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慧英:《彖传》天人观视域下的“圣人”形象

更新时间:2020-07-06 17:12:54
作者: 韩慧英  

   摘    要:汉代以降, 《周易》作为“众经之首”广受关注, 《易传》中的天人观念更是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响了整个汉代主流经学思想的建构与导向。以《彖传》为代表的易学文本, 透过对《乾》《坤》两卦的解读, 构建了“本天道以立人道”的“天人合一”的理念。在这一理念的统摄下, 《彖传》借由对《豫》《观》《颐》《咸》《恒》《鼎》等六卦的注释, 从圣人之动、圣人之教、圣人之养、圣人之感、圣人之恒以及圣人之亨等多个层面展现了作为最高人格范畴的“圣人”形象。进而得出在《彖传》特有的“天人合一”理念下树立起来的“圣人”, 已经过渡成为连接天与民的桥梁式的存在, 如同没有将“天”神明化为宗教神灵一般, “圣人”也并没有脱离“民”而成为超然意义上的存在。正是这样的一种“圣人”形象, 使得汉代的经学体系虽有神学色彩, 却最终并没有发展成为一般意义上的宗教, 也正是伴随着这样的一种“圣人”观念, 成圣成贤成为了中国传统治世体系下的最高追求, 天道的崇高性与人伦的独特性在这里也得以合一。

   关键词:《彖传》;天人观;圣人

   作者简介: 韩慧英, 女, 山东蒙阴人,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汉语国际推广研究所讲师。

  

   引 言

   《周易》作为中国文化中的核心经典, 一直广受关注, 《汉书》将其列为“众经之首”, 奠定了《周易》在其后数千年的正统学术地位。《汉书》之所以给予《周易》如此高的地位, 主要是因为整个汉代的主流经学体系是建构在以《周易》为主导的思想基础之上的, 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周易》的天人观念。整体来看, 《易传》中关于其宇宙观念与天人关系的表述绝大部分保留在《系辞传》与《彖传》中。目前学界对于《系辞传》的研究较为深入, 但对《彖传》中所蕴含的天人观念的研究则相对少见, 故而, 本文以“圣人”这一范畴为切入点, 通过解构不同维度的概念来立体还原《彖传》中的天人观念。

   《易传》之“圣人”与《彖传》天人观

   “圣人”作为一个范畴, 在今本《易传》中出现了三十八次, 《彖传》《系辞传》《文言传》与《说卦传》均有涉及。在这些关于“圣人”表述中, 《说卦传》中表达的意义最为明确。其文分别是“昔者圣人之作《易》也”与“圣人南面而听天下”, 确立了《说卦传》中“圣人”的主要贡献在于创制《周易》与治理天下。孔颖达在《周易正义》中讲到“聪明睿知, 谓之圣人。此圣人即伏牺也, 不言伏牺而云圣人者, 明以圣知而制作也”1, 直接将圣人定义为伏羲, 并结合《系辞传》中“伏牺画卦”之说加以佐证。虽然我们不能据此就把《易传》中的“圣人”直接等同于历史中的伏羲氏, 但可以明显地看到, 《易传》是将“圣人”范畴与施政天下的权利联系在一起的。这就表明《易传》对圣人形象的论述更接近于政治学意义, 而《彖传》中的圣人形象尤其符合这样的一种表达。

   在分析《彖传》的圣人形象之前, 我们有必要先来解读一下《彖传》中的天道观。今人高怀民先生在《先秦易学史》中曾提到《彖传》“着意发挥由天道贯通人事之大端”2, 也就说《彖传》思想极为突出的一个特点就在于“本天道以立人道”, “立人道”的主体“圣人”, 如何“本天道”, 或者说效法怎样的天道, 就成为我们研究“圣人”形象时不可逾越的问题。因此, 在展开对于圣人范畴的解读之前, 我们先通过《彖传》对于《乾》《坤》两个卦象的解释, 来看一下《彖传》整体的天道观以及天人观。

   《彖传》对《乾》的解释, 其文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 乃统天。云行雨施, 品物流形, 大明终始, 六位时成, 时乘六龙, 以御天。乾道变化, 各正性命。保合大和, 乃利贞。首出庶物, 万国咸宁。”

