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婧:近代上海女医群体的形成——以社会网络为视角的考察

更新时间:2020-08-28 17:41:33
作者: 赵婧  

   不论是业缘还是血缘的联结,开业女医在自我宣传的过程中,大都着意建构以女性和幼儿病患为主要医治对象的顾客网络。前述诸多女医中,相当一部分以妇科、产科、儿科为专业,在妇产科专科医院或诊所、综合性医院的妇产科执业。女医广告话语描述了她们在这些领域的精通:上海法租界霞飞路贝勒路(今黄陂南路)口“万福医院女医徐慧春专治妇女子宫病赤白带”;51“杨素兰女医师……民十四赴美国,在者示城市立医院实习,又在纽约儿科专门研究儿科及小儿各种传染病。去秋回国,现开设诊所于北四川路靶子路口五洲药房楼上,每日下午在该处候诊,并备有显微镜及小儿白喉最新器械,以资诊断治疗”。52相类似的,家庭医药也是女医经常强调的专业知识。留美女医博士黄惠光在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安乐坊设立诊所,并在诊所内附设家庭儿童医药顾问社,指导儿童卫生、营养、调摄等问题,同时还担任中华慈幼会的专职医生。53再如留德女医苏曾祥多次在各种场合演讲有关儿童卫生的知识,并担任中华慈幼会刊物《现代父母》的卫生顾问,通过知识传播确立了其儿科医学权威的形象。54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医学社团通常在医生群体形成与发展过程中亦发挥着推动作用,医师公会与医学会等专业性组织,为医生之间提供了学术交流与人际交往的平台和纽带。1925年11月上海医师公会成立,而女性组成的上海女医师联谊会要到1947年12月方才成立。此外,女中医建立社团的意识与行动要更早些。《光华医药杂志》1934年第6期刊登“女医专号”,即有组织中国女医社的提议。551941年1月《中国女医》杂志在上海创刊,这标志着中国女医学社的成立,二者的宗旨合为“促进整个女医界的互助精神”。56相对于女医合作开业形成的松散网络,女医社团更接近于正式的专业或职业组织,其在女医群体形成过程中的作用,亦值得另文论述。

  

   结 语

  

   现代女医的首要意涵是现代医学教育培养的以医学为职业的女性。一般来说,20世纪上半叶留学归国的女西医是整个女医群体中的佼佼者,更多地被视为医学专家,拥有更高社会阶层的稳定的顾客群体,从而会获得更高的社会声誉和经济收入。此外,她们有更多的机会出国考察医学新进展,与国际医学发展保持同步。而本土培养的女西医、女中医、女性护理人员,乃至师徒制或家学养成的女医,则更多地解决社会中下层的病痛,更需努力维持生计。

   女医既是社会网络的受益者,也是塑造者。近代上海的女医通过亲朋挚友、医生同僚等社会关系,采取合作开业策略,游走于各类医疗机构与组织(诊所、医院、药房、公所、协会)之间。女医在不同空间的不断流动,有助于其接触新顾客,获得新经验,扩大职业空间,确立职业地位,与其他医生的交集或交往更容易促成联合或继承关系。尽管现代医学教育为女医提供了获取职业的机会,但在女子教育水准普遍不高的情形下,近代女医的数量与男医生相比始终不占优势。因此,女医大多利用自身的性别身份与特质,建构以女性和幼儿病患为主要对象的顾客网络。

   女医个体对于职业的选择,既受到家庭影响,也是当时的文化价值、性别关系、教育和职业制度交互形构的结果。57而女医群体的形成,则可以从社会网络这个更大的视角加以阐释。女医群体的开业形态与策略显示出,同质的医学教育经历与背景,使男女医生之间或女医生之间的联合成为可能。在职业获得与社群形成的过程中,以业缘关系为代表的传统弱关系向新的强关系转化,更能充当跨越社会群体界线去获取信息和资源的桥梁。与此同时,同乡纽带、家庭纽带等传统社会中的强关系仍在近代新兴职业群体形成中若隐若现,现代医学知识的传播与吸收恰是在这些既有社会关系网中得以实现的。

  

   注释

  

