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时胜勋:中国“当代艺术”反思及其中国价值诉求

更新时间:2020-08-01 15:43:12
作者: 时胜勋  

   因此,对中国当代艺术而言,迫切的问题是,经过近40年的模仿、学习、引进、吸收,中国当代艺术界亟需寻找适应不断变化的中国现实的当代艺术,建立自己的话语、方法论、表现力与核心价值观体系,以及完备的体制条件,一言以蔽之,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文化自觉(审美自觉、精神自觉等),而最突出的一个表现就是,从中国“当代艺术”到“当代中国艺术”的话语诉求。

   林木强调“中国自己的当代艺术”或者“当代中国的艺术”,这是针对过于美国化的中国“当代艺术”而言的。“中国自己的当代艺术”的基本特征是“应该反映真正中国当代的现实,反映当代现实中的情感体验,现实中的精神观念及种种中国自己的现实问题”,并且“中国自己的当代艺术”还应有中国式的传达方式,“从我们自己的传统影响与现实表达需要而自主创造”。[31]从林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批评家越来越注重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国性、本土性、传统性的精神内涵。类似的看法在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界都是存在的,强调中国性、当代性,尽管立场并不一样。[32]除了批评家,艺术家也有人提出类似的看法,近年来邱志杰提出“当代中国艺术”,强调“当代艺术”的中国式、中国性,以区别于完全西方化的“当代艺术”。关于中国当代艺术与当代中国艺术之间的区别,邱志杰这样说:“‘当代中国艺术’,就表明我们做的是中国艺术,对我来说黄宾虹、潘天寿是直系亲属,我相信林风眠在这个时代跟我们做一样的事情,我们是一条中国艺术的脉络,并不是当代艺术的中国版本,这是很不一样的。”[33]在邱志杰看来,中国“当代艺术”是“当代艺术”在中国,其核心性质仍然是“当代艺术”,而当代中国艺术,首先是中国艺术,其次是它的当代性。作为中国艺术必须有对传统艺术精神的传承与创新,而不是完全脱离传统的。这样一种看法就是当代中国艺术。当然,当代中国艺术尽管具有中国性和当代性,但其程度却并不一样,偏于中国性的当代中国艺术可能很传统,而偏于当代性的当代中国艺术可能很当代。邱志杰的看法是比较偏重于传统而言的,表明“当代艺术”的策略化地向中国回归。这种回归并非仅仅出于某种意识形态的考虑,或者民族性的考虑,或者艺术性、审美性的考虑,更是出于中国自身文化创造性的考虑。这是自1840年置身强势西方化处境中的中国文化所必须面对的历史性难题,也是新世纪中国文化复兴的时代性难题。

   大体来说,中国“当代艺术”在40年的历史中表现为“正名化”过程,即去“西方化”,而彰显“中国性”。尽管开始的时候人们对中国“当代艺术”存在批评质疑,但最后并没有抛弃“中国当代艺术”这一概念本身,而是不断赋予其“中国性”的内涵,试图克服并超越其西方化弊端,从而使其与中国当代有更为紧密的联系,这种“正名化”过程也同时是“合法化”过程。而新世纪以来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争论只不过是近40年中国当代艺术自我反思进程的深化,同时也是中国价值诉求进程的深化,而围绕这一进程的主题词必然是“中国性”。这体现着中国当代艺术的文化自觉,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必由之路。

   注释

   [1]参见 [美] 詹明信:《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陈清侨等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年版。

   [2]参见邹跃进:《邹跃进自选集》,北岳文艺出版社2015年版。

   [3]王端廷:《现代、后现代和当代艺术的分期与区别》,《东方艺术》2013年第1期。

   [4]高名潞:《从杜尚、波依斯到森达达——看人类艺术史的嬗变》(来源:雅昌艺术网),https://news.artron.net/20180202/n985791.html,2018年2月2日。

   [5]高天民:《超当代:中国当代艺术的考量与机遇》(来源:中国美术报网),http://www.zgmsbweb.com/Home/index/detail/relaId/16986,2018年1月11日。