   从上面的引文可以看出, 《彖传》在解释《乾》卦时, 主要阐发了《易传》视野下的创世说与天人说。其中“乾元”是赋予万物品性的逻辑始点, 故曰“万物资始”。万物本源的一致性集中于天的生发之下, 故称之为“乃统天”。随着自然界的气象变化, 万物得以成就各自不同的形态, 故“云行雨施, 品物流形”。之后《彖传》的思想是以阳统阴, 阴阳相互消息流转。所谓“大明终始”与“六位时成”既意味着《乾》卦六个爻位的变化, 同时也意味着《乾》卦与《坤》卦的相互转换, 所以生化万物的功能是《乾》《坤》两卦共同作用完成的, “六龙”指向的是《乾》《坤》两卦中六个表述“龙”的卦爻辞, 3“御天”的含义在于通过理解与把握卦爻辞来掌握天道变化的规律, 从而实现与天道流转的一致性。《论语》所言“从心所欲, 不踰矩”4, 《荀子》所讲“应时而使之”5, 皆是此义, 这也就直接表明《彖传》的核心思想在于“本天道以立人道”。所以“御天”之根本在于明天道, 明天道者, 自然天人合一。而此处的天道, 指向的应该是自然规则, 并非宗法神明意义上的天道。所以接下来讲“乾道变化”, 乾即天, 实际就是“天道变化”。所谓“各正性命”, 就是指的大自然生发万物, 在自然发展的过程中, 赋予了万物各自不同的属性与生长规则。《中庸》“天命之谓性”6中“性”, 与《彖传》中对于“性”的理解相一致, 即天赋之属性。而此处关键在于“正”, “正”可以理解为“得当”, 即“天道”不仅赋予万物生命, 而且是万物发展之规范, 即生之于天道、成之于天道。同样《中庸》所言“率性之谓道”6中的“道”, 即是天道, 乾道。故而《乾》卦文字到此是讲天人合一。天道化生万物, 人则依据天道的先验性, 进而做到认知天道、遵循天道。“天人合道”的中心要素是“合”与“和”, 所谓“合”者, 乃是阴阳相合, 即天道生万物的关键在于阴阳相合, 只有相合, 才可以化生万物, 才可以实现太和, 太和者, 泰和也。《泰》卦之德, 就在于天地相通而生万物。因此“保合太和”讲的就是阴阳相合, 化生万物之理, 也是每个人身体安泰, 秉承天道之法。最后, 《彖传》指出了创生的目标:天道成就化生万物, 人伦成就万国安宁。

   接着, 我们再看一下《彖传》对《坤》的解释, 其文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 乃顺承天, 坤厚载物, 德合无疆。含弘光大, 品物咸亨, 牝马地类, 行地无疆。柔顺利贞, 君子攸行, 先迷失道, 后顺得常。‘西南得朋’, 乃与类行。‘东北丧朋’, 乃终有庆。‘安贞’之吉, 应地无疆。”

   《坤》卦与《乾》卦的思路相一致, 依然是构建《易传》视野下的创世说与天人说。但从 “万物资始”与“万物资生”、“品物流形”与“品物咸亨”等《彖传》对《乾》《坤》两卦的表述中, 我们可以看出, 《坤》卦在创世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与《乾》卦是有差别的。正如引文所示, 《乾》卦突出的是“资始”, 《坤》卦凸显的则是“资生”。所谓“资始”即是指“乾元”, 也就是万物得以产生发展的源头和动力;所谓“资生”则是指“坤元”, 也就是万物得“乾元”之源后在“坤元”的作用下得以生发和生成。这其中, “坤元”在创生万物的过程中发挥的最重要的作用就是顺承“乾元”, 也即天道。因此“顺”就成为《彖传》在阐释《坤》卦时要突出展现的思想, 我们从“乃顺承天”“柔顺利贞”“后顺得常”等对“顺”的反复提及也不难看出。此外, 在帛书《周易》中, “坤”作“川”, 而“川”与“顺”形近通假而意义相通, “坤”即为“顺”。可见“顺”乃《坤》卦的核心思想, “顺”表明《坤》卦的主旨在于顺应与尊重相应的规则, 而这一规则实际就是所谓的天道。

