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论犹太人的尚异特性

更新时间:2020-08-19 15:57:15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而这样的思维方式又表现在他们的学习、工作和日常生活中。 [⑨】犹太人中盛传这样的说法:“两个犹太人,三种意见。” 2008年5月,笔者曾应以色列总统佩雷斯之邀参加了为纪念以色列建国60年而举办的“总统大会”。在会上,奥而默特总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以色列有700万犹太人,而有700多万个总理。也是在那次会议上,以色列的部长们围绕巴以和谈、国防、教育等问题唇枪舌剑,争辩异常激烈,给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人们常说:“习惯是第二天性”。善于发表不同意见,长于争辩,就是犹太人在数千年的生活中培养成的第二天性。

   稍加反思即可发现,犹太人尚异的后果包括两方面,一是卓越的成就,二是与卓越成就相伴的悲惨遭遇和苦难。

   犹太人的卓然成就是尽人皆知的。美国心理学家卡甘(Henry Enoch Kagan)写过《六个改变了世界的人》一书,列举了摩西、耶稣、保罗、马克思、弗洛伊德和爱因斯坦六人,为他们立传并进行了心理人格分析。【⑩】摩西之伟大在于他创立了犹太教,耶稣、保罗之伟大在于他们从犹太教里发展出了基督教,而基督教后来成为西方文化的主流。他们三人是改变几十亿人的信仰和精神的宗教领袖。马克思之伟大在于提出了剩余价值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他亲手开创的共产主义运动在19-20世纪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政治的格局。弗洛伊德是第一个从潜意识入手分析人格的心理学家和思想家,他的精神分析学开辟了一个心理研究的新领域、提供了一个新视角、新方法。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是牛顿之后物理学的最大成就,其理论和在宏观与微观领域的应用价值无论怎样估计都不为过。当然,改变世界的肯定不止这六个犹太人。但毫无疑问,这六个犹太人属于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人物之列。其实,除了这里提及的六个犹太人以外,每一个领域内都有一批卓越的犹太人。鉴于国内外有关犹太人杰出成就的论著已经很多,这里就不赘述了。

   笔者曾写过《犹太人何以智慧》的短文,【11]从犹太思想家既反对传统,又得益于传统的辩证关系,从他们从小所接受的宗教教育,酷爱学习的习惯,散居条件下恶劣的生存环境等方面分析了犹太人何以产生杰出人物的根源。实际上,除了该文指出的原因外,犹太人之所以有智慧,更和他们的求异、尚异的思维方式有关。尚异思维,意味着质疑、批判一切既定的、陈旧的东西,意味着标新立异,创造新思想、新价值、新理论、新技术、新行业、新学科……也就是不断创新,永不止步。此外,犹太人的成就无疑与其成长的环境有关,但其环境也直接或间接地与他们那与众不同的宗教、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即尚异特性,有某种程度的关联。

   如果说犹太人的杰出成就是对其尚异特性的肯定性注解,那么犹太人在历史上的不幸遭遇则是对同一个特征的另一面阐释。抛开圣经时代的“巴比伦之囚”、亚历山大征服以及罗马帝国的统治不提,单说公元70年后犹太人的散居后所遭受的迫害和屠杀。英语有Anti-Semitism一词,通常被译为“反犹主义”。实际上,它不仅指某种反对犹太人的“主义”或理论,而包括所有的反犹言行。在中世纪的欧洲诸国,犹太人居住在阴暗潮湿、房屋低矮的“隔都”里。他们没有公民权、只能从事商贩和信贷等基督徒不屑的职业,还须缴纳重税,并面临随时被没收财产的危险。在十字架东征、黑死病等事件中屡屡受到诬陷并惨遭屠杀。1290年,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在榨干了犹太人的血汗后下令把他们驱逐出境。1392年,法国国王菲利浦二世也在剥削、迫害犹太人之后驱逐了他们。自14世纪始,西班牙犹太人命运多舛,十字军的无辜杀戮、被迫改信基督教、被苛以重税、佩戴侮辱性的标志,1492年斐迪南国王要求西班牙犹太人在4个月内变卖家产后离境。二战期间希特勒屠杀了600万犹太人,则是反犹主义的登峰造极。这些都是震惊世界的排犹、反犹事件。

