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齐锡生:史料研读与问题意识

更新时间:2020-04-29 12:06:03
作者: 齐锡生  
在军事上是反日派。战后他主张以德报怨,不希望中日长期对立,并希望保留日本天皇。

   在日记中,蒋介石对国民性有较多批判,认为国人动辄头脑发热,需不断泼冷水。

   可见,蒋介石并不守旧、封闭,史迪威这么看,是有原因的。

   偷袭珍珠港前,美国军方根本看不起日本,战争爆发后,又陷入极度恐慌中,甚至怕日军占领阿拉斯加,派史迪威去那里组织民众抵抗。

   美军采取的计算公式和日本侵华时采用的计算公式是相同的,只是考虑武器、经济、军队数量等,所以日本人觉得自己优势太大了,要3个月灭亡中国,忽略了中国人的民族精神与奋斗意志。同样,美军也只看到武器、经济、军人数量等,所以觉得日本绝不敢挑战自己。

   军方对蒋介石的傲慢态度让罗斯福都感到很不安,几次提醒说,蒋是4.5亿人的总统,不能用对非洲酋长的态度来对他。

   其实,美国非军方人士表现得也不好。罗斯福派特使居里到重庆,这是中美同盟的关键一步,双方谈得很好,但中方材料被动了手脚,因为居里对蒋介石说:中美关系就像爸爸和儿子之间的关系,现在管得多一点,将来儿子表现好了,爸爸就不管了。

   在中方材料中,动手脚的地方不多,但居里这段话说得太难听了。

  

   种族歧视是惯出来的

   新京报:史迪威、马歇尔等曾在中国长期生活,是“中国通”,可他们对援助中国表现得最消极,这是为什么?

   齐锡生:有了种族歧视心理,越是“中国通”,对中国越不好,他们自认为最了解中国,觉得中国没什么了不起。

   当然,我们也应检讨自己,正因应对不妥,才让别人产生了歧视心理。

   史迪威、马歇尔曾在中国长期生活,他身边的中国人都是唯唯诺诺的,听他们会讲一两句中文,立刻夸他是“中国通”。会说中文有什么可值得称赞的呢?我们到国外,不一样要说英文?

   我在香港,一次遇到外国人不守秩序,保安却不管。问他为什么不管,保安说自己不会英文,说了对方也听不懂。外国人来中国,就应该和他讲中文,听不懂是他的问题。正是通过这些日常行为,种族歧视被一点点培养起来。

   要旁征博引,不要博闻强记

   新京报:史料太多,如何才能都看完呢?

   齐锡生:中国学者和外国学者不同。外国学者是先入为主,中国学者喜欢做起居注,对细节斩钉截铁,可知道这些有什么用?有的细节不那么重要,关键看从中得到什么启发。

   古人做历史,强调博闻强记、旁征博引。

   在今天,有互联网和电脑,博闻强记已不太重要,关键在旁征博引,培养出跨学科的治学方法。只在单一知识中下功夫,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人家一句“有用吗”,立刻就把你戳破了。

   我最不喜欢读引经据典太多,却看不出题目有什么重要的书。

   搜集史料不是目的,目的是获得发言权。现在有很多小题目专家,虽然能拿到博士、硕士,但太浪费时间了。应该在观念史的框架下,多想几步,然后再跳到史料中去。比如“一二八事变”,很多人说蒋介石消极抗战,处处给十九路军掣肘,以引诱日军攻击租界,让列强出面解决。这说的对不对呢?

   有了问题,我们再去查史料。那么就会发现,“一二八事变”的中方主力是陈诚、张治中的部队,对外称十九路军,因蒋介石想吓唬日本人——我们的地方部队就这么厉害,你还敢侵略中国?

   在战争中,张治中发现日军火炮的巷战威力不如野战,建议今后多打巷战。蒋介石以为找到了新战法,可到1937年时,他发现根本不行,在日记中写道:“此次受文白(张治中字文白)误导不浅。”

   至于说蒋介石想引诱日本人打租界,他的几十万大军可以一打就走,没必要坚持一个多月。

   如果一开始没有问题意识,这些史料就没有任何意义。从研究到收集史料,到分析,再到结论,在这个过程中,收集史料最不重要。

   好多人都会问我:相关史料你都看了吗?可我为什么要看完呢?历史学者不是材料员,材料员坐在宝山上,可他看不出其中的珍贵。有的单位把史料藏起来,以后再研究,其实大错特错。

   历史名著《寡头统治铁律》,史料源于一家意大利工厂,再如《论美国的民主》,托克维尔只在美国旅行了六个月,照样能写出来。可见,不和观念结合,史料就是垃圾。

  

   (本文刊发于2018年11月5日《新京报》,原题为《专访史家齐锡生:胡适不是合格的驻美大使》,感谢《新京报•书评周刊》授权转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092.html
文章来源:原载《新京报•书评周刊》2018年11月5日,转载自近代史前沿公众号
收藏