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东:明代赣闽粤边的人口流动与社会重建——以赣南为中心的分析

更新时间:2020-06-08 09:03:10
作者: 王东  
移民势必同时承担起原籍和迁入地的两份赋役。故而, 赣中北一带的移民宁愿远徙荆湖, 而不愿意就近迁入赣南。在海瑞看来, 只有解决移民的户籍与土地问题, “凡愿籍南赣者, 与之除豁原籍, 而又与之批照以固其心, 给之无主山地荒田, 使不尽佃仆于富户, 民争趋之矣。民争趋之, 则来者附籍不归, 未来者闻风仰慕, 不数年间南赣无余地。”[2] (P203)

   与赣中北一带的移民相比, 闽西和粤东北的移民迁入赣南地区, 就不存在海瑞所说的这种障碍。因为, 尽管闽西、粤东北与赣南互为毗邻, 但却分属于不同的行政大区 (前两者分属福建布政使司和广东布政使司, 而后者则属江西布政使司)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 闽西和粤东北移民流入赣南, 就像赣中北移民迁徙到荆湖地区一样, 也会形成海瑞所描述的“远去则声不相闻, 追关势不相及”的结果。正因为如此, 从明代中期开始, 闽西和粤东北一带的移民遂陆续进入赣南境内垦荒。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 早在景泰年间 (1450-1456) , 闽西上杭和武平二县的移民就已开始进入赣南的东部一带。据时人记载, “会昌与福建接境, 万山阻绝, 为上杭、武平流贼所聚。”[7]所谓“流贼”, 当是上杭、武平一带流入会昌境内的流民垦荒者。

   稍后, 闽西的移民又不断蔓延到赣南东北部的宁都一带, 据清代早期的魏礼所云:

   阳都 (宁都旧称) 属乡六, 上三乡皆土著, 故永无变动;下三乡佃耕者悉属闽人, 大都福建汀州之人十七八, 上杭、连城居二三, 皆近在百余里山僻之产。……夫下三乡闽佃, 先代相仍, 久者耕一主之田至子孙十余世, 近者五六世、三四世, ……久历数百年。[8]

   魏礼生当康熙时期, 从康熙向前推“十余世”, 正当明代中叶。由此可见, 最晚到明代中期, 赣南东侧由北 (宁都) 而南 (会昌) , 都有来自闽西的移民。

   在闽西移民进入赣南的同时, 粤东北一带的部分人口也在向赣南流徙。天顺年间 (1457-1464) , 原先生活在粤东北北部高山岭谷间的一部分具有畲、瑶族血统的人, 开始陆续迁入赣南的龙南和安远等南部山区。据时人吴宽在《布政使陈公 (选) 传》一文中记载:“天顺四年 (1460) , (陈选) 会试第一人, 遂登进士第。……出巡江西, 风纪大振。……俄广蛮流贼劫赣之龙南, 督兵剿捕, 遂平之。”[9]在《林公神道碑铬》中, 吴氏又记载说:“天顺丁丑 (1257) ,

   英宗皇帝既复位, 庶政更新, 尤重守令之选。…… (几年后) 擢 (陈选) 江西按察使。……俄有广寇逾岭行劫赣之龙南、信县二县, 势炽甚。……公慨然约武臣, 调兵讨之, 寇闻 (风) 而逃。”[10]吴氏所谓的“广蛮流贼”或“广寇”, 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自粤东北一带逾岭前来赣南垦荒的畲、瑶或汉族流民。

   就这样, 伴随着赣南逃亡人口向闽西和粤东北一带的流动, 闽西和粤东北境内的流民也在悄悄地向赣南转移。最晚到了明代中期, 赣闽粤边的这种人口流动已发展成为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在闽西和粤东北的流民进入赣南的过程中, 早期基本上都是季节性的往返。时人罗屺就曾指出:“春耕闽粤者, 彼曰良民也;秋入赣建, 翼然而虎, 巨寇也。”[11]罗氏所说的“赣”, 指赣州府, “建”指建昌府 (治今江西南城县) 。由此可见, 此时的闽粤流民还只是在秋冬农闲季节进入赣南, 并未定居。但是, 年深日久之后, 他们则开始了定居落籍的过程。嘉靖年间的陆稳就曾说:“ (南赣二府) 有田者非土著之民, 力役者半寄籍之户。缓则谓非亲管, 或相抗拒;急则逃去原籍, 追摄不前。”[3]所谓“有田者非土著之民, 力役者半寄籍之户”, 表明流入赣南境内的闽西和粤东北一带移民, 有的已在赣南置有田产从而成为“有田者”, 有的则承担起赣南当地的力役从而成为“寄籍之户”。

