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兰:恩格斯《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对宗教研究的方法论启示

更新时间:2020-08-12 22:25:07
作者: 杨兰  
变为在精神上奴役劳动者的工具。

   这启示我们:研究宗教问题不应仅限于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的视角,而应当看到不同历史时代背景下信仰主体的阶级属性,善于运用阶级分析法透过纷繁复杂的宗教现象抓住问题的本质。如今我国社会宗教现象依然十分复杂,在进行宗教研究时需要把不同阶级属性的宗教现象、宗教矛盾区分开来;既要看到我国在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等原则下,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和谐发展的主流,也要看到在宗教领域内各种复杂的矛盾和利益纠葛的事实。要特别注意,不同历史时期宗教信仰主体所处的社会阶级地位不一样,其代表的阶级利益也不一样。即使是同一历史时期同一阶级内部也会细分为不同的阶层,每个阶层所代表的阶层利益诉求也不一样。因此,在考察现实社会中的宗教矛盾和宗教现象时,要充分研究宗教群体所处的社会阶级立场及其所代表的阶级利益。

   我们还应当正视,宗教是阶级社会中长期存在的一种客观现象,只要人类还存在于阶级社会的历史阶段,宗教领域内的各种宗教现象就蕴含着各类复杂的阶级矛盾和斗争,交织着各种敏感的阶级利益。我们只有准确地区分具有阶级性的宗教现象和不具有阶级性的宗教现象;精准地把握各类具有阶级性的宗教现象中所蕴含的阶级矛盾、斗争和利益;以及不具有阶级性的宗教现象中所隐藏的阶层矛盾、斗争和利益,才能更好地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把握宗教工作的主动权。这是当今我国宗教研究中需要重点探索和重新审视的课题。

   四、实证分析法:以具体的案例分析为基础建构抽象的理论逻辑

   实证分析法是以单个可以证实的具体案例为切入点,做到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分析方法。任何抽象理论的建构都需要以具体的实证分析为基础,二者相互支撑。《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作为一个具体案例,证明了马克思主义抽象的理论逻辑建构是以大量实证分析研究为基础的。

   首先,《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作为一个具体案例,回击了理论界中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没有实证研究的错误观点。当前,理论界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只是一种抽象的理论建构,揭示的都是本质,误以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仅从抽象上去研究事物,而不涉及具体的问题,缺乏个体的实证研究,这并不符合事实。《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一文正是抽象的理论逻辑建构和具体的实证分析相结合的体现。例如:恩格斯将对原始基督教何以成为世界宗教这一抽象理论建构在对犹太教的大量原始文献具体分析之上。他通过大量对比分析原始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宗教教义后指出,原始基督教正是借助了犹太教的作用,将希腊哲学引入犹太教教义并最终发展成为世界宗教。

   其次,《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一文体现了抽象的研究方法和细腻的叙述方式相统一。在著述理论的过程中,恩格斯并不是脱离实际的高谈阔论或纯理论思辨,而是以详细的案例和细腻的叙述风格进行著述。他对尚未能完全确定但又需加以论述的观点或引用的材料,总会客观地将自己的思考路径和对材料的分析完整地呈现在著述中,而不是做模糊性的处理,这体现了经典作家严谨的学术品格和研究作风。例如,恩格斯在考察《约翰启示录》作者的真实身份时,就做了大量细致的考察和分析工作。他写道:“托名为约翰的作者,无论如何是在小亚细亚的基督徒中极孚众望的一个人。这可以由给七教会的书信中的语气来证明。因此,可能这就是那位使徒约翰,此人历史上是否存在尚无法完全肯定,但也可能确有其人。”5

   最后,《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一文体现了准确掌握并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与扎扎实实地开展勤勤恳恳的、艰苦细致的研究工作相统一的学术作风。从整体上看,马克思主义理论最终能以宏大叙述的理论巨著形态呈现,是以“从具体到抽象”的大量史实案例解剖为基础和前提的。从细微处看,恩格斯在《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一文中处处展示着全面、细致的研究与严谨、慎重的叙述表达方式的统一。例如,恩格斯在文章中经常使用:“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只指出”“由此看来”“由此可以推论”“就我们所知”等这些词句,且在文章中采用大量详细的引文,并作了清晰规范的标注,以准确地区分自己与其他作者的观点。这不仅展示了恩格斯在写作中严谨、慎重的叙述表达方式,也反映了恩格斯在进行宗教理论研究时对资料占有的丰富与理论阐释时的严谨和细腻。

   这启示我们,每一个宗教现象都产生并发展于具体的社会时代和文化境遇之中,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不同的历史文化条件下会呈现不同的表现形式,并与其所处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因素密切相连。从一定意义上说,每一个宗教现象的发生和发展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因此,在展开宗教研究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把每一个看似偶然发生的具体宗教现象或宗教事件作为剖析案例找到其背后的真实动因,并上升到理论高度揭示其必然性。

   值得注意的是,历史分析法、阶级分析法、比较分析法和实证分析法,它们在宗教研究的过程中并不是割裂独立的,而是综合运用,存在交叉并存的状态。因此,我们在对同一个宗教现象和宗教问题进行研究时,不能孤立地从一个角度使用一种方法,而应当运用不同的方法从不同的角度去考察。比如,恩格斯在揭示原始基督教和后来成为国教的基督教的本质区别时,运用阶级分析法揭示了其背后的阶级属性,也运用比较分析法中的纵向比较的视角考察二者发展中的本质变化。这就是说,我们需要根据研究对象的不同,采用一种方法的一个或多个维度,又或者是同时使用多种方法的多种视角进行综合研究,我们才能客观地掌握事物的全貌和本质。如今,人类社会依然没有超越出马克思恩格斯当年所预测的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阶段,宗教依然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阶段的特殊现象,只要人类还没有实现人的自我解放,还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人”,那么,宗教作为特殊现象就会继续存在,恩格斯《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一文中所蕴含的宗教研究方法就依然有其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

   注释

   1《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6页。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66-467页。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87页。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87-488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85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445.html
文章来源:《科学与无神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