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丹莉 王曙光:新中国全球化战略70年:从独立自主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更新时间:2020-07-08 10:03:26
作者: 王丹莉   王曙光 (进入专栏)  
有生意就得做,并且现在已经开始做,几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商人正在互相竞争。我们必须尽可能地首先同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民主国家做生意,同时也要同资本主义国家做生意”。[4]

   1949年12月22日,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就准备对苏贸易条约等问题致电中共中央,电文中毛泽东指出,“波兰、捷克、德国都想和我们做生意。似此,除苏联外又有这三个国家即将发生通商贸易关系。此外,英国、日本、美国、印度等国或已有生意或即将做生意。因此,你们在准备对苏贸易条约时应从统筹全局的观点出发,苏联当然是第一位,但同时要准备和波、捷、德、英、日、美等国做生意,其范围和数量要有一个大概的计算”[5]。1956年,当周恩来讲到要派人到资本主义国家去学技术时,毛泽东赞成说:“不论美国、法国、瑞士、挪威等等,只要他们要我们的学生,我们就派去。”[6]

   对新中国实施的封锁禁运政策,就其实施效果而言,与巴黎统筹委员会当年的预期存在一定距离,这一方面是因为新中国为了打破西方帝国主义的封锁禁运而主动采取了诸多灵活有效的对策,从而减少了封锁禁运带来的物质损失,并赢得了较为显著的国际贸易改善的效果。同时,另一方面,封锁禁运政策不能完全奏效,亦与帝国主义内部存在的深刻的矛盾和利益的不一致有关,一些持比较温和立场而欲与中国建立商业关系的国家是巴黎统筹委员会中的动摇者和怀疑者,他们从内部摇撼了这个美国时时依靠对参与国的惩罚作为威胁才得以维系其团结的同盟的根基。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这样一个人口规模与欧美国家总数相仿、资源丰富、疆域广阔的国家,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能够自我维系的市场。这个巨大的市场具有极强的自我调整能力、巨大的灵活性和弹性、广阔的回旋空间,使其即使在割断外部联系的时期也能保持很好的自我运转。因此,虽然在封锁禁运的初期,新中国的对外贸易和工业发展必然会受到短期的冲击,从而出现短暂的外贸收入波动、通货膨胀和工业发展受阻,因而对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国民经济恢复和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始阶段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影响。然而,从长期来看,这种消极的影响是有限的。而且,封锁禁运给其参与者们造成的损失也许同样巨大,“巴统”俱乐部成员在几十年中丧失了中国这个广阔的市场以及这个市场可能带来的商业机会,其对各资本主义国家投资者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对国民造成的福利损失也是很难以估计的。

   在此更值得指出、而为一般研究者所忽略的是,西方国家的封锁禁运政策所带给中国人民的出乎“巴统”设计者意料之外的宝贵的“正面价值”。新中国在积极应对封锁禁运、千方百计拓展国外贸易市场的同时,更把主要精力放在开拓国内市场上面。为弥补“封锁禁运清单”上的物资进口受阻而造成的损失,新中国不得不付出极大的努力加快工业进口替代品的生产和研制,加快对本国资源的开发,尤其是战略性能源和矿产的测绘工作、地质勘探和开发利用,从而在新中国成立的二十多年左右的时间内,迅速增强了中国在“封锁禁运清单”所列示的领域的生产能力和供给能力。

   在能源工业、采矿业、机械工业、石油和石化工业等领域,获得空前的发展,这不得不说是封锁禁运所倒逼出来的一项“意外的成果”。国内巨大市场的开发和挖掘,也极大地促进了新中国市场统一性的形成。封锁禁运还逼迫新中国必须重视自己的技术创新,在科学教育、技术变革方面只能依赖自己的力量,这从反面促使了新中国自我技术创新能力的迅速提升。

   西方的封锁禁运也避免了新中国在国家经济实力和外交实力十分微弱的情况下受到不公平的国际经济规则和国际贸易体系的负面影响,避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很多亚非拉新兴民族国家在不平等的国际专业化分工体系下所形成的依附性发展和被剥夺的命运,避免了经济发展的畸形化、片面化和非自主性。西方帝国主义封锁禁运政策的最大“成果”,是迫使新中国建立完备的、系统的、全面的、自主的工业体系,即全力构建由重工业、国防工业、轻工业组成的全产业链,这是新中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工业体系和经济发展战略形成的重要根源之一。

   毛泽东当年说,“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7],这一充满智慧和自信的论断,今日已经成为了现实。巴黎统筹委员会对新中国的封锁禁运政策,正是新中国塑造全新的工业体系、制订赶超战略并由此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体制的起点,“巴统”没能实现扼杀新中国的愿望,而是不断见证新中国的崛起和中华民族的复兴,到1994年这个俱乐部悄悄解散的时候,新中国在全世界经济版图和政治版图中的地位已经与1949年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总之,1949-1979这一时期的中国全球化战略是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封锁禁运条件下的特殊的全球化,一方面尽量争取与西方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贸易往来,但更重要的是立足国内,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建立完整独立的工业体系,开拓国内市场,从而避免全球化陷阱。

  

