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希伯来《圣经》哲学思想初探

更新时间:2020-08-19 16:59:14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更有甚者,“神站在大能者的会中,在众神之中施行审判”,谴责那些审判不公的神祗,并剥夺了他们的神圣地位和不朽性(《诗篇》82)。据此,有人认为,圣经犹太教不是一神教,而是多神教向一神教之间的过渡形式,或可称为主神教或单一神教(Monolatry)。[8] 然而,我们认为,虽然《圣经》中有个别的言辞说明非一神教的因素存在于《圣经》中,但是,从多数章节和主导精神来看,《圣经》突出和强调的是一神教。《圣经》是由不同的底本在不同的时代编纂而成的典籍,不是哲学教科书,其中不免存在一些前后不一的内容。但是,圣经犹太教的主旨是一神教,当是可为大多数学者和信众所接受的判断。[9]

  

   在《圣经》中,我们还可以发现世界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据《创世记》载:“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于是,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了人;他所创造的有男有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对他们说:‘要繁殖增多,充满这地,征服它;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爬行的所有生物。”(1:26-28)还有,全地上“结种子的各样蔬菜和一切果树上有种子的果子”都被给予人类做食物。(1:29)大洪水之后,上帝不仅重复了让人类繁衍,把万物交付人类管理的话,而且在允许人们食用各种植物的同时,还增加动物为人的食品。(9:1-3)从《圣经》中的这些地方可见,上帝创造了天地和其中的动物、植物,还有人类。由于人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的,因此也是万物中最高的存在。上帝赐给人类比其他存在物更高的地位和权力,让人成为它们的管理者或主人。管理也可以译为统治(rule, govern),人与世界万物之间这种管理与被管理,统治与被统治之间的关系在这里找到了神圣的根据。当然,上帝将管理自然万物的权力交给人类,并没有说让人过度地开发甚至掠夺自然界。做好世界和万物的管理者,而不成为破坏者,是人类天经地义的神圣职责。

  

   二、人:灵与肉的统一

  

   在犹太教的《圣经》中,灵与肉不是截然二分的。反之,它们在人身上是合而为一,不可分离,因而属于一元论,而不是二元论的。

  

   《圣经》说:“神用地上的尘土造成人形,把生气吹进他的鼻孔里,那人就成了有生命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2:7)还说:“你收回他们的气息,他们就死亡,回归尘土。你发出你的灵,万物就被造成;”(《诗篇》104:29-30)《圣经》中的这些话表明:第一,人是由上帝创造的。第二,人的肉体源于尘土,而灵魂来自神的气息。第三,来自上帝的气息或灵魂是人之为有生命的活人的决定性因素。

  

   在希伯来语中,灵或灵魂通常由下面几个词来表示:ruach, nephesh, neshamah, jechidah, chayyah。这几个词在希伯来语中都不是指纯粹的理性灵魂(rational soul)或心灵(mind)。《创世记》开篇所说“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其中,“灵”的希伯来语词为Ruach,意思是可以升降的气和风。在《传道书》(3:21)和其他几个地方,ruach也都是这个意思。《创世记》第二章(2:7)所说的“灵“,其原文是Nephesh ,意思是“血”。在古代希伯来语中,血意味着“生命”。如经文说:“血就是生命。”(《申命记》12:23) Neshamah 的意思是指人的气质(disposition)。Chayyah 指人的肢体死亡后而存留的东西。 Jechidah, 原意是唯一者,指与成双成对的肢体不同的单一的灵魂。“(《密德拉什》之《大创世记》14:9)[10]

  

   在《摩西五经》和《先知书》形成的时代,以色列人尚未受到希腊哲学的影响。事实上,以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古希腊系统哲学还处在胚胎阶段。作为一种曾经受到埃及和巴比伦文化影响的宗教,圣经犹太教没有身心二元论或灵与肉的二元论。在《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活生生的人中,灵不是与肉体分离的存在,而是与之密切结合在一起的。其结合不是外在的或偶然的,而是完美的内在统一体。灵魂无法离开身体而存在,反之,身体也不能离开灵魂而存在。在前面的引文中,用“血”表示“生命的存在”,体现了灵与肉的整体统一性,从而避免了从古希腊哲学开始且在西方长期流行的“身心二元论”。正如《圣经》学者布鲁齐曼(Walter Brueggemann)在解释《创世记》第2章(第7节)的相关文字时所说:上帝吹气而使泥土造的人成为有灵的活人这个说法避免了二元论。中国古代有不少哲学家主张类似的学说。《管子·业内篇》:“凡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 。”精,就是气之精者。东汉的王充认为人是阴阳二气合成的,“阴气主为骨肉,阳气主为精神。”(《订鬼》)“死而形体朽,精气散。”(《论死》)犹太教《圣经》所说的灵(气、风、血,等)与中国古代不少哲学家的主张相通之处甚多。

  

