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伟生 金晨晨:电影意象叙事研究

更新时间:2020-05-01 10:53:42
作者: 刘伟生   金晨晨  

   内容提要:电影以声画影像为媒介,以蒙太奇为手法,电影意象具有直观性、流动性、综合性。从画格空间到镜头空间,再到蒙太奇组合镜头,乃至片头片尾或整部电影,电影影像的组构单位有大小之分,电影意象的构造与分析也可以分成若干层级。电影的典型意象常以人们习见的事物为载体,既寄寓有导演个人独特的情怀,也承载着着时代、民族的集体意绪。电影多构与多变的意象本身暗含叙事。电影是流动的画面,意象的组接与安排也是电影叙事的重要手段。电影意象往往和人物、情节、环境相结合,一起参与叙事进程,表现创作意图,营造整体氛围。电影意象叙事具体表现在制约叙事倾向、参与情节建构、辅助人物塑造、影响影片风格等方面。意象叙事命题合中西之长,在艺术与市场互益的电影理想里也必然成为核心因素。

   关 键 词:意象/电影意象/叙事

   作者简介:刘伟生,湖南工业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金晨晨,湖南工业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湖南 株洲 412007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赋体叙事勘查与研究”(13YJAZH055),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赋体文学叙事研究”(12YBA116)。

   “叙事”讲时间,是偏西方的理论,“意象”重空间,更具中国特色。学界已有不少同道以“意象”来论说电影。截至2016年11月30日,中国知网收录的标题中兼有“电影”与“意象”字样的文章已达320篇,光《电影文学》与《当代电影》两份刊物即分别有59、11篇。其中多为具体作品意象的分析,如《<小城之春>电影意象探析》①、《论<阿甘正传>中的“奔跑”意象》②、《解读电影<艺术家>中的镜子意象》③等,也不乏从美学理论角度对意象所作的探讨,如《对一种新的电影形态的思考——试论电影意象美学》④、《电影的形象与意象》⑤、《“意象”作为中国自主电影理论的可能》⑥等。说明“意象”已然成为电影理论的核心概念与电影实践的重要方法。但电影意象的特质究竟是什么,电影意象能否叙事,电影意象如何叙事,电影意象叙事命题的引入与强调对电影理论与实践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既可系统梳理过往成果,也有利于将电影意象理论推向新境。

  

   一、电影意象的特质、层级与类别

  

   (一)意象、镜像与形象:电影意象的特质

   1.意象的由来、界定与内涵

   自《周易·系辞》“圣人立象以尽意”,王充《论衡·乱龙》“礼贵意象,示义取名”,王弼《周易略例·明象》“尽意莫若象”“得意而忘象”,至刘勰《文心雕龙·神思》“窥意象而运斤”,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意象欲出”“象外之象”,欧阳修《六一诗话》“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再到王国维《人间词话》“有我之境”“无我之境”,“意象”的含义由抽象笼统的符号形式到具体可感的文学形象,与“意境”一起,渐次成为中国古代文论尤其诗论中的重要范畴。

   对文论范畴“意象”的界定众说纷纭,有的还比较深刻与复杂,如童庆炳先生《文艺理论教程》说:“审美象征意象是指以表达哲理观念为目的,以象征性或荒诞性为其基本特征的,在某些理性观念和抽象思维的制导下创造的具有求解性和多义性的达到人类审美理想境界的‘表意之象’。它不仅是观念意象的高级形态,也与典型、意境一样,属于艺术至境的高级形象形态之一”[1]236。其实最简单直白的理解就是“表意之象”或“寓意之象”四个字。然后我们可以从纵、横两个维度来理解它的含义,并通过与相近的名词作比较来明确它的内涵。从横向维度来看,意象的构成包括核心层面也即文本本身的表意之象与喻象之意,同时也指涉作者给予文本、读者解读文本或文本自存的象外之象、象外之意、意外之意、意外之象,是多层多构的有机的审美复合体。从纵向的维度来看,一方面如上文所言,意象概念本身是渐次成为文艺美学范畴的,另一方面文艺意象的具体意义也存在着发展变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与客观物象的承载能力有关,与历代作者读者有意无意的附加有关,甚至也与语言媒介自身的衍变有关,可以说具体意象的意义是历史的积淀而成的。可见意象是意与象的有机组合,而这些意与象本身又是多构与多变的。

