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剑涛:我的淘书记行

更新时间:2020-05-18 11:08:37
作者: 任剑涛 (进入专栏)  
不好学,不会有那么多旧书;旧书的流通,说明城市居民愿意购买这些图书并将之作为精神食粮,没有好书者,旧书就只能是废品,只会经过废品收集渠道,拿到纸厂捣成纸浆。一个城市发达的旧书业是这个城市社会的招牌,也是这个城市的文气,更是这个城市的品味。香港的旧书业维系着城市的文化品质。

   可叹的是,香港的旧书业也有点江河日下的感觉。近两年到香港淘书,所获日少,旧书店给人的感觉也在悄悄变化。如今说旺角是香港旧书的集散地,已经有些勉强了。神州旧书店已经搬到了遥远的柴湾,上了一家工业大厦的23楼。好不容易去一趟,穿过幽幽的工业大厦一层,登上直达书店的电梯,进入书店便已经难有当年那种买书的爽快感觉了。而且神州书店的书价不菲,让人不敢轻易下手。近年去了两趟,便不再去了。

   香港旧书业、香港吸引力、香港……

  

   无处淘书:追怀广州的文化味

  

   成年后,我待的时间最长的城市是广州,不计中间短时间的离开,前后算起来长达24年。整个中青年时光,几乎全给了广州。我于广州,可见渊源,可见忠诚,可见情深。

   对我这个读书人来讲,广州物质生活方面的吸引力自然不小,但更重要的吸引力还是文化上的。这样说,首先与我的职业有关。教书匠属于文化中人,自然而然的便会优先关注文化方面的事情。其次也与我的兴趣有关。我爱买书、尤其爱买旧书,淘书是我的一大乐趣。这个兴趣是啥时养成的,一时也说不清楚。大约是在读大学的时候,因为学校附近有个市场,总有几家地摊书商,几毛钱就能买到一本专业书籍。于是随时随地就往那里跑,一来二去竟成了习惯。

   广州淘旧书,最集中、最实惠、最畅快的,不是在旧书店,而是在露天书摊。早些年,中山大学附近,尤其是广医二院、广州美院交界的街心花园转盘处,一到晚上便是十数家旧书地摊开张,“文革”时期出版的一些“西方资产阶级哲学社会科学资料辑”就是在这些地摊上买到的,一套丘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竟然在地摊上能一次买到全本。

   在我看来,广州的文化味,从旧书店与地摊书市不经意地展露出来。广州这些年,为了祛除“文化沙漠”的恶名,花费不菲,修建了不少高大上的文化设施。博物馆、展览馆、音乐厅、图书馆、科技馆、文化馆不一而足。建筑富丽堂皇、展品底蕴丰厚、陈设相当讲究、上演阳春白雪……但这些地方,市民常常只是偶尔光顾次把,很难成为市民文化消遣的常到之所。与市民文化真真贴近的,还是存活在市民生活空间中的文化形式。旧书市、地摊书市,就是市民在可亲可近处感受文化的上佳场所。一个城市的文气、书卷气,常常不就在这里透显而出,让人有一种“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快感,城市的文化升华也就水到渠成。所谓“人文化成”,不过此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340.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