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军:近代上海名园爱俪园考辨

————以黄宗仰有关爱俪园的佚文等材料为中心

更新时间:2020-07-11 23:52:01
作者: 李军  
不在爱俪园范围内。地籍编号为10号8丘、9丘、10丘、11丘的慈惠里占地面积分别为1.716亩、1.627亩、1.561亩、7.388亩, 系哈同在1929年、1930年向英领署登记取得, 土地上有哈同自建普通市房66座, 由其分宅长期出租。慈惠里修建于1934—1935年, 位于今陕西北路、威海路交会处沿线、爱俪园一侧。地籍编号为10号30丘、占地11.458亩的“沧州饭店2幢、市房88幢”, “1900年建成二至三层新式里弄房19幢, 1935年建成公寓房五层1幢、三层房屋2幢”。 (1) 在1917年版《上海公共租界西区及闸北分图》、1943年版《最新上海市区详图》均与爱俪园单独标注, 前者标注为“爱俪园即哈同花园”以及“沧州别墅及旅馆”, 后者标注为“哈同花园 (爱俪园) ”和“沧州饭店”, 均没有纳入爱俪园范围。 (2) 地籍编号为“10号17丘一部分”的8.2亩土地即林村, 原称哈同别墅, 建于1941年前后, 位于威海路西端, 原由华星地产公司向哈同洋行租地建造住房88幢, 再由华星公司分宅出租。编号为“10号17丘一部分”的1.5亩土地, 也为市房、住房。

   在《静安区志》“境内哈同房地产业分布表”中明确标明为“哈同花园建筑残存物”的土地地籍编号为10号17丘甲, 占地面积为170.853亩。由于这幅土地是哈同于1925年向英领署登记取得的, 1925年之前这幅土地被陆续纳入哈同产业的历史已难以考证。因此, 爱俪园兴建之初的具体占地面积也难于计算。同时, 爱俪园的占地面积也不是固定不变, 据目前所见的历史记录, 爱俪园占地面积的变动主要涉及五个方面:一、1915年落成的仓圣明智大学“广拓十数亩”建成, (3) 约“占据全园八分之一的地方”。 (4) 在1909年爱俪园落成之初, 这一区域没有任何景点分布, 可能在当时还没有被用于爱俪园的建造。二、1920年落成的仓圣明智女学, 原附设于阿耨池, 后“拓地数亩特建女学校校舍、住宅”。 (5) 三、仓圣明智女学附近的“媊垣”也是爱俪园1909年落成以后新建的, 媊垣共五进, 面积应该不小。上述新建建筑均在西摩路、哈同路、长浜路、静安寺路范围以内, 但均在1909年爱俪园的基础上向外有所拓展。四、地籍编号静安区10号13丘、14丘的慈惠南里占地面积分别为12.646亩、7.306亩, 修建于1934年, 位于今陕西北路、威海路、延安中路交会形成的三角地带, 该区域在爱俪园建造之初, 曾为爱俪园一角。1932年公共租界辟筑威海卫路 (今威海路) 西段, 该路穿越爱俪园东南角, 罗迦陵遂将部分园境改建为民房。 (6) 五、据《静安区志》记载, 爱俪园建成后直到1925年间, 园内还有3丘方单地不属于哈同, 到1931年, 园内还有张姓1幅0.85亩土地不属于哈同, 这种说法也可以在《爱俪园梦影录》中得到证实。 (7)

   由此可见, 1909年爱俪园落成后, 其占地面积并不是固定不变的。经过拓地和改建民房, 到20世纪50年代登记时, 爱俪园的占地面积被确定为170余亩。同时, 哈同在爱俪园周边的地产是逐步扩展的, 从1903年爱俪园兴建之初的“百数十亩”逐渐拓展至1917年的“200多亩”、“约300余亩”。因此, 1917年9月, 在《时报》登载的赈灾游览大会广告上称爱俪园“拓地200多亩”。1917年10月出版的《广仓学会杂志》说“园在沪上静安寺路, 周围约三百余亩”。这两种基本一致的说法, 应该都是将哈同在爱俪园周边的地产纳入爱俪园一并计算所得出的。姬觉弥在《哈同先生轶事状》中模糊两者区别, 适当夸大其词地说“爱俪园面积三百亩, 地大冠于上海”, 也是可以理解的。 (8) 后来者如丁翔华、曹聚仁等人关于爱俪园占地面积的描述, 应该也是据此而来。

  

   四

  

