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代际公正是个伪议题

更新时间:2020-07-19 23:12:12
作者: 韩东屏 (进入专栏)  
可谓全称公正概念的正确定义,因为这个公正定义是从几个可以得到公认的前提合乎逻辑地推论出来的,能够经得起任何拷问。其推推导过程在这里再简要地复述一下:首先,公正是一种待人之道,因为一人世界不会有公正问题,所以这个推论前提具有客观性,应无异议。其次,个人组成多人社会的根本动机在于这样会使每个人都活得更好,这也是一个客观事实,因而一个社会的公正待人之道就应该是能有利于其中的每一个人的。再次,社会的待人之道是由社会规则构成的,这也是客观事实,因而要想使社会的待人之道有利于每个人,就得让每个人都平等地拥有定立社会规则的权利并共同定立社会规则,这样才能防止出现偏私的待人之道,形成公正的待人之道。因此最后的结论就是:公正就是按共定规则待人,而不公正就是未按共定规则待人。[17]

   不难发现,这个定义即使不能将以往所有的公正定义也至少是大多数的公正定义都涵括在自身之中,如公正就是让每个人各得其应得(梭伦)、公正就是“平等地分享”(苏格拉底)[18]、“公正就是相约不相互伤害”(普罗塔格拉)[19]、公正就是行事“要遵守契约”(霍布斯)[20]、“公正就是服从代表共同利益的习惯”(赫起逊)[21]、“公正就是一视同仁”(葛德文)[22]、“公正就是通天下都认为如此的那种事情”(伏尔泰)[23]、公正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卢梭)等等,都或者属于按共定规则待人的不同情形,或者属于可从按共定规则待人得到合理解释。而这一点,也是我这个公正定义的可取性的彰显。既然正确的公正定义就是按共定规则待人,那就显然不可能有什么“代际公正”,因为未在世的后代人根本无法与当代人共定规则。同时说明,互动关系的确是公正的必要性前提条件。

   总之,由于以上三种论证的每一种都是对代际公正议题不能成立的有效证明,所以现在可以说,代际公正乃是一个伪概念,代际公正议题乃是一个伪议题。并且可知,家庭家族意义上的代际公正概念和代际公正议题,也同样只能是伪概念和伪议题。因为这一意义的代际公正,虽然能明确地将当代人与后代人相区分,但还是缺乏互动关系的必要条件和共定规则的可能性。


4、余论:为后担忧怎么解?

   在得出以上最终结论之余,还需要解答一串不可回避的后续疑问:尽管代际分界线不好划,当代人毕竟是有后代的。在此前提下,如果代际公正的确是不能成立的伪议题,那这是否意味着当代人再无须为后代人担忧并为之谋划?既不需要为之储备一定资金,也不需要为之预留自然资源?如果为后担忧仍是有必要的,那么离开了公正视域又能怎么进行和怎么解决?是不是只能在你说的仁爱的名义下进行,最终使之成为一个自愿选择和怎么都行的事情?

   我的回答如下。

   首先,由于家庭的代际分界是客观的也是清晰的,家庭层面的为后担忧是有必要,并可以用仁爱的方式应对。事实上,数千年来各个家庭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即上一代在爱亲的驱使下,为下一代谋划和准备更好的生活起点。这个方式虽然不适用于人类层面的为后担忧,因为我们已知仁爱是出自于自愿的行为,因而如何施爱就不能被统一规划,变成必行的统一行为,但是它在客观效果上,等于是用把任务分散到各个家庭的方式,也解决了人类意义的当代人如何为后代储备资金的问题。只是它还无法解决其中的该如何给后代人预留自然资源的问题,因为自然资源不属于每个家庭所有,家庭也就无权处置共享的自然资源。

   其次,在人类层面上,当代人的确无须为后担忧,也不需要考虑如何与后代分享资源。这倒不是因为人类意义的代际之间缺乏一个客观而清晰的分界线,也不是因为仁爱在这个层面不适用和解决不了预留自然资源的问题,而是在于当代人其实只须谋划好自己的发展即可。因为一方面当代人的发展是向未来延伸的,另一方面当代人的后代人每时每秒都在诞生,这说明当代人的未来与后代人的出现是重合的,因而只要每一代当代人都努力使自己活得越来越好,就意味着每一代后代人都会有比自己的前代更好的生活条件。如是,我们还有什么好为后代担忧的?具体说来,只要当代人使自己越来越富裕,后代人就会有更多的可用资金;只要当代人使自己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后代人就会有更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只要当代人能开发出越来越多的自然资源和替代性自然资源,那么即使某些不能再生的有限自然资源被当代人用竭,后代人仍会有更多的自然资源可用。并且,由于这些好于前代的状况是每个后代人都会乐见其成的结果,所以他们也就肯定不会指责前代人对他们有任何的不公正。反之,当代人也不会为之抱怨或嫉妒后代人有好于自己的生活起点,因为这不过是自己活得越来越好的副产品。于是,那个在代际公正议题下总也谈不清楚和怎么都不好办的公正问题,也在此顺便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这就等于本文又从另一个维度用另一种方式再度证明,代际公正的确是个伪议题,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仅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给出如何防止对后代不公的对策,反而只会添乱,使本来可以简单解决的问题变成在理论上永远都无解的问题,更遑论如何付诸实践!

  

  

   参考文献:

   [①] 沈昊驹:《罗默的代际正义思想研究》,《中南政法大学学报》2018年第1期。

   [②] 柯彪:《国内外代际正义研究述评》,《许昌学院学报》2016年第4期。

   [③] 《词源》,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311页。

   [④] 《古代汉语辞典》,商务印书馆2014年版,第1916页。

   [⑤] 《汉书·律历治》。

   [⑥] 《荀子·正论》。

   [⑦] 《荀子·儒效》。

   [⑧] 《后汉书·桓潭传》。

   [⑨] 韩东屏:《“公正”新解》,《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6年第6期。

   [⑩] [美]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廖申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5页。

   [11] [美]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276页。

   [12] [英]西季威克:《伦理学方法》,廖申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428页。

   [13] 刘雪斌:《代际正义研究》,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52页。

   [14]  转引自王韬洋:《正义的共同体与未来世代——代际正义的可能性及其限度》,华东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5期。JohnO~leill,Ecology,PDf andPolitics:HumanWell—beingandtheNaturalWorld,london:Roufledg~,1993,P.34

   [15] [美]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276页。

   [16] 王韬洋:《正义的共同体与未来世代——代际正义的可能性及其限度》,华东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5期;柯彪:《国内外代际正义研究述评》,《许昌学院学报》2016年第4期。

   [17] 韩东屏:《“公正”新解》,《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6年第6期。

   [18][古希腊]《柏拉图全集》第1卷,王晓朝译,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75页。

   [19]北京大学哲学系编:《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347-348页。

   [20] [英]霍布斯:《利维坦》,黎思复、黎廷弼译,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第109页。

   [21] 转引自余晓菊:《西方正义理念的历史回眸》,《伦理学研究》2003年第2期

   [22] [英]威廉·葛德文:《政治正义论》(第一卷),何慕李译,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85页。

   [23] 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18世纪法国哲学》,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98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1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