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文郁:倪柝声的人观:传统和诠释

更新时间:2020-06-08 13:58:58
作者: 谢文郁 (进入专栏)  
为了使我们的讨论有一个较为扎实的文本基础,我想以《约翰福音》为文本,结合保罗书信的一些相关论述,呈现另外一种生命观。考虑到倪柝声的生命观也是建立在圣经基础上的,而《约翰福音》是圣经文本中最为系统谈论生命概念的一篇,我认为,我这样做是合适的。

   倪柝声也注意到,希腊文指称生命的词有三个:βίος,ζωή,和ψυχή[6]。总的来说,在这三个词中,βίος和ζωή指的是一切生物形式,包括植物,动物和人。ψυχή则强调生命本身,常常用来指称某种具有实体性的灵魂存在。在希腊人看来,生命的本质在于事物的自身运动。一个事物如果能够作自身运动,那么,这个事物就拥有灵魂或生命。因此,ψυχή这个词在哲学上最受重视。在柏拉图的著作中,ψυχή一般译为灵魂。在一个人身上,灵魂有三个居所:在肝脏后面居住的灵魂称为欲望灵魂;在肺部居住的灵魂称为激情灵魂;在大脑居住的灵魂称为理性灵魂。在这种界定中,灵魂包括了人的欲望、情绪、思想。从现象上看,拥有欲望、情绪、思想的存在便是一个活人。因此,拥有灵魂意味着这人是活的。[7] 柏拉图之后,人们希望在这个词里面揭示生命的本质。进入希腊化时期后,特别是在斯多亚学派那里,πνεῦμα(灵、精气、呼吸)逐渐取代了ψυχή作为解释生命本质的主要用词。斯多亚学派认为,πνεῦμα主要由火和气组成,它向上运动(火),而又提供呼吸(气),因此,它提供生命的活力。芝诺用它来解释人的灵魂本质,认为灵魂(欲望、感觉、思想、情绪等)不过是πνεῦμα的表现而已。[8]

   在用词上,《约翰福音》在谈论生命时弃用βίος,并对ζωή和ψυχή进行区分,认为只有ζωή才是真正的生命,而ψυχή是会消灭的性命;进一步,选用πνεῦμα指称生命之源。在这个界定中,ζωή乃是真正的生命,从真理出发,为神所赐,永远不灭,所以也称为永生。πνεῦμα作为生命之原则是一种像光一样的东西,虽然无法在感觉中呈现,但却是生命的源泉,供给生命。在翻译上,我们可以译为灵。在《约翰福音》中,加定冠词后指的是圣灵。它是来自于神的生命力本身。考虑到斯多亚学派关于ψυχή和πνεῦμα的大量讨论,《约翰福音》用ζωή取替ψυχή来指称真正的生命,并且对πνεῦμα进行重新界定,这种做法表明,作者是有意识地避免跟随希腊哲学的思路和讨论。这一点值得重视。我们试分别分析《约翰福音》对这两个词的界定。

   关于ζωή和ψυχή这两词的用法,我们来读这一段话,耶稣说:“喜欢自己的性命,乃是毁坏自己的性命;憎恨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性命,就拥有生命直到永远【生命】。”(12:25)这段话在和合本译文中出现了五个“生命”。在希腊原文(包括代词)中,前三个用词为ψυχή,最后两词用ζωή。我用“性命”来翻译ψυχή,用“生命”来翻译ζωή。我想指出的是,为了表达的准确性,耶稣在谈论从神而来的永恒生命时避免使用ψυχή。在其它章节,如10:11、15、17;13:37-38;以及15:13等节谈到舍命时,用的是ψυχή(性命)。可以看到,性命都是可以消失或舍弃的,因而不可能和“永恒”联系在一起来使用。相反,生命是神所给予的,是一种永恒的存在。《约翰福音》对这两个词的使用表达了这样一个想法,人的真正生命是神所赐予的,他和人追求的性命不能混为一谈。希腊思想家谈论的生存充其量不过是人的性命,如人生快乐,节制美德等。这种追求性命的生存乃是走向丧失性命的过程。它决不可能带来生命。换句话说,希腊思想家所追求的不过是ψυχή(性命,或自己的欲望、激情、思想观念等)而已,都不是真正的生命(ζωή)。真正的生命是从真理出发的。