   至此, 我们可以看出, 《彖传》的核心理念就在于树立天道的权威性与统摄性。这里天道是由《乾》《坤》二卦共同完成, 与《系辞》中的“一阴一阳之谓道”有着类似的意蕴, 在这一天道理念中, 《乾》与《坤》的作用有所不同, 如前所述《乾》的作用在于“资始”“流形”, 也就是从原始上赋予生命的动力和源泉, 推重的是自然性的一面;而《坤》卦的作用则在于“资生”“咸亨”。“亨”在此有了价值的意义, 所以在《坤》的表达中出现了对错的差别与得失的价值判断。“先迷”与“后得”、“得朋”与“丧朋”的对比皆是如此。也正是通过一系列对比, 《彖传》强调了人们尊重自然规律与遵循天道变化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同时在这一过程中, 《彖传》还表明了人的特殊性。在《坤》卦中明确说出了“君子”。而在《乾》卦之中, 人的表述还是隐喻性质的。因此《乾》《坤》所合成的“道”, 既表述了阴阳相合的含义, 也指向了“天人相合”的境界。

   顺应着这样的一种境界, 《彖传》在注释《豫》卦、《观》卦、《颐》卦、《咸》卦、《恒》卦、《鼎》卦六卦时提出了“圣人”, 与注释其他卦时提到的“君子”“大人”共同构成了《彖传》理想人格的范畴体系, 而在这一体系中, 圣人是作为最高的人格范畴而出现的。下面我们就详细分析一下这六处圣人的具体内涵与指向, 从多个角度来展现《彖传》的天人观念。

  

   《彖传·豫》之圣人之动

   在今本《彖传·豫》中曰:“豫顺以动, 故天地如之, ……天地以顺动, 故日月不过, 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 则刑罚清而民服。”

   首先, 《彖传》对《豫》卦卦辞的阐释强调的是“顺以动”或“顺动”, 即以“顺”为核心的“动”。一方面, 顺动是卦象的体现。《豫》卦的卦象是坤卦在下, 震卦在上, 相应地, 坤卦的卦德为“顺”, 震卦的卦德为“动”, 所以顺动体现了卦象所表述的卦德。另一方面, “顺动”揭示的是先“顺”后“动”, 即“顺”为因, “动”为果, 《彖传》认为, 这种以“顺”为因的“动”与天地的变动是相一致的, 正如《彖传·豫》所说“天地如之”。

   其次, 《彖传·豫》的“顺动”从内涵上突出了一种规则意识。这种规则在天地而言为天道, 在人伦而言为人道。圣人本天道“以顺动”而有所作为, 具体来说就是效法与学习 (而非改造抵抗) 天道以创建与天道内涵相一致的人伦法规。圣人的“以顺动”体现了天道的先验性、权威性和有效性。先验性在于天道先于人道, 权威性在于人道本于天道, 有效性则在于本天道而立的人道之合理有效。因此在《豫》卦的表述中, 圣人最为重要的工作就在于认知天道而后顺动。鉴于天地顺天道之动表现出日月运转和四时更替的规律性变化, 与之相应, 圣人顺天道之动而有所作为, 那么作用于社会人伦的效果则必然是刑法清明与万民顺服。由此, 我们可以看出天地的运行与人伦的变化, 皆受到“天道”的作用与约束。

   总之, 《彖传·豫》的圣人之动, 是顺“天道”而动, 表现出“天”与“人”内在规律的一致性, 这显然比一般意义上汉儒所宣传的“天人同构”更具思想深度。而这样的一种思想在《彖传》中还多有所见, 如在解读《观》卦时, 则称之为“圣人之教”。

  

   《彖传·观》之圣人之教

   在今本《彖传·观》中曰:“观天之神道, 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 而天下服矣。”

在这里, 《彖传》对于《观》卦卦辞的阐述与《豫》卦类似, 一方面突出了“天道”在天时运转与人伦法律层面的作用, 另一方面再次强调了“圣人”认识与运用“天道”的作用, 这也是圣人区别于普通人的关键所在。其中《彖传》提出的“以神道设教”就是圣人认识与运用“天道”的具体展现。结合《系辞传》中谈到的“谦以制礼”, 《彖传·豫》提出的“先王以作乐崇德”, 我们可以看到, 《易传》对《谦》《豫》《观》三卦的解读在内涵上似乎都与礼乐教化有关。而由三个卦的卦象皆有坤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992.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