   [6]朱其:《超当代,混当代或泛当代?》(来源:中国美术报网),http://www.zgmsbweb.com/Home/index/detail/relaId/16978,2018年1月11日。

   [7]参见河清:《艺术的阴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8]河清:《当学院遭遇798》,《美术研究》2008年第4期。

   [9]林木:《“当代艺术”的强大与尴尬》,《艺术市场》2018年第2期。

   [10]王南溟:《国家如何推广艺术——从抽象表现主义谈学术研究与国家政策的互动》,《美术观察》2005年第2期。

   [11]王岳川、丁方:《当代艺术的海外炒作与中国身份立场——关于中国当代先锋艺术症候的前沿对话》,《文艺研究》2007年第5期。

   [12]时胜勋:《从“西方化”到“再中国化”——中国当代艺术的文化身份》,《贵州社会科学》2008年第10期。

   [13]丁国旗:《当代艺术:尴尬的处境与暧昧的反抗》(来源: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09-02-12/34815.html,2009年2月12日。

   [14]《当代艺术在中国遭遇尴尬?》(来源: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3/05-23/4849992.shtml,2013年5月23日。

   [15]郑工:《如何从中国出发——论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境遇及发展趋势》,《中国美术》2013年第4期。

   [16]王端廷:《时代与使命——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研讨会综述》,《美术》2013年第7期。

   [17]何怀硕:《美国不惜灭绝各国传统文化,以艺术为手段独霸全世界》(来源:搜狐网),http://www.sohu.com/a/238775393_120711,2018年7月1日。

   [18]肖红:《以历史学的清醒看中国当代艺术——访艺术史家、批评家张晓凌》,《艺术评论》2006年第11期。

   [19]张晓凌:《超当代:中国当代艺术的新方位》,《中国美术报》2017年9月30日第8版。

   [20]张晓凌:《展览序言·自塑:笔道与心迹》(来源:网易),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6H7S5L70514FHED.html,2017年12月26日。

   [21]傅梦妮等:《超当代:中国当代艺术的新思维——“超当代”观念众家谈》,《中国美术报》2017年11月8日第7版。

   [22]该组文章总题目为《“超当代”是个伪概念》,发表于《中国艺术》2018年第1期。

   [23]尚辉:《超当代:艺术的变革与守恒》,《艺术工作》2019年第1期。

   [24]《当代艺术到底是精英还是垃圾》(来源: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143709155_819453,2017年5月27日。参与论争的有彭德、黄河清、林木、张渝、陈传席、朱青生、王瑞芸、吴克军等人。因此番争论持续较长,《中国美术报》陆续刊发相关文章,且溢出本文讨论范围,故不再一一注明。当然,主题预设的精英、垃圾这种二元对立也不利于对“当代艺术”的讨论,都可能将“当代艺术”本质主义化。

   [25]钱雪儿:《比利时艺术家指责叶永青抄袭,叶永青称对其影响至深》(来源:澎湃新闻),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047454,2019年2月27日。

   [26]闻松:《原罪:叶永青抄袭事件与中国当代艺术中原创性的匮乏》(来源:腾讯网),https://xw.qq.com/cmsid/20190312A14I0I00?f=dc,2019年3月12日。

   [27]黄河清:《中国“当代艺术”侮辱了谁》(来源: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300778982_534797,2019年3月12日。

   [28]张渝:《城郊结合部——从叶永青“抄袭”看中国当代艺术》(来源:腾讯网),https://xw.qq.com/cmsid/20190303A0F9ZI00,2019年3月3日。

   [29]王进玉:《需要重新洗牌的中国当代艺术》,《美术报》2019年7月20日第10版。

   [30]叶明辉:《艺术语言与模仿》,《美术》1990年第6期。

   [31]林木:《中国的当代艺术是当代中国的艺术》,潘公凯主编《“四大主义”与中国美术的现代化转型》,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258—259页。

   [32]时胜勋:《中国当代艺术“当代性”的话语构成与价值沉淀》,《云南社会科学》2018年第3期。

   [33]田超:《皮影去威尼斯双年展不会把中国元素当展销?》,《新京报》2017年2月22日第C05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325.html
文章来源:《艺术学研究》2020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