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扬:张申府与黄埔军校

更新时间:2006-12-17 20:06:27
作者: 李扬(广州社科院)  

  

   引 子

  

   在中国现代政治史上,张申府是一个独特的人物。1893年,他与毛泽东同年出生;1918年,两人同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共事,毛泽东经杨昌济教授推荐当图书馆见习书记。北大毕业留校的张申府为图书馆助教,当馆长李大钊外出时,张两度主持馆务,是毛泽东的上司;他们同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创建人之一,1920年8月张申府与李大钊建立北京共产党小组,1921年1月1日毛泽东在新民学会新年大会上首次提出“有组党之必要”,1后成为长沙共产党小组代表出席中共“一大”;1924年,他们同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跨党”成员。从欧洲回国的张申府成为国民党黄埔军校第一任政治部副主任,是最早踏上黄埔岛的中共红色教官,毛泽东时任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

   张申府一生中有两大转折,一是1925年中国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上,因与一些人意见不合而负气退党;二是1948年10月,一贯反对内战的张申府昧于时局,在储安平的《观察》杂志上发表《呼吁和平》的文章,提倡“划江而治”,这显然有悖于中国共产党“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战略意图而受到严厉批判,不仅被民主同盟开除盟籍,连妻子刘清扬也离他而去。2 1949年以后的中国政治舞台上,这位中共最早创始人之一的成员从此悄无声息。

   张申府曾经透露:“章行严(士钊)曾请润之缓颊,让我出来工作。润之说:‘当初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未允。”毛泽东似乎仍对当年“张申府的老板面色很难看”这段旧事耿耿于怀。3张申府写信给周恩来,承认自己在政治上的“低能”,并称从此退出政治活动。后由周恩来、彭真安排,张出任北京图书馆研究员以解决生计问题。

   张申府是中国最早信仰马克思主义之一的政治活动家,“1949年以前,中国现代史的每一个影响社会变革的事件,仿佛都能看见张申府的影子。”4他同时也是最早将罗素思想引进中国的学人,张申府一生总在政治与学术之间来回穿插,早年轰轰烈烈,晚年却藉藉无名,哑然失声,大隐于闹市之中,历史仿佛在他身上失去了记忆。直到毛泽东逝世,张申府才被摘掉右派帽子并出任全国政协委员,真可谓“一度辉煌半生暗淡”。

   近年来,张申府开始被关注,先后有《张申府学术论文集》、张申府《思与文》、张申府《罗素哲学译述集》、张申府《所思》、《所忆》等出版。研究张申府学术思想的成果主要有:张岱年《张申府哲学思想》(河北人民出版社,1996)、张岱年《张申府学术论文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96)、李维武的《张申府先生的哲学思想》(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羊涤生《张申府与罗素》(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郭一曲《现代中国新文化的探索——张申府思想研究》(广东人民出版社,2002年)等,这些学术著作对张申府的哲学思想作了深入的探讨。张申府毕竟是他那一代最具有国际学术视野的中国学者之一。

   但从政治史角度探研张申府的成果仍然不多,舒衡哲[美]《张申府访谈录》(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1年)算是一本。这部访谈录,不是传统形式上的传记文学,访谈内容不按时间循序作人生回放,而是将时空打乱,以迂回曲折、前后照应的方式来印证传主的坎坷经历。此外还有一些叙述张申府政治活动的零散文章,如雷颐的“中国现代史上的张申府”(《北京大学学报》,1998年第2期)、章立凡的“历史尘封的哲人——记张申府先生”(《南方周末》,2004年11月18日)、刘钝的“革命、科学与情爱——《张申府访谈录》读后”(《科学文化评论》,第1卷第4期)等文章。这些著作及论文,对重新发现、挖掘几乎被历史遗忘的人物、弥补缺损的中国政治史很有意义。但是,它们对张申府在黄埔军校的思想和实践均论述不多,虽有提及张申府与黄埔军校及周恩来等人的关系,但仅是一笔带过,有关张在黄埔军校的研究尤为阙如。近期曾庆榴新著《共产党人与黄埔军校》,集中研究了1924年—1927年中国共产党在黄埔军校的活动,该书对张申府入黄埔军校作了一些史实描述,但没有进一步的详细分析。

