是全生命周期。从生产要素的产生、发展到消亡,产权制度都相伴相随。笔者用了“形神兼备”一词,要素是“形”,产权是“神”,是生产要素的灵魂,构成其生命。如果把产权之“神”抽走了,要素就成了没有生命体征的“外壳”。

   “范围全覆盖”“过程全贯通”“生命全周期”——正因为生产要素与产权两者内在如此密切的联系,所以,需要将其作为一个统一体来考虑。

   (三)要素产权并非外部“赋予”而是“内在属性”:建议采用“尊重”的提法

   产权是生产要素的生命,一是范围全覆盖,二是过程全贯通,三是生命全周期。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个“生命”是谁给的?这是需要着力探讨的问题。

   最近,笔者看了一些文章、报告,说到要素里面的产权,用的动词叫作“赋予”。“赋”和“予”组合就是给予的意思。把生产要素的产权说成是“赋予”的,可称为“赋予论”。

   在中国,“赋予论”存在很长时间了。这些年笔者对“赋予论”一直是不理解、不认同、不接受,也不赞成的。例如,作为知识分子,其知识产权是谁赋予他们的?作为技术人员,其技术产权是谁赋予他们的?作为劳动者,其劳动力产权是谁赋予他们的?作为管理者(企业家),其管理产权是谁赋予他们的?其他如农村老百姓的土地产权等,是谁赋予他们的?诸如此类,都值得追问。

   “赋予论”把关系弄颠倒了。应该很清晰地告白于天下——任何要素所有者,不论是土地所有者、资本所有者、劳动力所有者、技术所有者、知识产权所有者、管理产权所有者,还是数据所有者,所有的要素产权都不是别人“赋予”的,而是它本身就具有的“内在属性”。

   注意,这句话十分关键,它是一个“内在属性”,不是外部某人“赏赐一个产权”。如果承认“赋予”产权,势必就承认有一个外部的“恩赐者”,既然“恩赐”给我们,就得要“感恩”,这就势必带来十分复杂的“感恩关系”问题。

   笔者认为要素的产权是要素本身所固有的,如果要用准确的用语,建议用“承认”、“尊重”或者“保护”等概念。实质的问题是“内在属性论”,而不是“外部赋予论”。

   (四)结论:要素市场化配置实则是“产权配置”,应凝结为“同一改革重点”一体化推进

   基于上述分析,得出一个结论:要素市场化配置实则是“产权配置”,要素价值实则是“产权价值”,由此找到了产权制度与要素市场化内在的“相通性”。

   回过来再看,党的十九大报告关于经济改革部分开头那句非常重要的话:“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这意味着,经济体制改革林林总总、方方面面,但重点是什么?一面是产权制度完善,一面是要素市场化配置。这两面是什么关系?在“命题”上,产权制度要“完善”,要素配置要“市场化”,但在深层理论结构上,则不应把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完全”看成是割裂的“两个板块”,而应在“很大范围内”看成是“形神兼备”的有机整体,在实践中应紧密结合、一体推进。

  

   三、新阶段如何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六大”要素市场着力点分析

   如何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涉及一系列问题。如,“六大”要素市场如何科学排序?劳动力市场和土地市场如何安排?资本市场要不要把“非标资本”包括进去?技术市场如何与知识产权合并进行?数据要素如何处理好“国家安全”和“公民隐私”等一系列问题?特别是,如何弥补管理要素(企业家)市场的欠缺?各个市场应把握哪些要害问题?本部分对此继续作进一步探讨。

   (一)劳动力市场着力点

   关于生产要素市场的理论顺序,现在普遍是把土地市场放在第一位,笔者更倾向于把劳动力市场放在第一位。这与笔者的“人本经济学”思想有关。虽然别的生产要素也从不同侧面涉及人的发展问题,但劳动力市场更直接、更密切。劳动力市场建设,在实践中可以把握以下三个着力点。

   第一个着力点: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传统户籍制度束缚人的积极性、阻碍劳动力的流动,使城乡就业人员有身份的区隔。现在仍然存在这种“二元”结构。其实,这不只是“农民工”的称呼问题,更是制度问题。大约两亿九千万“农民工”进城以后,没有完全解决户口问题。这些年笔者虽然做了探索,但很多问题未能解决。例如,买房、买车、孩子上学以及城市社保福利等。

怎么样让劳动力能够自由流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9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