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犹大福音》与犹大形象

更新时间:2020-08-19 17:09:32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任何别的福音书,都是不准确的或不被接受的。”[⑧] 看来,在对待《犹大福音》的态度上,东正教和天主教倒是不谋而合,高度一致的。

  

   在新教阵营,保守的基督再临派(Adventists)于2006年12月发表题为《回顾2006年最值得记忆的故事》的文章,其作者——教会圣经研究所负责人芬德尔( Gerhard Pfandl)说:“《犹大福音》过去是异端,今天仍然是异端。”[⑨]

  

   新教的United Methodist报纸Nexus在《犹大福音》公布的当月做了一项调查,称97%的被调查者阅读或听说了《犹大福音》,多数人认为它反映了早期基督教的多样性。例如:“我们应该把《犹大福音》看作另一个证据,它证明早期教会是有分歧的,获胜的一方未必就是正确的。” “这部福音书,以及别的许多福音书,有助于我们正确描述早期教会中形形色色的教义。” “这个文本(以及所谓的《多玛福音》和《玛丽福音》)之所以没有列为正典,并非因为它们不为人知,而是因为它们被一个团体(诺斯替派)尊崇而被早期教会视为异端。我们应该知道这些福音书吗?应该!我们应该让它们而改变我们视为正典的福音书吗?不!”“《犹大福音》使我们更清楚地知道,基督教在其形成期并非同质,而是丰富多样的。这应该提醒我们,多样性给我们基督徒以力量,不同的观点并不会造成基督教王国的终结。”[⑩]可以看出,基督新教的卫理公会派的很多信徒没有一味地抗议,而是把《犹大福音》作为历史文献来认真对待的,其态度是非常冷静、理性的。

  

   但是,在基督教阵营,也有不少普通信徒反映强烈。《恩典在线》刊载基督徒杨忠禄的文章(2006年6月15日),说:《犹大福音》古卷在21世纪面世,“轰动全世界”,“为出卖基督的叛徒犹大平反,挑战《圣经》记载的真实与可靠性!”“今天,敌耶稣的灵大大运行,借着《犹大福音》显示耶稣为摆脱肉体而请求犹大帮助祂上十字架,使那被撒旦充满的犹大借尸还魂,成为英雄,受人景仰;……人若相信这些,便没有救主可信了,结局就是永远的灭亡!那便是撒旦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其对《犹大福音》的坚决拒绝和敌视态度,一看便知。

  

   署名“超人”的基督徒作者在网上发表长文,先是全文翻译了《犹大福音》,然后又分别以《旧约》正典、新约四《福音书》的可靠性、圣经正典的一致性、《犹大福音》的成书年代等多重维度对《犹大福音》做了详细的分析,最好得出结论:“《犹大福音》不是借着圣灵所默示的经典,也不被列于历代圣公会议所承认的正典里。它是魔鬼的产品。不是什么福音,而是祸音。因为福音的本质是好消息,而《犹大福音》的内容却是坏消息。它只是制造怀疑与不信,毁灭与灭亡。我们应该将《犹大福音》改名作《犹大祸音》。”[11]

  

   有些基督徒在发表评论时援引了公元180年左右里昂大主教爱任纽(Irenaeus,130-202)对待《犹大福音》的态度。该大主教曾经在其《驳异端》(第1卷第31章第1节)里提及多部福音书,其中包括《犹大福音》,声称那些福音书都是人为杜撰的故事。他指出:《犹大福音》中所谓耶稣的门徒中只有犹大知道他人所不知道的真相,犹大的背叛乃受命于耶稣之类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只有《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才是应该认可的福音书,《犹大福音》实际上是诺斯替派的异端邪说。爱任纽主教当年对《犹大福音》的这些看法至今仍然颇有影响。

  

