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培 夏海鹰: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基本思路与实践路径

更新时间:2020-08-22 16:02:44
作者: 张培   夏海鹰  

   考虑到教育领域治理行为的复杂性,在整体治理的基础上应关注构建面向特定主体、特定范围、特定任务的治理子系统,这就需要将教育领域的大数据资源进行有效的系统集成:①从教育领域治理面临的问题和战略需求出发,遵循数据逻辑和信息转化模式,明确数据系统及其业务模块的目标、功能、层次体系、相互关系,建立业务和信息之间的关联模型,构建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系统集成的整体框架及其管理机制、运行模式、控制方式;②面向三元空间的有效耦合,构建以“社会-物理-网络”为融合系统、以“数据—模型—决策”为融合模式、以“基础—保障—目标”为运行逻辑的数据治理综合体,结合教育领域内的不同应用场景,封装不同的函数模型,构建示范性治理决策应用系统;③考虑教育领域治理不同主体之间信息需求和战略导向的特殊性、差异性,针对不同主体、不同区域、不同阶段、不同场景的治理行为特征,搭建个性化映射机制,建立相应的治理模型与进化系统[12],实现不同业务、不同层级子系统之间的数据转换、处理与整合,形成数据协同共享的治理格局。

  

   三、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实践路径

   当前,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背景下,教育领域治理的内涵和外延越来越丰富,内外部的影响因素也更加复杂,既涉及复杂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问题,也受现代信息科学技术发展与应用的影响。为了在系统集成的基础上实现教育领域数据治理,必须迎接大数据时代带来的内外部挑战,适应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范式变革的新要求:除了树立数据驱动治理思维,还应遵循“让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靠数据管理”的理念,在实践中从顶层设计、技术应用、数据共享、运行模式等方面采取一些应对策略。

   1.强化战略引领顶层设计,以任务协同创新优化数据治理系统

   我国现已将大数据上升为国家战略,这让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为变革教育领域治理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但这一切并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需在实践中开展诸多探索。为实现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有效统筹与应用,教育系统应以国务院印发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13]为指导,围绕教育创新发展进一步完善数据治理标准体系,营造优良环境,形成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的合力:①研究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系统及其基础性问题,特别是要研究那些涉及多部门、多领域、多层次的数据协同、信息共享等难题和系统集成相关的风险管理、治理理论、决策方法、体系设计等,从宏观、中观、微观等层面分析数据系统的共性和个性,以不断完善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顶层设计。②准确把握教育领域数据治理所需的战略性信息,这是实现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系统集成的基础和关键。由于治理主体的多样化,信息需求在主体、内容、方式和结构等方面呈现出了异质性和动态化的特征[14],对信息精度、专业程度的要求也存在不同,这就需要明确治理子任务、子系统与战略性信息需求之间的关联,建立共性需求和个性化需求之间的关系,并依照业务和信息的关联逻辑来构建关联模型,充分考量战略性信息的需求目标、优先顺序、分析流程和方法、映射机制等,以有效促进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创新取得突破。

   2.推进技术开发融合应用,以资源深度整合释放数据治理价值

   在多维技术层面强化大数据的开发与应用,提升教育大数据的服务空间,对优化教育领域数据治理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①加强核心技术的开发。目前,大数据技术尚处于起步阶段,加上技术壁垒的存在,使得教育领域数据治理出现了整合水平较低、数据质量不佳、数据关联价值不足等问题,故急需加快大数据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开发大数据的关键技术并突破技术难关,提升各治理主体在治理过程中对大数据的萃取、分析、应用和监控能力,不断提升数据分析价值,以有效盘活大数据资源。②促进大数据技术与其它智能技术的融合应用。大数据在教育领域的应用还很不充分,故需要进一步融合诸如数据挖掘、深度学习、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逐步解锁各类数据技术在教育领域治理过程中的应用,充分释放大数据的隐藏价值,有效揭示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运作规律并深入挖掘其潜在价值,科学制定大数据应用规范,探求符合我国国情的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系统建构方式和运行框架,以高效化解不断凸显的治理难题,实现教育领域数据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3.建立共建共享联通机制,以组织架构重塑搭建数据治理框架

   在大数据时代,条块分离、业务分割、部门割裂造成的碎片化、孤岛型、烟囱式数据源已成为发展“瓶颈”,而适应时代需求的扁平化组织形式和管理模式必将成为现实需求。基于此,政府应牵头组织建立教育领域大数据共享机制和数据治理的标准规范,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对不同部门、不同领域的大数据汇集整合,分层次、分步骤地妥善解决“数据不可用、数据不够用、数据不敢用、数据不会用”的问题,实现从单一机构层面的数据应用向跨层级、跨部门、跨领域、跨时段协同应用的转化,真正实现多元治理主体参与教育共同治理的愿景。为此,教育领域治理主体要围绕信息扩张、市场拉动、绩效评价、隐私保护等方面建构大数据治理机制框架[15],不断推进与教育发展有关的大数据资源的汇聚、开放和融合,以“政府主导+市场化机制”的方式破除数据资源分割和垄断,搭建一体化的大数据共建共享服务平台,为构建资源广、数据全、判断精、建模准、反应快的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系统提供有效支持,重塑教育领域数据治理信息链、业务链,构建大数据驱动教育领域治理的有效模型,实现大数据信息的统一采集、因需处理、多元分析、精准应用、科学评价等,并让大数据在教育领域治理过程中的应用能释放出更多的技术红利。

