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文郁 谢一玭: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的本源论-本原论思路探讨

更新时间:2020-06-08 13:31:25
作者: 谢文郁 (进入专栏)   谢一玭  

   ἀρχή最初的含义是起点和出发点[14],指的是时间上的开始、起源。把ἀρχή翻译为“begining”或者“开端”是没有问题的,但“principle”“原理”是指事物的内在根据,也即亚里士多德谈论的那个“形式因”。亚里士多德显然认为ἀρχή具有这两种含义。但是,ἀρχή是如何从一个时间性概念变成一个非时间性的概念呢?——纯粹从汉译的角度看,“始基”这种措辞是企图包含上述两种含义:“始”是开始,是时间性的概念;“基”是基础,是事物是其所是的东西;“始基”既有时间性的开端又有事物内在根据的意思。这一翻译对于亚里士多德的文字来说,应该还是恰当的。

   亚里士多德对于从泰利士到柏拉图的哲学家们所使用的ἀρχή是有感觉的。他企图追踪他们对这个词的使用,因而上述文字呈现了这个时期的不同哲学家对ἀρχή的理解。我们先来深入分析亚里士多德的理解,结合相关哲学家的残篇,对他们关于这个词的理解进行分析,展示他们在使用这个词时的不同理解,帮助我们能够较好地理解并处理ἀρχή这个词。

   首先,亚里士多德总结出米利都学派把物质性的东西当作万物唯一的ἀρχή,或者是他所认为的“质料因”,是合理的。但是,他认为ἀρχή是本体不变、只是变换属性这一观点却很难得到早期哲学家残篇的支持。在米利都学派那里,这个原始存在便是ἀρχή。它存在于万物之先,从而能够产生万物。如果它不在时间上先于万物,它就无法产生万物。产生一词指称的是一个时间过程。因此,它是一个时间性的概念。后来的哲学家在这个思路上相继提出水、气、火自身作为源头,这些存在也都在时间上先于万物并产生万物;而万物产生出来之后,最终又复归于它们。它们本身是能动的、变化的。

   比较亚里士多德的观察:“万物都由它构成,开始由它产生,最后又化为它(本体常存不变,只是变换它的属性),他们认为这就是万物的元素,也就是万物的ἀρχή。”米利都学派在讨论ἀρχή是似乎并没有“构成”这一层意思。而且,我们也看不到他们对本体和属性进行分别,以及他们关于本体不变、只有属性变化这种存在状态的说法。早期哲学家关于原始存在的理解在这方面和亚里士多德的理解并不一致。不过,他们在谈论ἀρχή时,涉及到了它的时间在先性。

   其次,我们认为,米利都学派的ἀρχή不是一种“元素”。就概念而言,元素指的是构成万物的基本要素,是一种在结构意义上的原始存在。当我们在结构中谈论某种基础性的存在时,比如积木,其原始状态和它在一定结构中的存在状态是不同的。原始状态中的元素构成了一种在结构中的存在(万物)。拿掉结构之后,元素复归于原始状态。因此,元素可以有两种存在状态:无结构状态和在结构中。我们在恩培多克勒思想中读到这种想法(略后还要展开分析)。元素这种想法是从恩培多克勒开始。

   亚里士多德似乎把米利都学派的ἀρχή观,和后来四根说-种子论-原子论关于ἀρχή的想法混淆在一起了。

   而且,他还忽略了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数”的概念。“数”是从事物的形式结构、内在本性、内在根据来解释万物的本性,他们的本原一般称为“原则”或“原理”,也不是物质性的元素概念,是一种形式结构。毕达哥拉斯的数论对于人们形成结构概念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就亚里士多德关于ἀρχή的界定来看,它既指称着物质性的时间性在先的水、气、火,同时也包含了作为结构上在先的元素的含义;既指称着万物从中而来又复归于它的存在,同时也在本体和属性之分意义上谈论它的存在。因此,亚里士多德理解的ἀρχή,不仅包含了米利都学派的观点,也包含了巴门尼德之后人们关于ἀρχή的讨论,是一个综合性的界定。

   然而,在米利都学派那里,ἀρχή的时间在先性乃是它能够产生万物的前提。水(泰利士)、不定者(阿那克西曼德)、气(阿那克西美尼)作为ἀρχή是物质性的;它们和同样是物质性的万物之间的区别就是由时间先后来划分的。作为原始存在,ἀρχή的时间在先性是它区别万物的关键点。不然的话,它就不过是万物之一物。亚里士多德在界定ἀρχή时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为了界定的完整性,同时把后来的哲学家例如恩培多克勒、德谟克利特等的结构概念,如“元素”、“种子”、“原子”等,不加区分地和巴门尼德之前的关于ἀρχή的理解放在一起来谈论。这样做无助于我们分辨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对ἀρχή的理解。

   在上述文字中,我们发现,亚里士多德理解的ἀρχή其实指称着两种不同的存在:一种是具有时间性的原始存在,是时间在先的万物起源;一种是在结构在先的原始存在。就第一种理解而言,ἀρχή是一种时间在先的存在。亚里士多德说:“万物......开始由它产生,最后又化为它。”换言之,当我们对万物进行追根溯源时,往往都是在时间中谈论万物的起点终点。这样的存在可以理解为“始”。

