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银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财富理论的探讨——基于马克思的财富理论的延展性思考

更新时间:2020-09-06 22:42:58
作者: 洪银兴  
生产力是具体劳动的生产力,是由同一劳动时间中创造的使用价值来衡量的,即财富量是衡量生产力的标准。正如马克思所说:“生产力当然始终是有用的、具体的劳动的生产力,它事实上只决定有目的的生产活动在一定时间内的效率。因此,有用劳动成为较富或较贫的产品源泉与有用劳动的生产力的提高或降低成正比。”13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不但要以财富增长来衡量生产力水平,还要准确判断各种生产要素对财富增长的作用,以明确转变发展方式的方向。

   首先,虽然劳动是财富之父,但在现代经济中,直接劳动的作用在明显下降。马克思的财富理论分析发现:“随着大工业的这种发展,直接劳动本身不再是生产的基础,一方面因为直接劳动变成主要是看管和调节的活动,其次也是因为,产品不再是单个直接劳动的产品,相反地,作为生产者出现的,是社会活动的结合。”14因此“以劳动时间作为财富的尺度,这表明财富本身是建立在贫困的基础上的”。2这个结论对新时代寻求增进财富的动力非常重要。就转变发展方式以增强供给能力来说,直接劳动只有同资本、科技、管理要素结合才能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以更少的劳动时间生产出更多的社会财富,以更好满足我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其次,资本是财富创造的第一推动力。在价值分析中,作为生产资料的资本被称为不变资本。由资本积累所引起的资本有机构成提高意味着活劳动比重的相对下降,因此创造的价值量呈下降趋势。财富分析则相反,强调资本不仅是财富创造的物质条件,而且资本的运作会使资本具有扩张能力。“资本一旦合并了形成财富的两个原始要素——劳动力和土地,它便获得了一种扩张的能力,这种能力使资本能把它的积累的要素扩展到超出似乎是由它本身的大小所确定的范围”。15资本有机构成提高意味着物化劳动即劳动的物质要素比重上升,是社会劳动生产力提高的标志,对使用价值即财富的增加具有巨大的推动力。因此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不仅要肯定资本的生产力作用,还要特别重视资本积累对推动社会生产力提高的作用。

   第三,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如习近平所说:“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综合国力提高,最终取决于科技创新。”16马克思以价值评价科技的生产力作用是不充分的,只是限于首先采用先进技术的生产者比其他生产者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从而获得超额剩余价值,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力特别高的劳动起了自乘的劳动的作用,或者说,在同样的时间内,它所创造的价值比同种社会平均劳动要多。……采用改良的生产方式的资本家,比同行业的其余资本家在一个工作日中占有更大的部分作为剩余劳动。”17也就是能获得超额剩余价值。但当全社会都采用此项新技术时,社会劳动生产力提高,超额剩余价值随之消失,产生相对剩余价值。其说明社会劳动生产力提高结果是劳动力价值(必要劳动价值)的下降。用财富来评价,科技对生产力水平的决定性作用就充分显示了。“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而是取决于科学的一般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这种科学在生产上的应用。”18科学和技术使执行职能的资本具有一种不以它的一定的量为转移的扩张能力。科技的每一个进步,不仅增加有用物质的数量和用途,从而扩大投资领域,“它还教人们把生产过程和消费过程中的废料投回到再生产过程的循环中去,从而无需预先支出资本,就能创造新的资本材料。”19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循环经济思想。正因为如此,人类社会从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起,“科学获得的使命是:成为生产财富的手段,成为致富的手段。”20进入新时代科技要发挥第一生产力作用,关键是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打通从科技强到产业强、经济强、国家强的通道”。21

   在建设新社会的条件下,财富增进同提高社会劳动生产力具有一致性。经济增长就是财富的增进,所有财富创造的参与者(要素所有者)的利益具有一致性,建设者也就是各种要素的所有者都可能分享到社会劳动生产力提高从而财富增长的成果。

  

   三、 财富创造的要素及各种要素对财富增进的结合作用

   与劳动是价值创造的唯一要素不同,财富创造是多种生产要素的结合。因此习近平指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标是:“优化现有生产要素配置和组合,提高生产要素利用水平,促进全要素生产率提高,不断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22马克思的财富理论分析不仅指出了财富创造的要素,还指出了各种要素结合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途径。在马克思的分析中,价值创造的要素和财富创造的要素是不一样的,劳动是价值创造的唯一源泉。价值增殖的途径,或者是延长劳动时间,或者是提高劳动强度,或者是降低必要劳动价值(依靠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显然,这种分析符合寻求资本主义社会掘墓人的目标,但无法说明与财富增进相关的经济发展问题。

   财富理论是寻求财富增进的源泉和动力。在马克思看来,财富创造过程就是劳动过程本身,“是制造使用价值的有目的的活动,是为了人类的需要而对自然物的占有,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一般条件,是人类生活的永恒的自然条 件”。23这 样,财富增进就涉及各类生产要素的作用和动员。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针对“劳动是财富的唯一源泉”的错误观点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劳动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自然界同劳动一样也是使用价值(而物质财富就是由使用价值构成的!)的源泉,劳动本身不过是一种自然力即人的劳动力的表现……‘劳动只有作为社会的劳动’,或者换个说法,‘只有在社会中和通过社会’,‘才能成为财富和文化的源 泉’。”24这 一段论述可以概括为这样两个重要观点:第一,除了劳动,自然界也可以成为财富的源泉。第二,劳动不能孤立地创造财富,需要同其他要素结合起来创造财富,劳动同其他要素结合的过程,就是通过社会的劳动过程,即人和自然的结合过程。这样,财富创造要素就成为要素报酬的说明因素。

