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朝晖:中国文化为何盛行境界论?

更新时间:2020-07-05 13:54:29
作者: 方朝晖 (进入专栏)  
像world, horizon, sphere,realm等相关译法,显然与境界的本义相距甚远;至于reality,spirit等相关译法,则由于在西方语言中均不包含感官心理成分,而容易引起误解。严格说来,似乎在西方语言中没有与汉语中作为一种包含特殊主观精神体验的修养/修行层次的境界概念,这本身是否说明了中西文化的重要差别呢?

   也许有人认为,境界作为思想传统虽然在西方哲学主流中不存在,但在西方宗教传统中是存在的。比如冯友兰、方东美、牟宗三均曾把境界理解为宗教性的神秘体验[39],当代学者也有人认为“有关境界的研究应属于宗教体验的范畴”[40]。如果这一理解正确的话,是不是可以说在西方宗教、甚至人类各大宗教传统中也都有境界思想呢?严格说来,只有儒家或道家所谓的最高境界,如“天人合一”境界,或宋明理学中“人与天地万物一体”的境界,才与宗教上的神秘体验含义有重叠之处。但应当认识到,与宗教有关的神秘体验,决不代表境界一词的最典型含义。根据我们前面的分析,境界主要指与修养或修炼所达到的个人身心状态或境地,代表人在特定领域或活动上由于思想觉悟、造诣深度等而获得的某种特殊体验,就此而言,境界的本义并不一定指上述最高境界。具体来说,庖丁解牛“以神遇不以目视”(《庄子*养生主》)的娴熟,孔子“七十而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论语*为政》)的自如等,才是境界的典型案例;无论是道家的“物物而不物于物”(《庄子*山木》),还是儒家的“极高明而道中庸”(《中庸》),皆可称为一种境界。虽然这些境界都包含某种特殊的精神体验,但不一定可称为神秘体验或宗教经验。就“神秘主义”在西方指超出于理性范围而言,古人所谓“境界”虽常包含神秘成分,但不等于神秘体验或神秘主义。

   需要补充一点,在西方宗教传统中,与境界有关的神秘体验也长期不享有崇高地位。这一点,从郝大维、安乐哲批评基督教正统长期以来试图歪曲、修正人们的神秘体验即可看出。[41]原因非常简单,宗教神秘体验宣称人与上帝合一。然而,《圣经》早已告诉我们,人与上帝有根本区别,宣称人神合一,这不是最大的亵渎是什么?由此也可以说,虽然西方宗教神秘体验有与境界相关的内容,但这在西方教会传统中并不占据核心位置。

   那么,为什么境界论在中国文化中如此流行呢?我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文化的此世取向(this-worldliness)。儒家传统中的境界论所诉诸的心理活动和个人体验,其背后最重要的预设是此世界为真而非幻。

   首先,在此世取向的文化预设下,当下事物具有最大的现实性,当下生活具有最大的重要性。人如何适应当下事物就是一个做事的境界问题,而如何确立生活方式就是一个做人的境界问题,前面提到境界的主要含义是指做事、做人时所达到的、与其熟练程度或觉悟高低(冯友兰称之为“觉解”)相伴的状态。人越是能更好地融入到当下生活中,在做人或做事过程中找到“感觉”,越能体现当下生命的价值。这是此取取向世界观支配下生命价值的应有之义。

   其次,在中国文化的此世取向世界观支配下,找不到死后灵魂不朽的充分依据,从而无法摆脱死亡的恐惧感;于是,如能找到不朽,只能是与天地/宇宙同在,因为天地被认为是不朽的。这就是《左传*襄公二十四年》中的“三不朽”说。德、功、言之所以能不朽,是因为它永远被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所记住或传颂。因为这个世界是不朽的,所以能与此世界同在,自己就可不朽。今日国人喜用“永垂不朽”,其中“垂”有传于后世的意思。

   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不朽的方式,就是在神秘的直觉中产生不朽的感觉,伴随着神圣感或崇高感,在短暂的瞬间里人变得视死如归,当然同时也感到自己与天地合一,即所谓“刹那永恒”的体验。这是以一种非理性的方式“感到”不朽。当不朽的感觉到来时,人有一种无惧生死的感觉。

   本来,这种无惧生死的感觉,在人类其他文化中,特别是基督教、印度教、佛教以及西方哲学传统中,即使得到认可,也绝不能作为信仰的最后目标或最高价值。因为,你不能说最高实在(比如上帝),依靠人的感受和直觉而证明。另一方面,一神教中每个人灵魂在正常情况下都已经被预设为已经是不朽的;而在印度文化中无限轮回说也预设了每个生命的不朽。因此,在这些非此世取向的文化中,不朽的问题并不是人们首要关心的问题。那么,为什么在中国文化中,个人的心理感受、神奇直觉如此被当真呢?因为在此世取向世界观下,先已预设了此世界为唯一真实,结果是:人作为此世界之一部分,他的肉身及心理感受也是真实的,不是有罪或需要否定的。因此,中国人有足够的理由把自己的心理感受当真。既然一个同时包含着心理、情感、欲望、知觉的活生生的生命本身,就是最大的实在,那么它的自我转化,使这一身心交融之躯在神圣感和崇高感中升华,即产生超越生死的不朽感,当然也就是生命的最高理想,因为这一转化可能使得生命因此找到了终极价值。

