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智:《周易》哲学视野下的“内圣外王”之道——兼论“内圣开出新外王”说之相关问题

更新时间:2020-08-31 10:50:43
作者: 张文智  
元亨利贞,天之序也,在人则先‘利贞’而后‘元亨’,以人道重在己也。修己以成诚,然后成人成物;修己以正心,然后正人正国;修己以全生,然后安天下。皆在己也。……内见性命之正以达利贞,外致治平之功以孚元亨。”(《易经证释·乾卦》第一部,第56-57页)可见,这里“利贞”为“内圣”之功;“元亨”为“外王”之显现。

   《乾·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里的“不息”既是体,又是用。当其为体时为“不呼息”即“不生不灭”之意;当其用时则是为“不停息”即连续不断之意。不息“根于守中,守中之至,通于至诚”,“能不息而后能止,能守中而后能化”(《中庸证释》,第198-199页)。因此,这里的“不息”有既“能止”又“能化”两个方面的属性。“止”为道之体,“化”为道之用;“止”为“内圣”之功,“化”为外王之行。这样,我们就在《周易》中为《大学》《中庸》中的“内圣外王”之道找到了本体生成论根据。

   合而言之,乾卦为六十四卦之首,其它六十三卦皆由乾卦生出,故乾卦为整个六十四卦之缩影;分而言之,则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象征六十四种大的情势和三百八十四种小的情势。又由于易含万象,易卦之间又旁通交错,故整个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可以象征无穷无尽之事物。文王六十四卦卦序是一“后天事物气数演化模型”(《易经证释·图象·文王六十四卦疏述》第一部,第141页),它“所蕴含的‘圣人之意’乃是教人由德返道、后天返先天之意”(13)。故《周易》六十四卦中的每一卦皆含有“内圣外王”之道,每一卦又各有侧重而体现出不同之特点。我们在下面两个部分分别以《无妄》《大畜》两卦为例对其所蕴含的“内圣外王”之道进行分析,以期对作为儒家密理的《周易》所蕴含的“内圣外王”之意有一个更为深刻、全面的把握。

  

   二、“内圣”为“外王”之基——《无妄》卦之哲理内涵

   在文王六十四卦卦序中,无妄卦[ ]排在复卦[ ]之后,大畜卦[ ]之前。对于如此排列之理由,《序卦传》有云:“复则无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通过体悟复卦之意象,人们可以“见天地之心”(《复·彖》),而“天地之心”即仁心。从道体的角度来讲,“仁”与“乾元”及先天太极(〇)相配应,为生生之本;从道用的角度来讲,仁与乾卦“元亨利贞”之“元”相配,为春生之意。孔子又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论语·颜渊》)意即通过约情复性而返归仁体即先天太极(〇)之境。故“复”之本义乃“返本复始”“原始反终”之意。“无妄”的字面意思是不妄思虑、不妄作为,其寓意则为“真诚而无欺饰”(《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60页)。故《大学》所说的“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及《中庸》所说的“慎独”,即此“无妄”之意。“在复贵反,无妄贵诚”(《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61页),故“复”与“无妄”相连则有“反身而诚”(《孟子·尽心上》)之意。显然,“复”与“无妄”以培育“内圣”之功为主。

   无妄[ ]上乾[ ]为天,下震[ ]为雷,故有雷行天下,润泽万物之象;震虽为阳德之见而“发于阴”(《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60页),故整个无妄卦有“天道下济,地道上升”(《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60页)之象。在一个六画卦中,如果二爻为阴爻,则为得“地之中”,如果五爻阳爻,则为得“天之中”。无妄卦正属于这种情况,故能得乾坤合德之“元亨利贞”。无妄之上卦之乾为刚健,易有过亢之行;其下卦之震为决躁,易有躁动之嫌。幸其二、三、四爻互为艮卦[ ]为止,三、四、五爻互为巽[ ]卦为逊顺,如此则整个无妄卦有动而有止、顺而至于光明之象,故亦寓有“内止至善、外明明德”即“内圣外王”之意。这才是无妄卦备具乾坤四德之根本原因之所在,而其要则在艮止与巽顺。止而至于“至善”即为“诚正”之境,亦为“内圣”之功已成之象,否则就会失诚失正。失诚失正就会有灾眚,故卦辞接着说“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中庸》曰“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意谓人能做到“诚”就可以上达“元亨利贞”所象征之天道,而其要则在知止。贞者,正也,止于一为正。故人道应始于贞,由“贞利”而上达“亨元”及“乾元”太极之境,即由“内圣”而推至“外王”。显然,无妄重在“内圣”之功,有此基础才可以推至大畜所重之“外王”之行。

