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宁:哈萨克斯坦构建国家认同的经验

更新时间:2020-08-24 23:56:20
作者: 张宁  
使得战后苏联领导人注重“苏联公民”建设,努力削弱民族差异,打造全苏联统一的国民身份意识。

   苏联后期,戈尔巴乔夫多元化改革造成意识形态真空,民众的国家意识出现模糊和迷茫,各种思潮泛起,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极端民族主义、金钱至上等各种思潮在国内泛滥,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开始转向,出现精神价值危机。关于“国家利益是社会主流意识”的时代已经过去,人们首先追求的是自己的目的和个人的福利,首先从物质上而不是从精神上适应生活形势。在这样的严重形势下,哈萨克斯坦在独立后面临的急迫任务之一便是努力铸造新的意识形态,解决“我是谁”的问题,以填补意识形态真空(或者说扭转多元化泛滥的状态),其核心是统一国民思想意志,培植人们对新独立国家的认同,树立新的价值观,增强人们的遵纪守法观念,增强人们对未来的信心,保持国家稳定,保证各项改革工作能顺利进行。为此,需要借鉴苏联解体的经验教训,与苏联和“苏联公民”划清界限,重塑“历史记忆”,探索和寻找符合新独立国家特点与利益需求的新意识形态。

   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认为④,哈萨克斯坦的民族宗教政策和民族宗教关系模式应建立在五个原则基础之上:一是哈萨克斯坦人民相信,民族、宗教、文化和语言的多样性是哈萨克斯坦的无价之宝,它构成意识形态、道德和精神基础,为社会发展不断注入新动力。二是有针对性地创造条件,发展各民族文化和语言。三是宽容与责任是哈萨克斯坦民族的最重要价值,也是处理国内事务和国际关系所遵循的普遍原则。四是哈萨克族发挥凝聚作用,为国家的未来担负起特殊的责任。五是人民的团结,哈萨克斯坦所有国民组成了“拥有统一未来”的共同发展的“哈萨克斯坦人”。

   “哈萨克斯坦人”是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的核心要素,在指导国家发展时,它强调四个特点:

   第一,“哈萨克斯坦人”是一个政治概念,而不是民族或族群概念。它只有一个标准,即不分民族、种族、宗教、职业、性别、年龄等,凡是拥有哈萨克斯坦国籍的公民都是哈萨克斯坦人。哈萨克斯坦以其自身实践经验证明:不同文化和宗教的人民可以在和平、友好、团结的氛围下和睦生活。

   第二,独特性,即体现出中亚地区和哈萨克斯坦的特有风格。哈萨克斯坦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语言文化的多元化社会,而不是一个单一的族群。无论是伊斯兰、俄罗斯文化、突厥草原文化、独联体成员、欧亚大陆中心等,都无法单一地概括出其特点,只有将上述所有特征加总整合,才能形成统一完整的哈萨克斯坦形象。这是“哈萨克斯坦人”的理论和现实基础,需要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形成自己的特色,而不是单纯机械地模仿其他国家经验。

   第三,共有家园。尽管哈萨克族人口数量占多数,但不能说哈萨克斯坦仅是哈萨克族的国家,它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所有族群、民族和所有信仰人群的共同家园。这些人很早便已生活在这里,相互融合、和谐相处,共同创造出今天的哈萨克斯坦。需要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教、各行业、各年龄的国民互谅互让、互帮互助,发扬宽容和容忍精神,建设和谐家园。

   第四,创新发展。即不断地改革和开放,应对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带来的挑战。“哈萨克斯坦人”的内容和表现形式也要跟随实践变化,不断补充发展,不故步自封、不因循守旧,展现新时代面貌。比如既要保持草原民族的豪放、热情、敬老,也要体现现代的民主、宽容、多元等。

   “哈萨克斯坦人”就是“拥有统一未来的民族”。建设“拥有统一未来的民族”的思想主张由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提出,目的是加强国民团结和促进社会和谐,以公民权为基础,借助统一的国家认同,将各族人民紧密团结在一起。该主张认为哈萨克斯坦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共同体,是这块土地上的所有人的共同家园;每个人都是哈萨克斯坦的儿女,出身不同但机会相同,国家好,人民就好,国家弱,人民就要受苦;民族差异不是分歧的源泉,而是团结互补的根基。

