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杰:后疫情时期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研判

更新时间:2020-05-18 11:05:53
作者: 魏杰  
而且价格又便宜,质量又好的产品的话,你怎么和中国脱钩啊?不可能出现脱钩的。中国一定还会推动全球化的进程。这是第一个我们的优势,制造优势,只要做好的话,中国不会和世界脱钩。

   第二,市场优势。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单体市场,14亿人口,3亿多中产阶级,那么是世界最大的单体市场。中国如果继续开放市场,很多国家的利益都在中国市场上,怎么和中国脱钩啊?他们的产品和服务在中国才能实现的话,你想想怎么可能和中国脱钩啊。所以,我们应该继续开放市场,三大市场都应该继续开放,让中国成为世界市场大国。在世界市场大国的条件下,你想想,那么和中国脱钩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开放市场,一是产品市场,二是服务业市场,三是投资市场。

   三大市场,目前中国仍然有很强的吸引力,我们要开放,像服务业市场,像最近对金融的开放,像投资市场,我们最近不断地减少外国投资者在中国的负面清单。所以,我估计投资市场、服务市场不断开放,中国拥有极强的市场优势。你想利益在中国,怎么和中国脱钩啊?不可能脱钩。

   我们是服务贸易需求最大的国家。中国的服务贸易需求非常大,最起码有三项很大:

   1、留学生,这次疫情我才知道,我们在全世界的留学生达到160万人,你想想一个人学费、生活费多少,加起来给世界提供了多大的利益。

   2、出国游,中国是增长最快的国家,最近有个资料,亚洲三个国家很着急:泰国、日本、韩国,因为他们海外游的客户50%以上是中国大陆的,我看一个报道不知道是不是真实,日本奈良的小鹿,游客喂东西,吃好的吃饱了,都不愿吃了,现在游客不来了,满大街跑,见什么吃什么。不知道真假,最起码发现中国这个服务贸易量是很大的,而且处于上升阶段。

   3、中国仍然是知识产权和技术专利需要量最大的国家,每年给世界所支付的所谓专利费用和技术费用是个庞大的数字。所以,中国这三大服务贸易量,留学生出国游对专利和知识的需求将是个巨大的利益。你想想这么大的利益,怎么和中国割断啊?怎么脱钩啊?

   中国最后能不能进行全球化的关键,是部分继续坚持互利共赢的原则,只要中国不断地给世界提供利益,和世界实现共赢的话,我想不可能出现脱钩,想脱也不可能。最起码刚才讲的三条:市场优势、人口的优势、服务贸易优势,标志中国仍然在全球化市场中间给人们提供巨大的利益,可以实现利益共赢的。所以,我估计这次新冠疫情虽然短时期内,对中国的全球化有影响,但中长期不会,只要我们政策得当,这次恰恰会推动我们的全球化,这次新冠疫情对我们的经济到底有多少影响,大家最近关注这三条:

   一是中国经济会不会出现衰退,是短期衰退还是中长期衰退,现在看来,充其量是短期衰退,充其量是第一季度。第二季度都有可能转正,不可能出现所谓中长期的衰退。

   二是会不会引发金融危机,现在看来,这五个方面不会出现金融危机,但确实给企业经营会带来压力,一是宏观负债率可能会上升,二是流动性可能会增加,所谓在2021年、2022年,我们应对后新冠疫情的后遗症做一点处理,这点大家应该有所警惕。

   三是会不会中止中国的全球化进程,国际贸易和国际交往会不会中断,原因是现在西方一些政客在不断地抹黑我们,甩锅给我们,人们很担心,我估计短期内会对我们的全球化有影响,但是中长期不会,因为这种国际化背后的主要原则是利益原则,就是我们讲的互利共赢原则。只要中国不断给世界提供利益,在和世界利益发展中实现共赢的话,应该不会出现这个问题的。刚才讲到,我们在三个方面有很强的优势会和世界提供利益:制造、市场和服务贸易。所以,我估计中长期应该不会中止中国的全球化进程,而且会通过这一次的调整,会更加推动中国的全球化进程。所以,人们对新冠疫情非常关注的这三个问题和大家做一点分享,应该说,第一不会出现中国中长期的经济衰退,第二不会出现金融危机,第三不会出现所谓全球化的进程被中断。

   这是第一个问题,但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困难,我们应该承认的,而且目前的困难还比较大。

  

   新冠疫情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我认为应该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今年1月份甚至到地三季度结束,叫“修复经济”,因为停工停产停业,导致了我们很大的压力,要有个修复的过程才行。所以,我不太主张一开始提刺激经济,应该是修复经济,就像人得了大病一样,刚刚转过来不能大补,那就出问题了。所以,我估计第一个阶段,我们重点应该是“修复经济”,应该是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第三季度,应该以修复经济为主。修复经济最主要目标是“六保”:保民生,保就业,保市场主体,保产业链、供应链,保粮食和能源安全,保基层运转。这是核心。

   “修复经济”最主要做法是三条:

   1、减免税费。对企业和个人减免税费,因为疫情期间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第一季度我们对企业减免税费7000多亿。我认为,第二季度应该继续,仍然按照第一季度减免,给第二季度继续减免(政策),甚至有一些服务业中间的迟迟现在不能开工的,减免税费都可以推到第三季度,减免税费是第一个办法。

