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建娣:太平天国运动后江南驻防的恢复与重建

更新时间:2020-06-27 20:58:31
作者: 顾建娣  
现在拟欲陆续筹款建造房间,以期得尺则尺,积渐而成。虽有此议,尚未筹明款项”。清廷深知剿捻平回军事方殷,兵饷难筹,对李鸿章的态度也无可奈何,只复“官兵房间著咨明两江总督筹款修建”。31正当魁玉继续与李鸿章商议之时,同治五年六月二十九日,高邮汛清水潭二闸决口,高邮、兴化、宝应、泰州、盐城、山阳、阜宁等地悉被淹没,不仅影响善后饷源筹措,且冬春赈济需银10余万两,堵筑漫口堤工约需银20余万两。李鸿章奏准将江宁藩库存银13万余两尽数拨充工赈,不敷之款,再行筹捐办理。32江宁旗务遂又搁置。

   同治五年十一月初一日,李鸿章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师剿捻,曾国藩回任两江总督,同治六年(1867)三月初六日抵江宁。魁玉才得以与曾国藩继续商议江宁旗务。魁玉希望先建兵房,可补兵额,而曾国藩希望先建衙署,先尊后卑,最后达成一致,“将建造衙署之费,饬司妥筹,尽力移造兵房”。33曾国藩札饬李宗羲速筹办理,于六月二十八日定议先建兵房数百间,入秋建盖。京口驻防兵房经署江苏巡抚郭柏荫委员估计工程,拨款购料,由旗营委派佐领文禄领款赴楚购办。“庇材鸠工,亦在秋季”。34

   同治七年(1868)六月二十六日,魁玉3年任满时奏报:“江宁驻防若请兵补额,须建兵房一万余间,加以各项官署公所,非四五十万金莫能竣事,且请兵南下尤当豫筹饷项。而捻氛未靖,督臣协济军需月筹五十余万金,诚非易事。旗营现有数百官兵,月饷尚可接济,若骤然益兵增饷,深虞筹济不遑”;“以旗营专责而言,奴才则五夜焦心,惟愿立复旧制;以筹饷艰窘而论,督臣又万分棘手,仅能陆续兴工”。上年议定先建兵房500间,拨价由旗监造,由善后局报销,其木料由工程局采买拨给。今春拨价到营,已饬旗员鸠工兴作,掘地围墙烧置砖瓦,一俟该局木料购到,克期即可蒇工。京口驻防商定先建兵房3010间,估计需银7万两,分起拨解,由旗营购木动工。已建工程将及其半,预计秋冬间竣事。35

   当时的军费开支,据负责后路粮台的臬司陈鼐言:“目下淮军正饷、杂支及中堂办公经费,均归其所管之后路粮台支放,每月约需三十七八万两。所指进款以沪厘为大宗,每月十六万两,沪之中国关四万两,苏省牙厘二万两,地丁二万两,共只二十四万两,不足之数系沪上洋关税包补,所缺尚多。中堂现提淮北票盐预厘十万两,又奏定洋税拨解部款之四成,酌留二成,计可得四十万两,借此可以弥补。其撤存及另招之湘军归金陵粮台支放,款项无多。所指进款则以运库课厘之半及皖省牙厘为主,出入相当,其金陵、上海两铁厂及大小轮舟六艘,每月经费约三万金。有大兴作尚不在内,此则在各饷之外者。”36由此可见,其时收入以厘金、关税、盐厘为主,支出以军费为大宗;其次是洋务企业,都有指定款项;在各饷费之外如有结余款项,才考虑到其他费用。

   同治七年八月二十一日,魁玉进京陛见时,江宁旗营兵房已建成500间。魁玉回任后又与两江总督马新贻商议续建兵房,以便早日调兵补额。马新贻同意再筹建1000间。魁玉认为“捻逆现已肃清,筹款较前为易,驻防兴建工作当在此时”,咨请增建三四千间,以敷调兵1000名之用,并请筹建各官衙署。37但该年建成江宁驻防兵房仍只有1000间。京口驻防兵房3010间于同治八年(1869)五月二十四日全部建成后,清廷又允魁玉所奏,于同年七月二十二日谕令两江总督马新贻、江苏巡抚丁日昌续行筹款,将京口驻防各官署及应行添补器械,赶紧兴造,以资办公。丁日昌遵旨筹拨库平银10万两,内1万两为添补器械之用,由京口副都统自行举办。38自同治九年(1870)十一月初一日开工至同治十二年(1873)四月初五日已一律工竣,继任江宁将军穆腾阿入城巡视,见官署兵房建修齐整,营制一新,又派员点验房间器械,均属完固无缺,于同治十二年九月二十四日高兴地奏报京口驻防“善后事宜业经大定”。39

