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范大明:新文化源于教会论——以张亦镜为中心

更新时间:2020-07-12 22:54:29
作者: 范大明  
这门旗子流行于中国并非始于新文化运动, 实际上从清末戊戌变法到20年代的非基督教运动, 将近30年左右的时间, 在国人的心目中, 科学已发展为科学主义, 成为一种思想、信仰和价值尺度, 正如胡适在他的《〈科学与人生观〉序》中指出:

   这三十年来, 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 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 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个名词就是“科学”。这样几乎全国一致的崇信, 究竟有无价值, 那是另一问题。我们至少可以说, 自从中国讲变法维新以来, 没有一个自命为新人物的人敢公然毁谤“科学”的。直到民国八九年间梁任公先生发表他的《欧游心影录》, 科学方才在中国文字里正式受了“破产”的宣告”。 (6)

   在科学作为一种价值尺度为社会普遍接受的时代, 被贴上“反科学”标签的基督教被置于了最难堪的境地。面对科学主义的强大攻势, 张亦镜以信仰主义辩护为角度, 选择无神论为重点来回应科学主义者, 阐释基督教与科学关系的问题。

   (一) 有无神道

   宣统元年 (1909年) , 在广东新密有一无神论者以《神道与道德有无关系》为题, 从三个层次阐述“世界本无神道, 皆属人道所维持” (1) 的无神论观点, 张亦镜认为“狂悖之极”, 这种观点“率人入野蛮”、“大有害于人心风俗”。 (2) 因此, 他在1910年1月的《真光报》上发表《驳无神之演说》文章, 该文根据无神论者主张的“所分神道之由来”的三个理据, 从三个层面进行了驳斥。

   1. 风云雷雨之神

   对于无神论者认为风云雷雨无神的观点, 张亦镜表示赞同, 他说:“夫人而至疑风云雷雨有神, 谓之无知, 诚无知也。”他解释道, 风云雷雨都是气之所为, “气动则为风, 气蒸则为云, 云激则为雷, 气缩则为雨”。这些都是属于天文地理学的基本范畴, 因此无所谓风神云神雷神雨神。但是仅此而已, 不能因为没有风神云神雷神雨神而推断为“世界本无神”, 他以瀹茗 (熬茶) 为例进行说明:“ (瀹茗) 火烈而气入, 似风;汤沸而气升, 似云;因沸而有声, 似雷;扇其气入炉后之石而湿似雨。” (3) 把风云雷雨看作有神的观点仅仅是如蚂蚁一样愚蠢人的观点, 张亦镜认为这都没关系, 最重要的是要看到风云雷雨背后的神———世界的造物主, 这才是“智而非愚”。但是一些无神论者并没有看到, “有一种蚁, 日取此数物研究其所以然, 一旦豁然开朗贯通曰:是皆瀹茗使然也, 无神也, 遂并神瀹茗人之蚁之所神而无之。请问此等蚁, 愚乎智乎?因悟神风云雷雨之愚, 而遂不信有造化主, 曰世界本无神者, 何以异于是。” (4) 这种认为风云雷雨无神从而推断出世界本无神的无神论观点是非常愚蠢的, 因为看不到背后的造物主。没有造物主, 也就不会有风云雷雨, “夫瀹茗之有似风似云似雷似雨之物, 发现于炉鼎之上下左右, 为有火也;地球上之风云雷雨, 亦即有其火为之原动焉, 即日无日, 则无此四物, 其理由为演者所以晓, 无烦解。请问此能致气为风云雷雨之日, 非有大智慧大能力之造化主特别制造, 能有如是之功用否?” (5)

   当然主张无神论的进化论者, 认为产生风云雷雨的是自然, 是物理学现象, 而不是造物主。因此张亦镜进一步阐释, 批判进化论:“演者只略明风云雷雨之理, 而遂谓世界本无神道, 非惟类不信有瀹茗人之蚁已也, 且如蛰触蟭螟之处钟表中, 而不信有造化钟表之巧工矣。自称为智之人, 其愚乃愈不可及已。” (6) 张亦镜批评这是进化论者的无知, 只看到风云雷雨的表面现象, 而看不到这是上帝精心构造的结果, 从而贸然得出结论“世界本无神道”, 这种自认为“智之人”犹如“蛰触蟭螟之处钟表中, 而不信有造化钟表之巧工矣”, 实际上是愚蠢之极。

