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筱才:形塑党国:1930年代浙江省电影教育运动

更新时间:2020-04-30 10:33:11
作者: 冯筱才  
却能熟练引用列宁的话来判断电影的性质, 肯定苏联电影宣传的成效, 对德国及意大利法西斯党的排他性电影国策, 也钦羡不已。也有人在报上发表评论, 指出“在所谓前进的国家中, 无论其政治主张如何, 或是极右的法西斯蒂, 或是极左的布尔什维克, 他们对于采用电影为宣传主义及教育上之工具, 都认为是无上的良策, 并且采用之后, 也都收到良好的结果。” (5)

   国民党的影评人, 对意大利与苏联的电影国策极为推崇, 尤其对巡回放映队之措施更表称赞。后者被认为是“推行主义与政策的利器”。 (6) 陆铭之也强调电影可以“传达党国政令”, 宣传党的主义, 这样, 人民之于政府, 犹细胞之于人体一样, 意大利和苏联便是实行这种制度的国家, 也正是这样, 因此, 法西斯党与苏联共产党的政令能够有效地传达到各地。他希望南京当局要仿效意大利与俄国大规模筹办电影教育, 才能使训政工作落实。 (7) 徐公美更宣称电影是“文化的原动力, 国运的挺进军”。他认为在国内, 电影可以成为指导民众、训练民众之工具;输出国外更可以阐扬民族精神, 表扬国家力量, 转移世界视听, 提高国际地位。 (8) 这些评论人对极权主义电影宣传及国家统制持完全肯定态度。

   吊诡的是, 国民党的影评人也曾直接指出当时中国电影有“三重黑影”, 即“封建观念”, “资本主义色彩”, “阶级斗争思想”。 (9) 这无疑是针对所谓娱乐影片, 以及“左翼电影”。为了强调所谓“民族电影”, 一些影评人对《红羊豪侠传》这种质量较差的电影都大加褒扬, 其实目的就是为了反对“封建余孽”及“左联分子”。 (10)

   为将电影控制在当局规定的标准之内, 当局设立专门机构执行指导及检查事宜, 如电影事业指导委员会、电影检查委员会等。此事刚启动时, 负责官员甚为认真。如中央宣传委员会主任委员邵元冲亲自赴电影事业指导委员会审剧查本。 (11) 对于美国美高华影片公司来华摄制影片《大地》, 邵元冲不仅亲自审查其修正稿, 还多次与陈立夫等人商谈细节事宜。 (12) 电影检查委员会主任则由当时中宣部设计委员、中央党部剿匪宣传大队主任罗刚担任。 (13)

   “电检会”成立后, 至少在形式上, 所有影片公司出产的影片, 都须经过检查才能放映。 (1) 如当时鬼神片、淫秽片属于当局明令禁止拍摄的类型。“电检会”主委罗刚曾亲自从南京到上海会同公安局对各家影院进行武装搜查, 据说除了“托庇于租界势力之外者”, 没有一家得以幸免。 (2) 影片之外, 电影广告也是政府干预的对象。有观众来信称, 杭州影戏院所登的广告过于淫秽, 不利于百姓身心健康, 希望予以取缔。 (3) 杭州市府令饬各影院, “嗣后开映影戏, 应将广告式样词句, 连同本事说明执照, 送府审核, 以便纠正”。 (4) 中央宣传部为谋改进中国电影事业及提倡国片优良作风起见, 还曾于1936年举行国产影片评选, 以当年国内各电影公司出品, 领有中央电检会准演执照, 而系有声影片者为限。根据“三分娱乐七分教育”之原则, 除考虑编剧、导演、摄影、收音之技巧以及演员之动作表情等项外, 关于全片故事所采取之题材及在教育上对国家民族应有之影响更是评判的重要标准。 (5)

  

   三党国下乡:浙江省电影巡回队之映演活动

  

   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 虽然在次年宣布统一中国, 但其有效统治区仍只有江苏、浙江以及安徽、江西数省而已。浙江省因属南京当局许多党国要人之家乡, 故有特别重要的地位。1934年2月, 蒋介石在南昌发起新生活运动, 浙江省党政机关即予响应, 电影教育也迅速被提上日程。由于发起者地位显赫, 且获得中央的支持, 经费上也有落实, 浙江遂成为中国电影教育运动最重要的省份之一。