   江宁驻防兵房经曾国藩、马新贻相继拨款只建成1500间,魁玉又与马新贻函商筹备请兵并妥筹定款继续兴建。马新贻复函称“各路协饷并未能减,库储亦未裕如,仅能调兵500,其各项工程亦难大举,只可择要办理”,仅同意魁玉为编旗方便起见,添建兵房290余间,官署24所,以敷新调官兵分住。40

   同治九年七月,马新贻被刺身亡。清廷调直隶总督曾国藩回任两江总督,未到任之前由魁玉暂署两江总督。魁玉利用此机会,奏准添建江宁驻防官署兵房,将江宁驻防“旧存兵丁应行补建房屋”,札饬江宁藩司“筹款解旗自行建盖,将来工竣之日,仍照案由善后工程局报销”。41终于将咸丰三年劫后余生的江宁驻防之兵房补建完毕。

   曾国藩回任后,魁玉又要求曾国藩修建将军、副都统两衙署,称前已与马新贻酌定经费4.2万余两,附奏有案。曾国藩同意此款由魁玉派员经理报销。后魁玉致信曾国藩说原定将军衙署经费只可造房百数十间,必须200余间方成体制。曾国藩承诺“另筹添银完此要工”,让魁玉“饬估计添费究需若干”。42经估计还需三千金,曾国藩答应饬藩司筹款补解。43曾国藩随后致函藩司梅启照,问是否有款可筹补解。44又函商军需局洪汝奎:“设司库支绌,一时未得应手,或由贵局先为筹垫,随后归款,亦是一法。”45平定捻军后,裁撤湘淮军,同治八年(1869)裁勇经费101310两,同治九年(1870)76921两,同治十年(1871)21769两。46裁军结束后,节省了大量军需支出,善后局有较多的经费进行各项工程建设,修建了众多衙署祠庙,因此两江总督和江苏巡抚对江南旗营的重建要求响应相对积极。

   同治十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江宁将军穆腾阿奏道,经与署两江总督李宗曦商议后,先建头甲官员公署及左右司公衙门,再建世职官住宅、兵丁房间,已由工程局委员来营逐一建盖,于当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工。此项工竣后,即当续建上四旗三甲官署及后添103名兵房。47光绪二年(1876)又兴建官署兵房1000多间。除将军、都统衙署之外,从同治三年至光绪五年(1879),共建官署兵房5400间,原存98间,共有5498间房48,离额定1万多间勉强及半。

   光绪七年(1881),江宁将军希元向清廷请求借款缮修官署兵房。称江宁、京口两驻防官署兵房于同治四年六月先后陆续兴建,迄今十有余年,“椽柱糟朽,墙壁倾欹大半,不堪栖 止”。49旗营旧章,每届8年即由藩库借支官兵俸饷修理兵房一次,分作8年扣还,即使另增其他修理,也都不由地方财政拨款。此后只见不断修缮,未再见建造新房的奏报。因此,原额1万余间的兵房最终也未建完。

  

   二、 驻防兵额的补充

  

   太平天国战争使得金陵官署衙门的档案毁损殆尽。清军重新占据金陵后,善后诸多事务无从依凭,两江总督和江宁将军都派人到京城各部咨抄底案。同治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清廷谕令户、兵、工三部将江宁旗营历办册案,赶紧照录,饬交所派委员领回,毋稍延误。50在底案抄回之前,江宁将军不知道江宁驻防原额官兵多少,住房多少,也不知道在战事中死难八旗官兵人口多少,所以奏报给清廷的人口损失数字前后不一。

   约在同治三年十二月,富明阿奏,咸丰三年(1853),“逆匪东窜后,京口八旗官兵,或在城殉难,或随剿阵亡,历年以来,共计官兵399员名,尽节妇女408口”。51这些损失的官兵,经陆续挑补,据称于同治三年七月之前已足额。因此,善后江南驻防挑补缺额只在江宁驻防进行。同治三年七月,富明阿从扬防到江宁接印视事后奏称:“江宁驻防,额设官123员,兵4700余名。自被乱之后,仅余男妇老弱600余名。陆续添设官27员,兵258名,营制粗定。”52江宁驻防额兵4666名,编为5甲,不是富明阿所奏的4700余名。所缺额兵,富明阿奏请抽拨京旗闲散来宁。53清廷特为此发布谕旨曰:“现在京旗驻防,生齿日繁,方拟于盛京、吉林等处,开垦闲荒,以资生聚。如挑其闲散,陆续拨补江宁兵额,能否有裨?着曾国藩、富明阿酌量情形,妥商具奏。”54