   根据马克思关于劳动过程的分析,财富即使用价值的创造是具体劳动过程。劳动不能孤立地创造财富,需要同其他要素结合起来创造财富,因此财富分析需要研究创造财富的各种要素的组合关系,以及在生产方式变迁中的历史特性和动态结合关系。要素包括劳动、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其中与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相关的要素包括资本和土地,劳动要素也是不均质的。马克思提出了复杂劳动的概念,“比较复杂的劳动只是自乘的或不如说多倍的简单劳动,因此,少量的复杂劳动等于多量的简单劳动。”25在马克思看来,技术和管理属于复杂劳动,都是财富创造的要素。这样,与资本、技术、管理并列的劳动准确地说只是指直接劳动。决定劳动生产力的因素包括:“工人的平均熟练程度,科学的发展水平和它在工艺上应用的程度,生产过程的社会结合,生产资料的规模和效能,以及自然条件。”13随着社会和科技进步,直接劳动以外要素对财富创造所起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它们直接推动生产力的提高。

   马克思没有直接使用全要素生产率的概念,但他不仅提出了各种要素的生产力的概念。如劳动生产力、资本生产力、土地生产力,而且提出了全要素生产率的思想。他认为每个要素生产力的提高不是孤立的。现在讲的全要素生产率就是指的财富创造中各种生产要素结合所产生的生产力,根据马克思的分析,财富创造中要素的高效组合即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离不开三类要素的作用:

   一是自然力在财富创造中的作用。

   马克思认为,在财富创造中“人和自然,是携手并进的”。26人在劳动过程本身中“还要经常依靠自然力的帮助”,因此“正像威廉·配第所说,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2恩格斯进一步将此解释为:劳动和自然界一起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自然界为劳动提供材料,劳动把材料变为财富。可见自然资源在创造国民财富中的重要作用。这里所讲的自然资源是广义的,除了土地和各类自然资源外,也包括了环境和生态,以及生物多样性。马克思从经济上将外界自然条件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生活资料的自然富源,例如土壤的肥力,鱼产丰富的水等等。另一类是劳动资料的自然富源,如奔腾的瀑布、可以航行的河流、森林、金属、煤炭等等。这两类自然富源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起着不同的决定性作用。“在文化初期,第一类自然富源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在较高的发展阶段,第二类自然富源具有决定性的意义。”7当然,财富创造不能依赖自然,也不意味着自然越富饶,经济越发展,财富越多。恰恰是“过于富饶的自然‘使人离不开自然的手,就像小孩子离不开引带一样’”。7自然资源对增进财富作用,“不是土壤的绝对肥力,而是它的差异性和它的自然产品的多样性,形成社会分工的自然基础,并且通过人所处的自然环境的变化,促使他们自己的需要、能力、劳动资料和劳动方式趋于多样化。社会地控制自然力,从而节约地利用自然力,用人力兴建大规模的工程占有或驯服自然力,——这种必要性在产业史上起着最有决定性的作用。”13在人类历史上,人和自然的关系,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人类社会在生产力落后、物质生活贫困的时期,由于对生态系统没有大的破坏,人类社会延续了几千年。而从工业文明开始到现在仅三百多年,人类社会巨大的生产力创造了少数发达国家的西方式现代化,但已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和地球生物的延续。”27基于此,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绿色发展理念,强调建立人和自然和谐共生的关系。

   二是资本要素的作用。

   马克思曾经用“第一推动力”来说明资本作为要素结合的粘合剂作用。在市场经济中,包括劳动力和土地等在内的各种生产要素是被资本并入生产过程的。不仅如此,资本还将科学技术并入财富生产过程。这不仅在于技术生产力可能成为资本的生产力,而且在于它能够使资本有更高的生产力。资本在财富创造中的作用,不仅在于它本身的投入所起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作为要素的粘合剂,在不同要素之间的配置所起的提高生产力作用。资本更多地投在要素数量投入上,还是投在提高要素质量上,是更多地投在物质要素上,还是投在人力资本等创新要素上,所产生的财富增长的效应是不一样的。可见资本要素配置所推动的要素组合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关键。

   三是管理要素的作用。

   马克思指出,“一切规模较大的直接社会劳动或共同劳动,都或多或少地需要指挥,以协调个人的活动,并执行生产总体的运动”;因此管理不仅是“资本的价值增殖过程”的管理活动,还是“制造产品的社会劳动过程”的管理活动。28与剩余价值生产的管理不同,财富创造的管理活动,不只是管理劳动,更为重要的是组织和配置投入生产过程的各种要素,根据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要求,“供给侧管理,重在解决结构性问题,注重激发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通过优化要素配置和调整生产结构来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进而推动经济增长。”29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各种财富创造要素的结合呈现出的趋势是,“科学日益被自觉地应用于技术方面”。30对财富增进起决定性作用的生产要素日益由有形的物质要素转向无形的管理、技术、知识等要素。这些要素所有者将会成为现代财富创造的中心。

  

   四、 财富分配和生产要素参与收入分配

   分配是生产的反面。上述财富创造要素的分析表明,基于财富分配的收入分配,必然提出生产要素参与收入分配的要求。其目标是让各种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完善按要素分配机制的要求。

基于劳动是创造价值的唯一源泉的分配分析服从于揭示阶级矛盾的目的,认为收入分配就是在V和M之间的分配。活劳动创造的价值区分为必要劳动价值和剩余劳动价值,劳动者的工资定义为劳动力价值的转化形式。各种非劳动要素获取的收入都是剥削收入,是无偿占有工人的剩余劳动,资本收入就是占有的剩余价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776.html
文章来源:《经济研究》2020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