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岿:数据治理与软法

更新时间:2020-05-01 23:21:03
作者: 沈岿 (进入专栏)  
不胜枚举。然而,所有这些都建立在比较成熟的硬法体系基础上,如《隐私法》《个人信息保护和电子文件法》《信息获取法》《信息安全法》《加拿大安全信息共享法》《加拿大国家图书档案馆法》等。[40]英国、[41]美国[42]等的政府数据治理也呈现类似硬法、软法混合治理的情形。[43]

  

   四、结语:未来的研究

  

   本文是一个相当初步的探索,旨在说明当代不可回避的数据治理对软法的需求。数据治理内含“对数据治理”和“用数据治理”两个相互关联的维度,从个体商家、企业、行业协会、非政府组织,到地区和国家的政府,乃至跨越国境的共同体,不计其数的不同类型的组织或机构都有数据治理的需要。在其之下的深层世界中,人类正在被难以计量的、快速繁殖的数据“围剿”。对安全、隐私的关怀,同对数据的商业、社会和政治价值的挖掘利用,经常交织在一起,以至于相关的权利、权力边界产生了更多的模糊性、流动性。希冀硬法对此进行常规的、定准的调整,显然是一种奢望。数据治理的普遍性、技术性、复杂性、应时性,都在呼唤硬法与软法的共同构建。

   若能就此达成共识,那么,未来的研究将会更多地与数据治理的具体目标和任务——例如,数据质量、安全保障、数据公开、隐私保护等——相结合,探究具体目标和任务之下,哪些规范必须由硬法提供,哪些规范可以考虑由软法供应,以及二者之间如何实现有效的互动与作用。在未来,由于技术将更大范围、更强有力地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对数据治理与法律的研究,对算法、人工智能与法律等的研究,将对传统上更多栖息在人文社科岛屿的法律人提出巨大挑战,当然也给法律人和技术专业人才在规则制定、实施以及研究方面的深度结合提供了契机。

   注释:

   *沈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1]参见覃雄派、陈跃国、杜小勇编著:《数据科学概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3、7页。

   [2]See Data governance, available a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ta_governance,last visited on Sept.30,2019.

   [3]参见《DGI数据治理框架》,载http://www.datagovernance.com,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4]参见《DGI数据治理框架》,第3页,载http://www.datagovernance.com/wp-content/uploads/2014/11/dgi_framework.pdf,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5]参见《数据管理和使用:21世纪的治理》,第6页,载https://royalsociety.org/~/media/policy/projects/data-governance/data-management-governance.pdf,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6]参见《数据治理概览》,第4页,载https://omes.ok.gov/sites/g/files/gmc316/f/DataGovernanceOverview.pdf,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7]See John Ladley, Data Governance:How to Design, Deploy and Sustain an Effective Data Governance Program, Elsevier Inc.,2012, p.11.

   [8]参见包冬梅、范颖捷、李鸣:《高校图书馆数据治理及其框架》,载《图书情报工作》2015年第18期。

   [9]张宁、袁勤俭:《数据治理研究述评》,载《情报杂志》2017年第5期,第130页。

   [10]谭必勇、陈艳:《加拿大联邦政府数据治理框架分析及其对我国的启示》,载《电子政务》2019年第1期,第11页。

   [11]黄璜:《美国联邦政府数据治理:政策与结构》,载《中国行政管理》2017年第8期,第47页。

   [12]参见俞可平:《全球治理引论》,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年第1期。

   [13]参见前引[11],黄璜文。

   [14]参见李重照、黄璜:《英国政府数据治理的政策与治理结构》,载《电子政务》2019年第1期。

   [15]参见张一鸣:《数据治理过程浅析》,载《中国信息界》2012年第9期。

   [16]参见前引[6],第3页。

   [17]参见吴沈括:《数据治理的全球态势及中国应对策略》,载《电子政务》2019年第1期。

   [18]参见杨琳、高洪美、宋俊典、张绍华:《大数据环境下的数据治理框架研究及应用》,载《计算机应用与软件》2017年第4期。

   [19]参见前引[4],第6页。

   [20]参见前引[18],杨琳、高洪美、宋俊典、张绍华文。

   [21]参见前引[15],张一鸣文。

   [22]参见前引[9],张宁、袁勤俭文。

   [23]这些聚焦领域分别是:(1)政策、标准和战略;(2)数据质量;(3)隐私、合规与安全;(4)数据结构与集成;(5)数据库和商业智能;(6)管理支持。参见前引[4],第7页。

