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新:沈从文:七十岁想改业“作曲子”

更新时间:2020-05-07 11:21:25
作者: 陈新  
在1949年的精神危机中,他坚持说:“用音符表现生命情感起伏与连续,我相信,成就都必然比文学来得大,来得深,也来得容易。”

   他在赴四川土改途中,船靠巫山,写信给张兆和说:这个江城“一和历史感兴联系,即是一非常感人的曲子。我如会作曲,在心中泛滥的情感,即必然在不甚费事组织中,可以完成一支曲子”。又写信给小儿子沈虎雏说,如果你和哥哥学作曲,“我会容易为你们工作提出些有用意见”。他还进一步说“更有可能,即我们可以共同作些……好曲子”。

   1972年,沈从文对一个学音乐的年轻人写信,说自己“笨得甚至画个圆圈也不及格,唱歌更差劲”,“另一面倒还是满以为如有了作曲的基本知识,学下去,和当时学写作方式差不多,搞个五几年,作点曲子或许比西哈努克先生的作品好听一点也说不定”。若还掌握了“弹奏的基本知识……而充满信心试验下去,什么李名强、殷承宗,统不在话下”。他还说“老想到去创造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那个成就”,竟然要与世界第一流音乐家比肩,真有点狂妄了。——但是,天才是条不走河道的流水,恣意是它的特征。

   黄永玉写道:

   他也常常说,如果有人告诉他一些作曲的方法,一定写得出非常好听的音乐来。这一点,我特别相信,那是毫无疑问的。但我的孩子却偷偷笑爷爷吹牛,他们说:“自然咯!如果上帝给我肌肉和力量,我就会成为大力士……”

   孩子们不懂的是,即使有了肌肉和力气的大力士,也不一定是个杰出的智慧的大力士。

   大河最易相通,黄永玉最懂沈从文。智慧是最高知识,是神魂与共,说不清,有意味;却可以跨越一切,给人以无止境的自由和创造能力。技艺是外在的东西,远远低于智慧。沈从文对音乐创造的自信,是他杰出智慧的自然外溢。

   沈从文想改业“作曲子”没有实行。——但是,多少年过去了,时光让无数愿景破碎,让很多河流干涸,让数不清的青春流离失所,沈从文却还是沈从文,他仍然像一只绿色的蜻蜓,坚定地站立在摇曳的芦草尖上,做着颓败生活中的“英雄梦想”。他与音乐的奇特关系意味深长,他的生命质地的嚣强昭示无遗。

   1951年9月2日,批判电影《武训传》正电闪雷鸣,他不管不顾地写道:“政治中讲斗争,乐曲中重和声。斗争为从矛盾中求同,和声则知从不同中求谐和发展。唯其不同,调处得法反而有个一致性,向理想奔赴如恐不及。”(《凡事从理解和爱出发》)——用音乐来阐述人类追求不已的政治图景,社会理想,沈从文的智慧借助音乐又一次发光。

  

   参考书籍:

   《关于西南漆器及其他》 见《沈从文自叙传》(上)北岳文艺出版社2016年5月

   《沈从文的后半生》张新颖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6月

   《沈从文家书》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1月

   《沈从文精读》(下)张新颖 北岳文艺出版社2014年7月

   《人生扫描》李辉 上海远东出版社1995年3月

   《沈从文印象》孙冰编 学林出版社1997年1月

   《沈从文年谱》吴世勇 天津人民出版社2006年6月

   《人性的治疗者:沈从文传》吴立昌 百花文艺出版社2013年9月

   《沈从文家事》刘红庆 新星出版社2012年6月

   《沈从文与我》黄永玉 湖南美术出版社2015年4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