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赏乐饮酒话人生——郑力刚先生访谈记

更新时间:2020-07-14 16:43:44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C小调奏鸣曲第三乐章,Third movement of the Sonata in C minor

  

   然后看乐谱弹:

  

   16. 贝多芬,月光奏鸣曲第一乐章,First movement of the Moonlight sonata in C sharp minor, Op. 27, No. 2

   17. 贝多芬,悲怆奏鸣曲第二乐章,Second movement of the Pathétique Sonata in C minor, Op. 13

  

   现在在学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第二乐章。

  

   客:这么多曲子得花多少时间过一遍啊?你记忆力真好!

  

   力刚:大约90多分钟。不看乐谱的这一部分早已成了日课,特别是巴赫的那几首,每天弹它们都有几年了。

  

   客:那肯定是弹得很好了吧?熟话说“熟能生巧”。

  

   力刚:不是这样。学琴的人也许都知道有“over play”一说。就是说,一首曲子反复弹得太多的话,常会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因记忆不是储存,而是再创造。然记忆往往会开玩笑。当然这是对业余爱好者而言。

  

   客:我们从小就背乘法口诀表,记忆却没有在这里开玩笑搞个五七四十五?

  

   力刚:这是因为乘法口诀表太简单了。“再创造”很容易。但巴赫的音乐复杂性就高得多了,尤其对调和乐理知识很少的业余爱好者。我非常喜爱巴赫的音乐,但它们成为“日课”,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负担。弹得顺时如轻舟过万重山,然“再创造”的音是错时也让自己无奈和作急。想完成“日课”,但每天的时间也只有这么多而不容许我将乐谱马上翻出来看是哪儿错了。我们来听(《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把

  

   (主客共赏Angela Hewitt弹的巴赫C大调前奏曲,2分8秒)

  

   客:真正如行云流水。难怪你每天弹它都不会厌烦。我倒是奇怪你没挑巴赫键盘音乐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演绎家Glenn Gould的录音。

  

   力刚:这首只有三十五小节的曲子再一次向世人证明为什么巴赫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和声大师。此没有旋律(melody)的曲子由一系列的和弦琶音(series of chord arpeggios)组成(例外的只有第二十六节)。在我赏乐的经历中最值得纪念之一的音乐会是90年代末在渥太华国家艺术中心(National Arts Center)连着两个晚上听Angela Hewitt弹《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和第二卷。完全都是不看谱凭记忆弹出,乐评家的结论是两个晚上没有拉下一个音符。更不用说的是其音乐性的表现。

  

   客:她的确是当代最好的巴赫键盘音乐的演绎者。巴赫所有的键盘音乐她都有评价很高的录音。你能亲耳听到她弹奏完整的《平均律键盘曲》的确很有缘份。你那时肯定没有梦想过在你近六十岁时,也能弹出许多《平均律键盘曲》中曲子。

  

   力刚:完全没有。你也这么喜好巴赫那就再听一首吧。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sonatas and partitas for solo violin, BWV 1001–1006)和《无伴奏大提琴组曲》(Cello Suites,BWV 1007-1012)是弦乐音乐中的双星子座,是我最喜爱的音乐之一。其形式的简单和内涵的深刻常让我想起数学史上著名的费马大定理。

  

   (主客共赏Nathan Milstein拉的巴赫Gavotte en Rondo,3分7秒)

  

   客:你放的是E大调第三组曲(Partita No.3, BWV 1006)的Gavotte en Rondo(或译回旋曲式的加沃特)舞曲,Nathan Milstein的录音。我知道你最喜爱的小提琴家是Jascha Heifetz(海菲兹)。

  

   力刚:这首曲子还有一段时至今日都让我感动的经历。那是84年春的一个下午在清华的3号楼的宿舍里,听英文的美国之音的新闻节目,这节目之前,播的就是巴赫这曲子的开始几节。我和同学们是那么的年青,同时也是那么的innocent,但历史与现实和我们当时所处的位置注定了我们对海外世界的向往,这赤诚的追求伴随着巴赫的音乐,在我们每个人的眼神中毫无掩饰地流露出来而让我铭记在心。两年后在海外,第一次再听到这音乐,是Itzhak Perlman的录音,看着窗外的雪,听着这熟悉和美丽的音乐,故国同学少年的眼神和这眼神后面的历史和现实一下涌上心头而潸然泪下。

  

   客:你也许想得过多了一点?诗人似的敏感和伤感还是少一点好。

  

   力刚:我们吃午饭吧。我准备了沙拉和烟熏三文鱼的三明治。

  

   客:谢谢。我带了一瓶法国白葡萄酒。

  

   力刚:你太客气。我这些年除非和朋友相聚,很少喝酒。

  

   客:但我知道你能喝,还记得你曾有一晚上喝十瓶啤酒的时候。

  

   力刚: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亏你还记得。

  

   客:仿佛北大王瑶先生说过搞文学的不喝酒算是怎么回事。你这么钟情诗歌和音乐,喝酒是应该的。不是有“熟读离骚,痛饮美酒,是为名士”这一说吗?