   “爱俪园建成后, 轰动上海, 人人以有缘一睹花园美轮美奂的真容为荣, 但无人介绍是不得其门而入的。” (9) 事实上, 爱俪园除1914年、1915年、1917年8月、9月四次开放, 以游赀助吴兴水灾会、慈善救济会、京直奉水灾义赈会、汴晋湘鲁秦鄂水灾义赈会之外, 平常时间无人介绍确实是不得其门而入的。 (1) 丁翔华说爱俪园“门禁森严, 等闲莫能入雷池一步”, 自己因“得宝因法师之介”, 才有机会“遍游名胜”, 但内园因“未得罗夫人之许, 莫能观光”。 (2) 曹聚仁则因同学替哈同夫妇造像, 且另有朋友与爱俪园总管姬觉弥是苏北同乡, “因此有住园的机会”。 (3)

   由于爱俪园门禁森严, 加之哈同夫妇的传奇色彩, “爱俪园种种扑朔迷离的传说, 在旧上海长期流传, 成为小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 道听途说, 摭拾猥闻, 铺张扬厉的笔墨就绵延不绝。其中偶有熟悉内情的作者, 衍成说部, 则又意在影射, 沦于黑幕小说的末流”。 (4) 这类文章包括作者署名为乌目山人的《海上大观园》等, 文章作者或许从未真正进入爱俪园, 或许故意变换更改, 因此这类文章关于爱俪园的描述, 其真实性是较为欠缺的。

   除上述这类文章外, 当时还有不少文人游览爱俪园后, 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游记性质的文章。虽然较为简短, 但这类游记性质的文章基本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 比较真实地描述了有关爱俪园的所见所闻, 其可信度相对较高。从当时报刊登载的文章来看, 时人对爱俪园几乎都持赞誉之声。《游哈同园》说:“甫入园门, 便览树木荫茂, 佳气葱茏, 耳目为之一新”, “到此境地, 不必天花乱坠, 自觉尘虑全消失矣”。 (5) 《脱颖室笔记:爱俪园》说:“余细览园内各景, 布置甚佳”, “亭台甚多, 均疏落有致, 不失山林气象”。 (6) 《游爱俪园记》也说:“余游览该园为第一次, 尝闻闺人言, 该园地势辽阔, 水木明瑟, 风景绝佳。初游者常有沧海遗珠之憾。” (7)1948年出版的《苏讯》月刊回顾说:“园内景状, 富丽者有之, 古朴者有之, 奇异者有之, 幽雅者尤多。” (8)

   当年曾经亲身游览爱俪园, 并留存下来的较为详细地描述爱俪园园景的文字记录主要有胡祥翰1921年所记的《爱俪园》、丁翔华1936年所作的《哈同花园》、曹聚仁的《爱俪园之回忆》以及李恩绩的《爱俪园梦影录》等文章。近人根据民国时期的文字记录整理的较为真实、详尽的文章有《爱俪园园景介绍》。 (9) 经对比, 胡祥翰、丁翔华及曹聚仁的文章存在部分描述文字完全一致的情况, 而这些相同内容几乎与黄宗仰《爱俪园八十三景小记》一文完全相同。其中, 胡祥翰的《爱俪园》与黄宗仰文章最为相近, 很大一部分内容完全相同, 只增添了仓圣明智大学、媊垣、仓圣明智女学等1910年以后新建园景的描述。 (10) 丁翔华的《哈同花园》写于哈同去世之后, 文章关于爱俪园外园的描述很大一部分也与《爱俪园八十三景小记》文字完全相同。 (11) 曹聚仁的《爱俪园之忆》描述爱俪园园景的内容, 也存在部分文字与黄宗仰文章完全相同的现象。 (12) 由此可见, 胡祥翰、丁翔华及曹聚仁文章关于爱俪园园景的描述, 其最初来源应该就是黄宗仰的《爱俪园八十三景小记》。

   关于爱俪园最为详实的记述当数李恩绩的《爱俪园梦影录》。李恩绩1921年随父亲进入爱俪园。柯灵说, “作者长期生活在爱俪园”, 加上“作者的态度和认识:有实事求是之心, 无哗众取宠之意, 这就保证了春秋史笔所必需而又难能可贵的真实性, 而且文字朴茂, 描叙从容。迄今为止, 就我个人所见, 李恩绩为爱俪园所作的素描, 还是第一种可靠的信史”。 (13) 经过认真对比黄宗仰《爱俪园全景之写真》和李恩绩《爱俪园梦影录》发现, 李恩绩对园景的方位、形貌等的描述与黄宗仰的记录基本完全一致, 为我们考证爱俪园园景从建成之初到20世纪20年代的变化情况提供了可信的资料。

  

   五

  

