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清:“机动工”:生产大队的劳动力配置*

————以山东省梁桥大队为例

更新时间:2020-05-10 15:17:55
作者: 夏清  
主要负责生产大队的试验田,是最直接的农业生产活动。二是副业类用工,是机动工用工最多、种类也最多的一类生产活动。这类活动主要是为了发展生产大队的多种经营、增加集体现金收入,也是为了满足集体生产生活的需要。如窑业、打面、红炉17、养蚕等。三是专业支农队,是为农业生产服务的活动,如拖拉机队、打农药队等。

   1.农业试验队

   试验田和试验队是“大跃进”的产物。为了提高农业产量和试验新品种,各生产大队纷纷建立自己的试验队、划出试验田。当年号称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其亩产小麦3530斤的卫星就是在自己的试验田上放出来的18。之后虽然被调整,但试验田的形式一直被保留了下来。梁桥大队在1968年至1973年间有试验田60亩,占全大队总耕地面积3100亩的约2%。汶上县档案馆的资料显示,1971年辛店公社的所有24个生产大队都有自己的科学试验队和试验田19。试验队主要负责在试验田中试种新品种,试用农药、化肥等,也进行新产品研发,是大队的研发基地。如梁桥大队先后试验过代号为“5406”和“920”的食用菌种。

   试验队所从事的劳动是最直接的农业生产性活动。大队每年从生产队抽调劳动力,大概11人左右,负责种植粮食作物和饲养牲畜,收获物归大队所有,大队给每位劳动者记录工分。《大队工账》详细记录了每位劳动者的工分数量,如第3生产队的朱兆才1971年试验队用工记录分别为5月496分、8月648分、9月328分,折合成劳动日分别为62、81和41个20。通过简单计算可以得到各生产队历年试验队用工数量。总体来看,试验队用工大体占总机动工的12%,但各年、各生产队差异很大。试验队用工最少的年份是1970年,仅占总用工量的3.9%,而最高年份高达30.8%,可见试验队的工活并不稳定。试验田中的农活大体分为两种,大田农活和试验队副业。大田农活相对较为稳定,但试验队经常试种的“5406”、养蚕等副业极不稳定,上马时需要人多,下马了人就回生产队了。此外,不同年份各生产队的试验队用工数差别也较大,这也是“找平”的一种体现。

   2.副业类用工

   副业类用工包含的机动工种类最多,也是用工比例占总机动工最大的。根据调研资料和机动工记录档案,梁桥大队的副业类机动工主要包括窑业用工、红炉用工、养蚕用工、打面用工。副业类用工具有一定的技术性,因此从事者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补助或隐性收入。

   窑业。砖瓦窑归梁桥大队集体所有,是大队最主要的副业经营,经营时间长且收入稳定。该砖瓦窑的规模不算大,1窑可出产1.7万块至2万块砖,以7天为1个出产周期,按当时1000块砖卖28元至30元的价格计算,该窑厂单月最多可产生2400元的收入21。窑上劳动强度较大,因此在窑上干活的都是青壮年男性劳动力,1天算1个整工,记8分。据村民所说几乎没有其他补助,但我们下文将会提到,窑业用工等机动工也存在吃得更好更饱等隐性福利。1968年到1973年,梁桥大队的窑业用工共115713.6分,平均每年达19285.6分。

   红炉。梁桥大队有两盘红炉,是大队的主要副业经营之一。与上述窑业和试验田稍有不同的是,打铁不但需要技术也需要很大的体力,铁匠每天除按8分工分计算以外,还会根据挣得的收入给予一定奖励。“打铁的铁匠带着那个烧铁的东西(红炉)和煤,生产锄、铲等生产工具,需要啥弄个啥。这个打铁不是固定的,走家串户流动的,是个累活。打铁收入的钱归大队,每天算8分,也有点好处,有点零花小钱。铁匠给个人干活,个人给钱,钱交给大队记工分,然后大队会给点奖励。比如挣20块钱,19块上交给大队,剩下1块钱作为奖励。”22而且,使用同一个炉子的机动工的工分数也是相同的。据《大队工账》记录,第11生产队使用同一个炉子的朱保亮和朱保瑞,1971年8月份的工分都是304分,9月份都是320分;第8生产队使用同一个炉子的王脉山、井怀法和梁吉柱,1973年11月的工分都是1576分。

