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蒋宝麟: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上海市政府的人事构成与权力格局

更新时间:2020-07-28 22:39:19
作者: 蒋宝麟  
袁任公安局局长期间与市党部关系紧张, 后者不断控告他“擅放反动份子”, “藐视党权”, 要求市政府查办。981931年2月, 袁良辞职, 由陈希曾继任。99

   陈希曾是陈果夫、陈立夫的堂弟, 曾任黄埔军校教官、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秘书、招商局理事会秘书、上海电报局局长等职。100他是蒋介石的心腹属下。101早在1929年7月, 蒋介石就属意陈担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蒋向张群提议, 因“上海共党活动甚烈, 且小报恶风仍未稍减”, 故决定由杨虎任市公安局长, 由陈希曾副之;或由陈任局长, 杨为督察长, “则对党必能防范较严也”。102此次, 蒋再度提议陈希曾任公安局长。103陈希曾因1931年12月9日市政府被围事件而下台。

   吴铁城担任市长后, 任命温应星为公安局局长。温应星出生于广东, 曾就读于美国弗吉尼亚军事学院与西点军校, 回国后参加辛亥革命, 后至北京政府为官, 再后到国民政府的军校工作。他上任后, 大批广东人进入上海市公 安局。104温任职仅从1932年1月初至9月初, 因公安局五区警署译员欧阳鸿钧恐吓索诈案及该局秘书韩进、第三科赃物股主任章绍毅监守自盗案而引咎辞职。105

   9月5日, 文鸿恩就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文鸿恩是广东 (今海南) 文昌人, 陈炯明叛乱时, 吴铁城任讨贼军总指挥, 他任指挥部参谋;北伐时随蒋介石攻克南昌, 任团长;后参与攻克南京及北上追击直鲁溃军的战争。《申报》称他“随吴市长最久, 蒋总司令亦甚器重之”。106可见, 文鸿恩既是吴铁城的亲信, 也受到蒋介石的信任。1934年11月12日, 文鸿恩病逝。于是, 吴铁城向蒋介石推荐军政部航空署副署长陈庆云、前广东省建设厅厅长邓彦华或市公安局督察长谭葆寿继任, 均被蒋否决, 蒋命吴铁城暂代公安局局长。107

   11月29日, 吴铁城致电蒋介石, 推荐第七十八师师长文朝籍继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 称蒋曾提及文朝籍, “颇属意”。不过当时蒋介石批:“缓。”108到12月中旬, 文朝籍才被正式确定为上海市公安局局长。这可能与当时蒋有委任何云或蒋孝先的想法有关。109文朝籍系文鸿恩族叔, 与文鸿恩有诸多相似点, 二人同在云南讲武堂毕业, 均担任过讨贼军总指挥部参谋, 且他长期在军中任职, 来沪就职前在江西“剿共”。110然而, 文朝籍任职后一个多月, 就以“积劳之余, 旧病复发”为由, 提出辞职, 获吴铁城批准。111但文氏辞职的真正原因很有可能是1月初蒋介石发现他曾私运枪械到上海, 并责问其过。112

   文朝籍的继任者是蔡劲军, 由蒋介石向吴铁城推荐。113蔡劲军是广东 (今海南) 万宁人, 就读于吴铁城创办的广东警卫军讲武堂, 后进入黄埔军校二期, 曾任蒋的侍从官与南昌行营总务处处长。114可见, 蔡既是蒋介石的部属, 又与吴铁城有同乡、师生之谊。综言之, 历任市长均谋求其信任者担任公安局局长, 但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往往是蒋介石。

   除了公安局之外, 蒋介石对社会局局长人选亦多关注。吴铁城任市长后, 麦朝枢任社会局局长。麦朝枢于1932年1月11日到局视事。115不及一月, 他就以“时局严重 (即“一·二八”事变——引者注) , 难以应付”为由, 向吴铁城提出辞呈。1164月初, 他再度请辞, 理由除了时局原因外, 还有“个人见解, 不能﹝与﹞环境相通应”。1174月30日, 吴铁城致电蒋介石称:早已决定更换麦朝枢, 原拟萧同兹接任, 但萧被任命为中央通讯社社长, 故请蒋决定社会局局长人选。翌日, 蒋介石批复, 社会局长“最好请由沪市党同志保荐一人, 惟现任沪党部委员者避荐, 以免注目”。1185月12日, 蒋向吴铁城推荐吴醒亚任该职。119几天后, 吴铁城委吴醒亚接任。120

