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志茗:《惜阴堂笔记》:赵凤昌的晚清记忆与书写

更新时间:2020-05-18 22:15:51
作者: 李志茗  

   摘    要:

   赵凤昌是幕僚出身, 虽未当过高官, 但作为清末民初官绅之间的联系人, 长期隐居幕后, 影响东南政局, 扮演着重要角色。其晚年撰有回忆录性质的《惜阴堂笔记》, 被黄炎培盛赞为“多外间不经见之事实”。由于未能结集出版, 影响有限, 多数篇章不为人所知。其实《惜阴堂笔记》很有特点, 体现了赵凤昌对晚清历史的认识和理解, 书写了他心中的那段历史, 内容非常丰富, 谬妄之说较少, 不仅颇具史料价值, 而且写人叙事有血有肉, 语言简练生动, 可读性很强, 就此而言, 有人说他“文理平常”, 与事实不符。

   关键词:赵凤昌; 《惜阴堂笔记》; 记忆与书写;

  

   赵凤昌是清末民初颇有影响的人物, 虽未做过高官, 但作为官绅之间的联系人, 他隐居幕后, 过问国事, 影响政局。黄炎培曾说清末民初四十年间, 东南有大事, 必与他有关。尤其辛亥革命期间, 赵凤昌在南北双方间穿针引线, 调停周旋, 为结束帝制、民国初创做了大量工作, 其好友刘厚生当时戏赠外号, “叫他做民国的产婆”。可对于这位民国产婆, 刘厚生又说他“读书极少, 文理平常”。1事实到底如何, 下面拟以赵凤昌晚年所撰《惜阴堂笔记》为中心作番考察。

  

   一 赵凤昌其人

  

   赵凤昌 (1856—1938) , 字荣庆, 号竹君、惜阴等, 谱名坦。江苏武进县 (今常州市) 人。他出身于耕读之家, 本来家道殷实, 因太平军兴而中落。读书不成, 又家计艰难, 不得不早早出外谋生。年方弱冠, 他前往湖北游幕, 后入湖北按察使姚觐元幕府。光绪六年 (1880) 他随升任广东布政使的姚觐元赴粤。两年后, 姚觐元被革职回籍, 赵凤昌失去了藩署幕僚的职位, 只得四处谋差, 漂泊不定, 生活非常窘迫。光绪十年 (1884) 六月, 他进入两广总督张之洞幕府, 担任文案处缮校委员, 兼充文巡捕等职。凭借为人处事稳重慎密、细致周到, 他逐渐获得张之洞的赏识和信任, 成为其亲信幕僚, 并由此走出低谷, 迎来人生转机。光绪十五年 (1889) 张之洞移任湖广总督, 也奏调赵凤昌随其赴任。赵凤昌并未如坊间传言的那样升任总文案, 除继续担任督署文巡捕外, 他还兼办笔墨事件、军械采购等, 更受张之洞器重和倚任。其门如市, 奔走者络绎不绝, 他因此遭忌恨, 被造谣中伤。光绪十九年 (1893) , 徐致祥奏参张之洞时, 连带赵凤昌, 赵凤昌不幸中箭落马, 受到革职回籍严惩。

   晚清是个幕僚的时代, 由幕而官是当时最为风行的仕宦捷径, 许多名臣大员都起家幕僚。赵凤昌就职于张之洞幕府, 又深得张之洞的信任, 前景一片光明。他的亲朋好友都对他期盼甚殷, 认为他指日飞腾在望, 很可能像左宗棠、李鸿章那样位至封疆。但突如其来的参革断送了他的官场梦, 给他带来沉重的打击。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历史又赋予他一个新的机遇, 这就是甲午战争的爆发。这场战争对中华民族来说是奇耻大辱, 但就赵凤昌而言, 是个新的人生起点。这一年, 他因养病来到上海定居。上海自开埠以后,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 已成为一座闻名世界的工商都市, 不仅经济发达, 商业繁荣, 而且信息灵通, 中外交流方便。当时积极备战的张之洞请赵凤昌利用上海的天时地利, 为他搜集情报, 购买枪械。赵凤昌精明干练, 长袖善舞, 趁此机会, 与汇聚上海的中外绅商接触交往, 建立联系。当然, 上海的中外绅商因为他是张之洞的亲信, 为张之洞办洋务, 也很愿意与他结交, 以获取一些机会和利益。这样, 赵凤昌很快就在上海打开局面, 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尤其状元实业家张謇对他很尊重, 两人关系笃厚, 2更使他跻身东南精英行列, 社会地位很高。