   希伯来语中有leb一词,意思是“心”(heart)。 这里的“心”(leb)和希腊哲学中的“心灵”(nous/mind)显著不同。希伯来语的leb指人的有血有肉的心。希腊哲学中的心(nous/mind)是人认识世界的主体,其功能是思想。与此不同,《圣经》中所说的心是情感的主体。畏惧、爱、谦卑、仁慈等等情感,皆从它而产生。《圣经》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上帝。”(《申命记》6:5)这段话要求以色列人对上帝的爱要发自“内心”(leb/heart),要用真心情去爱上帝,而不是用心智(nous/mind)去认识、思想上帝。现代早期意大利犹太哲学家(Luzzatto)在解释leb和nous的区别时说:犹太教是一种情心的宗教(religion of heart),而不是智心的宗教(religion of mind)。犹太教中所有的律令和道德原则都是情感的产物,它们引导人趋向善良、正义和上帝。他宣称:西方文明是由两种相对的力量构成的。一是雅典主义,即古代希腊或雅典的文化;二是亚伯拉罕主义,这就是犹太人的宗教思想。人类受益于以色列人,因为他们为人类提供了正义、平等、仁爱等来自西奈神启的道德范畴。另一方面,希腊则为给予世界以科学、艺术、以及对于和谐和美丽的热爱。[11]如今,这个说法已经颇为流行,代表了人们对于西方文化之流源的一般认识。[12]

  

   也许有人会问:犹太教中灵与肉的一元论是不彻底的,因为经文上说:人的质料是泥土,灵魂是上帝后来赋予的(《创世记》2:7),而且死后还要和肉体分离(《创世记》6:4;《诗篇》104:29)。从某些经文看,这样的疑问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但是,从总体上说,我们仍然可以说,在灵与肉的关系问题上,犹太教《圣经》坚持的是一元论。这是因为,作为人之灵魂的是气息、是血,即生命本身,它和身体不是异质的存在,而是完全结合为一的。当然,由于希腊哲学的影响,塔木德时期的犹太教就包含了明显的二元论的成分。但是,那是数百年以后的事了。

  

   三、神定论和人的自由

  

   “Divine providence”是一个在翻译上颇为棘手的词。流行的英汉词典把它解释为神意、神律、神命、神佑。按我们的理解,它不是直接指神的意志,或者律令。在犹太教中,它指的是上帝对他所创造的世界和人的干预、控制和决定。从《圣经》文本看,上帝并非如自然神论所说的那样,在完成创造后就无所事事,对世界万物不予理睬了。反之,上帝在创造事物时是有目的的。为了确保其目的的最终实现,上帝在完成创造后仍继续干预、控制、决定着万物。西方的神学家和哲学家将这种理论称为the Doctrine of Divine Providence,我们试译为“神定论”。

  

   宇宙万物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无生命的存在,它们遵循的上帝赋予的齐一性或自然规律,或者说,上帝是利用自然规律来实现对它们的干预和决定的。二是有生命的植物和动物界。为了维系他们的正常存在,上帝对之施以照料(care)。最后是人。人不仅有生命,还有理智和自由意志,因而是道德主体。对于人,上帝借助人的理性和自由意志,使之能够做出服从还是违反上帝的法则。但是,人的言行归根到底是由神制约的。这是一般意义上的神定。

  

      “神定”或“神的干预”是中性词,本身并无褒贬,只是在与人的祸福相关时才被看作是善的或恶的。例如,神的干预(intervention)可以表现为神对世界或人的谴告,如通过地震等灾害警告世人,也可以表现为对人类或个人的佑助,如使某人发财致富,儿孙满堂。就其与人的祸福荣辱相关而言,可以译之为神命,近乎中国人常说之“命运”。

  

   犹太教的《圣经》没有直接使用Divine Providence这个词,但是,其中表现“神定论”的话语和事件却随处可见。《创世记》在描述了上帝创造世界万物以及以色列民族的发生史后,随处表现出上帝是世界的主宰(Lord),他维系和主宰着大地上的一切。例如,在《出埃及记》中,上帝使埃及法老心硬,施行了十大灾害,迫使法老允许以色列人离开埃及。随后,上帝又使奇迹,让红海的海水分开,露出干地,使逃离的以色列人安全通过。此类神迹表示了上帝对事物的直接干预和宰制。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与摩西立约,赐给以色列人以律法,使以色列人成为上帝的选民,表示了对以色列民族的特殊关爱和惠顾。这可以说是上帝对犹太民族的护佑。就个体而言,上帝让亚伯拉罕百岁得子,让雅各有十二个儿子并使之演化为以色列人的十二支派,使约瑟脱险而在埃及成为宰相,让摩西从河中得救而成为以色列人的民族领袖和犹太教创始人。诸如此类,无不表明神对以色列人的关爱和护佑。义人约伯先是人财两旺,后来受上帝的试探而家破人亡,身受苦痛,最后上帝使之家道复兴,人财富足胜于从前。这也是神的干预使然。当然,以色列国的建立、分裂,圣殿的被毁坏,十支派的消逝,犹太人的“巴比伦之囚”,圣殿的建立和被毁……整个一部古代犹太人的历史也都可以说是神干预的结果。“神定论”虽然没有在《圣经》中形成系统的理论,但是,其中存在的类似思想则随处可见。

  

   上帝有力量控制和主宰自然界和人类。但是,人又是自由的。《圣经》说:“我今日呼天唤地地向你们作证,我把生与死,福与祸,都摆在你面前了;所以你要选择生命,好让你和你的后裔都可以活着。”(《申命记》30:19)可见,上帝是允许人自由选择的。

  

但是,人的自由又是和人的死亡、罪恶以及责任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人有生,也有死。人之生乃由于上帝赋予人以“灵气”,人之死,亦为上帝所为。经文说:“神用地上的尘土造成人形,把生气吹进他的鼻孔里,那人就成了有生命的活人”。(《创世记》2:7)还说:“你收回他们的气息,他们就死亡,回归尘土。”(《诗篇》104:29)。上帝既然赋予人以生命之气,使之存活,为什么又收回人的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2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