   不难发现,《约翰福音》使用ζωή来指称生命包含了对希腊哲学追求生命的生存关注的回应。生命问题的核心是出发点问题。从什么地方出发,人就怎样生存下去。生存出发点决定了生存方式。比如,在什么欲望的驱动下,人的生存就一定受到这种欲望的制约;从什么理想出发,人就会调动自己的各种力量去实现这个理想;等等。从这个角度看,任何生存方式的改变都始于生存出发点的改变。从错误的善观念出发,无法满足对善的追求,因而是走向毁灭。追求自己的性命其实就是从自己的ψυχή出发,即:从某种欲望、情感或善观念出发。归根到底,这种追求乃是从自己心中的那种缺乏真理且充满错误的善观念出发。要得到生命,人必须转换生存出发点,放弃自己的错误善观念,接受真理的赐予,并从真理出发。

   性命和生命问题乃是生存出发点之争。《约翰福音》在第三章记载了耶稣和尼哥底母的一段对话。耶稣告诉尼哥底母:“我实实在在跟你说,除非重生,无人能见神的国。”尔后,他解释道,这里说的重生,指的是在灵(πνεῦμα)里的重生:“我实实在在跟你说,除非在水和灵中重生,无人能进神的国。肉生肉,灵生灵。”在结束谈话时,耶稣说:“为的是让一切在人子里面的相信者都有永生(ζωή)。”耶稣这段谈话的信息,归结起来,人必须在灵里重生,即:相信耶稣的独子身份。也就是说,相信耶稣的独子身份乃是人得到生命的唯一道路了。这便是《约翰福音》在生命问题上的主要信息。

   《约翰福音》关于πνεῦμα的说法是独特的。我们知道,斯多亚学派在讨论生命概念时深入地讨论了πνεῦμα。在他们看来,ψυχή(欲望、情感、思想)只是生命的表现,而在本质上,生命是由πνεῦμα决定的。πνεῦμα这个字的原始含义是指运动中的气,如呼吸和风。在斯多亚学派中,πνεῦμα不是一般的气,而是温暖的,是一种火,如活着的人在呼吸的时候其呼吸之气是热的,因而是带着动力的。我们可以把它译为“精气”。按照斯多亚学派的说法,人的精气从精子受孕成为胚胎的时刻开始出现。起初,胚胎就是一团混沌不清的精气。随着胚胎成长,它开始按照自身已定的格式发育成长,并和外界发生关系,从而表现出欲望、感觉、思想等等精神特性。这些精神现象本身不是一种自在的实体,而是精气的各种表现。当身体能够自动地对外在刺激做出反应时,表明这个身体拥有生命。十月怀胎结束,这团精气在外形上分化为四肢五官,分别主管不同的精神活动。[9]

   我们来比较一下斯多亚学派和《约翰福音》对πνεῦμα的使用。Πνεῦμα包含了火和气,因而具有活力。在斯多亚学派的用词上,ψυχή,πνεῦμα和火是联用的。作为比较,《约翰福音》也用πνεῦμα,但它是和光(φῶς)联系起来使用的。光是人的生命之源,“这生命就是人的光。”(1:4)有意思的是,《约翰福音》中的这三个字是通用的,即,ζωή,πνεῦμα,φῶς。就文字而言,火和光的意义是相通的。有火便有光,有光定有火。但是,两者还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光通常是从给予的意义上来说的,比如,从天空的太阳照下的光,从月亮星星出来的光。而火通常指的是光和热的给予者,比如,木头燃烧时有火,并给出光和热。一块木头没有燃烧完,它就还有火;而木头烧完后,火就不复存在。πνεῦμα作为一股精气,它像火一样会发热。当人的呼吸还是热的时候,这人就是活的。人的生命依赖于这内在的热。当然,每个人的精气都会燃烧完毕的。一旦烧完,这人就死了。因此,人的性命是会消灭的。但在《约翰福音》的处理中,生命(ζωή)是πνεῦμα(灵)给的。这灵是一种给予人以生命的光,只能从外面射入。这像光一样的灵并不先存在于人体内部。它从神而来,是给予人的。没有灵就没有人的生命(ζωή)。可以看到,像火一样的πνεῦμα和像光一样的πνεῦμ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πνεῦμα。前者是内在的,会燃尽的;后者则是外来的,并且只要外在的光源不断供应,它就能源源不断地给予。因此,《约翰福音》的πνεῦμα不再是希腊哲学概念,而是一个神学概念,中文可以翻译为“灵”。它是一种从神而来,与神同在,又给予人的存在。