   三、新中国全球化进程之发展期:主动参与的全球化战略(1979-2001)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中国开启了“主动参与的全球化战略”,这个时期大概从1979年到2001年。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开放,成为这一时期的主要格局。中国的对内改革往往是由对外开放促成的,以外促内,倒逼中国的国内体制变革,这是中国改革40年取得很多成就的秘诀之一。因此,无论是外资引入,外贸体制改革,还是金融对外开放,人民币的全球化、国际化,其实都是不断通过外来因素的引入,结合中国国情,通过对外开放来促进中国国内的体制改革,这恐怕是中国参与全球化最大的成果。我们参与全球化,并不仅仅是要跟全球其他国家交往,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实现中国制度上的变革与创新。

   中国在这一时期参与全球化是全方位的,力度大,领域广。中国大力引进外资,当然绝大多数是长期的直接投资,这是中国在引进外资方面一直坚持的原则之一,这与东南亚国家主要引进短期投资和资本市场投资形成鲜明对比。随着外资的引进,我们也引入了大量的西方先进管理理念和方法,大力引进西方先进技术设备。当然,外国技术的大量引进,对于本国技术的成长而言,也是双刃剑,有时候会促进本国技术的追随和模仿,但有时候又会遏制和影响本国技术的创新和成长。利用外资的规模在这20多年当中提高了几百倍,中国成为全世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

   这一时期也是中国对外贸易突飞猛进的时期。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国,我们的进出口总量在全球占第一,这是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成就。这就意味着,从商品贸易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从参与国际贸易的深度而言),中国的商品遍及全世界。一方面,对外贸易的快速发展,成为提升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推动中国经济转型的最重要因素,使得中国再也不可能是一个封闭的国家,而成为一个深度参与国际商品生产和交换的国家;另一方面,我国的经济增长也严重依赖于国际贸易,外贸依存度较高,这也是一个双刃剑,应在提高对外贸易的同时,加大对本国国内需求的促进力度。

   这一时期中国加深了金融业的开放。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银行业、资本市场都在慢慢对外开放,我们比较注重开放的渐进性,注重对大型银行的把控能力,注重对资本市场的把控能力。中国永远不能搞那种全面的、快速的、彻底自由化的金融开放,因为金融开放关乎中国的金融安全,而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最重要组成部分。

   这一时期中国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对人民币的国际化是持积极态度的,但是又很稳健。人民币国际化的含义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人民币现金在境外享有一定的流通度;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是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成为国际各主要金融机构包括中央银行的投资工具,使得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第三,是国际贸易中以人民币结算的交易要达到一定的比重。今天,人民币逐渐成为全球比较重要的流通货币、计价货币和结算货币。除了这三条比较重要的标志之外,人民币还要争取成为全世界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之一。现在国际储备货币,大概只有几种:美元占国际储备货币的40%左右,欧元大概占30%多,日元大概占20%左右,其他国家则微乎其微。人民币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并不容易,因为选择一个货币作为储备货币,意味着这个货币一定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且最稳定的货币。中国还要争取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占据一席之地,获得世界的认可。但人民币要获得跟美元、欧元并驾齐驱的地位,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历史时期,这跟中国的国际政治经济影响力、国际贸易参与的深度、人民币本身的稳定程度和在全世界被认可的程度成正比。

   这一时期,中国还积极推进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进程。经过艰苦的谈判,2001年12月11日中国成为WTO的第143个正式成员。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漫长过程,实际上也是中国经济不断对外开放的过程,是中国经济体制不断深化改革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同时也是中国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经济实力的角力过程,是与以西方价值和利益为核心制定的国际贸易规则博弈的过程,这个过程是非常艰苦的。④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出于长远战略的考虑做了一定的让步,但是也获得了通往国际的通行证,获得了巨大的全球化收益,获得了国际话语权。中国可以说是近几十年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四、新中国全球化进程之升华期:积极引领的全球化战略(2002至今)

   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正式成员后,中国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速度进一步加快,而在入世后的十余年间中国也切实地履行了入世时做出的各项承诺。中国逐步放开了对外贸易经营权,分期分批取消进口配额管理,大幅度降低进口关税,不断扩大各个领域的开放力度。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也在推进当中,相当一部分境外机构投资者获准进入国内证券市场,中国利用外资的形式以及外商投资的领域都日趋多元化。中国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外商投资规模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增长,一个全方位的对外开放格局逐步形成。

   新世纪以来,中国更加主动积极地进行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尝试。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2005年,中国与智利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006年,中国与巴基斯坦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两国后于2009年又签署了服务贸易协定;2008年,中国与新加坡、新西兰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009年,中国与秘鲁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2010年,覆盖130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2012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启动,这是目前亚洲正在建设的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截至2018年,中国已签署16个自贸协定,涉及24个国家和地区,已签署的自贸协定中,零关税覆盖的产品范围超过90%。⑤这些自贸协定的签订与实施推动着中国对外贸易的增长,也不断深化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合作,使中国在区域经济合作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与此同时,“走出去”战略的实施也在稳步推进。世纪之初提出的“走出去”战略,是对中国原来的全球化战略一个重要的补充。中国原来的全球化战略更多强调出口,而出口其实并不是全面的“走出去”,只是让全球分享中国人的产品。真正的“走出去”是要中国的“人”走出去、资本走出去、文化走出去,参与全球化的贸易和交流,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2013年在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很大反响。“一带一路”是中国营造新的全球秩序的核心理念,其重点是“五通”,即实现机制、基础设施、贸易、资金和民心的互通。中国一直强调,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像二战之后的“马歇尔计划”,要划分势力范围,建立起以某大国为核心的经济和政治俱乐部,控制全球的资源配置。马歇尔计划产生了三个重要的国际机构,一个是联合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23.html
文章来源:《党政研究》2019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