  

   二、社会动乱与流民“安辑”

  

   随着人口流动的持续进行, 流民问题开始成为赣闽粤边一个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由流民而发起的地方社会动乱, 更是频频发生。天顺十三年 (1448) , 在闽西的东北部一带, 爆发了邓茂七领导的大规模民变事件, 并在很短的时间内“陷二十余县”。[12]当时, 在汀州、延平和邵武三府毗邻的高山岭谷地带, 聚着大量的流民。邓茂七举事后, 这些流民便成了邓部的主力。有记载说邓茂七势力最大时“聚众至五十余万”, [13]福建的汀州、延平、邵武、漳州诸府以及江西的赣州、南城、广信诸府, 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在邓茂七发起的这次民变事件中, 有相当数量的畲族民众参与。明人吴宽在《题汀州忠爱祠》一诗中写道:“闽南初置千夫长, 邓贼乘机潜聚党。一朝变起沙尤间, 山谷群蛮应如响。”[14]吴氏所谓的“群蛮”, 就是指辗转流徙到汀州、延平和邵武三府毗邻的高山岭谷一带的畲族。《明史·王得仁传》亦载:“沙县贼陈政景, 故邓茂七党也, 纠清流贼蓝得隆等攻 (汀州) 城。”从蓝得隆的姓氏即可以看出, 他当是清流境内的畲族。

   邓茂七举事失败后, 闽西东北部一带的社会动乱依然连年发生。“成化己丑 (1469) 岁, 闽大侵, 有盗数千余人, 自将乐、尤县四出放劫, 而紫云台者介清流、宁化境上, 号最险, 盗入居之。”[15]连年的社会动乱, 促使有关当局开始关注流民问题。成化初, 张宁出任汀州知府。在《汀州府行六县榜》中, 张氏报告说:“访得各属人民近年有为官府贪求、豪强逼协, 大则逃躲山泽, 久旷粮差。”[16]为了加强对流民的控制, 在原先地僻人稀的高山岭谷一带建县, 遂被提上日程。成化五年 (1469) , 滕昭巡抚福建, 并邀何乔新分巡汀州、邵武和延平各府。何氏履任之后, “遍历诸县, 访民利病而兴除之。清流之归化里, 介乎将乐、沙县之间, 民恃其险僻, 不供徭赋”, 于是便建议在此另设新县, 以便驾驭。[17]前文提到的紫云台, 就在何氏所说的清流县归化里一带。由于这里僻处高山岭谷之间, 属于汀州、邵武和延平三府的边陲地带, 故而成为三府流民的聚集之区。邓茂七当年就是以紫云台为其根据地的。正因为如此, 滕昭在接到何乔新的报告后, 很快便决定在此设县。[18]成化六年 (1470) ,

   以清流之明溪正式设立归化县 (今明溪县) , “析将乐、沙县、宁化三县地益之”。[19]归化设置之初, 居民5157户, 总共32152口。[20]从归化设县之初只有3万多居民的情况来看, 地处于深山岭谷之中的归化,

   设县并非是区域开发与人口增长的压力所致, 而纯粹是政府为镇抚地方、控制流民而采取的行政措施。由于归化境内的流民主要来自汀州、邵武和延平三府, 故而, 其基本的居民格局也表现为客家方言群和其他方言群的杂居, 靠近宁化和清流一侧的, 属于客家方言群, 而靠近沙县和将乐一侧的则属于闽方言群, 归化也因此成为闽西客家方言群分布的北界。

   归化县的设置, 使得闽西东北部一带的社会动乱暂时得到了缓和。但是, 在闽西的南部一带, 社会动乱却日甚一日。尤其是在上杭附近, 由于地接赣州的会昌、安远、龙南以及粤东北的程乡等县, 故而, 从明代中期开始, 这里遂成为赣南和粤东北一带流民的聚集地。随着流民的大量涌入, 由流民而引发的社会动乱也日趋频繁。明人吴宽记载说:“永定在万山中, 为闽之穷处, 自正统末以寇增设, 险阻寡民, 寇不时发。”[21]《明史·伍骥传》亦载:“ (伍氏于) 天顺七年 (1463) 巡抚福建, 是时上杭贼起, ……已而贼势转炽。……骥单骑诣贼垒, ……谕以祸福, 贼见其至诚, 感悟泣下, 归附者七百余户, 给以牛种, 俾复故业。”同书《高明传》也记载说:“