   养蚕。养蚕也是主要副业经营之一,但由于梁桥大队没有掌握养蚕的技术,且当地种植棉花,在给棉花打药时使桑叶受到污染,导致蚕大量死去,因此养蚕业只维持了几年。根据资料记载,梁桥大队1971年之前没有养蚕业,1972年和1973年期间的养蚕业规模较大,《大队工账》显示,1972年共有7493分的养蚕用工,1973年共有22161分的养蚕用工。据梁桥村村民描述,当时河堤上约有20亩桑树,约两个教室大小的养蚕面积,约有八九个社员养蚕。养蚕具有季节性,一季大概可收入7000多元钱。(3)

   打面。打面是指面粉加工。打面需要特殊的加工机器,一般情况下,一个生产大队设有一个农机站,农机站里会有专门的面粉加工机器。梁桥大队的该项副业经营规模较小,1968年和1969年分别只有624分和1518分的打面用工记录,经营规模只有两三个人。

   3.专业化支农机动工

   专业化支农机动工是在人民公社中后期出现的,对农业发展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在农业学大寨期间,政府曾号召“要建设一支又红又专的农机化队伍”23。拖拉机队是专业化支农队的典型代表。梁桥大队在1971年开始有“拖拉机站培训”的用工记录,拖拉机队由3名男性成年劳动力组成,后来又增加1名女拖拉机司机24。李智振原为梁桥大队第4生产队的副队长,从20世纪70年代初进入拖拉机队,一直做了10年。据他讲,拖拉机是生产大队出资购买的,属于大队集体共同所有,主要是为各个生产队的农业生产服务,比如运肥拉粪、秋后卖公粮等,在农闲的时候会跑跑运输,挣一些副业收入,其收入仍归大队所有。这类机动工仍是1天记1个标准工8分,在本县范围内开拖拉机没有其他补助,出县域后有8角(后来是1元)的生活补助,且一个月不论闲忙基本记满工。(6)

   (二)非农业类机动工

   非农业类机动工大体可以细分为四类:一是较为固定的统筹工,包括大队干部用工和固定工作用工,如赤脚医生、民办教师、信用社工作人员等。二是基建类用工,如水渠和道路修建、校舍维修等。三是“买工”。这是非常特殊的一种机动工,是指社员到生产大队以外的企业单位劳动,用其所获现金收入到生产大队换取工分,算作该社员所在生产队的机动工。四是临时抽调的政治活动类用工,如政治宣传用工、文艺演出用工等。同农业类用工一样,虽然表面上看每天劳动所得工分数相同,但其劳动强度和所得收益是有差异的。

   1.统筹工

   统筹工包括负责生产大队生产组织和政治管理工作的大队干部,负责大队教育文化活动的民办教师和宣传员,负责公共医疗的赤脚医生,以及信贷员和代销员等。

   大队干部。大队干部包括党支部书记、大队长、大队会计、妇女主任等,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类非农业类机动工。尽管大队干部平时需要参加农业生产,但因为开会等原因不能参加劳动也算作机动工,因此一般全年每天都有工分。“大队、小队干部补贴工分很多,大小队干部做工不多,有的干部一年补贴600个工分,固定的350个,临时的250个”25。比如李振祥从1971年开始当大队长,《大队工账》记录李振祥1971年9月机动工149分、11月45分、12月996分。此外,大队干部到公社或县里开会,路程较远的也可能会有一定的补助。如在1980年以前,每年县里会开一次春季工作会议和一次秋季工作会议,大队干部一般会带几个劳动模范或者先进个人参加。“如果我开会去,我自己带一斤粮食去换成粮票,拿一斤粮票到县里可以吃一斤半的饭。开会每天有三毛钱的误工补助,回去之后交给大队买一个工,到后来可以不给钱,也记一个工。”26