   2. 神道报应

   无神论者认为神道设教的一个重要理由是神道报应, 目的是恐吓别人。对此, 张亦镜不以为然, 认为这是无神论者“自呈其陋” (7) 。圣人以神道设教并没有掺入“报应之说”, 而是体 (替) 上天运行四时以正确的化育万物。所谓的“体 (替) ”明明是先有神道, 后有圣人。但是无神论者将圣人因为世人难教而产生了神道设教, 实际上是把“以”字误解为“用”字, 因此也就进一步把“时行物生之神妙之道”误解为“报应之说”。对“神”的理解, 无神论者可以说是“茫然未有所知”, 与经史典籍记载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种认识“愚而自用, 罪犹小;污蔑圣人, 罪实大”, 更不用说“圣人以神道设教了”。张亦镜还退一步阐释如果神道报应说成立, 那么这是圣人凭空想出来的, 是天下最伪, 因此作古的圣人会在地下大喊冤枉。 (1)

   张亦镜最后用“国法与乡绅关系”作比拟批判无神论者的神道报应观点, 写道:“倘有曰:国乌有法?不过彼乡绅见乡民难教, 因而生出此说以恐吓之耳。此等人请问尚否存有人性?尔演者之如是诬圣, 即此类也。夫不信有国法, 必乐于犯法;尔演者此言, 非惟自呈其陋, 抑亦自证其恶矣。” (2)

   3. 宗教与神谁之先

   无神论者认为世界先有宗教后有神, 甚至指出:“由于宗教家自知善路难行, 私欲难禁, 因而生出神道永生之希望以制己。此均借假定是神道而成道德, 皆属无知之人所为”。 (3) 张亦镜认为此观点“尤不通到极端”, 他以基督教为例, 指出:“基督教系因上帝而有, 在未有基督教之名之先, 已崇奉一上帝。顺上帝者存, 逆上帝者亡, 旧约历史上, 班班可考, 绝非因有宗教而始有上帝。” (4) 从这里可以看出, 张亦镜认为先有神的存在 (基督教是上帝) , 而后才有宗教 (基督教) , 并不是像无神论者主张的先有宗教后有神。他进一步阐释, 上帝关于诸多的“先知著书训世, 预言未来事”非门外汉所能领悟, 有上帝论亚伯拉罕, 上帝论摩西等, 接下来以基督论来说明:基督教中的基督耶稣是教会中的元首, 也是上帝之子, 贯彻上帝的旨意, 以救世人, 其中就包括“永生”。“永生”二字原意是指上帝“赏善义冤”, 在创世之前就已经有了, 而并非基督徒“自知善路难行私欲难禁”而自己凭空造出来的。 (5) 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观点, 张亦镜又打“谷入仓, 糠付火”和“考试之奖励”两个比喻来说明“夫上帝之必有, 犹农父及主试官之必有也;基督教以基督为首, 即是以上帝为首, 则是上帝即一大宗教家”。 (6) 接下来, 张亦镜又批评道:“无神论者不信上帝, 所讲宗教家主要是指基督徒, 由于基督徒因为善路难行私欲难禁而生出神道永生之希望以制己。”这种说法“横竖都说不去也”。他还以“无知之人”来比喻无神论者。“见风云雷雨而疑其各自有神在内主持, 方是无知。……第二第三两层所言之神道, 则实实有此神道, 绝非人所得而假定, 又乌是无知。乃一律目为假定, 一律斥为无知……尔演者如此武断, 真堪当此非人之名号也。” (7)

   张亦镜在《驳无神之演说》文章总结道:“须知世界固自有神道, 宗教万不能因科学之兴而灭。” (8)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 虽然无神论者以有无神道攻击宗教, 但是在清末时期张亦镜就可能冥冥之中预感到了后来的新文化运动者以科学为武器攻击宗教或者基督教了。

   (二) 有无上帝

   进入民国, 特别是新文化运动后, 泛科学主义叫得震天响, “无神论的空气, 几乎弥漫了知识阶级”, 许多知识分子攻击基督教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上帝, 胡适甚至认为:“这样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 的结果, 不是科学能不能解决人生的问题了, 乃是上帝的有无、鬼神的有无、灵魂的有无……等等人生切要问题的解答”;“根据于一切科学, 叫人知道宇宙及其中万物的运行变迁皆是自然的, ……自己如此的, ……正用不着什么超自然的主宰或造物者”。 (9)