   诚然,反犹主义的根源首先是宗教性的“弑神罪”,即如《福音书》记载的那样,加略人犹大出卖了耶稣,在犹太大祭司判处了耶稣死刑后转由罗马总督处死了他。也就是说,因为犹太人犯了杀害耶稣基督的罪,所以他们都成了所有基督徒的仇敌。此外,犹太人之求异、尚异也应视为加剧或强化反犹主义的因素之一。如前所述,在基督教一统天下的欧洲,犹太人竟然敢于公然否认耶稣是救世主,而且和基督教进行过三次大辩论。【12]作为少数民族而寄居异国他乡的犹太人竟然入乡而不随俗,依然过自己的安息日,依然在犹太教圣堂读经,依然蓄留须发,穿戴异样,饮食不同,等等。这些宗教习俗差别和“怪异”的生活方式无异于在他们和基督徒之间划了一条分界线,进而在很多基督徒眼里成为不受欢迎的“异类”。再者,犹太人善于经营,在经商、借贷行业大赚其钱,也难免招致嫉恨。试想,假如某个村庄里住着几个“外来户”,他们凡事与众不同,独往独来,居然还可发财致富,占多数的村民会产生什么想法,最终将导致什么后果呢?这里无意把反犹主义的原因归咎于犹太人自己而为基督教开脱;也无意指责犹太人坚守自己的宗教,奉行独特生活方式的做法,只想客观地指出犹太人之特立独行而产生的实际后果。

   简言之。尚异对于犹太人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塑造了一大批杰出的犹太人,成就了犹太人在各个领域的丰功伟绩;另一方面又成为反犹主义的直接或间接的缘由。常言道:“性格即命运”。如果说尚异是犹太人的性格,那么斐然的成就和与之伴随着苦难遭遇,则是其无可避免的命运。

   归根到底,犹太人求异尚异的目的是为了突出个性,以维系自己民族的存在。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在本质上文化的产物。【13]不仅个人是文化的产物,一个民族也是其文化的产物。既如此,要维系一个民族的存在,必然要维系这个民族的文化。对于犹太人来说,就是要维系犹太教。

   起初,古代以色列人建立一神教,是为了和信仰多神的外邦人区别开来,使以色列人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而存在。《圣经》经文经常把雅威说成的“我们祖先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以及“以色列的神”,而以色列的神是比异教徒信奉的“众神”更伟大的神。实际上,在圣经时代,信仰雅威一个神的就是以色列人或犹太人,信仰他神或崇拜偶像的就是外族异教。对外,以色列人严格拒绝外族信奉的神灵,以便和异教、外族划清界限;对内,竭尽全力维护一神信仰,对于违反者严惩不贷。《出埃及记》记载:趁摩西上西奈山未归之际,以色列的百姓在亚伦允许后铸造了一尊金牛犊,并围绕它手舞足蹈。摩西见后怒不可遏,顿时摔碎了刻有“十诫”的法版,焚毁了金牛犊并把它研成粉末,还命令作为祭司家族的利未人无情地杀死了3000崇拜金牛者。【14] 可见,古代以色列人维护一神教的态度已经严肃到了极其残酷的程度。这样做的首要目的,就是维护一神教的纯洁性,使犹太教成为与异教不同的宗教,使犹太人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族群。

   散居时期的犹太人侨居于宗主国,处在少数民族地位。作为少数民族的犹太人比以前更直接地面临被同化的危险,因此也比以往具有更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危机感。实际上,散居犹太人之所以在各国依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在生活方式和日常行为上我行我素,要的就是一个“异”字,即在文化上表现出自己的独立性和独特性;要的就是通过这样的独立性、独特性而坚守自己的民族性,使处于“险境”的犹太人不致被同化,不致丧失犹太性或犹太人的身份。