   黄宗仰《爱俪园之八十三景小记》完整记录了爱俪园建成初八十三景的名称、相对位置等情况。爱俪园分为外园和内园, 其中外园有六十五景, 内园有十八景。外园六十五景分别是海棠艇、看竹笼鹅、茝兰室、黄檗山房、接叶亭、听风亭、森立坌来、观渔亭、拨云亭、扪碧亭、蝶隐廊、岁寒亭、绿天澄抱、冬桂轩、诗瓢、昆仑源、串月廊、引泉桥、九思庼、延秋小榭、飞流界、挹翠亭、水芝洞、方壶、小瀛洲、堆碧、慢舸、云林画本、太华仙掌、迎仙桥、饮蕙崖、铃语阁、涵虚楼、平波廊、苍髯上寿、藏机洞、石坪台、山外山、逃秦处、万生囿、赊月亭、锦秋亭、筍蕨乡、千花结顶、石笏嶙峋、?字亭、松筠绿荫、梅壑、水心草庐、九曲桥、阿耨池、曼陀罗华室、兰亭修禊、柳堤试马、澹圃、思潜亭、涉否、万花坞、渡月桥、烟水湾、绛雪海、望云楼、春晖楼、鉴泓亭、频伽精舍。内园十八景分别为欧风东渐、黄海涛声、红叶邨、俟秋吟馆、待雨楼、椒亭、风来啸、月在亭、巢云、西爽斋、寒山片骨、松脊、天演界、仙药阿、环翠亭、选胜、驾鹤亭、涌泉小筑。

   1909年落成后, 爱俪园内又陆续新建“仓圣明智大学”等建筑。正如胡祥翰所说, “此园逐渐开拓”而成。 (1) 到1917年《广仓学会杂志》创刊时, 拟定设置“爱俪园百景图咏”栏目, 在这“百景”中, 除增加部分之前已经建成但未被列入83景的景点外, 还有部分属于新营建的园景。从出版的24幅园景照片来看, “爱俪园百景图咏”较“爱俪园八十三景”多出了“爱俪园”正门、“絮舞桥”、“仓圣明智大学”、“仓圣明智大学礼堂”四景。其中, “爱俪园”正门、“絮舞桥”属于1909年之前已经存在但未被列入八十三景的景点, 而仓圣明智大学及其礼堂则是新建建筑, 这些新建园景或建筑在李恩绩的文章中有较为细致的描述。不过, 由于文献资料的相对缺乏, 部分之前已经存在但黄宗仰未提及的园景与之后新建的园景、建筑之间已经很难区分。

   据李恩绩描述, 爱俪园大门匾额出自仁和高邕之先生手笔。《广仓学会杂志》也说“仁和高邕之先生为其榜其额”。 (2) 入园后的海棠艇、看竹笼鹅、茝兰室、黄檗山房、接叶亭诸景处没有明显变化。《园记》记载, 听风亭“其南循路而行至柳湾, 湾前有桥曰絮舞”。 (3) 在《爱俪园梦影录》中, 此路已有明确的名字叫“明智路”, 其命名应在1915年以后, 因为哈同自号“明智居士”始于1915年或以后。 (4) 1915年12月, 仓圣明智大学落成, 校舍在爱俪园东偏, 靠近絮舞桥。仓圣明智大学“广拓十数亩, 操场天桥、浪木皆备……图书室、彝器室、武器室、礼乐器室, 布置井井, 设附属中学四级, 高等小学三级”, 后又增设大学和女校。“大学而东, 设礼堂”, “堂址闳敞, 中肃古圣仓颉先师神位”, “每岁三月十八日、九月十八日, 循例展祀”。 (5)

《园记》记载, 柳堤试马“堤之西碧沼前净澄水清涟, 曰阿耨池, 池北仿东瀛屋三间, 杂花绕砌, 曰曼陀罗华室”。据李恩绩介绍, 曼陀罗华室又名阿耨北舍, 为东洋式建筑, 曼陀罗华室后面是贮藏大藏经的藏经阁, 藏经阁后面是仓圣明智女学。在另“拓地数亩”新建之前, 女学一直“附设于园西阿耨池, 仅师范预科暨高等初等小学”。阿耨池仓圣明智女学的地址即为华严大学旧址, 华严大学1914年由黄宗仰协助释月霞创办, 主旨在于“召集僧侣, 授以经典”。1914年秋, 黄宗仰离开爱俪园, 重返金山寺, 华严大学于次年被改为仓圣明智大学。1920年仓圣明智女学落成后, “校舍凡三进, 后为住宅”, 由罗迦陵“躬自督课, 规则严肃”, 同年“始办师范本科”。 (1) 女学西南是新建的“媊垣”, 媊垣一共五进, 前面是崇礼堂、燕誉堂, 左边是“肄成茅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73.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4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