   第一,“拥有统一未来的民族”是统一的民族,是拥有统一国家认同,共享核心国家理念和国家意识的国民共同体。“统一”即境内的各族人民,无论其民族属性,还是风俗习惯和行为方式,均具有统一的身份——“哈萨克斯坦人”。“哈萨克斯坦人”就是统一民族的标志。“哈萨克斯坦”就是统一的民族。

   第二,“拥有统一未来的民族”是拥有共同未来的统一的民族。“未来”即各族人民均享有同等的公民权利和同等的发展机会,大家享有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未来,需要共同建设国家,共享发展成果。国家发展目标是实现“2050年战略”,即进入世界前30强国家行列。

   第三,“拥有统一未来的民族”坚决反对大民族主义,也反对滥用民族自决权,坚决反对将少数民族权利与民族自决权以及与建立独立国家的权利混为一谈,否则,分裂和分立主义永无止境,国家稳定和发展也无从谈起。

   纳扎尔巴耶夫认为,只有“拥有统一未来的民族”才能成为“永恒的国家”。“永恒的国家”是纳扎尔巴耶夫借鉴古突厥三大石碑之一的阙特勤碑上的一句话而来,意思是能够永续存在,不会消失的国家。历史上,很多国家因内部问题而分裂,或被外族侵略而灭亡,只有那些始终团结奋斗、不断发展壮大的文明才能够延续不断。纳扎尔巴耶夫希望哈萨克斯坦可以成为一个“永恒的国家”。他认为⑤,在哈萨克斯坦建设“永恒的国家”有着强大的政治和社会基础,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人民对共同家园哈萨克斯坦的热爱;二是全社会对待自己古老国家的历史和语言发展的和谐态度;三是人民对国家的现代与伟大未来以及对自己的公民社会充满信心。

   为具体阐述国家认同的内容,哈萨克斯坦发布系列正式文件,主要包括《构建历史意识构想》(1995年5月31日)⑥、《国家统一学说》(2010年4月29日)、《巩固和发展认同和统一的构想》(2015年12月28日)和《“永恒的国家”爱国主义法案》(2016年4月26日)等。其中:

   《国家统一学说》遵循“没有统一,就没有民族,没有民族就没有国家,没有国家就没有未来”的思路,根据“维护多样性统一”原则,通过“共同的命运、共同的机会、哈萨克斯坦精神”三个支点,将全体哈萨克斯坦国民和各民族团结统一在一起,无论其种族、民族、宗教、阶层、职业等各种社会属性差别,全部承担共同的历史使命、面临共同的发展机遇、分享统一的哈萨克斯坦精神。“哈萨克斯坦精神”的主要内涵有:尊重传统、爱国主义、革新创新、迎接挑战、争取胜利⑦。

   《巩固和发展认同和统一的构想》认为⑧,为了巩固和发展国民身份认同和国家统一,需要遵循“永恒的国家”爱国主义思想,该思想建立在文化、族群、语言和宗教多样性基础上,是认同和统一的根本基础,凝聚和反映了国民基本精神价值(公民平等、热爱劳动、诚实守信、崇尚学习和教育、世俗体制)。该思想并不守旧,而是不断发展完善。为巩固和发展能够适应世界前30强国家的(即哈萨克斯坦实现“2050年战略”目标)国家认同和统一意识形态,需要以“永恒的国家”爱国主义思想为核心,坚持法律至上、巩固民族宗教和谐、发展中产阶级(社会稳定和发展的根基),建立有效的能够确保所有公民无差别和无限制进步的社会阶梯,推进三语教育(哈萨克语、俄语、英语)。

   《“永恒的国家”爱国主义法案》是在哈萨克斯坦独立25周年之际发布的政策文件,倡议哈萨克斯坦公民在共同的命运和历史记忆基础上,作为伟大草原的后代子孙,为继承先人开创的伟业而需要继承和发扬的光荣传统。对每一个哈萨克斯坦公民而言,“永恒的国家”意味着家庭幸福、热情好客、诚实守信、热爱劳动、安全稳定、和谐统一、相信未来等重要的价值观。“永恒的国家具有七个特征:1.它是独立的哈萨克斯坦。建设和巩固独立、繁荣和强大的哈萨克斯坦是国家使命。2.它是统一、和平与和谐的国家。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命运。3.它是世俗的且有自身独特价值观的国家。4.它是在创新基础上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国家。5.它是全民劳动的国家。所有的发展成就都是公民辛勤劳动的结果。6.它是拥有共同的历史、文化和语言的国家。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大家庭。7.它是一个安全稳定并积极参与解决世界和地区问题的国家⑨。

