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敖带芽:提升党的执政话语传播力需要聚焦的问题

更新时间:2020-07-06 17:44:10
作者: 敖带芽  
只要不戴有色眼镜,客观地看待不同的社会制度,当会明白,没有哪一种制度是完美无缺的。那种认为“民主、自由”隶属于西方“专利”,一谈到“民主、自由”等概念就自动矮了半截的人是制度不自信的典型代表。过分美化西方制度,甚至要将西方制度移植到中国,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一些学者日益看清了这样一个事实,备受推崇的西方选举制度在人们心中的评价已经日渐式微,美国总统选举的投票率逐年下降是不争的事实。美国民众普遍感受到总统选举跟自己的生活没有多大的联系,且对选举中遥控媒体、操弄选民、抹黑对手、分化社会的政治手法已经厌倦,对选举政治的冷漠已经浸入美国政治文化深层,并影响人们对政治制度的整体信心。曾在美国参议院工作过的“全球主义者”在线杂志总裁斯蒂芬·里氏认为美国仍需证明自己是民主国家,因为“这个国家,50%的低收入人口不会参与投票选举,投票选举的参与率往往低于50%。以任何标准来看,这都不能算是民主。”[4](P97)

   西方学者在经历了席卷全球的2008年金融危机后,从对选举民主的无限推崇中走出来,开始逐渐反思。票决制的执政博弈绑架了政治家的视野,他们永远只会着眼于投票人的利益或者眼下的事情,对于那些没有投票的人,对于下一代人的利益,根本无暇顾及。虽然不平等现象显而易见,但对社会公平问题的关注不是政治家的首选。政治瘫痪成为解决西方经济问题的主要障碍,债务问题也让西方民主缺陷暴露无遗。来自利益集团的政治献金无孔不入,游说活动的大潮席卷全球资本市场。奥巴马的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花费将近60亿美元,创造了纪录。在这些花费中,企业是最大的捐款方,企业这么大方,绝不是为了公益。美国学者罗伯特·赖克指出:“美国人对民主制度渐渐失去了信心,其他许多民主国家的公民也同样信心不再。”[4](P22)尽管他们不太愿意接受“非民主”的制度选择,但是破除对选举民主的迷信成为一股新的学术现象。

   和西方话语霸权的斗争将是长期的,不可毕其功于一役。争夺话语权,除了破除对西方话语迷信之外,还要善于对自己的执政话语进行科学的表达,使之“形象好、传得出、被认同”。在这场斗争中,要区分学术理论问题、政治立场问题和思想认识和觉悟问题,针对不同问题,相应采取不同措施。不要对所有问题都一个模子,采取“一驳了之”“一禁了之”;或者“一骂了之”“一关了之”。对于学术理论问题,应该开展学术交流和研讨,互通互鉴;对于人们的思想认识和觉悟问题,以正面引导为好,只要我们加强自身的正面典型宣传,巩固阵地,就能争取舆论优势,理顺社会情绪,引导人们树立起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对于政治立场问题,“禁”要禁得果断,“关”要关得彻底,“导”要导得服气。在和西方话语霸权的斗争中,只要我们站稳立场,夯实群众基础,就能积小胜为大胜,提升执政话语的影响力,最终扭转被动局面。

   参考文献:

   [1]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2]习近平.共同为改革想招 一起为改革发力,群策群力把各项改革工作抓到位[N].人民日报.2014-8-19.

   [3][瑞士]费尔迪南·德·索绪尔.高名凯译.普通语言学教程[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997.html
文章来源:《探求》201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