   1789年法国大革命以后,犹太人首先在法国得到了公民权,之后又在德国和欧洲多数国家获得的同样的权利。犹太历史称此为“解放”。尽管在“解放”后犹太公民权并没有完全落到实处。但是,其处境确实一度得到了明显改善。于是乎,犹太人内部开始发生分化。有“全盘西化论”者,如著名德国犹太思想家门德尔松的后裔、诗人海涅、以及为数不少的犹太富翁的夫人们,其结局是这些人放弃了犹太教,皈依了基督教。有“犹体西用论”者,如德国的希尔施(Samson Raphael Hersch)与意大利的卢扎托(Samuel David Luzzatto)。对于他们,上帝启示的犹太教是犹太人赖以存在之根本或灵魂,这个根本不能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应该改变的倒是这个日益远离传统的时代。对于世俗文化与科学,他们采取有限接受的态度。他们构成了犹太教的新正统派。更多的是激进的改革派,德国的盖格尔(Abraham Geiger)、侯德海姆(Sammuel Holdheim),以及后来美国的怀斯(Isaac Wise)是其典型代表。他们相信,犹太人必须融入西方主流社会,而融入西方社会的重要途径是改革犹太教。所以,他们大刀阔斧地改革并重建了犹太教的信念,尤其是仪礼和习俗。此外,还有保守派。他们先是参与改革派,而后又指责改革派过于激进而后退一步,组成了介于正统派与改革派之间的中间派。其代表人物有谢希特(Solomon Schecter)、金诗伯格(Lous Ginsberg)、莱塞(Issac Lesser)等。19世纪开始的犹太教改革运动以及因此而导致的犹太教宗派表明,宽容、自由的外部环境容易使犹太人放弃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而产生分化,被同化,因而蕴涵着最终解体的危险。

   二战以后,基督教的新教和天主教深刻反思大屠杀,主动谋求通过对话与犹太人和解,几十年后,来自基督教的反犹主义大大减轻,双方逐渐营造出和睦相处的良好氛围。可以说,20世纪后半叶至今是2000年来犹太人与基督徒关系最融洽的时代。目前,在美国的犹太人达520万,接近世界犹太人口的一半。有资料显示,56%的美国犹太家庭在犹太教的圣堂注册,经常参加宗教仪式,其余的犹太人,有的不规则地参加犹太教聚会,有的只在文化上认同犹太教,【15]还有数千人本主义者,即不信上帝但自诩为文化上的犹太人。在我们看来,大部分美国犹太人分属于犹太教诸派,比较好地坚持了犹太教的信仰,保持了犹太人特有的生活方式,因此,他们的大多数不仅在血统上,而且在宗教与文化意义上是犹太人。但是,对于那些正统派的犹太人来说,多数美国犹太人因为没有严格遵行传统的犹太教而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犹太人的特性。他们担心并焦虑的是,在不久的将来,美国犹太人将完全被同化。前不久,笔者参加了在特拉维夫大学举办的儒学与犹太教对话的国际会议。著名拉比阿丁·施坦泽兹在其主题发言中说:现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已经算不上是犹太人,只是犹太人的后裔罢了。透过这位犹太教正统派代表的话,我们意识到,在以色列,由于西化的政体、世俗化以及无宗教移民的影响,犹太人特有的宗教、生活方式正在被削弱,因此,源自犹太教的犹太性正在渐渐消失。这些例子从反面进一步表明,求异、尚异的宗教和由之而来的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是保持犹太人的个性,维系这个民族存在的不二法门。

说犹太人有尚异的特性,并非意味着犹太人一味求异,以致没有共同的基础和底线。实际上,不论从个体还是族群而言,犹太人的尚异特性是有共同理论基础的,其中之一就是犹太教的自由观。《圣经·创世记》有一则每个犹太人都耳熟能详的故事:上帝创造了亚当,让他生活在伊甸园里,告诉他“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5-17)。上帝又从亚当身上取下一条肋骨而造了他的妻子夏娃。他们没有同从上帝的话而听信了蛇的引诱,吃了知善恶之树上的果子。于是,他们被赶出了伊甸园,从此靠劳动为生,养育后代并经历生老病死。犹太人从这则圣经故事解读出人的自由:人生来是自由的,即凭借自由的意志选择遵守还是违反上帝的命令;由于人有自由,所以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亚当和夏娃“可以”选择服从上帝的命令而不吃智慧之果,“也可以”选择不服从上帝的命令而吃智慧之果。他们选择了后者,也为之付出了代价。《圣经·出埃及记》告诉人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