   于是, 赵凤昌一方面经商, 并投资上海绅商兴办的实业, 另一方面与他们时常来往, 谈论天下事, 趣味相投, 关系融洽, 各方面利益渐趋一致, 有着共同的政治经济诉求。戊戌维新期间, 上海绅商支持变法, 但对政变后被囚禁的光绪除了私下的同情外, 不敢有任何表示。仅过一年就不同了, 由于清廷实施的政策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使他们非常不满, 政治参与意识迅速增强, 所以光绪二十五年 (1899) 秋, 当他们听说朝廷欲行废立, 便造舆论企图阻止。十二月二十四日, 清廷正式下诏立储, 史称“己亥建储”。消息传到上海, “一时绅商士庶纷然哄动, 皆谓名为立嗣实则废立”。上海电报局总办经元善乃领衔1 231名上海绅商联名电禀总理衙门, 恳求奏请光绪抱病亲政, 不要退位。3此举引起深宫震怒, 下令查拿经元善。赵凤昌是经元善好友, 赞赏其行为, 帮助他出逃。奉命捉拿经元善的盛宣怀认为赵凤昌有袒护之嫌, 威胁要弹劾他, 赵凤昌毫无惧色地说:“予已无可参劾矣。”后他也拒绝了两江总督鹿传霖请他诱劝经元善回沪的要求。4这是赵凤昌第一次亲身涉入政治事件, 既反映了他联系官绅的居间地位, 也体现出他鲜明的政治操守和立场。

   在随后的义和团运动中, 赵凤昌参与发起东南互保, 维护了东南地区的稳定, 使中国免遭瓜分之祸;又在清末立宪运动中, 积极宣传立宪, 主张改革政体, 实行宪政。这些都是关系国家危亡的大事, 赵凤昌在其中所表现的胆量见识、深谋远虑和获取高层内幕消息的能力, 令上海官绅刮目相看, 无不钦佩。曾在上海担任商约大臣的吕海寰前往北京就工部尚书职后, 致信赵凤昌说:“沪上两次深谈, 极佩伟论见闻之确、筹画之精, 京师软红尘中无此见解, 亟盼详书所见、所闻并所拟办法时常寄我。”5可见, 赵凤昌的赞襄谋划之才不同凡响、有口皆碑。他因此一跃而为东南社会的核心人物, 凡有大事, 一定找他商量。正因为此, 从辛亥和谈起至1919年的南北议和, 他都能够折冲樽俎, 充当调人。尽管有成功, 有失败, 但其付出的努力有目共睹, 众口交赞。在其生前, 熊希龄曾作词赞曰:“共和初幕, 有运筹帷幄, 无名豪士。苦口调和诸领袖, 独尽其心而已。视国如家, 为而不有, 高洁其如此。滔滔天下, 算惟有使君耳。”其死后, 黄炎培撰挽联:“闳识布成妙算, 一堂系天下安危, 平生荦荦大端, 溯庚子以迄辛亥;高龄雅具深心, 百箧尽阳秋纪录, 抵死惓惓忠爱, 付佳儿遍告亲朋。”沈恩孚作挽诗:“共和建国佐群贤, 功在清廷逊位前。岂料沧桑经老眼, 海滨未睹再兴年。”6由此可见, 无论生前还是死后, 赵凤昌都得到时人的高度肯定和评价, 特别他辛亥时期的事迹更是众口一词, 赞叹有加, 说明他“民国产婆”的外号虽是刘厚生戏赠, 但恰如其分, 实至名归。

  

   二 《惜阴堂笔记》由来及概貌

  

   赵凤昌生活在晚清民国时期, 一生经历丰富, 他是何时开始写《惜阴堂笔记》的, 又是什么契机促使他动笔的, 因资料缺乏暂无从知晓。但根据黄炎培日记, 可以了解一些侧面。1928年, 黄炎培与沈恩孚等拟以甲子社的人文类辑部为基础筹办人文类辑社, 从事晚清以来史料的搜集整理工作。11月20日他们商定《人文类辑社章程》, 24日就一起去拜访赵凤昌, 想听听他的意见, 予以具体指导。没想到, 赵凤昌当场拿出“所撰《清末遗事》诸篇”给他们看。到底有几篇, 具体什么内容, 黄炎培日记并未记载, 不过在他看来这些篇什均“多外间不经见之事实”, 7极具价值, 与他们的创社宗旨不谋而合, 遂当场定下稿约。次年11月, 人文类辑社决定创办《人文》月刊, 创刊词和办刊计划都是黄炎培撰写的。在创刊词中, 黄炎培说他们“从事于现代史材之搜采与整理, 亦有年矣”, “颇思有物焉, 藉以披露所获”, 这就是他们办刊的目的, 宗旨则是将散处各方的有价值史料“有所辑比, 并付发表”, 以形成系统, 避免“如网不纲, 如钱失贯”。至于刊物内容, “就所采集以定类目”, 大致有下列栏目:“近世大事述、世界大事述、大事月表或年表、古今人笔记、新出图书提要、新出图书汇表、杂志索引”。8赵凤昌所撰“《清末遗事》诸篇”就以《惜阴堂笔记》为名连续刊载在《人文》月刊第2至第4卷上, 持续两年之久, 共20篇 (详见下表) :