   最早在浙江提出举办电影巡回队的是当时该省教育厅长陈布雷。1934年3月, 陈在浙江省政府举行委员会议时, 即在会上提出议案, 拟举办电影巡回队映演教育影片, 其在理由及办法中称:

   电影表演真切, 感人最深, 欧美各国, 莫不利用之以为辅助教育, 宣扬文化之工具, 教育电影, 各国提倡, 尤不遗余力, 制成之教育影片, 种类繁多, 如卫生、体育、农、工、商业, 以及各种科学常识, 国民道德等, 无不具备。是项影片, 如能普及全国, 深入农村, 其功效之宏大, 自不待言。我国首都、上海等处, 实施教育电影, 颇著成效, 各省均在计划推行, 本省需要亦甚迫切, 自应筹划办理, 兹拟先行举办电影巡回队, 巡回各县映演教育影片, 自本年五月份开始, 计所需开办费985元, 及五六两月份经费900元, 两共1885元, 拟于本年度省教育经费预算内, 县市私立社会教育机关辅助费项下移拨。 (6)

   此一议案当时即由省府会议通过。教育厅遂积极筹备巡回放映一事, 先派员赴上海购置放映机件, 并与全国教育电影推广处接洽商订租映影片合同。不过, 陈布雷不久去职, (7) 由继任者叶溯中继续这一未完成之计划。陈布雷提出建立电影巡回队时, 已经是蒋的智囊之一, 故其在省府会议上之动议很容易就获得支持。 (8) 继任叶溯中, 亦为陈所保荐, 由蒋圈定。 (9) 就任伊始, 叶即委派周凯旋为浙江省电影巡回队干事, 大力推动电影巡回队。中国电影教育协会对浙江省之计划表示支持, 由全国教育电影推广处将其所需影片寄送到杭州。1934年12月许绍棣接任教育厅长, 与陈布雷亦有密切关系, 他对电影教育也很热心。1935年5月, 中国教育电影协会在杭州举行第四届年会, 许在讲话中即强调电影是一种活的教育, 对观众影响太大, 故应对电影应有深刻的注意, 教育当局亦需利用电影为实施社会教育的工具。在其任内, 1935年各项教育费用都减少的情况下, 电影教育经费却能有所增加。

   浙江省教育厅巡回队, 从1934年5月起先在杭州民教馆民众乐园公开映演, 并举办通俗讲演, 据其报告, “每次观众, 总在千人以上, 计映演二十天, 观众在四万人以上”。随后巡回队开始沿浙赣路到各地轮流映演, 巡映地后来又扩大至杭县、萧山、绍兴、上虞、余姚、慈溪、奉化、镇海、鄞县等处, 至1934年底, 总计观众达48万人。 (1) 到1935年5月, 电影巡回队扩充成两队, 分别往省内各县巡回讲映。据事后报告, 截至1936年11月止, 电影巡回队已巡回省内七十六县市, “穷乡僻壤, 莫不有电影巡回队之行踪;妇人孩提, 莫不有电影巡回队之印象”, 第一队观众约170万人, 第二队观众约93万人, 共约263万人, 约占全省人口之十二”。 (2)

   在省教育厅电影巡回队在地方各县市巡回放映的同时 (3) , 各地方民众教育馆也是教育电影放映的主要场所。省立嘉兴民众教育馆, 于1936年2月开办, 由教厅提供放映机件, 4月开始推行电影教育, 其巡回讲映地点, 在嘉兴、平湖、海盐、嘉善一带。自1937年3月起, 该馆拟在总馆分馆及施教区所在地, 每月各巡回讲映二次, 施行定期的电影教学。省立宁波民众教育馆从1936年6月开始实施电影教育, 其巡回讲映地点, 包括浙东沿海各县———鄞县、镇海、定海、象山、南田等县, 放映影片, 除向教厅借用外, 并自制防毒片三卷, 海滨之鸟一卷。 (4) 台州专区则由六县民众教育馆联合组织教育电影巡回队, 报告称“每次民众至少八九百人, 多至三四千人”。 (5)