   1有关近代医师群体的研究,可参见徐小群:《民国时期的国家与社会:自由职业团体在上海的兴起,1912—1937》,新星出版社2007年版;尹倩:《民国时期的医师群体研究(1912—1937):以上海为讨论中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何小莲:《近代上海医生生活》,上海辞书出版社2017年版。对清末民初少数几位精英女西医的个案研究,可参见施康妮:《康成与石美玉在中国的行医生涯:论性别、种族与民族的跨文化边界》,程文、涂明华译,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崔军锋:《金韵梅与甲午中日战争红十字会救援辨——兼谈近代中国人名的英文回译问题》,《社会科学》2014年第10期;高翔宇:《性别解放的“中间路径”:张竹君女性启蒙思想及实践》,《妇女研究论丛》2016年第5期等。还有一些研究从社会性别角度探讨女医群体的历史演变,如何小莲《近代上海医生生活》一书第五章;Nicole E.Barnes:《女性在医疗史上的新定位:以重庆陪都时期为探讨背景》,林家彣译,吕芳上主编《战争的历史与记忆》,台湾“国史馆”2015年版,第390—417页;梁其姿:《民族尊严、男女平等,还是无私救济?首批中国女医生的选择》,潘国帅译,《变中谋稳:明清至近代的启蒙教育与施善济贫》,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49—170页。

   2肖鸿:《试析当代社会网研究的若干进展》,《社会学研究》1999年第3期。就职业获得而言,传统社会中业缘关系通常被认为是较弱的关系网络,但现代社会流动性与沟通性的增强促成合作关系的搭建,让人际交往中的弱关系有了转换为强关系的更多可能。

   3《上海商业名录》,商务印书馆1922年版,第421—431页。

   4《上海医师公会会员名录》,Q6—18—298—1,上海市档案馆藏。

   5参见何小莲:《近代上海医生生活》,第312页。

   6赵婧:《医学、职业与性别——近代女子习医论再探》,《妇女研究论丛》2018年第6期。

   7最早使得石美玉和康成声名鹊起的撰述是梁启超1897年发表的《记江西康女士》一文(载《时务报》第21册,1897年,第2—3页),该文发表前一年,石、康二人从美国回到江西九江。金韵梅的成名要到1907年应袁世凯之邀赴天津参与创办北洋女医学堂之后。就笔者所见文献而言,首次将此四人合并介绍的是褚季能《甲午战前四位女留学生》一文(载《东方杂志》第31卷第11号,1934年)。

   8周一川:《近代中国女性日本留学史(1872~1945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183—184页。

   9见杨步伟:《一个女人的自传》,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10《吴江钱旭琴女医士之小影》,《妇女杂志》(上海)第2卷第12期,1916年;《顺德女医士苏淑贞小影》,《妇女杂志》(上海)第3卷第2期,1917年。

   11《创设妇幼医院之先声》,《申报》1926年2月19日,第10版。

   12陈衡哲1914年赴美留学前,曾在女子中西医学院学习三年,对该校的医学教育水准颇不以为然。参见《陈衡哲早年自传》,冯进译,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第100—111页。

   13《沈郑浩女医士之医术可钦》,《申报》1923年7月29日,第15版。

   14《上海医院落成志盛》,《申报》1909年7月19日,第19版;《上海医院落成》,《申报》1909年7月20日,第12版。

   15《上海医院医学校定名通告》《富华女医学校招生》,《申报》1916年1月6日,第1版。

   16《上海县地方接管上海医院改归公立通告》,《申报》1916年4月27日,第1版。1927年7月上海特别市政府成立后,逐年向公立上海医院拨款补助。1934年12月,上海市卫生局将医院接收,改归市办,更名为市立上海医院。1937年1月又更名为市立沪南医院,即今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前身。

   17《沪西时疫医院之调查》,《申报》1926年9月11日,第15版。

   18陶善敏:《中国女子医学教育》,《中华医学杂志》(上海)第19卷第6期,1933年。

   19《妇孺医院新设女医学校》,《申报》1924年6月24日,第14版。

   20《红房子130年》编委会编《红房子130年》“前言”,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6页。1942年,西门妇孺医院开始由中国人主持。1951年7月,医院被华东军政委员会卫生部接管;1952年1月,并入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上海女子医学院的历史亦随之正式结束。

