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正位:以中道方法理解中国开放的成功

——在对外经贸大学2018年11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20-09-07 09:17:49
作者: 杨正位  

开放与改革


   中国绝非为开放而开放,始终以国内需要为依归,以开放促进国内改革发展,切实统筹好两个大局。我国的开放总体上先于改革,1976年起主要访问发达国家的改革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如邓小平7次访8国、谷牧出访西欧5国。开放比改革更有现代性、导向性,因为国际对比和世界坐标,昭示了我国在世界的历史方位:中国不是天下中心,需要与世界现代化同步。从老"四化"到新"四化"再到国家治理现代化,都有显著的现代化指向,也有显著的改革导向。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开放带来的活力比改革还要大。闭门搞改革动力不足,行之难远;开门搞改革,视野开阔,乃国之正道。

  

   40年来,开放与改革始终是孪生兄弟,相互支撑,相互促进,分也分不开。正如小平同志所言"搞两个开放,一个对外开放,一个对内开放……对内开放就是改革""一个对外经济开放,一个对内经济搞活。改革就是搞活,对内搞活也就是对外开放,实际上都叫开放政策""对内开放就是改革。改革是全面的改革, 不仅经济、政治, 还包括科技、教育等各行各业"。开放中以发达国家为参照,人们的期待不断提升,社会需求高于现存的制度供给,倒逼政府加快制度改革。经济基础一旦变成开放的,又需要开放的上层建筑来支撑,倒推了社会生活转变、文化观念更新和行政管理改革,这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不竭动力。

  

   事实上,国门开得有多大,改革步子就得迈多大,开放快的地区改革明显领先于开放慢的地区,改革主要从沿海向内地推开,这是中国改革的实践路径。开放型经济始终走在改革的前列,在转变观念、制度创新、管理方式和营商模式等方面都起了先导作用。外贸从审批制到登记制,外资从层层"把关"到负面清单,对外投资从种种限制到日益便利化,涉外经济体制脱胎换骨。入世后,加快国内外规则对接,全面完善开放的软件系统,不断扩大市场作用,直至起决定作用,同时还让政府更加有为、有效并有限,基本完成了市场导向的体制转轨,加快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据对比研究,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60条任务,70%可以通过高水平开放来推动,开放又将在改革深化中大显身手。中外历史显示,一个国家改革中处理与既得利益关系,有赎买、革命等多种方式,但我国通过开放引入外部竞争,改变很多相对价值和利益分配,促使利益集团被迫改革调整,以开放倒逼改革,开放本身成了改革,甚至比改革还重要,二者高度联动和正向反馈,让每一次大开放都推动一次大改革,这成为中国的一大发明,成为中国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中道的思想方法,体现在工作上就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坚持两点论和矛盾的对立统一。对中与外、古与今、物质与精神、开放与自主、开放与安全、市场与政府、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等,都把握好分寸,总体上拿捏有度,取长补短,不偏执一端,不过犹不及,是中西医结合的辩证施治,这在中央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时总结的"十个结合"上,也得到充分印证。

  

   我们始终把握好顶层设计和基层首创的"度",既把牢扩大开放的大方向,在关键时刻支持开放,如1984年指出"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1992年平息姓社姓资的争论等;又充分尊重群众的首创,鼓励地方大胆试和闯,开放与放开、放活紧密结合,"实行开放政策,有个指导思想要明确,就是不是收,而是放"。

  

   我们始终在自主选择中学习借鉴,"既不能因噎废食,对国外的东西一概加以拒斥,从而放慢对外开放的步伐;也不能对国外的东西不加批判地全盘接受,甚至以各种形式主张全盘西化",我们既坚持学习西方先进经验,如学习新加坡及东亚的政府主导模式,学美国的硅谷和创新、日本丰田的质量管理、学德国瑞士工匠精神等;又把开放中的负面因素,喻为飞来的"苍蝇",关好纱窗而非重新关门,保持了扩大开放的自主与安全。

  

