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新:胡适与商务印书馆的第二次飞跃

更新时间:2020-08-08 21:57:15
作者: 陈新  
科学实验室,编译员会议及编译员各种待遇,古籍、教科书、字典出版等等多如牛毛的细枝末节都谈到了。9月底,张元济前往北平,10月1 日,胡适送来考察报告,三天后,张元济与胡适详谈,认为改革提议都切实可行。

  

   当年12月,王云五正式就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开始,王云五有些怯场——这毕竟是国内最大出版机构的最核心、最具主导地位的部门——只肯做高梦旦的副手。但胡适的举荐成了伯乐的鼓励,商务的信任又推演了这种鼓励,使他如帆鼓风,如马策鞭。他持“激动潮流不宜追逐潮流”的理念,以“教育普及,学术独立”的方针,进行整顿,引进了朱经农、竺可桢、顾颉刚、杨杏佛、秉志、胡明复、唐钺等国内知名学者,给商务带来了新气象。

  

   1930年又任总经理,实行“科学管理”;既大刀阔斧地开拓,又“化整为零”一点一滴地渐进,成功地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尤其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商务印书馆遭到重创,他以“为国难而牺牲,为文化而奋斗”的口号,艰难奋斗,终使商务得以恢复并发展,出书册数从1921年的772册至1936年猛增到4938册,番了六倍以上,占全国分额的近53%,实现了商务印书馆的第二次飞跃,与当时麦克米伦(Mcmill an)、麦格希尔(McCraw-Hill)并列为世界三大出版社(《中国近代出版史稿》)——集才气、学问和商道于一身的王云五,对商务印书馆的贡献,得到公认。

  

   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万雄先生曾说:“从世界范畴,一家出版社与其国家民族的文化和教育的演变,作用如斯大、影响如斯深远,也属罕见的”。北京大学者教授郑师渠说:“商务印书馆与《新青年》、北京大学三足鼎立,构成了近代中国文化发展的三大重镇。”现在《新青年》不复存在,商务又一次腾飞,因此笔者感到,在当时的中国,北有北京大学,南有商务印书馆,它们相得益彰,互补相激,历史地实现了地域和内容的美丽平衡,是令人惊叹的。

  

   ——而胡适不是一次抽彩和冒失,是他深刻智慧的灿烂闪光,把一个合适的人物推动在合适的基座上,充当了历史自觉或不自觉的工具。光荣属于胡适,应当毋庸置疑的吧。

  

(刊于《各界》杂志2020第6期)


  

   主要参考资料:

  

   《民国出版史话》 张阳 《团结报》2011年6月9日

  

   《商务印书馆与中国近代文化》 史春风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4月第二印刷

  

   《高梦旦小传》 见《胡适传记作品全编》(三)东方出版中心1999年1月

  

   《风流与风骨——现当代知识分子其人其事》张国功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2015年12月

  

   《师门五年记·胡适琐记》罗尔纲 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7月

  

   《文化奇人——王云五》金炳亮 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8月

  

   《中国近代出版史稿》王建明 王晓霞等 南开大学出版社2011年2月

  

   《商务印书馆百年经营史(1897-2007)》王学哲  方鹏程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6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4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