   与意象近似或相关的名词很多,诸如景象、物象、事象、镜像、影像、兴象、形象、气象、境象、意境、符号、场景、时空结等等。拿意象与这些名词比较,有利于探究意象范畴的特质,以意境、形象、符号为例。

   意象与意境都强调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相较而言,意象更侧重于具体的客观物象及其所蕴含的主观情思,意境更强调“象外之象”“韵外之致”“味外之旨”,更侧重于整体的境界及与之相关的历史人生的感悟。意象与意境都有大小,难免境中有象、象中有境。但意象可以成为意境的组件,组件的独立意义与重构功能及其形象本身更便于参与影视意象叙事,所以本文选用意象而非意境概念。

   意象与形象也有交叉复合。广义的文艺形象包含意象,意象是特殊的艺术形象;大的意象中也可能包含不同形象,即构成意象之象的单一具象。意象与形象还互相依赖,意象需要形象化,形象也要尽可能意象化。游飞《电影的形象与意象》称意象与形象的关系为“同形异质”和“对立统一”[2]81,其实形象与意象一样也有泛指与特指之分,也有发展衍变的过程。作为具象的形象包含人、事、景、物诸种表象,而作为艺术范畴的形象也不可能不包含作家的主观意志。事实上,学界也不乏以形象、意象来概论甚至代指文艺、文论的。不过就词语本身而言“形象”的“形”与“象”都指外在形貌或物象,所以“形象”这一名词不自然地会偏重物质形态尤其外在的物理表象,而“意象”更便于兼融物质形态与精神内涵,何况它是本土化的范畴?所以杨义先生《中国叙事学》专论意象叙事,并说意象与形象处在不同的叙事功能层面,认为意象比普通形象更具鲜明的特征,更能点染人物、贯通情节、蕴含哲理。[3]276-280

   符号是“携带意义的标记”[4]5,也即承载“所指”的“能指”。成为符号的载体与意象一样也是可感的,或者干脆说意象本身也是符号,但相较而言,意象的可感性更强,意象比符号更形象、更艺术化,所以游飞说意象就是“形象化的符号与符号化的形象”[2]78。具体到电影中,那些有指示意义的字幕与不经意中拍到的影像,我们更倾向于理解为符号而非意象。“符号”这个名词也给人以干瘪抽象的感觉。

   2.电影意象的独特性在哪里?

   与其他艺术意象一样,电影意象也讲情景交融、虚实相生,但因为电影以声画影像为媒介,以镜头、蒙太奇为手法,电影意象又别具直观性、流动性、综合性。

   文学意象、音乐意象要通过语符或音符来描摹客观物象、表达主观意念,而电影艺术首先是以摄影机为造像手段的视觉艺术,电影意象(主要指影像)本身就以形象化的方式呈现。电影的即视性强化了意象的具象性、客观性,而与此同时又消解着意象的神秘感与再造能力,并限制着观众的想象空间。

   相较于绘画、雕塑等形象化的静态艺术,电影又是流动的。电影以活动的画面叙事,电影是时空的复合体,电影通过空间的转换来标示时间的迁逝。电影意象的流动性不仅与其在电影叙事过程中反复出现有关,也源于电影镜头本身的迁逝性。当然,文学与音乐意象的时空流转比电影意象更加自由。

   电影是集影像、声音、文字等多种符号为一体的综合艺术,而且声画之间可以自由组合,电影意象也因此而具有综合性。电影以声画为符码,但不是所有的影像与声响都要称为电影意象。从理论上来说,“电影的意象必须以形象作为依托,而电影的形象只有在被赋予了符号价值之后,才能够成为具有表意价值的意象”[2]78。就操作层面而言,电影意象是“经过了创作者特定审美选择并被赋予丰富审美意蕴后的时空综合体”[5]86。