   为扩大巡回放映队伍, 稳定放映制度, 以免电影教育“囿于一隅”, 或“一曝十寒”, 浙江省教育厅提出建立电影教育网之计划。即由教育厅出面, 督导各省学区 (即省属学校行政管理单位) 建立自己的教育电影巡回队, 由省方提供经费补助。1936年12月, 浙江省原有电影巡回队改组作为电影教育服务处, 分电影教育、播音教育及摄制三组, 掌理全省电影教育、播音教育以及摄制修理等事宜, 这项组织在国内为首创。省教育厅电影教育重心, 由举办电影巡回队教厅转变为服务角色, 也包括自行摄制影片, 以补救片源之不足, 包括地方新闻, 生产及风景名胜片均准备入手摄制。 (6) 之所以欲自行摄制影片, 其实也是与成本有关。照全国教育电影推广处规定, 教育影片免费供给, 惟配映之滑稽片每月应收租费。 (7) 同时, 浙江省电教官员认为那些片子有些“片情深奥”, 观众不一定能看懂其中意思, 无法发挥效应。 (8) 是故, 从1936年4月开始, 浙江省就开始自行购置摄制用具, 从事摄制, 其拍摄的影片主要还是公教机关之活动, 尤其与新生活运动有关者。 (9) 但由于自制影片费时费力, 质量也未必可靠, 省教厅后来仍只得从国内各影片公司采购适用影片, 以应急需。(10) 各学区电影巡回队大概开办了二年左右。到1939年, 浙江省教育厅在原各学区电影巡回队基础上设立省教育电影巡回五队, 仍轮流到各地放映教育电影。 (11)

   这个计划若能实现并能推广的话, 国民党之基层宣传网或能健全, 并可将电影教育变成一种各地稳定的宣传制度。1937年5月, 浙江省教育厅决定举办暑期电化教育人员训练班, 其目的是“为养成各实施电化教育机关教育电影放映人员, 及无线电收音机技术人员, 俾便实施电化教育起见”。 (12) 第一期学员共有130余名, 其中以鄞县、杭州市、杭县三地最多。 (13) 按其规定, 此种电化教育训练班, 不但要求学员学习, 每日还要分派学员在本市各乡区实习讲映, 每区在一月内须讲映五六次, 要求各地民教馆除先期通告及临时协助照料外, 对学员应酌贴车资一元至二元。 (14) 为培养学员之“民族精神”, 训练班还曾率队参谒明末抗清将领张苍水的墓地。 (1) 教育厅还选送8名学员赴教育部电化教育人员训练班受训。 (2)

   除浙江省教育厅外, 浙江省省党部也备有35毫米及15毫米的放映机件, 除随时在杭州、市南、市东、三墩等民众俱乐部放映外, 并派往各县放映, 所映影片以宣传及新闻性质者居多。下属各县也积极购置放映器材。如鄞县县党部就备有放映机件, 除常在民众俱乐部放映外, 间亦下乡。东阳县政府于1936年11月, 购置放映机, 向教厅借用影片在城乡巡回放映。 (3)

  

   四杭州:电影教育之中心

  

   浙江省之电影教育运动, 无疑是以杭州为中心。其实, 杭州亦是全国电影教育运动中心地之一。在中国电影教育协会下辖各分会中, 可能除首都分会外, 杭州分会是实力最强者。该会由浙江省党部委员罗霞天以及省教育厅厅长叶溯中、浙大校长郑晓沧等人为筹备委员, 1934年8月成立。 (4) 除叶、罗、郑三人外, 负责人还包括胡斗文、陈纯人、项定荣、方青儒等人。该会章程宣布“以研究利用电影辅助教育、宣扬文化、并协助教育电影事业之发展”为宗旨。成立后, 即建立杭州市教育电影片轮回放映制度, 要求各电影院放映教育影片。 (5)

正由于杭州分会拥有较大实力, 因此, 除南京外, 战前中国教育电影协会年会曾有两届在杭州举行。 (6) 1934年5月, 中国教育电影协会在杭州举行第三届年会, 杭州分会担任筹备及招待各项工作。次年5月, 第四届年会仍在杭州举行, 陈立夫、褚民谊、张道藩等人均到会致辞。大会主席团主席潘公展在会上强调要把娱乐与教育联系起来, 利用电影教育的良好工具, 改变普通人认为电影仅是一种消遣品的观念, 使每一种电影之中, 都包含教育的意义, 尤其要强调以中国为本位。 (7) 中央民族运动指导委员会代表伍仲衡也讲电影工作者“要为民族前途而工作”。 (8) 该会之所以有较强力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05.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3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