   4.优化数据治理运行模式,以教育生态再造强化多元协同创新

   教育领域数据治理预期作用的发挥,应遵循系统思维,重点关注以下三个方面:①教育系统作为社会治理的一个重要子系统,拥有众多参与主体,且随着社会分工的加剧而更加复杂,仅靠单一的模型或者数据系统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而需要构建面向特定主体、特定任务的多维度子系统来协同解决治理难题。因此,应建立基于数据流的协同运行模式,纵深拓展大数据资源应用程度与范围,为实现大数据驱动治理创新奠定主体条件和系统基础[16]。②教育是与产业发展高度同构的动态性、网络化的教育生态系统,要通过大数据系统集成为其“画像”,提供多维数据收集、存储管理和应用服务等功能,并分别从静态和动态的视角汇集、整合教育领域大数据资源,形成不同层面的“数描”。③大数据作为一种重要资源,依靠行政命令强制获取并不可行,而应建立市场开发与应用机制,采用新商业模式,为各类主体提供可定制化的数据信息服务,以更好地释放大数据在教育领域治理方面的技术与资源红利。当然,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具体实践涉及方方面面,提升治理的水平和质量,还需在科学决策的基础上施以精细化的执行、实时化的监督、民主化的协调、人本化的服务[17]。只有通过多维度大数据治理场景的有机耦合,才能为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的创新发展提供有效的数据系统支持。

  

   四、结语

   大数据的价值更多地源于数据的二次利用,因此不能把教育领域的数据简单地汇集起来,而需要对数据进行再利用、重组和扩展,形成教育领域数据治理价值链——这就需要沿着“技术—社会”的逻辑,遵循智能化时代三元空间下“物理—社会—网络”的数据信息融合范式,推进教育领域数据治理系统集成,变革大数据时代的教育治理理念,强化顶层设计,推进技术变革,优化治理环境和运行模式,为教育领域治理变革的创新提供基础性支持。当前,我国教育领域数据治理尚处于起步阶段,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将人类价值观、角色扮演尤其是治理主体的创意、直觉与创新精神有效嵌入教育领域数据治理大数据系统,并将呆板的运算法则和冰冷的机器变为实现科学决策、有效治理的“利器”,或许是未来实现教育领域数据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条可行之道。

   参考文献:

   [1]王正青,但金凤.大数据时代教育大数据治理架构与关键领域——以美国肯塔基州、华盛顿州与马里兰州为例[J].现代教育技术,2019,(2):5-11.

   [2]孟天广,赵娟.大数据驱动的智能化社会治理:理论建构与治理体系[J].电子政务,2018,(8):2-11.

   [3]董晓辉,郑小斌,彭义平.高校教育大数据治理的框架设计与实施[J].中国电化教育,2019,(8):63-71.

   [4]刘金松.数据治理:高等教育治理工具转型研究[J].中国电化教育,2018,(12):39-45.

   [5]南旭光,张培.智能化时代我国高等教育治理变革研究[J].中国电化教育,2018,(6):1-7.

   [6]丛喜权,王福兴.构建政府社会治理大数据系统及其红利释放[J].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8,(4):11-15.

   [7]魏敏.信息组织4.0:变革历程和未来图景[J].国家图书馆学刊,2018,(1):78-85.

   [8]张峰.物联化、互联化与智能化:打造政府治理的新模式——基于信息空间的分析视角[J].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6):121-128.

   [9]戚万学,谢娟.教育大数据的伦理诉求及其实现[J].教育研究,2019,(7):26-35.

   [10]郑永兰,徐亚清.网络治理的三重维度:技术、场景与话语[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24-30.

   [11]杨开城.教育何以是大数据的[J].电化教育研究,2019,(2):5-11.

   [12]王琦,周紫云,丁国柱,等.本体可视化构建与进化系统的设计和架构[J].电化教育研究,2018,(2):60-66.

   [13]新华社.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OL]. <http://www.gov.cn/xinwen/2015-09/05/content_2925284.htm>

   [14]陈谭.政务大数据壁垒的生成与消解[J].求索,2016,(12):14-18.

   [15]翟云.中国大数据治理模式创新及其发展路径研究[J].电子政务,2018,(8):12-26.

   [16]南旭光.大数据时代高等教育“循数治理”解析及实现路径[J].中国电化教育,2016,(8):20-26.

   [17]申霞,夏豪杰.大数据背景下教育治理运行机制现代化[J].教育研究与实验,2018,(6):17-2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82.html
文章来源:《现代教育技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