   鉴于此,本文仅就张申府与黄埔军校关系作一实证性探讨。

  

   一、中共黄埔第一人

  

   1924年1月,国民党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布建立国共合作统一战线。大会期间,孙中山委任蒋介石为陆军军官学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筹建苏联红军式军校,以纠正以往仅是依靠和军阀结盟而没有自己军队导致的屡屡失误。

   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中提到:“统一战线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谋求通过把其成员安插进国民党中央的群众运动部门和黄埔军校,从而影响国民党。”5如果说,善于发动工农的中共并不缺乏组织工会和农民运动的人才,并成功地占据与黄埔军校几乎同时成立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历届主任一职的话,那么,中共则缺乏搞军事武装的人才。在建校初期,中共“安插”进黄埔军校任教官的除张申府外没有第二人。反之,视军权如命的蒋介石,深谙“有军则有权”的道理,他紧抓住黄埔,将黄埔发展成为广东国民政府的武力中心。那么,中共党员张申府是怎么进入蒋介石控制的黄埔军校,并在重要部门担任职务?

   张申府非一般中共党员,他是中共创建人之一。张申府(1893-1986)字申甫,又名崧年,河北省献县人。1917年,张申府在北大教授数学逻辑并兼北大图书馆助教时,陈独秀恰好经沈尹默推荐任北大文科学长,从日本回来的李大钊代章行严出任北大图书馆主任。这一年,志趣相投的陈、李、张经常在红楼李大钊办公室聚会,李、张是陈独秀主办《新青年》编委,他们在杂志上发表不少文章。早期旅欧少年共产党党员郑超麟说:“我之所以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很大原因是看了张申府为《新青年》所写的几篇文章。”6次年,即1918年12月,三人联手创办《每周评论》。在思想史上,《每周评论》被认为是中国新文化运动从文化启蒙转向政治救亡的标志。当时在许多热血沸腾的爱国者看来,政治比学术更重要。

   1920年4月,共产国际东方局的代表魏金斯基来华,先后会见李大钊、张申府和陈独秀等,讨论中国建党一事。1920年5月,在上海的陈独秀致长函张申府,商议组织政党事宜,并就组织名称叫“社会党”还是“共产党”征求李、张意见,他在信中特别叮嘱张:创党之事“只有你与守常(李大钊)可以谈”。李、张一致认为新组织应叫“中国共产党”。7“南陈北李”加上中间联系人张申府开始酝酿发展共产党党员之事。

   张申府后来回忆说:“陈独秀热情很高,他说干就干,在上海首先找了一些从日本留学回来的人,其中有周佛海、田汉、李达等。”8“回北大后,我把见到陈独秀的全部情况告诉了大钊同志,他非常高兴,而且赞同陈独秀关于建党问题的意见,之后,我们进一步商量发展党员的事。”9他们第一个要发展的人是刘清扬。自幼习武并以秋瑾为偶像的刘清扬是天津学生运动积极分子,天津青年界的进步团体“觉悟社”骨干。

   张申府说:“9月底,刘清扬到北京后,大钊和我在图书馆主任室找她谈话,希望她加入共产党,但她当时却表示对党的组织还不太了解,没有同意。我们认为入党的事不能勉强,只能待将来有了认识再说。以后,李大钊找了张国焘。张是北大学生,在学生中表现积极,热情很高。除了大钊和我,他成了北京的第三个党员。”10张的这段叙述颇有点“守常老大吾老二”自居之意味。

   同年冬,张申府受聘于巴黎里昂大学中法学院(李石曾、吴稚晖等人筹办)教授逻辑学,他以蔡元培的私人秘书身份随同蔡元培一起赴法国。行前他到上海,住法租界渔阳里陈独秀家中,这也是中共筹备时期的中央所在地。当张抵达巴黎时,已肩负着陈独秀、李大钊委托在海外建立发展中共党组织的重要使命,张申府成了欧洲中国学生群中政治和思想成长的催生者。1921年,他在巴黎创立中国留法学生共产党小组,是中共旅法、旅德支部主要负责人之一。从张申府1922年的日记来看,张与陈独秀的书信来往密切,经常彼此交换建党情况。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夕,张申府因路途遥远,时间紧迫,未能赶回国出席中共一大会议。