   吴醒亚曾加入同盟会, 历任广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秘书、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秘书;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 任安徽省民政厅长、代理安徽省主席、湖北省民政厅长。121他是蒋介石的亲信, 也是CC系骨干成员。122吴任社会局局长几个月后, 又担任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123陶百川称, 吴醒亚“老谋深算, 权重势大, 连吴市长都得让他三分”, 负责协调上海党政军各机关的防共反共工作。124另外, 吴醒亚也担负监视吴铁城的任务。1251934年底, 蒋介石与吴铁城因上海南市“红丸案”126发生信任危机, 当时吴醒亚就有意取代吴铁城。127可以说, 吴醒亚是蒋介石控制上海局面的一枚重要棋子。1281936年8月4日, 吴在江西庐山病逝, 社会局局长由教育局局长潘公展兼代。 (131)

   除了上述市公安局与社会局局长人选外, 蒋介石对其他局长人选并不十分关心。如1936年1月, 招商局总经理出缺, 蒋介石向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孔祥熙建议由蔡增基继任。1292月, 吴铁城向蒋介石推荐时任上海市银行总经理的徐桴继任上海市财政局局长。蒋介石批示:“由兄自定可也。”130

   在一般情况下, 市长可决定各局局长及秘书长之任免, 而市长的更替又往往造成市政府内主要官员的异动。据安克强的研究, 从1927年至1931年, 上海市政府的各局局长流动性较大, 而1932年后则保持较大的稳定。这主要是因为1932年前上海市政府历三任市长, 市长换人, 意味着各局局长也要易人。1311932年1月吴铁城就任上海市市长后不久, 曾在市政会议上表示:“对于前任用人行政, 亦不愿多事更张。”132不过, 在吴铁城上任之初, 秘书处除了秘书长俞鸿钧之外, 其他人员均被替换;除卫生133和工务局长继续职务外, 其他各局局长也均被替换。 (136)

   安克强还指出, 黄郛与吴铁城两位市长偏好选任同省籍之人担任各局局长。134除了地缘 (同省) 之外, 历任市长选择秘书长与各局局长时还更多考虑到业缘, 甚至还有血缘因素。当然在很多情况下, 地缘与业缘关系是重叠的。如在黄郛任市政府中, 秘书长吴振修、公用局局长黄伯樵、土地局局长朱炎、财政局局长徐鼎年与公安局局长沈毓麟均是黄郛任职沪军都督府或北京政府时期的部属或同僚。而工务局局长沈怡是黄郛的妻弟, 朱炎是其姨丈。黄柏樵、朱炎与沈怡在张定璠市政府中得以留用。待张群继任之际, 黄郛又将此三人介绍给他, “分记职务”, 三人继续担任原职。135

   在上海市政府中, 公用局、工务局、卫生局的执掌属纯市政性质, 历任局长均是专业人士, 而且较少更迭。在1927年至1937年间, 工务局仅沈怡一任局长。沈怡曾留学德国, 并有在其他城市从事市政工作的经验。公用局先后有两任局长, 首任局长黄柏樵历任黄郛至吴铁城四届市政府。因1932年12月京沪沪杭甬铁路管理局局长陈兴汉辞职, 铁道部委任黄柏樵继任136, 上海市政府即任命徐佩璜代理公用局局长, 不久后徐佩璜正式任职。徐佩璜曾留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研究工程学, 回国后历任五洲药房工程师、上海市社会局第二科科长、市政府参事、教育局局长、市政府专员等职。137卫生局也先后有两任局长, 首任局长是胡鸿基, 继任局长是李廷安。二人均为医学专业出身、留美博士, 并均曾在淞沪商埠卫生局任职。1932年10月胡鸿基车祸身亡后, 卫生局局长由曾任卫生局科长的李廷安继任。138

   在市政府各主要官员中, 秘书长往往是市政府的“大管家”与市政的执行长。由于历任上海市市长为党国要员, 时常不在沪办公, 在市长离沪时, 一般由秘书长代理市长职权。139因而这一职位往往有很强的政治性。历任秘书长吴振修、周雍能与袁良无不与历任市长有很深的个人关系。不过, 之后俞鸿钧长期担任秘书长, 多系专业考量。俞鸿钧在张群任市政府时代理秘书长, 吴铁城上任后正式任命140, 其秘书长任职直至1937年7月。