   (二)电影意象的层级

   1.事件与空间的层级

   文艺作品中的人、事、景、物本身有大小:有单个的人像,也有群体的人像;有一级事件、二级事件、三级事件,对应有功能、序列、情节;有单个物件、复合物件与场景,场景还分为微观场景、中观场景、宏观场景。由人、事、景、物加主观意愿构成的表意之象——意象自然也有大小之分。从画格空间到镜头空间,再到蒙太奇组合镜头,乃至片头片尾或整部电影,电影影像的组构单位也有大小之分,所以电影意象的构造与分析也必然可以且需要分成若干层级。

   最简单的逻辑归类是单一意象(或曰简单意象)与复合意象(或曰整体意象)。

   单一意象多指单个物件,如周予电影《杜十娘》中的“百宝箱”意象,徐克电影《梁祝》中的“蝴蝶”意象,张扬电影《昨天》中的“蚂蚁”意象与“风筝”意象。

   复合意象包含多个意象,这些意象可能构成系列,可能构成场景,场景又有大、小之分。小场景如谢晋电影《芙蓉镇》中的扫街,胡玉音、秦书田两个形态不一的扫街人形象,石板街、老木屋、吊脚楼等场地。这些具体的人、事、景、物聚合成的镜头在电影中反复出现,既叙述故事、塑造人物,也展现时代,并承载导演对特殊年代及人心人性的思考,算是小场景意象。英国电影《印度之行》围绕清真寺、阿巴拉山洞、神殿三个地理空间来展开叙事,这三个空间可谓中观意象。金基德电影《空房间》里的五个空房间有各自不同的人物与陈设,虽然它们的主人(丈夫或子女)缺席。每个空房间本身可以说是一个组合意象,五个具体的“空房间”又组合成电影空房间这个大意象。费穆电影《小城之春》由小城、家园、房间等场景构成人物存在、故事发生的场域,其实也是大意象中有小意象。刻意的追求与系列作品更便于构建宏观整体的大意象。贾平凹小说《秦腔》里的“秦腔”可以说是这样的意象。这个意象除了它自身的音韵、脸谱及演唱时的场景,还涉及听众减少、剧团没落及其所折射的时代变迁等相关信息,这样“秦腔”就成了一个暗含在小说深层结构中的整体意象。贾平凹的小说很多都有这样统构全篇的核心意象,如《浮躁》《废都》《白夜》《土门》《古炉》,或喻社会情绪,或称精神文化,或指时代变革,或关人性幽隐,都将抽象繁复的社会现象凝聚为“内蕴丰厚却又鲜明突出的文化意象”[6]143。电影也一样。金基德“水上三部曲”里的场景都是封闭性的水居空间:《漂流欲室》里的水上宾馆,《春夏秋冬又一春》里的湖心寺宇,《弓》里飘浮于流动海面的小船。在导演看来,孤立的水域近似于人的宁静心性,更便于展现情感的纠葛与人心的微渺。导演张一白的电影从《开往春天的地铁》到《好奇害死猫》《夜·上海》,再到近作《秘岸》,都以中国典型的大城市为叙事背景,在这些电影中,他借助诸如压抑沉闷的地铁、宣泄孤独的口红、花房里的病态玫瑰等典型的城市意象揭示城市人隐秘的情感,表现人们对生存境遇的迷茫与无奈。[7]39

   2.广义与狭义意象

   意象的大小与层级难以截然分开,意象本身的边界也未必清晰可辨,所以有广义、狭义之分。

   广义的意象近于符号,近于影像。严格地说,进入艺术作品的形象,甚至只是进入人的感官的事物都是表意之象,都可称为意象。在文艺作品中,有的创作者还刻意造就一些边界模糊、无所不在的混沌意象,如贾平凹《秦腔》等作品,便有意淡化意象的物象特征,将其稀释到影像所构成生活的各个角落,以接近原生态的混沌世界。很多电影也会刻意通过无所不在的微小意象来构造整体的时代文化氛围,其间的影像与意象便难以截然分辨。

   狭义的意象指具有鲜明外在特征与丰富内涵,能发挥情节纽带作用的物象或影像。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22.html
文章来源:《艺术探索》2017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