   我们还注意到犹太人的反映。在《新约 福音书》中,犹大被描述成为了30个银币而出卖耶稣的叛徒,而《犹大福音》则把犹大说成是为成就耶稣的使命而忍辱殉道的英雄。从这个意义上说,该福音书是为犹大“平反”,为犹大和与之相关的犹太人“恢复名誉”的。然而,犹太人对此福音书的反映却相当谨慎乃至冷谈。伊萨 阿德勒斯坦(Yitzchok Adlerstein)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根据这部古书,犹大是个好人,他忠实地执行了神的意志,但这个世界不理解他而让他一直忍受着谴责和恶名。然而,这部古卷对犹大形象的重新确立起不了多大作用。这是因为,在基督教徒和教会那里,犹大的叛徒形象是根深蒂固的,他们决不会接受《犹大福音》并相信其中的话。[12]

  

   颇有影响的正统派犹太人法克森(Jock L. Falkson)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谈了他对于《犹大福音》和犹大出卖耶稣一事的看法。他说:最近发现的《犹大福音》为犹大这个“最终的叛徒”说了些好话,但他相信,“基督教的圣经学者是不可能接受这个新福音书的,因为它将使《新约》里的四个福音书无效。” 实际上,“从犹太教的观点看,任何福音书里的叙述都是不正确的”,因为按照《新约》福音书的记述,耶稣是在逾越节的第一个晚上(星期四晚上)被抓捕的,而这是一个上帝规定的年年都过的纪念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宗教节日。在这个时间里,犹太祭司们以及法院的71个法官都在圣殿里(星期四晚上)做逾越节祈祷,然后他们回家,在家里举行逾越节晚餐(Seder)。那时,犹太人都不可能工作。“所以,耶稣决不是逾越节的第一个晚上被圣殿的祭司抓捕的,也不可能被祭司和法官审判,也不会在第二天(按《路加福音》所说)受审判。”再说,耶稣也无需别人的出卖。在四个福音书里,“耶稣说得很清楚,他随时都会被圣殿的祭司抓起来。既然如此,他还需要谁来背叛他吗?又有谁为了三十个银币而做一件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呢?”按照新约福音书,祭司们都认识耶稣,他们不需要犹大出卖他就可以把他抓起来,也用不着付给犹大30个银币而换取没有任何价值的消息。” [13]

  

   大致来说,犹太人认为基督教决不会承认《犹大福音》,因此,该福音书也不可能为犹大平反。同时,犹太人从来也不承认基督教福音书关于犹大出卖耶稣的记述,因为那些记述和犹太教的常识相矛盾。

  

   三、对文本翻译的批评和回应

  

   在地理学会公布《犹大福音》并通过电视播放有关的纪录片后,有心的学者马上开始研究该福音书。美国德克萨斯州赖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的圣经学教授迪克尼克(April D. DeConick)就是其中的一位。经过一年多的悉心研读,她于2007年10月出版了《第十三个使徒:<犹大福音>究竟说了什么》(The Thirteenth Apostle: What the Gospel of Judas Really says )一书,发表了她根据科普特原文对《犹大福音》的新译和对地理学会译文的批评。接着,她在自己的大学组织了相关的研讨会,进一步阐述了上述著作中的观点。同年12月1日,她又在《纽约时报》发表《福音书真相》(Gospel Truth)一文,对原有译文进一步提出了颠覆性的勘误和质疑。

  

   首先,迪克尼克教授质疑“第十三个灵”的译文。地理学会英译的《犹大福音》有如下文字:“You thirteenth spirit, why do you try so hard?”  [14]迪克尼克指出:这里的spirit(灵)是误译。从科普特文转译过来的词是daimon, 而这个词在其他基督教经典里通常译为demon(魔鬼)。而且,13这个数字在诺斯替派的塞特支派中代表的是一个魔鬼之域——Ialdabaoth。简言之,在她看来,daimon这个词指的是魔鬼,13这个数目也指代魔鬼之域。其次,迪克尼克教授认为Judas “would ascend to the holy generation”[15]这句译文是错的,正确的译文应该是would not “ascend。”说的是犹大“没有上升到”圣洁的世代。第三,另一段话说 “set apart for the holy generation”,[16] 译文应该是“set apart from the holy generation”,说的是耶稣“把犹大和圣洁世代的人分离开来了”,因而没有进入那圣洁的世代。[17]