   (成化) 十四 (1478) 年上杭盗发, 诏起 (高明) 巡抚福建, 督兵往讨, 擒诛首恶。……以上杭地接江西、广东, 盗易啸聚, 请析置永定县。”永定正式设县在成化十四年, 至成化十八年 (1482) , 该县的总户数为2256, 口数为11129。[20]因此, 就像归化县的设置一样, 永定的设县也不是区域开发与人口发展的压力所致, 而是政府为镇抚地方、控制流民所采取的行政措施。该县以“永定”为名, 本身就具有安定边方、镇抚流移的意味。

   在偏远的深山岭谷地带设县, 固然可以强化对流入境内的流民的控制, 但是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赣闽粤边内部的人口流动问题, 更无法从根本上消弥赣闽粤边内部的流民问题。成化中期, 赣闽粤边内部的流民问题, 愈发严重。于是, 政府开始着手采取措施, “安辑”流民。据《明史·洪钟传》记载:“洪钟……成化十一年 (1475) 进士。为刑部主事, 迁郎中, 奉命安辑江西、福建流民。”洪氏“奉命安辑江西、福建流民”在成化二十一年 (1485) 。王守仁在《谥襄惠两峰洪公墓志铭》中记载说:“ (成化) 乙巳 (即成化二十一年) , 江西、福建流贼甫定, 公承命往审处之。归言福建之武平、上杭、清流、永定、江西之安远、龙南、广东之程乡, 皆流移错杂, 习于斗争, 以武力相尚, 是以易哄而乱。”[22]洪氏“安辑”流民的具体措施, 文献中未见有任何记载, 《明史》本传也只是说他曾建议当局“宜及平时令有司立乡社学, 教之诗书礼让。”由此看来, 洪氏此行只是调查赣闽粤边的流民现状, 而并未采取任何实质性的措施来“安辑”流民。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 真正采取措施来解决赣闽粤边的流民问题, 始于弘治时期。据明人何乔新记载:

   皇帝 (弘治) 即位之七年 (1497) , 汀、赣奸民合为寇。其始甚微, 萑符狗鼠之盗耳。郡县有司无远略, 不急捕, 其势寝炽, 而岭南、湖湘之不逞者从而和之, 四出剽掠, 劫富室, 燔民居, 掠币藏, 杀官吏, 哄然为东南郡县患。有司始骇而图之, 备其东则发于西, 剿其南则窜于北。时镇守江西太监邓公原……以为盗之未平, 以政令不一, 而邻境有司不肯协心故也。宜设巡抚宪臣, 置司要地, 以节制之, 而割附近郡县以隶之, 则盗易平也。乃合辞以闻, 皇帝俞其请, 爰命大臣慎选方岳重臣有牧民御众之才者以授予之, 得广东左布政使金公泽, 遂迁都察院右副都御使, 俾巡抚江西, 兼督闽广湖湘之地, 置司于赣, 而割江西之南安、赣州、建昌、福建之汀州、广东之潮州、惠州、南雄、湖广之郴州隶焉。四省三司皆听节制, 赐之玺书, 许以便宜行事。[23]

   从何氏的记述中不难看出, 当时的赣南、闽西和粤东北一带, 已然成为所谓“盗寇”的渊薮, 由流民而引发的地方社会动乱, 已从过去的局部区域发展到整个赣闽粤边, 甚至蔓延到周边的粤北和湘南一带。鉴于“备其东则发于西, 剿其南则窜于北”的严峻现实, 朝廷不得不打破既有的行政区划体系, 通过设置南赣巡抚而将赣南、闽西、粤东、粤北和湘南置于一个统一的军事控制网之下, 借此来消弥赣闽粤边及其相邻区域的地方社会动乱。

   南赣巡抚于弘治八年 (1495) 正式建置, 据雍正《江西通志》记载:

(弘治) 八年夏四月, 始设南赣巡抚。……弘治甲寅 (1495) ,汀、漳寇起, 岭南、湖湘不逞者四出剽掠, 为东南患。于是, 镇守江西太监邓原、巡按御使张缙暨藩臬臣议设巡抚宪臣, 开府于赣, 以统制之。制下, 因推广东左布政金泽迁都察院右副都御使, 俾江西, 兼督闽广湖湘。其所辖则江西之南安、赣州、建昌、福建之汀州、广东之潮州、惠州、湖广之郴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30.html
文章来源:赣南师范学院学报 Journal of Gannan Normal University 2007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