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贺超:清末练兵处调入留日士官生原因考析——兼论士官生与北洋派的关系

更新时间:2020-08-30 23:20:28
作者: 彭贺超  

  

   三、 士官生与北洋派的关系

  

   士官生进入练兵处后,与北洋派虽有冲突,也有合作,它们的关系经历了从前期合作走向后期冲突的过程。这很大程度上是由练兵处三大臣中袁世凯、铁良之间的关系决定的。

   练兵处成立后就面临日俄战争带来的外患危机,筹饷练兵是其工作重心。袁世凯与铁良为此保持合作,“同办军事者二三年,协恭和衷,不闻异议”。34练兵处高层大员的合作常态,是士官生与北洋派保持合作的前提。当时,担任各科监督的士官生隶属于军政、军令、军学三司正、副使之下,负责“草拟各项编制饷章及有关教育训练并国防上应有计划”。35换言之,士官生是在北洋派领导下进行军事制度的改革工作。虽然此前北洋派已经启动该项工作,但进展缓慢,“练兵诸事尚无头绪,惟有大概章程数则,未经奏定,故未发行”。36士官生加入后,练兵处的军制改革工作进展迅速,从光绪三十年(1904)八月开始陆续颁行了《陆军营制饷章》等一系列新军制度。有学者指出,“这一成绩的取得,无疑主要应归功于留日陆军生”。37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练兵处的办事程序,士官生只是起草新军制度,最终还要经过三司正使核定。以《陆军营制饷章》为例,该草案需经军政司正使刘永庆、军学司正使王士珍“酌定”,“即有端倪”。38因此,练兵处的军制改革工作能够短期内取得突破性进展,不单单是士官生的功劳,更是士官生与北洋派互相合作的结果。没有士官生的加入,尤其是没有士官生与北洋派的合作关系,练兵处取得这些成绩是难以想象的。

   当然,士官生与北洋派属于不同的政治力量,注定同床异梦。吴禄贞在给二哥的信中说:“彼等对我阳亦推重,阴施钳制,所谓骑兵监督者,并无一骑一兵,仅以编著骑兵操典等书相羁縻耳。”39吴禄贞的处境,其实是当时担任各科监督的士官生群体状况的一个缩影:一方面缺乏实权,只能发挥所学,配合北洋派的军制改革工作;另一方面不满现状,愤懑不平,为日后与北洋派的冲突埋下伏笔。但是,在袁、铁关系和睦及自身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士官生只能与北洋派保持合作关系。

   光绪三十一年(1905),日俄战争渐入尾声,清廷面临的外患压力骤减,转而警惕日渐坐大的袁世凯北洋派。铁良南下回京复命后,受到慈禧太后的赏识和提拔,二月署理兵部尚书,五月任会办练兵大臣,七月任军机大臣、政务处大臣,名位日崇,“几与袁世凯相埒”。40铁良升迁如此之速,自知朝廷用意,他急需组建与北洋派势均力敌的核心班底,不甘寄人篱下的士官生迎来了出头机会。在铁良的破格提拔下,良弼、哈汉章分别从编译科监督、运筹科监督升任军学司副使、军令司副使。41这不是一次普通的人事变动,它意味着在铁良扶持下士官生势力的抬头,开始打破北洋派把持练兵处三司正副使的局面。铁良权势日增,在清查北洋财政时又处处掣肘袁世凯,“意见由此而起”。42时论回顾袁、铁关系时也如是说道:“(铁良)入枢府,长户部,清厘积案,严核出入,而北洋销款之巨为诸省最,不合常例者甚多,稍加驳查,而局所人员大为不悦,设词构之,遂为袁、铁间隙之始。”43而且,铁良在军政上“采用良弼之说,谓泰西各国,军权皆集于中央,实在防袁尾大不掉”。44袁世凯、铁良既生间隙,北洋派与士官生的关系也渐生不睦,“俱有一各不相下之势隐在心中”。45

   光绪三十二年(1906)官制改革期间,练兵处即将并入陆军部,袁、铁关系恶化:一是围绕中央集权问题,“彼此龃龉”46;二是围绕立宪问题“意见不合”,“所谓冲突者,即由此”。47时人不无忧虑地指出:“袁、铁衅深是必然之事,所谓小人同而不和也。然于政界,大有影响。”48这直接影响到练兵处后期派系关系的走向,“袁派与铁派之暗斗,便显著于此时”。49可以说,随着袁世凯与铁良关系的恶化,北洋派与士官生的关系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冲突。

  

   结语

  

   哈汉章回忆录对练兵处调入留日士官生原因及士官生与北洋派关系的记载并不完全符合史实,据此得出的观点也是站不住脚的。研究者利用该史料时应有所警惕和鉴别,避免以讹传讹。练兵处调入留日士官生并非直接起因于派系权力斗争,而是袁世凯自我解围、中央补充留日军事人才及收回留日军事教育主导权等多种因素共同促成的。进入练兵处的士官生,与北洋派的关系不是孤立的、静止的,而是从属于练兵处高层大员袁世凯与铁良的关系,经历了从前期合作到后期冲突的变化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留日士官生势力与日俱增,在后来的陆军部、军谘府时期成为影响政界、军界的一股重要力量。

  

   注释

  

   1罗尔纲:《陆军志》,《晚清兵志》第4卷,中华书局1997年版,第191—197页。刘凤翰:《晚清新军编练及指挥机构的组织与变迁》,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9期,1980年7月。张华腾、苏全有:《清末练兵处述略》,《光明日报》,1999年5月7日,第7版。张亚斌:《晚清陆军部研究》,硕士学位论文,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2009年,第10—11页。舒习龙:《张之洞与晚清练兵处》,《西华大学学报》2010年第6期。