   21《丁甘仁夏应堂创设上海女子中医学校》,《申报》1925年6月28日,第4版。

   22《产科女医生联合会之新组织》,《申报》1927年11月21日,第15版。

   23南市女医杨氏利用已故婆婆生前领有的卫生局中医登记执照继续开业,治疗肺病、小儿推拿等,后被揭发并被吊销执照,即为一例。《市卫生局吊销女医杨贾氏执照》,《新闻报》1937年5月29日,第13版。

   24《甘肃派员来沪聘请女医》,《新闻报》1928年7月1日,第20版。

   25《职指所征求人才》,《申报》1933年9月3日,第19版。

   26《女西医卢月勤》,《申报》1926年8月6日,第19版。

   27《席德宏女医师悬壶问世》,《洞庭东山旅沪同乡会报告书》第4期,1939年。

   28《医讯》,《申报》1925年8月28日,第20版;《妇孺产科医院迁移》,《申报》1929年2月17日,第26版。

   29《锡金公所施诊防疫讯》,《申报》1926年8月14日,第15版;《宝隆药房聘名医驻诊》,《申报》1927年8月26日,第15版;《陈竞芳规定诊病时间》,《申报》1927年8月28日,第20版;《姊妹产科医院近讯》,《申报》1932年10月26日,第17版。

   30《女医陈竞芳设分诊所》,《申报》1935年8月30日,第13版。

   31《张梅岭损失最巨》,《申报》1935年5月27日,第10版。

   32《两女医家海上悬壶》,《申报》1931年1月25日,第16版。

   33《黄琼仙女医生赴欧游历》,《申报》1925年1月29日,第11版。

   34《郭太华医师返沪》,《申报》1937年7月5日,第16版。

   35《平民疗养院贫产义务应诊》,《申报》1937年10月31日,第8版。

   36《祥甫医院诊务发达》,《申报》1926年11月18日,第18版。

   37《医讯》,《申报》1925年6月1日,第20版。

   38《顾兆奎谢斐予合组诊所》,《申报》1932年6月5日,第20版。

   39如名医牛惠霖、牛惠生兄弟于1928年合办上海骨科医院;汪企张、汪于冈兄弟1932年合组诊所,前者医治肺病,后者治疗皮肤病。

   40《女医生王胡撷芬家被劫》,《申报》1930年8月18日,第15版。

   41李美莉:《女医生的自白》,《玲珑》“女子的出路”特辑,1936年。

   42杨步伟:《一个女人的自传》,第220页。

   43《介绍陈志方女医师》,《申报》1927年10月13日,第1版。

   44《产科专家瞿姚英乃由平回沪》,《新闻报》1933年12月5日,第12版。

   45《女医瞿亚宏设诊所》,《申报》1941年6月23日,第8版。

   46《瞿亚宏女医接生救护母儿两命》,《申报》1935年9月12日,第13版。

   47秋心社:《石腓比医生追悼会记略》,《真光杂志》第29卷第7期,1930年;李可柔、毕乐思编《光与盐——探索近代中国改革的十位历史名人》,单传航等译,中国档案出版社2009年版,第61—64页。

   48寄洪:《女医师张湘纹访问记》,《妇女生活》(上海1935)第4卷第12期,1937年。

   49《张梅影女医博士回国设诊》,《申报》1929年3月11日,第23版。

   50何小莲:《近代上海医生生活》,第265页。

   51《申报》1927年6月14日,第17版。

   52《西医杨素兰女士莅沪行医》,《申报》1928年8月23日,第14版。

   53《黄惠光女医博士诊所设静安寺路》,《申报》1936年7月15日,第15版。

   54《苏曾祥女医博士义务解答关于儿童健康之一切问题》,《现代父母》第3卷第10期,1935年。

   55魏雪芳:《组织中国女医社提议》,《光华医药杂志》第1卷第6期,1934年。

   56《发刊辞》,《中国女医》创刊号,1941年。

   57成令方:《性别、医师专业和个人选择:台湾与中国女医师的教育与职业选择,1930—1950》,《女学学志:妇女与性别研究》第14期,2002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65.html
文章来源:史林. 202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