   因此,在中国文化中,人们关注的重心在于探讨如何通过个人自我努力或转化、实现与天地合一来找到不朽。原始儒家的做法是诉诸于可见的成就,即立德、立功、立言的方式。然而,这种追求不朽的方式,比起那种诉诸主观感受所实现的、具有无限丰富体验的不朽体验来说,对于视心理感受为生命真实存在之不可少的一部分的中国人来说,就显得苍白或无力。由此就可理解,为何在道家和儒家传统中,最高境界往往指一个人的修行基础上所成就的天人合一体验;而孟子、象山、阳明等所追求的圣人人格,可理解为道德修养的最高层次,也被新儒家称为生命最高境界。

(本文发表于《国学学刊》2020年第1期)

  

   注释:

   [1] 本文为清华大学自主项目“儒家治道及其当代意义研究”(项目号:2017THZWWH02)。本文初稿在“孟子升格与四书学研讨会”(长沙:岳麓书院,2019年11月2-3日)上发表时,听到李存山、杨泽波、肖永明等人的有关看法,他们关于境界词义的意见对我启发很大,这里深表谢意。

   [2] 此书1977年初版,1986年收入台湾学生书局《唐君毅先生全集》(卷23-24),大陆版见氏著,黄克剑编,《中国现代学术经典*唐君毅卷》(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年);或氏著,《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唐君毅著作选,霍韬晦张编),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

   [3] 方东美,“中国哲学对未来世界的影响”,载《方东美先生演讲集》(台北: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89年第5版),页1-32(此文初发表于[台湾]《哲学与文化》,1974年第4期页2-19等)。

   [4] 牟宗三,《中国哲学的特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页29。

   [5] 张世英,《张世英文集7:境界与文化——成人之道》,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此书提出人生四境界,第一个等级是欲求境界,第二是求实境界,第三是道德境界,第四是审美境界,见页294);张世英,《张世英文集5:天人之际——中西哲学的困惑与选择》,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参页222-232:“论境界”。

   [6] http://readopac.ncl.edu.tw/nclJournal/index.htm.

   [7] 陈来,《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北京:kiy,2013年2版,页219。

   [8] 唐君毅,《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页2。

   [9] 牟宗三,《才性与玄理》,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页226-227,236-239;牟氏于《中国哲学的特质》中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来的西方形而上学为“观解的形上学(Theoretical Metaphysics),复亦名之曰‘实有形态’的形上学(Metaphysics of Being-form)。这是中国思想中所不着重的,因而亦可说是没有的。”(牟宗三,《中国哲学的特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页10)

   [10] 蒙培元,《心灵超越与境界》,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

   [11] 本刊记者,“心灵与境界——访蒙培元研究员”,《哲学动态》,1995年第3期,页3。

   [12] 蒙培元,“人*理性*境界——中国哲学研究中的三个问题”,《泉州师范学报学报(社会科学)》,第22卷和3期,2004年5月,页20。

   [13] 唐君毅,《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页2。

   [14] 徐震堮校笺,《世说新语校笺》(全二册),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2011年重印),页439。

   [15] 郭象,〈庄子序〉,见《诸子集成》第3册郭庆藩《庄子集释》(上海:上海书店,1986年)页2。

   [16] 吴疆,“何谓境界?试论现代中国思想界中对儒家精神性的定义”,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编,《第二届“精神人文主义”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册),北京:2019年10月19-20日,页161-178。

   [17] 例如,《广弘明集》卷1:“佛经说天地境界,高下阶级悉条贯部分,叙而有章。”卷29上:“闻一音之常韵,睹极圣之恒存。三九于兹绝听,二七自此亡魂。斯甚深之境界,亦何易而详论。”亦有很多佛教文献以“境界“为名。

   [18] 陈义孝编,《佛学常见词汇》“境界”条云:“指与心相对的外境。境随心转,各因心情不同,境界亦异。”(莆田:福建莆田广化寺印,2003年,页463)

   [19] 黄克剑编,《中国现代学术经典*唐君毅卷》,页8。

   [20]《在线佛学大辞典》(https://foxue.supfree.net/)“境界”条云:“Visaya,自家势力所及之境土,又,我得之果报界域,谓之境界。《无量寿经》(上)曰:“比丘白佛:斯义弘深,非我境界。”《入楞伽经》(九)曰:“我弃内证智,妄觉非境界。”此书所据《佛学大辞典》是丁福保先生转译日本真宗大谷派学僧织田得能著作《织田佛学大辞典》而成。

   [21] 比如《在线佛教大辞典》“一实境界”条云:“悟一实之境界也。《占察经》(下)曰:‘一实境界者,谓众生心体,从本以来,不生不灭,自性清净,无障无碍,犹如虚空。’《往生要集》中本曰:‘此一实境界,即是如来法身也。’”

   [22] 黎德靖编,《朱子语类》, 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页783、1031。

   [23] 陈淳,《北溪字义》,熊国祯、高流水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页82。

   [24] 例如,《朱子语类》卷40〈论语*先进篇下〉论曾点时说“如‘莫春’以下是无可说,只就眼前境界,便说出来也得”(页1031),《北溪字义》卷上“敬”条“‘入虚如有人’,虽无人境界”(页36),这些场合境界词就不指精神修养层次,而指境域。

   [25] 彭玉平编著,《校注人间词话》,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页5、40。

   [26] 彭玉平编著,《校注人间词话》,页9。

   [27] 彭玉平编著,《校注人间词话》,页4。

[28] 唐君毅,《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导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9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