   [24]在此仅举两例说明。若聚焦“政策、标准和战略”,主要任务是:(1)审查、批准和监督政策;(2)收集、挑选、审查、批准和监督标准;(3)保证政策和标准相互一致;(4)制定商业规则;(5)制定数据战略;(6)识别利益相关者并设定决策权利。若聚焦“数据质量”,主要任务是:(1)为数据质量设定方向;(2)监督数据质量;(3)报告数据质量方案的实施情况;(4)识别利益相关者,设定决策权利,厘清责任。参见前引[4],第8页。

   [25]参见前引[4],第6页。

   [26]参见前引[5],第96页。

   [27]参见唐斯斯、刘叶婷:《以“数据治理”推动政府治理创新》,载《中国发展观察》2014年第5期。

   [28]参见范灵俊、洪学海、黄晁、华岗、李国杰:《政府大数据治理的挑战及对策》,载《大数据》2016年第3期。

   [29]参见前引[14],李重照、黄璜文;前引[11],黄璜文;前引[10],谭必勇、陈艳文。

   [30]参见前引[14],李重照、黄璜文。

   [31]参见翟小波:《“软法”及其概念之证成——以公共治理为背景》,载《法律科学》2007年第2期;罗鹏兴:《软法:公共治理不可或缺的制度之维》,载《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罗豪才:《公共治理的崛起呼唤软法之治》,载姜明安主编:《行政法论丛》第22卷,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1—5页;姜明安:《完善软法机制,推进社会公共治理创新》,载《中国法学》2010年第5期。

   [32]五个部分分别是“数据治理的情况”“人和程序”“管理技术风险”“能力成熟模型”“走向云计算”。参见《隐私、保密与合规的数据治理指引》,载https://iapp.org/resources/article/a-guide-to-data-governance-for-privacy-confidentiality-and-compliance/,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33]参见《ABS云计算实施指南2.0》,载https://abs.org.sg/docs/library/abs-cloud-computing-implementation-guide.pdf,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34]参见前引[4],第7—10页。

   [35]参见《大数据时代信息治理原则和实践》,第33、37页,载http://www.redbooks.ibm.com/redbooks/pdfs/sg248165.pdf,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36]例如,美国医疗保健领域的改革呈现“新治理”倾向,数据收集和传播是其中的一个治理手段,该手段本身就被视为是软法的作用。See Louise G. Trubek, New Governance and Soft Law in Health Care Reform,3 Indiana Health Law Review,168,139—170(2006).

   [37]参见前引[4],第37页。

   [38]相对于法律修改程序和流程的复杂和周期的长久,政策的修改和更新速度更能保证对政府数据治理实践的指导。参见前引[10],谭必勇、陈艳文。

   [39]参见《ABS云计算指南2.0》,载https://www.abs.org.sg/docs/library/20190802-media-release-on-abs-issues-cloud-computing-implementation-guide-version-2—0_final-ver.pdf,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9月30日。

   [40]参见前引[10],谭必勇、陈艳文。

   [41]参见前引[14],李重照、黄璜文。

   [42]参见前引[11],黄璜文。

   [43]关于硬法和软法混合治理概念的最先提出,参见罗豪才、宋功德:《认真对待软法——公域软法的一般理论及其中国实践》,载《中国法学》2006年第2期。

   作者简介:沈岿,法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文章来源:《财经法学》2020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