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日本自民党:安倍之后将会是谁?

更新时间:2020-07-25 10:26:16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说明他在政策落实方面还欠缺政治影响力,新冠疫情使把总裁职位“禅让给岸田”变得越发困难。安倍所属之细田派干部6月上旬向安倍表示“本派没有一个人真心支持岸田”。安倍回答:“是这样啊。如果包括其他派系,可能有七八个人参加总裁竞选”。

   由于安倍忽视与自民党其他高层的事先疏通,结果党内认为总被官邸压制而抱怨四起。干事长二阶俊博4月14日重新提出一律发放现金,呼应年轻议员的压力和公明党的反对,计划在经济对策中提出追加发放现金,以便在政治博弈中借助公明党的力量,他否决了对立面的岸田提出的日元补贴方案使之颜面扫地,还有意讽刺岸田了无“政绩”。近来岸田文雄与官房长官菅义伟和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矛盾有所公开化。走向后安倍时代的永田町弥漫着混战的气息。

   4、小泉进次郎(1981)后发先至 脱颖而出?

   39岁的小泉进次郎1981年出生,是安倍内阁最年轻的成员,自民党内的后起之秀,现任环境大臣兼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他出身于日本最资深、最有名的政治豪门:曾祖父小泉又次郎是日本第87-89代首相,祖父小泉纯也曾任防卫厅长官,父亲小泉纯一郎担任首相位置超5年半;历代家族成员占据国会席位的时间加起来超过100多年。哥哥是演员小泉孝太郎,老婆是东京奥运会申奥大使、人气女主播泷川雅美,都是名人。2019年8月,小泉和混血女主播泷川奉子成婚之后,宣布要休2周的育儿假,成为日本第一个休育儿假的内阁大臣。

   小泉进次郎本人是杰出的演说家,演讲富于说服力和亲和力,不仅为他圈粉无数,还收录进口才培训的教材书作为典范,粉丝们称他为“日本的马克龙”。日本经济新闻去年进行的一次关于未来首相人选的舆论调查中,小泉进次郎以29%的支持率位居第一。出身政治世家,帅气面庞,犀利言辞,演讲时散发的魅力,继承了家族的政治遗产,都是这位“政界小王子”的资本。只是他不爱照本宣科的语言风格和标新立异的行事特色,使之不为传统型政党议员所待见。

   小泉在2018年自民党总裁选举的最后一刻宣布支持石破茂,既向石破茂卖了人情又降低了对安倍的负面影响。他经常公开批评安倍压制民主,既树立了自己直言无忌的新人形象,又不会让安倍感到十分难堪。

   疫情爆发前,年纪轻轻的他在后安倍时代的总裁、首相的候选人队列里,支持率一直高居榜首,有望刷新日本最年轻首相的记录。但疫情爆发后,因为参加自己的后援会活动,缺席应对新冠疫情的阁僚会议而遭受批评,支持率被石破茂反超。而他精心建立的好丈夫好父亲形象婚后4个月就被媒体狠狠打脸。周刊杂志详细报道了他早在2015年他就和某女星实业家有不伦关系,甚至用政治献金去酒店开房。让支持他的日本民众瞠目结舌。加之本来资历不深,又在抗疫问题上丢分,失去了人气的制高点,小泉在后安倍时代一跃龙门的可能性下降,但在新生代政治家中一马当先的优势地位已经有目共睹、众所周知。

  

   二、群雄逐鹿 鹿死谁手?黑马能否后来居上?

   自民党内派阀林立,现在有七大派阀,405位参众议员中,除72人无所属之外,其他300多人都分别属于不同的“山头”。6月11日,安倍所属细田派的下村博文和稻田朋美联袂组建了136人参加的议员联盟。指向“后安倍时代”的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在永田町也组建了团队,无独有偶,两者的议题都是“新冠疫情后的社会”。舆论认为“这是着眼于总裁选举的动作”,安倍表示“当然可能如此”“一般来说无法吸引这么多人”,似乎乐观其成。这两人和同属细田派的经济财政再生相西村康稔,竹下派的外相茂木敏充,麻生派的防卫相河野太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等人均被视为将来的总裁候选人。自民党内群雄并起,呈现出混战状态。

   安倍所属的细田派清和会为第一大派,有97名议员。

   最近在G7财长会议上大出风头的麻生太郎率领的第二大派志公会有50多名议员。麻生本人年事已高,本派尚无出类拔萃之人,勉强推出一个恐怕也难越过前面四人蟾宫折桂。不如继续于安倍结盟“西瓜偎大边”,着眼于后后安倍时代。