   1. 上帝是存在的, 并创造了世界

   张亦镜为了证明作为造物主上帝的存在, 指出部分物质世界由人手所造, 但宇宙自然的规律运行为超乎人的能力, 而其背后必是出于一位创造者。否则, 自然界中太阳凭什么维持太阳系、八大行星系统?地球怎么能够环绕太阳转动而不坠?月亮为什么绕地球运行?“究月与日, 何以能如此?是谁使之此?岂竟无使之如此, 而自能如此?”此外, 张亦镜还援引英国化学家亚姆斯妥浓格

   (Armstrong) 关于生物进化的观点来证明造物主的存在:“考察此类 (生物进化) 变化事实之后, 可知生活体之形成, 必有一最高势力为之主宰, 为之指导。此主宰之势力, 指导一切生物形成时, 选择种种材料, 依特殊方法, 使之结合, 而成千奇万殊之生物焉。” (1)

   张亦镜在说明造物主的存在以后, 接下来又以“火车、铁船和地球”相比为例说明自然规律运行的背后的造物主就是上帝。他说“火车和铁船, 远在千里外, 并载重万数千吨, 可以朝发夕至”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因此人能够以汽力运舟车疾行于海陆。然而它们与无可估量的地球自转和周转相比, 人是不可能以人的力量, 像运火车铁船般促使地球有规律地运行。“这犹不归荣耀给造物主上帝, 怎样解说呢?岂‘自然’能盲目的成这样有秩序有规律的现象么?” (2)

   既然世界有造物主, 而造物主就是上帝, 那么造物主上帝又是怎么创造这个世界的呢?张亦镜引用翟雅各的《创世记》第一章第十四节至第十七节来阐释:耶和华构造了太阳系的世界, 他先造太阳及其他行星。当造地球这颗行星, 特别派耶和华来到地球上并认真地“经营”。当时地球“混沌晦冥, 烟雾四塞, 暗不见物”, 于是耶和华“稀其物, 使稍透日光, 如油纸灯笼之照路焉, 以至云渐高, 地渐雾, 驯至立其上可以观日月之光”, 于是有了日月之光, 有了昼夜的自转, 接下来有了周转的“四季寒暑”和“结实之草与菜蔬及生果之树”。 (3) 这既是“万国有科学知识之宗教学者所公认”, 也是“《创世记》可传之特点所在也” (4)

   2. 上帝所造的皆是善

   张亦镜认为天地万物由全知全能的上帝创造, 并且所造的皆是善, 但是所造之人不一定不犯罪。造不能犯罪之人, 是上帝所优为的, 但是如果所造之人不能犯罪,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也就不能为善。那么这样的人就只是一个“能言语能行动之活木偶而已, 非人也”。因为人必须有完全自主及自由的权利, 才可以称之为人。如果是这样, 人有自主权, 怎么不犯罪呢?接下来他指出“上帝造人不同人造机器证明其所以不造不能犯罪之人”, 以人造的机器汽车而论“放轮于轨, 千里远道, 朝发夕至, 复能或行或止或徐或疾, 悉如管车者之意而无忤, 其善何似?”但是人类不会说这是“车之善”, 而是说这是“以其善在制造及司理之人, 于车无与也”。假如有一车, 能自循轨行, 不用人司理, 何处宜止, 止若干久又即宜行, 何处宜疾, 何处宜徐, 车悉能自知;但是有时这辆车能自嫌受轨束缚, 而逸出轨外, 以自由行动。人们一定认为这车很奇怪, 而怀疑造车的人是“非人矣”。因此世界是不能有此等车, 只有循轨而驶行止疾徐悉如司机人意之车, “以是知人之智巧终以人限, 必不能与上帝争衡”。上帝造人, 与人之造车很不相同。“人苟亦如一循轨而驶行疾徐悉如司机人意之车, 不能犯罪, 是上帝之智巧, 亦具足与一造机器之人齐而已矣, 乌足称为万能之神哉。” (5)

张亦镜从他以前辩驳的文章中摘录证明上帝造的人皆是善, 但是所造之人与人造机器是完全不同。为了进一步说明, 他又引用伦理学家的语言来证明:人的行为来自意志 (省虑与决断) , 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但是癫痫患者所犯的恶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78.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4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