   但是,当亚里士多德进而认为“既然有一种实体是常存的,也就没有什么东西产生和消灭了”时,他是在谈论一种在结构在先的原始存在。这种结构上的原始存在有两种存在状态:无结构状态和有结构状态。也就是说,它们可以存在于结构中,作为构成万物的基本元素或原则原理,而构成万物。从结构的角度看,我们会遇到三种存在:构成者、结构、所构成的事物。构成者本身可以是无结构的。它们一旦在某种结构中合在一起,就可以构成一件事物;并且,结构改变后它们又可以形成另一件事物。从这个角度看,构成者虽然不变,构成的事物却可以变来变去。这个构成者可以成为“本体”、“元素”或“根”。恩培多克勒就是这样看世界的(我们在分析“本原”一词时将更加详细讨论这一点)。这是从结构在先的角度来谈论“构成者”(ἀρχή)。这种结构在先的存在自身并没有结构,但可以在一定结构中结合。未结合前称为“根”;结合后称为“万物”。它们在结合前后既没有产生也就没有消失,因而它们的存在不受时间过程的影响。从中文的角度看,我们可以把这种结构在先的存在可以理解为“基”。

   另外,亚里士多德提到的“本体不变而属性可变”,也可以从本质(每一事物都有一种使它之所以为它的因素)意义上去理解。不过,这种理解似乎不存在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的思想中。

   由此看来,跟随亚里士多德关于ἀρχή理解,将它翻译为“始基”是合适的。不过,“始基”的翻译虽然很全面的表达了亚里士多德关于早期哲学家的想法,但是,它在表达上是含混的。ἀρχή是一个历史性概念,随着哲学史的演进,ἀρχή的含义不断发生变化,变得复杂多义。亚里士多德忽视了ἀρχή概念界定的历史性因素,把米利都学派的观点和后来的四根说-种子论-原子论的观点混为一谈;或者说,把时间性的ἀρχή和在结构中的ἀρχή混为一谈。

   为了追踪苏格拉底以前哲学思想的发展线索,我们暂时建议把时间性的ἀρχή翻译为“本源”,而把结构中的ἀρχή翻译为“本原”。这样做的目的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两个译法(关于ἀρχή)来表达两种思路:本源论思路和本原论思路。亚里士多德关于ἀρχή的理解包含了这两条思路。从“始基”分析出“本源论思路”和“本原论思路”,我们就能更好的理解古希腊哲学对ἀρχή的认识演进过程。

  

   二、            本源

  

   泰利士开始的“本源论思路”可以追溯到希腊神话。赫西奥德的《神谱》提出的“混沌之神”,为后来希腊哲学家们开始的寻找本源的思路埋下了种子。赫西奥德在《荷马史诗》的基础上,结合他所收集的其他口头神话,对诸神关系进行了整理,并写成他的《神谱》。他发现在诸神关系中必然要有一个众神始祖,也就是 “混沌之神”。这个“混沌之神”是诸神的起源。赫西奥德用Χάος一词来指称这个众神始祖[15]。这个众神的始祖作为诸神的起源和开端,在它之前没有任何东西存在。因此,它是时间在先的。这个时间在先的“混沌之神”有以下特征:第一,他是最早源头,在他之前没有别神存在;它是最早的、最先的;第二,我们无法对他进行想象和描述。任何的想象和描述都只能根据万事万物。万物由诸神管理,但“混沌之神”不管理任何事物。也就是说,我们无法把混沌和万物中的任何一物联系起来。于是,混沌之神无法在经验中呈现,因而无法想像。[16]

   诸神-万物都是在时间中一步一步地由混沌产生的。作为诸神的始祖,混沌之神归根到底即是万物本源。换个说法,我们就可以得到:“混沌是万物的本源”。“混沌”是诸神始祖,但不可想象和描述。于是,如何理解“混沌”就开始困惑希腊思想家。希腊哲学便是在这个困惑中开始的:理解混沌(本源)的存在状态便是主导性思路。[17]

   泰利士提出“万物的本源是水”既有经验观察,又有神话思想的成分。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解释,泰利士提出万物由水产生,也许是观察到万物都以湿的东西为滋养料,以及热本身就是从潮湿中产生,并靠潮湿保持;也许是由于万物的种子就其本性来说是潮湿的,而水是潮湿的东西的本性的来源;也可能是来自希腊人的海洋崇拜,即海神夫妇是万物的祖先。[18] 泰利士是从经验的角度对水进行反思:如果没有水,种子不能发芽,万物没有了生命。死的东西都是干燥的,凡是种子都是湿的。万物都是在潮湿的地方生长出来的,并养育万物。所以,万物的本源是水,万物都是从水来的。

   泰利士面临的希腊人困惑,乃是如何理解混沌的存在状态。如果想象(神话的基本思维方式便是想象)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他认为,我们可以采取类比的方式,比如,它像水那样。我们指出,如何在神话思维中理解混沌是当时希腊思想家的困境。泰利士的类比思维把思维的出发点转移到经验:尽管我们无法直接对混沌形成经验感觉,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在经验感觉的基础上类比混沌。在文献上,泰利士在谈论水作为万物的起源时使用了什么语言,已经无法知道了。但是,他在谈论一种无法成为经验对象的存在(万物的起源)时,显然是从类比思维的角度出发的。不难看到,这只是表达了泰利士对“混沌”的理解,即:混沌其实是像水一样的存在。“混沌”是无法在经验中呈现的;我们无法对它想象和描述。但是,在泰利士看来,水就是像混沌一样的存在;而混沌也就像水一样。如果我们认识了水,在类比中,我们就认识了混沌;认识了混沌,就认识了“本源”。这是泰利士理解“混沌”的类比方式。其实,这也是整个米利都学派认识“本源”的方式。

不过,泰利士所说的“水”,就其作为万物的起源,它和人们在经验中感觉到的水,两者不能等同。类比只是说它们之间有相像的方面,但不是完全一样。作为本源的水是在万物尚未存在之先,并能动地产生万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32.html
文章来源:《古希腊罗马哲学》第一辑,2015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