   民办教师。民办教师的出现是由于在人民公社时期,公办教育机构的出现使农村教师需求增加,而公办教师不够。民办教师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参加生产队的生产活动,每天都有工分,且每月有一定现金补助。但机动工需要在各个生产队“找平”,特殊情况下,民办教师等也需要在假期参加农业生产。如被访问人朱树会担任过民办教师,但其所在生产队出的机动工太多,为了减少该队机动工,生产队在寒暑假期间不给他算机动工,并要求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否则就不记工分。民办教师每天记8分,教高年级的一个月补贴8元钱,低年级的一个月补贴5元或2元,校长是一个月34元。此外,梁桥大队1969年到1972年期间,学校设有夜校,夜校老师晚上上课也有工分,每晚记1.5分,如1969年朱保良的夜校用工是24分。

   赤脚医生。赤脚医生基本同民办教师一样,不需要参加农业劳动,且一般全年每天都有工分,但稍有不同的是每月没有补助。人民公社期间,各生产大队都办有合作医疗社,大队社员每人每年交1元到2元钱用于卫生室买药,同时集体也会出一部分钱,参加合作医疗的社员当年看病吃药都不再花钱。赤脚医生就是合作医疗社的卫生员。据朱树会回忆,梁桥大队的合作医疗在当时很出名,大队卫生室还出席了1970年2月的地区“积代会”27。

   信贷员、代销员。信贷员是在农村信用合作社干活的机动工,负责生产大队的信贷工作;代销员是在代销处干活的机动工,负责向社员代销各种生活物资等商品。人民公社时期,国家拨付给农村的资金有限,信用社是各个公社筹集资金的一种机构。当时,信用社要求社员全民入股。1969年至1973年,梁桥大队的信贷员为第3生产队社员朱兆和,平均每年的机动工工分为1967.6分。由于人民公社时期商品限制在市场上自由流通,供销社是社员购买商品的主要途径,一般每个生产大队都有代销处。1968年至1973年,梁桥大队的代销员主要是第1生产队社员王朝阳,平均每年的机动工工分为1933.8分。

   统筹工主要是根据工作性质有针对性地调用,如大队干部通过选拔推举任用,有文化的调任民办教师,懂医术的调任赤脚医生或乡村兽医,退伍军人调任民兵连长等。但上述机动工的选拔抽调方式有时也有很大的主观性和随机性,如1970年农村卫生室缺人,之前不懂医术的龙茂兰被抽去到汶上县培训了一段时间之后,即成了梁桥大队的赤脚医生。访谈时,龙茂兰描述说:“我是刚结婚的小媳妇,又初中毕业有点文化,又年轻,被大队抽调去参加培训,不是选的。”(1)

   2.基建类用工

   基建类机动工主要是指农田水利建设、维修礼堂和校舍等用工。水利建设在人民公社期间特别是初期十分普遍且规模庞大,认为:“人民公社是水利运动的新基础,给水利运动带来很多新的特点……它便于在互助互利和等价交换的原则下,统一调配劳力,组织大协作和大兵团作战”26。在1959年冬到1960年春的水利运动中,全国水利工地上人数最多时曾经达到7700万人28。水利建设类机动工又被称为“河工”,梁桥大队的河工根据各个生产队的人口抽调,每天直接由生产队记8分,吃饭也由生产队补助。尽管后来中央对河工的平调加以限制,要求“社队动员社员从事水利等基本建设,人数要严格控制,除了当年直接受益的以外,劳动报酬要由主办的社队从自己的公共积累中开支。县以上各级兴办水利、公路、铁路等等基本建设,必须从公社抽调劳动力的时候,除了按照规定控制人数以外,还必须由主办的单位发给应得的工资”29,但从梁桥村的访谈来看,公社和大队都没有给予任何补助。此外,河工在工伤期间也有报酬,如第4生产队的李克言在1973年因河工工伤18天,也算作机动工144分。

除水利建设用工以外,其他基建维修类机动工也相当频繁。1968年到1973年,梁桥大队用于建立与维修公共基础设施(校舍、礼堂、主席台、磨台等)的机动工共有120726.2分,平均每年高达2012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232.html
文章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CPC History Studies 2020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