  

   三、国家认同的保障措施

   哈萨克斯坦《宪法》明确规定:“任何人都不应由于出身、社会、职务和财产状况、性别、种族、民族、语言、宗教、信仰、居住地点等原因或因任何其他情况而受到歧视。”为构建国家认同,哈萨克斯坦采取一系列措施,主要有:

   第一,成立正式的国家机构“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该机构源自1992年举办的人民论坛。1995年3月1日,纳扎尔巴耶夫签署《关于成立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的总统令,将其定位为总统咨询机构。2007年5月宪法修正案赋予人民大会有权推举9位代表进入哈萨克斯坦议会。2008年10月20日颁布的《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法》使人民大会成为宪法性国家机构,职能是加强多民族国家的民族和睦,发展哈萨克斯坦文化,加强社会团结,防止民族关系政治化,推进与世界各国的文化联系。哈萨克斯坦发布的关于构建意识形态和国家认同的文件基本都由该机构制定。

   人民大会常务副主席图格让诺夫将“人民大会模式”归纳为七个特点⑩:1.民间基层社会团体和国家机构间形成良好互动,底层的声音能够被上层知道,底层的要求能够被国家相关机构落实解决。2.少数民族的民族或宗教团体有大局意识,不仅考虑自己集团或群体的利益,还从整个国家和公民权利角度出发,代言全体人民的利益。3.民族和宗教团体的利益有国家最高层保障。人民大会的主席是总统,相关国家机构必须贯彻执行其大会决议。4.民族或宗教团体在议会中有自己的代表,确保自己的利益在法律中得到保障。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议会下院中有9名代表由人民大会选举产生,而不经全民选举。5.遵循国际人权法基本原则和精神,遵守已加入的国际条约,加强国际合作保障人权。6.坚决打击极端势力和恐怖势力,禁止煽动民族宗教不和的组织和政党活动。7.坚持“多样性统一”原则和“4个T”原则,即信任(Trust)、传统(Tradition)、透明(Transparency)、宽容(Tolerance)。

   第二,维护和发展少数民族权益。在扶持主体民族发展的同时,哈萨克斯坦也积极保障少数民族历史和文化的继承与发展,鉴于苏联解体的教训,哈萨克斯坦在处理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关系,以及构建统一国家和保护少数民族权利二者关系时,遵循“多样性统一原则”,依照“分散化、非垄断化、民主化”三项精神,借助民间力量,由公民自发组建各类“民族文化社团”,维护本民族文化。国家不再实行苏联那样的从上到下严格而全面的文化管理(集中化、垄断化、行政化),而是由民间自发组织力量管理和发展,国家则给予资助,由原先的“事务管理”改为“项目管理”,将财政资金向各民族文化团体申请的具体项目倾斜,一视同仁地给予资助和支持,不给予任何民族文化社团优越地位。

   截至2017年年初,哈萨克斯坦境内共有962家民族文化社团,其中,全国性社团29家,如俄罗斯公社、斯拉夫拉达运动、朝鲜族联合会、乌兹别克文化中心、土耳其文化中心等。在教育方面,哈萨克斯坦不禁止和限制少数民族成立自己的母语教学学校,不禁止和限制公民选择受教育的语言和学校,不禁止和限制少数民族保护和发展本民族文化遗产。

第三,实行血统主义的国籍制度(11),在国际公法上,国籍是自然人对某国负有忠诚义务,同时享受国籍国保护的根据。如果允许双重国籍,公民需要同时对两个主权国家表示效忠,通常不利于国家认同的构建。哈萨克斯坦规定凡是父母双方或一方是哈萨克斯坦公民的人,均可享有哈萨克斯坦国籍,受哈萨克斯坦法律保护和约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19.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京)2020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