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殿兴:评钱钟书著《围城》

更新时间:2020-09-05 19:02:18
作者: 陈殿兴 (进入专栏)  
在全书的结束部分,方鸿渐在经历了教育、爱情、事业和家庭(婚姻)的失败后,这样感叹:‘在小乡镇时,他怕人家倾轧,到了大都市,他又恨人家冷淡,倒觉得倾轧还是瞧得起自己的表示。就是条微生虫,也沾沾自喜,希望有人搁它在显微镜下放大了看的。拥挤里的孤寂,热闹里的凄凉,使他像许多住在这孤岛上的人,心灵也仿佛一个无凑畔的孤岛。’这里已经明显地引入了存在主义哲学的人生感叹。(百度百科《围城》条;着重号是笔者加的,下同)。

   从作者第一句话里所用的“几乎必然地”这几个字可以看出来作者在离开文本进行推测,后面那句“方鸿渐在经历了教育、爱情、事业和家庭(婚姻)的失败后,这样感叹”则是偷换概念:作者把钱先生关于方鸿渐回到上海这座孤岛后的内心感受偷换成了“方鸿渐在经历了教育、爱情、事业和家庭(婚姻)的失败后的感叹。作者是借着推测和偷换概念的手法来强把钱先生拉到了“存在主义哲学感叹”上。

   再举一例:

   ……小说中也多次点明了围城的含义。它告诉人们,人生处处是“围城”,“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存在着永恒的困惑和困境。作家在《围城》中所提出的问题,涉及到整个现代文明的危机和现代人生的困境这个带有普遍意义的问题。(李志连《〈围城〉的文化反思》,载《山西大学学报》34/4)

   作者在书中只提到“围城”两次,而且第二次含义跟第一次不同,本文第二节已谈过,不再赘述。说“多次”,是离开文本的臆造,“它告诉人们”云云,更是强加给钱先生的——从罗素为自己多次离婚辩解所引用的英国古话里推导不出“永恒的困惑和困境”来。

   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离开文本随意发挥夏志清先生和杨绛女士论断。这种评论方法,并不新鲜,鲁迅早就告诫过,他说:

   不过我总以为倘要论文,最好是顾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的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这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 鲁迅《题未定草·七》)   

  

*  *   *

  

   不言而喻,本文并不是全面否定《围城》,只是否定应该否定的东西,反对神化它,把它奉为圭臬。

   如果把神化它的面纱扯掉,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大学者如何杜撰一个“捏造的世界”(杨绛语)。因此,它不失为一部值得一读的小说——如果能够容忍过多的文字错讹的话。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7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