   表1 《惜阴堂笔记》目录

  

  

   由上表不难看出《惜阴堂笔记》的确如黄炎培所言均为“清末遗事”, 可谓赵凤昌晚年回忆录。据其内容, 大致可分为清末史事、同光朝局、晚清人物几类。清末史事的文章主要有《纪甲申中法战事冯王关前谅山之捷》《经莲珊电请收回立大阿哥成命》《庚子拳祸东南互保之纪实》《中国欲预闻日俄泊资模斯议约》《记宣统二年美国特组商团来游中国》五篇, 所对应的清末历史事件分别是谅山大捷、己亥建储、东南互保、五大臣出洋考察、美国商团访华。同光朝局的文章主要为《同光纪述之一》《光宣纪述之二》《光绪甲申朝局之变更》《戊庚辛纪述》四篇。晚清人物则相对不那么清晰, 《惜阴堂笔记》20篇几乎每篇都涉及人物, 篇名以人物为题的主要有《书程学启诱降苏寇及攻嘉兴事》《书鲍春霆谋略及最著战事》《国学辜汤生传》《书王小苹观察事》《书合肥轶闻》五篇, 分别论述程学启、鲍超、辜鸿铭、王开福、李鸿章五人, 除王开福外, 其他都是晚清名人, 甚至是关键性人物;而其他篇幅较小乃至寥寥数语者也内容丰富, 各有各的精彩, 俨然是一则则名人轶事。

  

  

三《惜阴堂笔记》:多外间不经见之事实

  

   如前所言, 赵凤昌生活在清朝末年, 亲历和见证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 尤其他是迫使清廷逊位的当事人之一, 他主动来书写这段历史, 究竟会从何入手, 侧重于哪些方面, 是人云亦云, 还是别具一格?是流于平淡, 还是不同凡响?颇令人兴趣。下面试概括《惜阴堂笔记》主要内容, 并略作评述, 以见其价值。

首先, 赵凤昌对同光朝局比较关注, 认为清朝灭亡的命运在此时已初露端倪。同光年间, 清朝国势衰落, 外忧内患深重, 可偏偏又没有合适的皇位继承人, 都是幼主继位, 由慈禧太后垂帘听政, 掌控政局。中国自古有“牝鸡司晨, 惟家之索”的说法, 对于慈禧主政, 很多士人内心非常矛盾, 一方面骂她是“开女祸之奇闻, 备覆国之秕政”, 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又对她充满好奇, 多方打听其一举一动、所作所为, 虽然众说纷纭, 莫衷一是, 但无不被她的淫威和手段所慑服。比如辛酉政变是慈禧太后总揽大权, 正式登上清朝政治舞台的开始。很多人想了解她是如何发动政变并取得成功的, 可“所有当时政变内容, 皆由她手下官吏有计划地予以完全毁灭”, 真相很难查考。9于是, 成为一个谜案, 吸引众多的探颐索隐, 像王闿运、薛福成、王伯恭等名流均曾涉猎。黄濬也写有《热河密札与所记朝局》, 认为这场政变实乃构陷肃顺、端华等之冤狱, 他们因为反对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而惨遭杀戮。此文写就, 黄濬向赵凤昌请教。赵凤昌说:“吾有所闻, 藏之数十年矣。当时李芍农侍郎 (文田) 最喜搜拾掌故, 钩稽秘闻, 一日告予:西后先入宫, 夏日单衣, 方校书卷, 文宗见而幸之, 有娠, 始册封。及晚年厌其专权, 文宗最喜肃顺, 言无不尽, 一日以那拉妃忤旨, 又谋于肃顺, 肃顺请用钩弋故事, 文宗濡需不忍。亡何, 又以醉恚漏言, 西后闻之, 衔肃刻骨, 后遂有大狱。芍农盖闻于内廷旧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359.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9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