   从这个角度来阅读《约翰福音》的生命概念,根据耶稣在第三章和尼哥底母之间的谈论,我们就不难理解它关于“永生”的说法了。这里的生命是被给予的。当人们在灵里重生而领受神所赐的生命时,这灵就源源不断地赐予生命。只要这灵的给予不停顿,生命就不会停顿。《约翰福音》在使用生命一词时常常和“永恒”一词连用。也就是说,只要拥有了生命,就是拥有了永生。

   值得注意的是,永生这一概念无论在希腊文化还是在希伯来文化中都是不受重视的概念。希腊神话想象出一个在现世之外的“冥界”。人死之后,灵魂离开人的身体,进入冥界。过了一定的期限之后,灵魂将从冥界出来,再次投胎进入现世。这种灵魂不死的说法,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永生概念。但是,灵魂在现世和冥界的存在之间是断裂的。灵魂离开冥界时必须喝一口冥河水,把前世的所有事情都忘记干净。前世、现世、来世之间并不是一种同样的生命。《旧约》也有故事涉及到永生问题。比如,伊莱贾老年时被神接走,因而和神一起享受永生。不过,伊莱贾从此和这个世界没有发生任何关系。因此,这种永生是个别现象,和其它人无关。显然,《约翰福音》关于生命问题的说法是一种全新的视角。

   首先,《约翰福音》的生命概念具有永恒性。《约翰福音》是在“生命是神所赐的”这一意义中谈论永生问题的。由于生命的源泉在于神,只要神还在给予,人的生命就源源不断,从而在时间上无限延续。只要神的赐予在时间上不间断,人的生命就是不会在时间上受限制。当然,如果神在某一时间点上停止供应生命养料,生命就在这一点停止。就生命来源于神这一点而言,它是永恒的。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不难理解死后的生命问题。显然,如果神在人的肉体死亡之后仍然供养,那么,人的生命就不会中断。

   其次,生命的出发点是信心。耶稣要求尼哥底母在灵里重生,就是要他放弃判断权,相信耶稣的基督身份,并从耶稣那里领受神的恩典。尼哥底母只知道在欲望、感情、思想中的性命,无法理解耶稣所说的生命概念。然而,耶稣谈论的生命不在人的欲望、感情、思想中。这种生命是在人交出主权时被赐予的。这里,信心是获得生命的前提。没有信心,人就不可能接受神的给予,不可能感受到灵的同在,从而也就不可能得到这生命。一句话,没有信心,就没有生命。

   第三,生命在于不断更新。需要强调的是,作为出发点的信心是一种动态的成长过程。在信心中,人交出了判断权,因而成为一个接受者。他接受神赐给他的一切。我们来考察这种情况。一个人在信心中的领受,从他现有的心思意念出发,他认为他所领受的并不是他想要的(如在苦难中)。这就是说,他当下的心思意念无法理解神的美意。但是,他相信神赐给他的一定是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信心中忍受苦难。这是一个经历神的带领的过程。当他最终认识到其中的好处时,他就会开始感谢赞美。这个时候,我们说,他的心思意念得到了提升和更新。《约翰福音》要谈论便是这样一种在更新变化中的生命。保罗对这样的生命有深刻的体会。他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12:2)

总的来说,《约翰福音》把生命的主权归给神,而人在相信耶稣的基督身份中就能够接受生命的赐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49.html
文章来源:《不死就不生》,台湾,橄榄出版社,2012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