  

   迪克尼克教授总结说:“那么,《犹大福音》究竟说了什么呢?它说犹大是一个被叫做‘第十三者’的魔鬼。在某些诺斯替传统中,这是对魔鬼之王的称谓,这魔鬼之王是以 Ialdabaoth 闻名的,他住在地球之上的第十三重天上。犹大是他在人间的化身或他在尘世的隐秘替身。这些诺斯替分子把Ialdabaoth 等同于希伯来语的Yahweh(雅威),视之为动辄嫉妒、发怒的神祇,是耶稣降临而揭示的最高上帝的敌对者。”迪克尼克继续说:“因为犹大是一个为Ialdabaoth效力的魔鬼,当犹大牺牲耶稣时,他是把耶稣献给了魔鬼们,而不是上帝。这实际上嘲笑了主流的基督教信仰:耶稣之死的救赎价值和圣餐的有效性。”[18] 在迪克尼克教授看来,在《犹大福音》里,犹大不仅不是“好人”,而且是比《新约》福音书里更邪恶的魔鬼,是把耶稣出卖给魔鬼之域的魔鬼。

  

   迪克尼克不仅指出了美国地理学会版《犹大福音》的误译,而且还就译者的动机提出了质疑,对它的做法提出了异议:“这些严重的错误是怎样造成的呢?它们是实实在在的错误还是有人故意造成的呢?这是个时间问题,我还没有满意的答案。”[19]迪克尼克教授相信,地理学会的研究者们把一份破旧不堪的古代文件复原了85%,是颇为不易的。但是,他们与地理学会签署了保密协议,工作期间各自为政,互不交流讨论;地理学会没有公布与原件同样大小的影像文本,这些做法都妨碍了有效的工作和准确的翻译。对于《犹大福音》发表后在各界引起的强烈反响,迪克尼克教授说:这可能与人们具有的旨在恢复犹太教与基督教关系的愿望有关。“犹大是个可怕的角色。对于基督徒,他无论怎么说都是个为了几个小钱而背叛神的家伙。对于犹太人,他是这样一个人,其故事被基督徒所利用,致使犹太人受迫害达许多世纪。尽管我们应该继续致力于这个古已有之的分裂的和解,但是,把犹大制造成一个英雄,并不是可取的做法。”[20]

  

迪克尼克在《纽约时报》上的文章发表后,地理学会马上发表了官方声明。声明说:地理学会在介入《犹大福音》这个工程之初就组织了一支来自不同学科的可信赖的专家队伍,该福音书的翻译是由瑞士的世界顶尖的科普特文专家卡瑟(Rodolphe Kasser)和他的三个助手一起完成的。此外,地理学会还组建了由九位著名学者和各相关宗教的权威人士组成的顾问小组,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很好的意见。我们一经确定该文献为真,并拥有了大家认同的译文后,就迅速公开发表它并把相关的材料放到了网站上。今年(2007年)夏天,我们又发表了该福音书的第二版,包括了科普特原文,标准的英文和法文译文。我们只公开了科普特原书的缩印本(原书的56%),是因为有专家建议缩印本不妨碍学者的研究。尽管如此,我们仍将尽快按原书页的大小公开发表它。迪克尼克教授的不同译法也反映在我们出版的该福音书的第二版的注释中。对于任何文本,在措辞和含义上有不同翻译是正常的,《犹大福音》也不例外。我们不赞成迪克尼克教授关于我们专家的动机的说法,但我们确实感到她的翻译很有意义,因此我们愿意邀请她来地理学会在华盛顿的总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