  

   三、 上海市党部对市政府的人事渗入与权力牵制

  

   在上海特别市政府正式成立前, 1927年6月16日, 南京国民政府训令上海市政府遵照陈果夫、丁惟汾、钮永建、胡汉民等人向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提出的“整理上海办法二十一条”。其中第四条规定:上海市党部在未得到中央许可之前, 不得干涉上海市之行政事务;第五条规定:上海南北工巡局、警察厅、电话、电灯、自来水、电车公司、浚浦局、会丈局等均归上海市政府各局管理, 他处不得干涉。141这一提案的主旨是统一上海市内事权, 打造强有力的市政府, 并保持其行政独立。但事实上, 上海市党部曾极力谋求在市政府中的权力地位。

   上海特别市政府正式成立后, 市政府与市党部各自独立。而且, 市党部中掌握实权者绝大部分属CC系。这就意味着上海市党、政两个系统的派系色彩是不同的。相较而言, 市党部激进, 常在政治活动中持强烈的意识形态;而市政府保守, 与党务系统疏离, 党政关系一度十分紧张。1421930年初, 英国人费唐(Richard Feetham) 来沪调查上海租界问题。据他观察, 上海市党部“欲对市政之进行, 行使其伟大之势力”, 党务人员经常对市政府的政策“发表其坚决意见, 有时且要求直接控制市政府”。143对市党部而言, “直接控制市政府”的最佳方式是党部干部进入市政府担任局长。此举不仅是个人谋取权位, 而且可借内部职员轮替之机, 使党部人员进入政府。例如, 1932年初潘公展担任教育局局长, 即有大批市党部人员进入教育局。144

   在国民党上海市党部的重要干部中, 潘公展长期在市政府任职, 曾担任社会局局长、教育局局长。在黄郛市政府中, 潘公展任农工商局局长。1928年8月, 农工商局改组为社会局, 潘任局长。因1931年12月发生市政府被围事件, 潘公展辞去社会局局长。不过几个月后, 市长吴铁城调任原上海市教育局局长徐佩璜为市政府专员, 任命潘公展为教育局局长。徐为此在对记者谈话中称, 吴告诉他, “并非因鄙人能力不足、办事无成绩, 维以党国首重教育, 党与教育, 应成一片”。145的确, 吴铁城此时曾向蒋介石提出“为上海市教育局长以谋与党融成一片”, 任命潘公展为教育局局长。146亦有人称, 当时市党部的CC系分子不断抹黑徐佩璜, 并向吴铁城施加压力, 为潘公展夺取教育局局长。147

   然而, 国民党上海市党部的重要干部进入市政府任职的企图并非都能实现。国民党“特种调查报告”显示, 上海市党部的吴开先等人于1929年拟定“大上海计划”, 当时除了潘公展已经担任社会局局长外, 计划由陈德征任教育局局长、吴开先任公安局局长、王延松任财政局局长, 但最终只有陈德征得以如愿。1481929年4月, 张群任命时任市党部执行委员陈德征为教育局局长。北伐前, 陈德征被叶楚伧延揽进上海《民国日报》工作。四一二政变后, 陈德征成为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中最具实权的干部之一。在教育局长任上, 他积极推动收回租界教育权。但是, 陈德征因为行事过于激进, 招致蒋介石对其十分不满。1930年10月13日, 他晋京时被蒋扣押, 直到1931年12月17日才被释放。149陈德征被扣是国民党上海市党部权力渗入上海市政府的最大失败。而有时候, 上海市政府方面亦会主动介入市党部内部矛盾, 以压制党部权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 国民党上海市党部的真正权力掌握在吴开先手中。150张群对吴开先“常以党部名义向市府要挟, 不胜其扰, 以致衔恨异常”, 在1931年下半年曾利用市党部内倒吴与拥吴两派势力斗争之机, 授意潘公展联络和组织倒吴力量, 并给予经济资助进行倒吴运动。151

总体而言, 国民党上海市党部的重要干部进入市政府任职绝非易事。一是由于1931年后市党部渐脱激进色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297.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