   2、对企业和个人进行补贴。因为许多企业停工了,但员工的工资在照付,这种要素的费用都在照付,那么企业压力很大的,应该要补贴才行。对于因为失业的人就更要给补贴了。最近我调研了一下,第一季度新增就业人口减少了90多万人,但实际领失业救济金的人没有增加多少。我问了一下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们补贴的失业人员是城市登记失业率,不包括农民工,实际恰恰应该补贴给农民工,结果这个没有包括在里面;第二,可能手续比较复杂,有人觉得为几百块钱,办那么复杂的手续(没必要),所以,领救济金的人反而没有增加多少,但对我们来讲应该加大补助。对现在已经就业的这些人员,按照去年的情况,应该补助两三个月才行。但具体数字多少可以商量,有的企业补2000元,有些补5000元,都可以,但补贴必须补贴。

   3、保持流动性的充足和降低利率。因为疫情影响之后,企业的流动性都受到影响,所以应该保持流动性的充足,而且应该降低利率,这样才能使企业渡过这个难关。

   所以,我想修复经济的主要办法就这三条。

   第二个阶段应该叫“刺激经济”。“刺激经济”应该在第四季度全面展开,要必须想办法刺激经济。怎么刺激呢?拉动增长三驾马车:出口、消费、投资。我估计出口可能作用不太大:

   第一,出口。现在全世界疫情还没有结束,要靠出口很快拉动,我们实际不可能,保持出口顺差几千亿人民币就不错了,所以,出口的贡献不会太大。因此,也不应该是重点。

   第二,消费。消费实际也不行,因为疫情暴发就爆发性的消费,现在看没有爆发,而是存款额很多。因为消费是受个体影响,它是个生命体,不可能因为上一个少吃了第二就多吃了,不可能多吃。所以,消费实际很难,也不是重点。

   第三,所以重点只能是投资,刺激经济的核心是投资,加大投资才行。

   怎么投资呢?我估计分两部分:

   一、公共产品,也就是政府投资。

   政府不能搞经营性投资,重点是公共沉淀投资才行。公共产品投资,大致上我看有四个内容:

   1、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叫铁公基。传统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的空间,尤其我们现在对于一些经济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要加密,像深圳到广州还没实现地铁化。这种全面的基础设施还有巨大的投资空间。

   2、新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这次提了一个“新基建”,新基建主要包括三个内容:

   (1)信息类基础设施建设,5G之类的属于信息类的基础设施建设;

   (2)混合类基础设施建设,用高新技术来改造传统基础设施,像智能交通、智能能源等等,属于混合类的、融合类的所谓基础设施建设。

   (3)科创类基础设施建设,像大科学装置,实验室经济,科创中心等等,属于科创类的基础设施建设。

   所以,新基建是包括了三大类,一是信息类,二是混合类,三是科创类。但有的同志提出来,是不是新基建不应该是政府投资,企业投资,不应该公共产品投资。我认为,目前恐怕还属于公共产品投资,有一部分属于企业投资,但主要的恐怕新基建还是公共产品投资。我估计这几条力度可能会很大的。

   3、都市圈建设。我们最近提了一个重要提法,叫推进都市圈的建设,那就是比如对长三角都市圈,珠三角都市圈、京津冀都市圈,城市经济圈要加大建设。都市圈的这种基础设施建设,将对整个投资有巨大作用。我看了一个同志做了一个推算,都市圈建设对GDP的增长会拉动0.5%-1%。而且光单纯靠传统基建、新基建不行,还得加个“都市圈”。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

   4、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公共卫生投资是重要公共产品投资,这次来看,我们公共卫生体系确实要加大投资的,无论从预警到应对都要加大投资,像这次我们建设了一些医院。我估计疫情结束后就要把它维护下来。公共卫生这个供给能力不能刚好和需求相应,要预防,闲置才行,不然一暴发疫情就没法应对。所以,公共卫生投资仍然是公共产品投资的一个重点。我看了一下,我们全国的这种所谓的公共卫生防疫体系都不行,都应该加大投资才行。

   所以,我觉得投资的第一个叫公共产品投资,就是政府投资,重点是这四条,一是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二是新基建,三是都市圈,四是公共卫生体系投资。这对经济的拉动是有意义的。

   二,经营性投资,所谓企业投资了。

   经营性投资,从目前我们分析来看,投资重点仍然是三大产业:

   1、战略性新兴产业。可能还是投资的重点,就是我们经常讲的8个要点:新能源、新材料、生命生物工程、信息技术、新一代新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这8个要点空间实际仍然非常大。

   2、现代制造业。现代制造业现在一个短板,讨论中间大家提了6个要点:

   航天器和航空器;

   高铁。

   核电。

   特高压输变电装备。

   数控机床。

   现代船舶和海洋装备。

   这6个仍然是现在中国制造业重点的空间,要加速推进才行。

   3、服务业。服务业还必须加速,四大服务业都应该加速。

   (1)消费服务业,像养老、家政这类服务业都得加速,医疗卫生、大健康。

   (2)商务服务业,无论是金融、商事服务还是园区管理服务现在看来空间仍然很大。

   (3)金融产品服务。

   (4)文化服务业,影视、音乐、戏剧,收藏、非遗、博物馆,一系列所谓的休闲旅游等等。

   服务业仍然是投资的重点,当然,这次服务业也是受重创最大的一个行业。这次服务业受影响,有一个服务项目是逆市而升的,像网上购物,用现代技术改造服务业的项目都很厉害,这也说明我们服务业得想办法提升才行。过去一直讲,但动力不足,这次分析这个问题很重要,服务业仍然是重要方向之一。

   总体来讲,企业经营性投资来看,这三大产业仍然是中国投资的重点。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339.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