  

   力刚:文人和酒的渊源的确很长。不说不得志的李白有“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连纵横天下的曹孟德,都感叹“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客:社会太黑暗,如果再加上无知心的朋友能理解自己,也许只能麻醉在杜康中。屈原肯定是非常寂寞的,在可看到的文字中,他虽有“乐莫乐兮新相知”的感知,但只有花袭人劝宝玉读书似的女媭(也许是屈原的姊)指点他“世并举而好朋兮” 然后质问“夫何茕独而不予听”。

  

   力刚:屈原是有很严格择友的原则的,不能“委厥美以从俗”。在原则和社会良心上更不能“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让苟”。而当无法改变现实时,“进不入以离忧兮,退将复修吾初服”,也就是说至少要独善吾身,不能同流合污。

  

   客:但如果连独善吾身也做不到呢?历史和现实是无情的,而人是需要交往的动物,得为衣食住行而操劳。假使“理想使痛苦光辉”如自己可以做到,然如果自己的信念和行为牵累了父母,配偶,和儿女,如何使心灵得以平静?

  

   力刚:这的确是很不容易。人心都是肉长的。鲁迅先生都有为母亲而不愿做壮士的之举。值得庆幸的是今日的世界已是一个相当开放的世界,而“何离心之可同”的现实无可挽回时,士人和智者不必再用酒精来逃避现实,可以“吾将远逝以自疏”。屈原在《离骚》的最后以合唱的形式说得非常清楚“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客(笑道):你这是“曲解《离骚》和屈原”吧?

  

   力刚:我常诧异那些使劲引用“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的人,为何不把接着的这几句一起引上。即使从诗和音乐的角度说,结尾常常是最重要的和被强调的。

  

   客:让我们为这开放的世界干一杯!

  

   力刚:干!

  

   客:来点音乐吧?

  

   力刚:让我们欣赏舒伯特(Franz Schubert)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String Quintet in C major,D. 956)。这首被认为是最伟大的室内乐之一的作品是舒伯特逝世前两个月完成的。苏联伟大的小提琴家David Oistrakh干脆把这“之一”去掉,而称之为最伟大最动人的室内乐(the greatest and most moving piece of chamber music ever written)。

  

   (主客共赏Melos Quartett & Mstislav Rostropovich演奏的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57分51秒)

  

   客:这近一小时的音乐真是让“天地为之久低昂”。淡淡的然而无尽的哀愁和悲伤的第一乐章,让灵魂升华的第二乐章,质朴和粗旷让人激动的第三乐章,自信和稍活泼的第四乐章。

  

   力刚:你概括得真好。难以置信的是当舒伯特请求出版此作品时却被拒绝。作品的第一次演出和第一次出版分别是舒伯特逝世二十二年(1850)和二十五(1853)年后。

  

   客:可喜的是从那以后再也不会消失了。它和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一样是人类文明史上的瑰宝。

  

   力刚:舒伯特在世时和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被认为是一位歌曲作曲家。可怜的是他的许多歌(他一共创作了六百多首歌),即使他要价很低和哀求也未能出版。唯一让人欣慰的是他最后一个愿望却得到了满足,那就是葬在贝多芬的旁边。

  

   客:“出师未捷身先逝”让人叹息不已,但舒伯特只是一些朋友知道和赏析他,可他们也不知舒伯特的那些大型作品。他在世时有“恐修名之不立”的紧迫感吗?

  

   力刚:我相信没有。首先他是一个很低调不喜张扬的人,第二他三十一岁就过世了。

  

   客:他也许是孔子所说的“人不知也不愠”的谦谦君子。可惜今日“只有‘半桶水’, 却偏要‘淌得很’”的人很多。更可笑的是有些人连桶底都没有打湿,也“淌得很”!

  

力刚:我们再来听一首舒伯特的曲子吧。他的最后钢琴奏鸣曲,降B大调奏鸣曲,D.960。这首今日被认为是可以和贝多芬伟大的钢琴奏鸣曲相提并论的作品是舒伯特离逝世不到两个月前完成的。可世界却过了一百多年才慢慢开始意识到它的价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