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石硕 王志:汉藏交往中的藏族居住与从业调查——基于成都藏族流动人口的适应性调查

更新时间:2020-08-24 23:54:25
作者: 石硕   王志  
YZL,一位来自凉山的藏族青年,自2015年失业以后便没再能在成都找到工作,后来只能每年跟随在西藏做工程的亲戚下苦力挣钱,然而,每年冬天工期结束后,除了过年的时候回家陪父母几天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成都生活,让他离开成都,长期待在老家,那是他绝不愿意的。YZL的例子并非个案,调查发现,藏族青年中的演员、打工人员、创业者,即使事业发展并不如意,仍然在抱持这种“主人翁精神”,他们一贯追求的最理想的未来便是在成都安家立业。

   藏族流动人口对成都的高认同还表现在对成都式生活的推崇,这从藏族对成都饮食和休闲娱乐的广泛接受中可见一斑。尽管在藏族聚居点均开设有较多的藏餐厅,但川菜以价格实惠、口味大众的优点成为藏族日常饮食的主要选择。不少藏族因信仰或习俗是几乎不吃鱼的,然而,在成都大街小巷中的“冷锅鱼”(14)店中,却处处可见藏族的身影。调查发现,这些冷锅鱼店的藏族顾客,大多在老家是从不吃鱼的,吃鱼还是来到成都以后的事。作为成都特色的“坝坝茶”(15)同样受到藏族的追捧,随便走进一家武侯祠附近的坝坝茶园,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藏族斜靠在椅子里喝茶聊天。实际上,受成都文化影响的不限于藏族流动人口,即使在西藏及四川藏区,成都式的饮食与休闲同样有着极大的影响。“拉萨在很多方面都是成都的投射,如打麻将。吃川菜、说川话,成都流行什么,很快也会传播到拉萨。”(16)相较于拉萨,在四川藏区,作为省府的成都的影响更为深刻,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近年来,随着成都进出四川藏区的交通条件得到极大改善,越来越多四川藏族群众将成都视为休闲度假、购物的首选,甚至有不少新婚夫妇仅为购买婚礼礼服便也要来成都待上个把星期。

   成都以优越的地理和经济条件,吸引了藏族;以开放、包容的文化,接纳了数量庞大的藏族人口;以悠闲、安逸的生活方式,得到了藏族的青睐与认同。QDZX在总结为何成都如此受藏族欢迎时便说:“在我看来,这么多藏族来这里,和成都自己的特点有关。首先是条件好,交通、医疗、教育还有气候条件都很好,比较宜居;其次是成都本身的文化比较包容,不排外,在社交中,都是哥们儿兄弟相称,让人比较容易融入;另外,成都毕竟是大城市,相对来说各种机会都更多。”(17)同样在成都工作生活十余年的藏区青年,YZL指出成都吸引他的有两个原因,一是气候好,养人;二是生活安逸,休闲活动多,好耍。

  

   三、藏族流动人口在沟通交流、就业、租房中的障碍与困难

   从调查情况看,藏族在成都的生活,主要在沟通交流、就业及租房三方面存在的障碍较为突出。

   (一)沟通交流

   沟通不畅是藏族流动人口在成都同其他民族群众发生交往时最为常见的问题,这对不同职业、不同收入的人影响却不尽相同。沟通不畅的首要原因是语言,往来于成都的藏族人群讲普通话能力差别较大,曾在内地上学或长期在内地经商的中青年一代普通话能力普遍较好,普通农牧民及寺院僧人的普通话能力则普遍较差,甚至很多人完全无法用普通话进行简单的交流。另一个导致沟通不畅的重要原因则是文化差异导致相互缺乏理解,在某些时候,这可能更甚于语言的障碍。

   沟通不畅的问题在普通藏族农牧民的就医活动中表现尤其明显。尽管一些不会普通话的患者会由普通话稍好的亲朋陪同去就诊,但是这些陪同人员的普通话能力往往也参差不齐,加之就医活动中涉及大量医学术语,因而,就医过程中藏族病人和医护人员之间极容易产生对医疗方案、医嘱等理解上的偏差。还有一些患者因经济能力等原因没有专门的翻译陪伴,这样的情况从过去几年藏族青年微信朋友圈中时常出现的为帮助患者就诊而招募翻译志愿者的信息中可见一斑。(18)可喜的是,华西医院、西藏成办医院、363医院等因每年接收藏族患者数量较大,现已专门设置汉藏双语导医制度,以帮助不会普通话或普通话不好的藏族患者接受诊治,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一难题。这也是成都为主动适应藏族人口增加而进行的一项制度创新。此外,是否识字(指汉文,下同)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是否能够较好沟通,不识汉字的患者及其家属,对医嘱、医疗方案、药品适用性等问题容易产生疑惑。GDC曾这样描述藏族就医活动中的沟通不畅问题:

   在医院里面,我发现一种现象,就是成办医院那么大的医院,只有楼下大厅那里有一个导医是藏族的。其他所有科室里面找不到一个藏族的导医。医生经常派清洁员早上带病人去做各种检查,可是清洁员不会说藏语,病人又不会说普通话,经常会遗漏检查项目。一旦错过,可能就得等到下个星期才能检查。(19)

   徐君等人的文章指出在医院内的访谈中,“通常藏族群众都会拿出自购或者医生开的药品,请笔者为他们解释说明书上的文字,询问这些药品是否正对他们的疾病”(20)。很显然,在不识字或缺乏医学常识情况下,患者对医生缺乏足够的信任。可见,影响沟通的并不仅仅是语言原因,还有识字程度,是否信任医生等原因。

   沟通不畅还体现于藏族的出行上。藏族在成都打车难,这是调查访谈中被广泛提及的话题。据调查,在武侯祠横街一带,出租车拒载藏族乘客的情况多有发生。不少人将此归咎于出租车司机,认为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单纯因为出租车司机对藏族的歧视。然而,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沟通不畅乃是引发拒载的重要原因之一。事实上,调查者多年前的一次经历也许能帮助我们理解此事。某年冬天,我在人民北路拦出租车,在路边等了接近半个小时仍没打到车后,有一个跑摩的的汉族师傅过来问我去哪里。说了具体地点后,他要价25块钱,我当场就说他要价太高。经过一阵讨价还价后,终于谈成。在路上,这位师傅与我闲聊,说看我不像本地人,我老实告诉他我是凉山的。接着我便问他,是不是因为我是凉山来的他才在开始的时候要价那么高。他说今天这不算敲棒棒(21),因为本来就远。接着他便把话题转到了出租车上:

   你这样的还比较好说话,觉得价钱贵我们就商量嘛。武侯祠那边的藏族就不一样,我听他们说的,那些藏族来坐车了就问司机:“去武侯祠好多钱?”那些司机也坏,看他们是山里人就说个20、30的,那些人也不还价,就坐车走了。到了武侯祠,那些人下了车不给钱就走,司机就问他们要钱。这个时候那些人就说:“啥子?你还要钱?明明十块钱就可以到这儿,你还想敲我棒棒。”司机要是多说几句说不准还要挨顿打。所以现在他们都不愿意去武侯祠那边。(22)

   这位汉族师傅的描述,可以让我们看出租车拒载藏族乘客这一问题的生成逻辑。首先,出租车司机看到乘客是外乡人后便想收高价或绕远路。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在开始时的出租车司机眼里,乘客是藏族或者其他民族可能并不要紧,重要的是可以认定是外地人,这意味着乘客对此城市的道路是陌生的,于是就有绕远路不被发现的可能。这同普通汉族民众从外地来到城市同样会被“敲竹杠”是一样的逻辑。不同的是,多数人在被敲竹杠后都选择忍耐,然而,一些藏族青年则在被敲竹杠时与出租车司机杠上,导致的结果是轻则互相谩骂,重则大打出手。由于藏族在体貌及穿着上容易分辨,于是,出租车司机便将对个别乘客的不满,延伸到整个藏族群身上,将之视作非理想的顾客。如此这般,今日所见的拒载藏族的情况便频繁出现了。在我们的调查访谈中,不少藏族反映“不善言辞”和不能很好地与出租车司机沟通往往是发生口角纠纷从而造成拒载的重要原因。(23)可见,出租车拒载原因是复杂、多面向的,若双方能够更积极的沟通,应可有效减少因敲竹杠等导致的口角,也不至于发展至频繁拒载的程度。

   (二)低学历青年的就业

   对于常住成都的藏族而言,能否顺利就业十分重要。常住成都的藏族主要是商业主、拥有高等学历的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及普通打工者。其中普通打工者,尤其是低学历者在成都的劳动力市场中的境遇堪忧。