   2张国淦:《北洋军阀的起源》,杜春和、林斌生、丘权政编:《北洋军阀史料选辑》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41页。吴兆清:《袁世凯与良弼被炸案》,《近代史研究》1987年第2期。梁义群、宫玉振:《袁世凯与满族亲贵争夺军权的斗争述论》,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编:《史学论衡》(2),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18—120页。吴兆清:《良弼》,郭汉民、徐彻主编:《清代人物传稿》(下编)第8卷,辽宁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21—122页。王建华:《袁世凯与留日士官生》,《苏州大学学报》1994年第1期。尚小明:《留日学生与清末新政》,江西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86页。李喜所主编,刘集林等撰著:《中国留学通史(晚清卷)》,广东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第489—490页。

   3张国淦:《北洋军阀的起源》,杜春和、林斌生、丘权政编:《北洋军阀史料选辑》上,第41页。按:此段文字系张国淦从“军谘副使哈汉章”的一段记载中节录而来,根据哈汉章补授军谘处副使的时间(1907年7月21日)及文字内容可以判断,当属事后回忆。为指称之便,本文将其命名为“哈汉章回忆录”。

   4《良弼旅鄂日记》(光绪三十年六月初七日),林开明等编辑:《天津市历史博物馆馆藏北洋军阀史料:徐世昌卷》(以下简称《徐世昌卷》)第1册,天津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第270页。

   5《致练兵处提调徐世昌函》(光绪三十年十二月十八日),骆宝善、刘路生主编:《袁世凯全集》第13卷,河南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43页。

   6《练兵处司员衔名履历》,《武备杂志》1904年第4期,汇录,第1—2页;《练兵需才》,《申报》,1904年4月30日,第1张第2版。

   7《铁良为练兵处章程及议覆鄂督折等事致徐世昌函》(1904年),林开明等编辑:《徐世昌卷》第1册,第490页。

   8《致武昌端兼院署制台》(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初九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近代史所藏清代名人稿本抄本(第二辑):张之洞档》(以下简称《张之洞档》)第23册,大象出版社2014年版,第198页。

   9《致京练兵处、天津袁宫保》(光绪三十年二月二十六日),赵德馨主编:《张之洞全集》第11册,武汉出版社2008年版,第122页。

   10《致天津袁宫保》(光绪三十年二月二十六日),赵德馨主编:《张之洞全集》第11册,第122页。

   11丁进军编选:《北洋新军初期武备情形史料》,《历史档案》1989年第2期,第37页。按:“袁宫保”,即袁世凯;“教习”,即章遹骏,时任湖南武备学堂总教习;“庆邸”,即庆亲王奕劻;“铁帅”,即铁良。

   12尚小明:《留日学生与清末新政》,第86页。

   13徐世昌著,吴思鸥、孙宝铭整理:《徐世昌日记》第22册,光绪三十年四月初五日,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10536页。

   14《练兵处司员衔名履历》,《武备杂志》1904年第4期,“汇录”,第1页。

   15《武昌端署制台来电》(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武昌梁守来电》(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张之洞档》第97册,大象出版社2014年版,第152、187页。

   16《武昌梁守来电》(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张之洞档》第97册,第185页。

   17《武昌端署制台来电》(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张之洞档》第97册,第153页。

   18《武昌来电》(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张之洞档》第97册,第181页。

   19《湖北陆军学生续又自投练兵处》,《申报》,1905年9月2日,第1张第3版。

   20刘锦藻:《清朝续文献通考》第3册,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第9659页。

   21《致武昌端署制台、梁太守》(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一日),赵德馨主编:《张之洞全集》第11册,第118页。

   22《恳准开去各项兼差折》(光绪二十九年十一月初七日)、《请开去会办练兵差使折》(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三日),骆宝善、刘路生主编:《袁世凯全集》第11卷,河南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524—526、591—592页。

   23奕劻:《奏请将从前练兵处调用人员分别留部补用事》(光绪三十三年八月十七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军机处录副奏折,03/5979/049。

   24《铁良为练兵处章程及议覆鄂督折等事致徐世昌函》(1904年),林开明等编辑:《徐世昌卷》第1册,第490页。

   25《武昌端制台来电》(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初八日),《张之洞档》第97册,第142页。

   26《练兵处司员衔名履历》,《武备杂志》1904年第4期,“汇录”,第1—2页;《步兵监督回籍就医》,《申报》,1905年5月1日,第1张第3版。

   27《京寿侍郎来电》(光绪三十一年十月十九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张之洞档》第104册,大象出版社2014年版,第243页。

   28《武昌端署制台来电》(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张之洞档》第97册,第152页。

   29《致京练兵处、天津袁宫保》(光绪三十年二月二十六日),赵德馨主编:《张之洞全集》第11册,第122页。

   30《致练兵处提调徐世昌函》(光绪三十年二月初六日),骆宝善、刘路生主编:《袁世凯全集》第12卷,河南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55页。

   31《铁良为赫德条陈及代询麦利夏枪事致徐世昌函》(1904年3月24日),林开明等编辑:《徐世昌卷》第1册,第230页。

   32《铁良为裁撤京旗垫款及派赴出洋学生等事致徐世昌函》(1904年5月18日),林开明等编辑:《徐世昌卷》第1册,第240—241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85.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2020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