   在江宁驻防已建成1500间兵房时,江宁将军开始考虑补充兵额。魁玉已于同治四年确查江宁驻防共存将军以下官兵468名,其中经制官29员、甲兵439名。55同治九年,魁玉与两江总督马新贻商议筹备请兵,并续筹款项建盖房屋。马新贻以库储未充,只同意调兵500名,魁玉以“调兵500,不敷按旗编甲;若竟骤尔多调,月饷诚不易筹”,于四月十九日奏请“就已建房间数目先请调领催48名、前锋28名、马甲496名,共572名;协领兼佐领2员,佐领6员,防御骁骑校各8员,共官24员”,到防后分隶八旗,即可编为八个甲喇。56同治十年正月,荆州移拨江宁驻防官兵591名,于五月初全部到防。江宁驻防向设八旗协领8员,自兵燹后仅有协领2员,分管左右两翼事务。新兵到防后,又添设协领2员,拟改派正黄、正红两旗协领分管左右翼头甲事务,正白、镶白两旗协领分管左右翼二甲事务,俟官兵征调复额再行改照旧章办理。57

   魁玉从这批荆州拨防官兵随带子弟中,挑补一部分补小甲缺额后,还剩300余名。同治十年七月,魁玉又奏“准于随丁内择其人材骑射均属可观者挑补马甲”,得181名暂归二甲官员兼管,“其余100余名,容俟马步操演熟习再行陆续挑补”。58

   同治十年六月,魁玉调任成都将军,穆腾阿接任江宁将军后,将江宁驻防原幸存官兵300余名列为八旗头甲喇;由荆州所调官兵591名,列为二甲喇,其随带子弟内挑选之181名,暂归二甲官员兼管。所存军械药铅等系富明阿于扬防凯撤时拨给应用,已损坏甚多;官兵马匹尚存200余匹,调拨荆州兵丁应领马干银两暂存江宁藩库,俟有成数即行买补。59

   同治十一年(1872)十月初二日,穆腾阿与署两江总督何璟议定预筹款项后,奏请于前次未挑之荆兵子弟100余名及由荆护送亲属来宁之随丁34名内择其弓马纯熟、能识清汉者分别挑补领催、前锋、马甲103名,与上次所补181名,合成284名,补足上四旗三甲之额;应添三甲官员在于头二甲现任职官暨应袭人员内选补。60同治十二年二月奏报选补足数。61

   上四旗三甲补足后,穆腾阿即筹补下四旗三甲官兵。光绪元年(1875)七月二十四日,穆腾阿奏请调拨荆州驻防协领兼佐领1员、佐领3员、防御4员、骁骑校4员、领催前锋36名、马甲252名,共官12员、兵丁288名,以补足下四旗三甲缺额,炮手、匠役、步甲、养育兵等仍在来兵子弟内拣选调补。至于应建官署、兵房并官兵到防后应支俸饷、米折、马干等银,已先与署督臣刘坤一会商,并饬司道预为筹办。62光绪二年七月十八日官兵到江宁省城后,穆腾阿又奏请将上四旗三甲闲散一律调补小甲,若人数不敷,即以下四旗三甲子弟补足,以复一甲之额。下四旗三甲官兵事务拟即归于统带此项官兵之协领乌勒西春管理并将该员编为镶红旗协领兼镶蓝旗三甲佐领,俟官兵征调复额再仿照旧章办理。63

   早在同治九年,魁玉将江宁驻防旧存前锋领催马甲共340名并为头甲,尚少领催4缺,马甲288缺。穆腾阿抵任后,与副都统富升会商,设立义学、弓场,教习头甲子弟清汉文和骑射,已历5年,八旗头甲子弟自十岁以上至十二三岁者约计已在一百数十名。光绪二年十一月二十日,穆腾阿奏请择其年力较壮者添补马甲八九十名,并于现存马甲内调补领催4名,添补八旗头甲兵额。64

江宁驻防额设协领8缺,每协领管辖一旗五个甲喇事务;又额设佐领40缺,内协领兼佐领8缺,防御骁骑校各40缺,随同佐领管辖本甲喇事务。兵燹后,经历次添补,已有协领6员,尚缺正蓝、镶蓝协领2员;且一旗只有三个甲喇,隶于3员协领分管,“每遇公事,参差不齐”。光绪七年(1881)三月十九日,江宁将军希元奏请仍复旧章,协领各管各旗,以专责成。为此拟于八旗佐领内择其管辖严肃、表率有方者2员,先行奏请署理,俟将来补足四甲五甲兵额再行添补协领2员,仍饬按旗管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853.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202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