   调查发现,不具备高等学历的普通藏族青年在成都的就业存在较大困难,绝大多数只能在藏餐厅及演艺厅工作。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复杂的,首先是这些青年缺乏高等教育学历,如今,即便是房地产销售人员也需要高中、甚至大学以上学历。因此,对于这些没有高中学历,甚至大部分连初中学历都没有的普通藏族青年来说,便失去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即便如此,劳动力市场中仍有数量可观的不要求学历的就业岗位,如餐厅服务员、建筑工地劳工等。但调查发现,进入这些行业就业的藏族青年仍是极少数,且绝大部分为女性。以下访谈案例可反映藏族青年在劳动力市场的就业情况:

   案例一:我叫CRPC,来自九龙县,是一名退伍军人,最近刚从西藏打工回到成都。去年我的一个堂哥觉得我在工地打工比较辛苦,于是叫我来成都,说会托朋友给我找一个保安的工作。到了成都以后,工作迟迟没有找到,堂哥的朋友说因为我是藏族,别人不想用我。后来,堂哥朋友介绍我去一个建筑工地打工,刚去干了两天,老板知道我是藏族后,担心我会闹事,又不要我了。最后我只能继续去西藏,在亲戚承包的工地上打工。(24)

   案例二:我的藏名叫BR,汉名是YZL,我来自凉山州甘洛县,目前没有工作。我来成都大概有十几年了,以前一直在餐厅当墩子。去年的时候,餐厅的老板把店转让出去了,本来当时是包括员工、设备一起转的,但当时我觉得不熟悉新老板,想另外找。后来我去了几家餐厅应聘,招聘的人一看我的身份证,就说人已经招满了。以前,只要有朋友帮你介绍,给老板说这人还是比较可靠的,就能找到工作,但是现在是真的不好找了。(25)

   案例三:很多以前在我们这里当服务员的女娃儿,时间一久,觉得不好,就跳槽走了,但一般出去都是转一段时间了就又在另外一些(藏族)朋友的场子里工作了。有几个从北京回来的女孩,曾经在北京的五星级酒店工作。她们的服务态度、业务水平都相当好,但她们觉得我们给的薪资低了。我就给她们说,如果是这样,不妨去外面看看,再做决定,毕竟你们能力也有。过了几天,我在街上碰到她们,就问她们怎么样了,她们说:“不得行,找不到”。我就说:“不应该啊,你们的简历那些都那么优秀,人家为啥子不要呢?”她们说:“都说是满了”。又过了一阵,我去“耍都”的格桑花(26)耍,看到她们都在那里当酒吧服务员。人家本来就学的餐饮服务,在北京的五星级酒店工作过那么久,跑到这儿就只有当酒吧服务员。(27)

   从以上三个案例可以看到,藏族身份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在普通劳动力市场中就业的机会。老板拒绝雇佣藏族员工的一种原因是担心他们添麻烦,这样的忧虑并非个案。作为一个在成都工作生活了近15年,且先后在火锅店、餐厅、建筑工地、藏式演艺厅,还因剧院被成都市文旅集团并购而做过两年多国企员工的老“蓉漂”,QDZX对藏族青年在成都找工作的困难有着切身体会,并对这种困难的原因有着如下认识:

   对于打工的年轻人来说,不管是藏语的教育还是汉语的教育都相当缺乏,因而他们在就业上是相当困难的。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只能唱歌跳舞。这些人来到了成都,尽管受教育程度不高,但是一些职业还是可以从事的。由于文化上的差异,还有偏见这样的原因,很多成都当地的商家,就不会要他们。

   在他们(笔者注:指汉族老板)看来,藏族爱喝酒,爱打架。有时候也因为藏族青年确实在纪律遵守方面有欠缺,藏族本来就是比较由着性子来的。性子也比较直,很多时候见不得小聪明、假打(28),有时候对人家看不惯,又在言语表达上有困难的时候,就有可能演变为争执、甚至出现动手的情况。所以基本上藏族在成都打工就只能在演艺厅、藏餐厅这样打民族招牌的地方当服务员。(29)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普通藏族青年难以在普通劳动力市场中谋得工作机会,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这些藏族青年由于自身受教育程度较低而受到限制;二是因文化的差异及民族间的偏见而导致的刻板印象使汉族老板对雇佣藏族员工存在忧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18.html
文章来源:《中国藏学》(京)201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