   第三大派阀平成会系田中派、竹下派之余脈,也有50多名议员,但会长威望不足、难以管控,2018年总裁选举时,放任派内成员自由投票。

   第四大派志帅会由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领导,议员数47人,该派反对岸田文雄,但没有明确表示支持对象。二阶无论是在自民党内、还是在日本政坛都是响当当的大佬级人物,历任运输大臣,党的总务会长、干事长等要职。尤其是自民党干事长对党内的人事任命、经费分配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权力。二阶出乎意料地出席石破派的政治集会,似向外界透露出支持石破茂的意向。如果在党内有二阶派的支持,石破茂距总裁之位堪称更上层楼,第三次竞争总裁的石破茂能否圆梦在此一举。

   岸田文雄任会长的第五大派阀宏池会,议员数接近50。但岸田文雄目前举棋不定,选举策略还不明确,到底是靠安倍支持“顺势接受禅让”,还是靠自己的岸田派展开合纵连横?

   第六大派水月会只有19名议员,会长即石破茂。石破茂在2018年总裁选举中共得国会议员票73张,其中不少是平成会和无所属议员的支持票。

   第七大派近未来政治研究会,会长石原伸晃,其父即前东京都知事,著名右派石原慎太郎。石原伸晃2012年时任自民党干事长,在总裁选举前呼声很高。也许是自我感觉太好,所以操之过急,在时任党总裁谷垣祯一还没表态是否寻求连任时就宣布竞选,不仅使谷垣颜面扫地,也让党内大多数人侧目。如今江河日下,只剩下11名议员。

   此外还有72名至少在名义上是独立的无所属议员。

  

   三、安倍之后还是安倍?

   众议院选举改行小选区制以来,安倍处心积虑唯胜选是求,以“选举的颜面”彰显领导能力和政权合法性。安倍的亲信议员认为“只要(议会选举)取胜,首相就能在后安倍时代掌握主导权。“只要国会选举获胜,就能保持较高的支持率,官邸的凝聚力就会增强。如果自民党内四分五裂,安倍政权的支持率必将下降、离心力将迅速加强。

   日本自民党相关人士6月30日透露称,关于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延期的党大会将停。停办极为罕见。该党认为。安倍晋三曾设想在秋季召开自民党党大会后进行内阁改组和党内高层人事调整,但由于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很难举行约3000人规模的集会,现已朝着不召开的方向展开协调,并重新探讨进行人事调整的时间。自民党党章规定,被定位为“当前执行部之总结”的党大会每年召开1次,原本多在1月召开,2015年以后基本固定在2月至3月。2020年的党大会最初计划3月8日召开,因为疫情改为3月17日召开替代党大会的两院议员总会,通过了本年度运动方针并计划在9月召开的党大会上汇报。不召开自民党党大会,就只能有党内决策层决定党的方针政策,这将有利于安倍掌控党内权力运作和力量对比均势,若安倍若想第4次连选连任总裁,还要修改党章并向党大会咨询。

   同时还要顾及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的态度。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4月15日走进首相官邸,甚至以拒绝国会日程磋商迫使安倍不得不让步。如果公明党离去,仅凭自民党在参议院席位不过半,安倍政权将陷入政治运营的窘境。反主流的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则冷眼旁观,淡漠地表示“纷乱和混乱的程度正在提高”。

   如果说菅义伟、石破茂、岸田文雄、小泉进次郎等四人处于后安倍时代竞争者的第一梯队,则党干事长代理下村博文、党总务会长稻田朋美、外相茂木敏充、防卫相河野太郎、经济财政再生相西村康稔、厚生劳动相加藤胜信等人位于瞄准后后安倍时代的第二梯队,但无论是谁都没有安倍那样雄厚的天时、地利、人和与政治资本。因此安倍在接班人问题上就拥有了较大的发言权和选择权,所谓“安倍之后还是安倍”描述的就是这一现实状态,倒不一旦非要安倍本人四选四任总裁,而是说谁能脱颖而出在一旦程度上要看安倍的意向,而安倍总是会选择一个与自己的政治理念和价值观念相近的接班人吧?

   综上,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或然性的研判:后安倍时代的日本——自民党和政府——将延续和实施目前的战略设计、政策方向和策略方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2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