   三年后,即1923底,张申府从德国经莫斯科回国,李大钊认为广东形势很好,亲自介绍张申府前往广州。1924年春节后,张从北京启程赴粤,经上海停留时与陈独秀见面,陈支持张申府去广州工作。张抵达广州,适逢国民党改组,因有李大钊(时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和陈独秀(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推荐,加上当时广州留学生无几,改组后的国民党迫切需要人才,张申府受到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政治委员会委员兼农工部长廖仲恺11等人的热情欢迎。

   思想敏锐而又喜好新事物的张申府,甫在广州这块革命热土上活跃起来。正值国民党筹办陆军军官学校(校址设在黄埔岛,又称黄埔军校),2月6日筹备委员会在广州南堤二号(今沿江路239号)正式成立,蒋介石离开广州时由廖仲恺负责建校筹备工作,参与筹建军校的还有孙中山邀请的几名苏联军事顾问,他们中有说英语和德语。通晓英、德语的张申府很快加入进来,后成为蒋介石的翻译员。

   张、蒋认识并非始于黄埔,“那是1923年的11月,我从德国回国,取道俄国,住在莫斯科赵世炎处。时蒋介石正奉孙中山先生之命,与张太雷等四人在俄国考察,这是为国民党创办军校作准备的政治军事考察。经世炎同志介绍,认识了蒋介石”,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蒋介石对张申府“客气得很”,12虽然生性高傲的张申府私底下并不喜欢蒋,但也佩服蒋的军事才能。蒋这次率领“孙逸仙博士代表团”访苏的最大成果,是苏联同意“为中国革命者建立军校”,这使蒋介石兴奋不已。这次的不期而遇,成为张申府进黄埔军校机缘之一。

   日本陆军振武学校出身的蒋介石在1926年前仍是国民党中派的“代表人物”(周恩来语),13他支持孙中山改组国民党,虽然对苏俄心存戒心,但公开场合却以高姿态赞成“联俄”并接受“联共”。羽毛未丰的蒋介石深谙招揽人才为己用的道理,拉拢左派势力,包括年轻的共产党力量,以提高自己在国民党中的地位。正如黄埔军校教育长、后任代校长方鼎英所言:“本校政治部之共产分子,如熊雄等,皆为校长延揽而来。”14熊雄是共产国际为中共秘密培训军事人才的对象,蒋介石在莫斯科访问期间,熊雄是中共旅莫斯科支部派来的陪同,蒋、熊由此结识。熊雄后回国入黄埔,很快被蒋任命为政治部主任。

   由于各省均在军阀势力下,不能公开招生,国民党中央只好乘“一大”会议之便,秘托返籍各省中央委员私下招聘,其中最积极者为毛泽东、徐特立、于右任、戴季陶、居觉生等,经过当地考试合格后约有1300名考生云集广州参加复试,1924年3月27日假广东高等师范学校(今广州文明路)礼堂为考场,国文试题为戴季陶拟定,数学题由王登云负责,张申府和几位苏联顾问负责口试题,张还负责笔试监考和阅卷工作。第一期招生近500名,其中包括陈赓、徐向前、蒋先云、李之龙、周士第、左权、宋希濂、郑洞国、侯镜如等日后著名军事将领和政治人物。

   张申府显然得到校长蒋介石和党代表廖仲恺的信任,5月12日,张申府被孙中山任命为第一批陆军军官学校教官,这批由蒋介石提名的十七位人选当中,只有张申府是中共党员。15张申府被任命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是国民党理论家戴季陶。同时任命的还有管理部主任林振雄、军需部主任周竣彦、军医部主任宋荣昌、教练部副主任兼总队长邓演达等。军校教官主要来源于日本军事学校、保定军官学校和云南陆军讲武堂,从未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张申府成为中共在黄埔军校第一人,时年32岁。

   张申府被任命为政治部副主任一职并不偶然,与国民党改组后的建军思想有关。

孙中山建军校宗旨是:“创造革命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