   《彖传》是对卦辞的进一步解释。《无妄·彖》曰:“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佑,行矣哉!”

   震卦[ ]本身有“一阳来复”之象,而阳爻(—)皆自乾[ ]天而来,皆为“乾元”之用,且无妄卦[ ]之外卦亦为乾[ ]。故我们可以说震卦之“一阳在下,由乾所来,故曰‘刚自外来’”(《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67页)。震为阳卦,“阳一君而二民”(《系辞传》),以阳为贵,又因震卦在无妄卦之内卦,故曰“为主于内”。下震[ ]为动,上乾[ ]为健(《说卦传》),故曰“动而健”。“大亨以正”对应的是卦辞之“元亨利贞”,意为“大亨”乃“贞”之结果,即曰“大亨”,则“利”在其中矣,而其根基则在能“贞”。“刚中”指的是五爻之阳爻(—)在上卦之中位,“应”除了指二爻之阴爻( )与之相应之外,还因内卦之震动,与三、四、五爻互出之巽卦[ ]为入、为进退,亦与五爻相应。故整个卦象“如天地之合德,阴阳之协道,本乎坤顺,而克成乾健……可来可往,能刚能柔。二五得其正位,外内致于中和。此道之所同,德之所达,天下咸从,天神所眷,故曰‘大亨以正,天之命也’”(《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67-168页)。由“贞”而至“乾元”太极即“至善”“至诚”之境,即由“贞”而“上达于天,功以济时,德以应化,神之所佑,天之所福,故曰‘天命’”(《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68页),此亦即《乾·文言》所说的“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之意,而“贞”正由二、三、四爻所互之艮卦[ ]而来,亦即整个卦象为由“内圣”而推及“外王”之象。

   由上可知,无妄之四德乃基于诚正,不诚不正即妄,故曰“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这里的“无妄而往”,正是指“妄而往”。这是古文的一种表达方式,如《诗经·大雅》“无念尔祖”的“无念”正指“念”,《左传》隐公十一年“无宁兹许公”中的“无宁”正指“宁”之意。以妄而行就意味着悖逆天命之性,就不会获天命之佑,如欲强行,最终必定遭遇灾眚,这即是“无妄,灾也”(《杂卦传》)之意。故曰:“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佑,行矣哉!”人情亦动于妄,特别是在无妄卦[ ]中上卦过刚而易折、下卦易趋于躁动之情况下,更难以做到不妄。易为人道立,之所以将此卦命名为“无妄”,正是要告诫人们不要有妄,由此亦可见艮止即“内圣”之功修炼之不易及不诚不正将会导致之严重后果。

   《大象传》是从另一个角度对卦辞卦象所作的进一步诠释。《无妄·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无妄[ ]上乾[ ]下震[ ],有雷张天威、雨润万物之象。物之生化,由此而见,故曰“物”,意谓万物皆以无妄以生以成。天无私恩,万物因无妄而同生成,故曰“物与,即‘相与’之义,为自然相与生成”(《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81页)之意。《周易》本天道以立人道,“人道发于事,而与天道通其德。此先王法天因时而以‘茂对时育万物’,以推乎天之功,尽乎物之性,遂其长育,达其材能,以配于天恩。是先王之政教,亦无妄之所成,而恩威亦无妄之所用。所谓视民如胞,视物同与,实本天之道,而推人之性,以尽物之性,一归于诚而已”(《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82-183页)。故“茂对”乃因物而知时之意,如见物之荣,则知时之春。“知时”旨在推时之用,以时之宜而育物之生,故曰“时育”。故“茂对”为由物及天,“时育”为由人及物,以体天道不息之旨。“‘茂对’‘时育’皆对万物言,实由人以返天,由物以成性耳。一言以蔽之,止于诚也”(《易经证释·无妄卦》第四部,第183页)。《中庸》所说的“至诚无息”,“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正与此说相呼应,皆寓有“内圣外王”之旨。