   我们始终坚持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在坚定不移发展市场经济的同时,更加注重社会公平正义,更加注重效率与公平的权衡,更加注重沿海内地两个大局,更加注重共同富裕,进行了三轮扶贫脱贫,努力实现不让一个人掉队的全面小康,基尼系数持续十年稳中有降,避免了美式的民粹升温及反全球化抬头。

  

中国特色与世界大势


   正如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的,"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走自己的路,必须顺应世界大势"。五年前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当时讲中国特色占61.8%(黄金分割点)还有点心虚,现在我觉得越来越对,中国要坚持以我为主,吸收世界优秀文化,始终保持开放的气度和心胸,不断完善自己。综观40年的对外开放,我们既有中国特色、中国国情、社会主义之异,也有发展市场经济、参与经济全球化、融入世界经济之同,是异与同的集合,是求同存异、和而不同。我们秉承中华文明的中道智慧,既不妄自尊大又不妄自菲薄,既尊重差异又认清差距,既自省自律又自信自主,既融入世界经济又突出特色优势,既保持战略定力又坚持战略进取,努力探求中国比较优势与经济全球化的有效对接点,努力探求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及其他文明的最大公约数。

  

  

   我们主动对外开放而不失独立自主,主动学习西方而不照搬照抄,主动搞市场经济而不偏离社会主义,主动参与全球化而不脱离国情,主动融入世界而不迷失自我,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与世界大势黄金结合的成功之路,一条开放激活、放开搞活的成功之路,一条发挥自身优势、参与全球化的成功之路,一条学习中追赶、赶超中创新的成功之路,一条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成功之路,一条交流互鉴、和而不同的成功之路,一条振兴中华、惠及天下的成功之路。

  

   习近平主席刚举办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52次提到"开放",在国内外引起广泛共鸣。在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盛行、民粹主义升温的国际环境下,对外开放越来越重要。对外开放是中国发展的关键一招,中国越发展就越开放,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十九大强调对内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对外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我国正在以自身开放带动世界开放,通过共同开放做大世界市场蛋糕,促进全球共享和共同发展。下一步,我国对外开放中有三个定位需要审慎把握:一是关于发展中国家的定位。我国人均GDP刚8800美元,当然要坚持发展中国家地位,同时又比一般发展中国家不同,是很有影响力的大国,可能得承担更多、适度的国际责任。二是关于市场经济的定位,怎么判断?下一步怎么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怎么增强市场活力、市场效率和国际竞争力。这是我国和发达国家争议较多的问题。三是关于国际地位特别是大国关系的定位,当前的重点是中美关系定位。如何化解零和博弈和新冷战思维,如何让"老大有舒适有体面、老二有尊严有空间",考验着中国及世界的智慧。这三个定位涉及我们将来对外开放的立足点或前提性问题。

  

   前40年我国开放成就伟大,民族复兴路上的后30年该如何走?有哪些新特点?值得学者们深入探究,比如,是不是利用全球人才为开放的亮点之一?在全球人才争夺中,美国是最大的赢家,吸纳了全球技术移民的40%、著名科学家的62%、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70%和菲尔兹奖的50%以上,几乎垄断计算机科学的图灵奖。我国怎么做好引智引人?又比如,"走出去""引进来"怎么协调发展,二者也是一幅"太极图"。我们让更多企业"走出去",对全球配置资源是好事,但容易造成国内产业"空洞化",需要慎之又慎,避免我国工业化"未'后'先'去'"、"未富先虚"。制造业和服务业也是一张"太极图",服务业比重提高很重要,制造强国建设也很重要,这两者要有一个合理的均衡点(黄金分割点)。

  

   总之,40年对外开放成果来之不易,得之艰难失之一瞬。开放大业对中国好对世界也好,是合作共赢的大事业。站在新的历史起点,若能用活中华文明的"中道智慧",推动更高层次的开放更加合理有度,以中国开放推动世界共同开放,就可取得更大成功,让复兴之路走得更稳更实更远。

  

   (杨正位,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78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