   天道难显,物情易见。人们可以通过物而明天地生成之道,即通过格物而明天、地、人及鬼神之道(《周易》注重“神道设教”),此亦即“格致诚正”之过程,并由此而推及“修齐治平”。无妄即诚,诚既是“生生之本”,又是生生之用即生生之体现,故《中庸》曰“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从无妄卦即可体会此意。而“格物”之要,在于“明乎物而不为物所蔽,适于物而不为物所役”(《大学证释》,第40页),“明乎物而尽其情,使不害于吾之正”(《大学证释》,第39页),旨在实现“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并育而不害”(《中庸》),而这些又皆基于无妄即基于诚。无妄卦六三爻之“无妄之灾”“邑人之灾”及上九爻之“有眚”,皆由其不诚不正及为外物所蔽所致。

   由上可知,《无妄》卦旨在说明,内心能做到诚正无妄,方备具乾坤四德之行;否则则为外物所迷而招致灾眚。显然,《无妄》重在强调“内圣”之功,而其旨归亦寓有“外王”之行。

  

   三、“外王”离不开“内圣”——《大畜》卦之哲理内涵

   《无妄》卦所重在“内圣”之功,而《大畜》卦所重则在“外王”之行。

   从卦象的角度来讲,无妄卦[ ]为“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无妄·彖》),而在大畜卦[ ]则乾[ ]刚在内,为刚自内出,为“由内而外,即由近及远、由小及大之象。故在无妄为返求诸己,大畜则推己及物;无妄为立诚于中,大畜则为施德于天下。“两卦虽异,而合之则为全德,则以内止至善、外明明德,先善其身、后善天下,实本末体用之道,性情仁智之功,不可阙一者也”(《易经证释·大畜卦》第四部,第3-4页)。可见,两卦合起来可以完整地体现“内圣外王”之道。

   小畜[ ]与大畜[ ]皆为以阳畜阴之卦,而小畜为五阳畜一阴,所畜者少,故名小畜;大畜为四阳畜二阴,所畜者多,故名大畜。如前所述,无妄即诚,为道之本体即生生之本,可用“○”来符示之。畜指物言,而“诚”即“无妄”“为物之终始,不诚无物”(《中庸》),人能“诚”即可知“万物皆备于我”(《孟子·尽心上》),故大畜所畜之物正由无妄而来。又因“诚”即“无妄”“为物不二,故其生物不测”(《中庸》),故曰“大畜”,言无所不畜也。《杂卦传》又说:“大畜,时也。”意谓君子因时以致畜,因畜以顺时。如前所述,《无妄·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大畜所畜之物,正是《无妄·象》所说的“时育万物”之物。由此可知,“大畜在天为生生之道,在人为位育之功”(《易经证释·大畜卦》第四部,第7-8页)。“畜”既有“育”义,又有“毒”义。如果只知道畜(蓄)物而不能尽物之利以参天地之化育,就会出现“本欲育之,而适足以害之”之结果。故《大学》有云:“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意思是说,仁者散财于社会公益而立其德;不仁者与之相反,弃其身之德而只求身外之财,财虽聚于己,而德失于身。《大学》还特别指出:“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由此可知,大畜卦以“外明明德”为其主旨。

大畜卦[ ]的卦辞为:“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如前所述可知,大畜有厚积、多育、富有之象,亦有壮盛之象,据此卦辞应有“元亨”二字,而这里只说到“利贞”,意在强调“大畜”乃本于“无妄”,故《序卦传》曰“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可见大畜之成用,实由于贞。唯贞能利,唯贞可畜。苟不贞者,畜反为妄。故有无妄始有大畜,妄而求畜,正以益其过耳”(《易经证释·大畜卦》第四部,第13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